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反攻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因为脚上骨裂,秦羽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东西的确是接近了‘神’的概念,不过,它仍然也有很多地方摆脱不了自然规律。”

    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喔”了一声,仔细的想想,的确也是如此,鼓起海啸一般的巨浪,很明显靠的是巨大的身躯,不住来回游动,使湖水波荡起来,而飞起来,更是靠带动湖水旋转,然后凭借水力推送。

    这些,的确没能脱离自然规律,至于不畏枪弹手雷,这个就更简单了,几乎可以只用四个字就嫩概括——皮坚肉厚!

    何况身长十余米,直径一两米,这样的动物,并非什么奇闻,要是放到海里,这东西的体型都还算不上巨硕。

    在秦羽刻意的淡化引导下,不知不觉间,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甚至是阿佤,都渐渐觉得,那东西,还真么什么可怕了,它那么厉害,也仅仅只不过是把几个人弄得狼狈不堪而已,这不,这会儿还不是力竭技穷了,要收拾一下这条“老泥鳅”,出口恶气,并非什么难事。

    “不就是没常见过的一种普通的动物么,要弄死它都应该做得到的,咱们是什么,是这个星球上占据统治地位的人类,随便用点儿智慧,就能够打得它大败亏输,屁滚尿流!”

    许东拍着胸脯,斗志高昂的说道。

    秦羽是刻意淡化“老泥鳅”威力,许东却是在秦羽的引导(其实应该说是“误导”)之下,竟然忽略了一件事情。

    ——自己在大坑里捡到的那根棍子,无论是质地还是威力,那都不可能只是普通生物能够拥有的东西!

    这不能不说秦羽的口才,实在堪称一绝,三言两语就消除了几个人的心理恐惧。

    至于牟思晴跟阿佤两个人,自然不知道就在刚刚没多大会儿,已经找到了“老泥鳅”留下来的“东西”,已经被许东拿到了手里,所以,秦羽这么说,两人也觉得“本该如此”!

    秦羽忍着脚上的疼痛,笑着说道:“大家斗志高昂,这很好,不过,有句老话,叫做‘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我们却要重视敌人,所以,大家还是千万不要轻敌。”

    许东战意正盛,毫不介意地说道:“秦叔说得有理,您就吩咐吧,我们要怎么做?”

    秦羽想了想:“那家伙皮坚肉厚,对普通的枪弹手雷毫无畏惧,我们只能给它来个大的……”

    话音未落,天上发出一阵“呼呼……”的声响,紧接着,几个人头顶下起了一阵“倾盆大雨”,将几个人淋了个落汤鸡一般。

    几个人只是被淋湿了衣服,但在几个人上方不远的之处,竟“哗啦……”一声,轰然炸开了一朵水花,水花散尽,落点之处,地面上被撞击出来一个比面盆还大,将近一尺深浅的大坑,旁边一颗饭碗粗细的小树,竟然被撞得拦腰折断!

    几个人仓皇只见还正要去寻找这莫名其妙的大雨从何而来,天上又是一阵呼呼风响,一条白线,从湖泊里面拔地而起。

    这条白线划出一道弧形,再次撞击到离许东等人身边不远的地方,溅起的水花,淋了几个人一身。

    秦羽大叫:“水弹来袭,注意隐蔽……”

    估计,这是湖里的“老泥鳅”发现直接奈何不了几个人,便想到用“水弹”来攻击几个人,反正,湖泊里有的是水,“水弹”也来得更便宜,而且,这“水弹”的威力也极大,遇到一般的小树,都能直接撞折,落到地面上,都能撞击出来一个不小的坑来,要是直接撞击到人身上,那还不撞个骨折肉裂!

    许东拉着牟思晴躲到一颗大树后面,也大叫:“我靠,这‘老泥鳅’居然也有远程武器……”

    叫声之中,几个人周围接二连三的落下水弹,一霎时之间,这一片地方“弹”痕遍地,流水哗哗。

    秦羽躲在树后看了一阵,很是有点儿兴奋的叫道:“它这准头太差了,大家注意一点儿,不要被水弹直接击中那就没什么大事儿,这家伙……这家伙已经到了黔驴技尽的地步了。”

    顿了顿,秦羽又叫道:“小许兄弟,把你们那边的手雷、子弹都搜集起来,我们做个大的炸弹,去弄死它……”

    虽然都是高爆手雷,但单枚手雷的威力毕竟有限,毕竟那“老泥鳅”皮坚肉厚,在先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只能多搜集一些手雷,捆绑成一个特制炸弹,这样,就算炸不死那“老泥鳅”,起码也能给他一点儿苦头尝尝。

    牟思晴身上还有五六个手雷,零散的子弹也不少,不过,许东给她的那把枪,却早就丢失了。

    许东的枪还在,但没了子弹,手雷也不多了,也就只剩两颗,反而是秦羽身上,手雷、子弹都还不少,阿佤身上的手雷基本上都没用,还有四五个。

    几个人冒着不断落下来的“水弹”,聚集到了一块儿,将十几个手雷,一百多发子弹,用布条绑成单个的炸弹,然后,秦羽又脱下一间破烂不堪的内衣,将这些单个的炸弹包在一起。

    看着一个巨大的特制炸弹被做好,许东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笑道:“我靠,这东西,就算是一辆坦克,也能炸得它稀巴烂了……”

    只是这炸弹做好了,却又出了一个让人头痛的难题,这么大的一个炸弹,扔是不可能扔到“老泥鳅”身边去了,何况,就算扔到老泥鳅的身边,以“老泥鳅”的狡猾,它还能不躲开。

    ——这就是一个巨大、而且让人头痛的难题了!

    秦羽笑了笑,很是有点儿苦涩的说道:“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一样,有点儿记仇,这‘老泥鳅’害得我骨头都快断了,这仇我要是不报,这一辈子都会记挂在心上的。”

    说着,秦羽转头,又对阿佤笑了笑:“阿佤大哥,回去之后,记得跟我老婆说上一声,她愿意改嫁就改嫁了吧,孩子都已经大了,自食其力,也不会饿死……”

    这分明就是“英勇壮烈”之前的遗言,听得许东翼墙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秦羽这人,交朋友坦诚,豪迈,面对生死,毫无畏惧,是真正的男子汉,在许东心里,最佩服的就是这样的人。

    当下许东伸手就去抢秦羽手里的特制炸弹,秦羽家里有老婆有孩子,有的是丈夫、父亲的责任,而自己,孤身一人,去了也就去了,什么牵挂也没有,让秦羽去,肯定不如自己去合算。

    见许东跟自己抢炸弹,秦羽躲闪了一下,怒道:“许小兄弟,你干什么,别以为你年轻,你就看不起老叔我,想当年,趟地雷、炸碉堡,老叔我干过不少次,不要说经验,能活到现在,我都已经是赚了,你呢,你赚了些什么?你又能丢下什么?别的不说,就这牟小姐,你能扔下她不管……”

    “叔……”许东语塞,话音都有些哽咽。

    秦羽冷冷的一笑:“许小兄弟,也不是叔我看轻你,告诉你,叔我以前是侦察队突击手,干的就是敢死队的活儿,你呢,刚刚才毕业出来吧,我不会否认你的胆量和豪气,但论技术,不是老叔我自夸……哼哼……”

    “叔……”许东眼睛都有些红了,那“老泥鳅”固然可恶,让几个人吃了不小的亏,想点办法让它尝尝厉害,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是真要用人命作为代价,去跟它拼,这就有些不值了,尤其是秦羽这样的人。

    见许东在这一刻却又萌生了退意,秦羽顿时哼了哼:“许小兄弟,我这人最见不得优柔寡断、畏首畏尾的,那不是我这人的做法,现在,我就去跟它干一场,赢了,大家痛痛快快去找个地方喝酒,输了,你就跟阿佤大哥一道,赶紧的有多远就离开多远,别再来沾惹这玩意儿。”

    说着,秦羽冒着狂轰乱炸的水弹,抱着一大包炸弹,勉力站了起来,这就要往湖泊走去。

    “慢着……”突然之间,牟思晴一声断喝,止住秦羽。

    “你……”秦羽回过头来,脸色有些森冷的看着牟思晴。

    牟思晴盯着秦羽,说道:“叔,你以前是当兵的,而我,却是做警、察的,我知道,军、人的天性就是进攻,不顾一切的进攻,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必须在防守之中进攻……”

    秦羽怔了怔,转过身来:“什么意思?”

    牟思晴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于你们来说,无论面前的路有多凶险,你们都会义无反顾,绝不选择的趟下去,但是对我们来,同样一个目标,我们有许多种手段跟方法去达成,这是就是我们之间的本质区别。”

    秦羽再是怔了怔,仔细咀嚼牟思晴话里的意思。

    牟思晴淡淡的摇了摇头,又说道:“其实,这一段时间里,我看出来,‘老泥鳅’在水里,拥有无可匹敌的威力,但到了岸上,虽然同样可怕,但是那威力却并不是完全不可预测,我们完全可以采取一些办法,让‘老泥鳅’再次冒险,上到岸来,再想办法收拾它!”

    “激怒‘老泥鳅’,让它再次上岸?我们又怎么才能做得到!”秦羽、许东两个人齐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