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一章 打得它不还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暴跳之下,许东连烤肉也不吃了,径直走到那张巨弩边上,眯起眼睛瞄准,不过,许东瞄了一会儿,却没放箭,许东还没那个技术和能力,去计算出来这张巨弩的准头。

    射箭,毕竟不想打枪,枪上有固定的准星,只要三点成一线,然后憋着气开枪就成,但射箭,依靠的,完全就是经验、技术,许东一点儿也没有这方面的见识。

    见许东心有不甘,却也是束手无策,秦羽笑了笑,勉强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许东旁边,就踏实用这张弓弩的技术基础。

    许东听了片刻,勉强算是明白过来是用这张弓弩的要点,然后去看那湖里的“老泥鳅”。

    这是时,湖里的老泥鳅显得很是焦躁,看样子,是想要上到岸边,直接攻击许东他们吧,又显得力不从心,继续用水炮攻击许东等人吧,又效果不大,一时之间,老泥鳅自然是焦躁不已。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许东自然是不敢胡乱放箭,制作箭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说,也没必要浪费。

    只是许东站在巨弩旁边,眼看着湖泊里的“老泥鳅”,眼珠子一转,又叹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这箭矢之上弄些小玩意儿,让这些箭矢,既能够增大一些威力,同时又能够提高命中率。”

    秦羽、牟思晴、阿佤三个人均是一怔,增大一些威力,这个还好说,比如把箭矢的前端,放在火上熏烤,增加硬度;在箭矢前端绑上手雷……等等,这些都能够增大箭矢的威力,而且极容易做到。

    但要说到提高箭矢的命中率,这个就难了,很难,再怎么说,这巨弩也只是手工制造出来的,何况,目标可是一条活蹦乱跳的“老泥鳅”,就算是用枪支射击,也未必能够做到百发百中,尤其是这张巨弩庞大笨重,每发射一支箭矢,都还得要用绞盘张开弓弦,让人放置好箭矢,然后才能激发,仅仅只在射速上,就存在严重的,而且是几乎没办法改进的不足。

    所以说,许东这么一说,几乎是给几个人出了一道难题。

    不过,秦羽笑了笑,说道:“许小兄弟这个建议提得很好,虽然我们不能做到十全十美,能够将‘老泥鳅’一举射杀,但是最起码,我们可以再做一些改进,让‘老泥鳅’试试我们人类的智慧的威力。”

    当下,几个人便开始改进第一支箭矢,在箭矢的头部,安装了一颗手雷和几发子弹绑在一起的一个炸弹。

    做这个很简单,不到两分钟,牟思晴就用布条将炸弹绑好,然后,在手雷的拉火环上,绑上一根从许东的衣服上“拆”下来的细线,将细线固定好,再把手雷的保险销拔去,等射出箭矢的时候,也就同时将手雷拉火。

    不过,这样做箭矢的威力是增大了不少,可以在击中“老泥鳅”的时候,再炸上它一下,但缺点就是手雷的爆炸时间,却是很难控制得精准。

    以致这第一支被改装之后的箭矢,再一次击中“老泥鳅”之后,箭矢被弹开,落到水里,上面的手雷才爆炸开来。

    除了这跟改装过的箭矢击中“老泥鳅”之时,估计给“老泥鳅”造成了一些损伤之外,那颗手雷,就基本上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一次,虽然同样是击中了“老泥鳅”,但是几个人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而且,气氛反而有些沉闷。

    这边,湖泊里的“老泥鳅”一连遭受了两次沉重的打击,恼怒得连连怒吼,不断的兴风作浪,头撞山体,发射水弹……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

    不过,对几个人没造成半点儿损害不说,在它飞出水面,撞向山体之时,不但狠狠地挨了两箭,还挨了几颗手雷。

    ——脑袋扎进了地面的时候,秦羽一连射了它两箭,都不用吩咐,牟思晴直接就朝它扔了三四个手雷。

    在又射又炸之下,终于将“老泥鳅”的的皮肉炸开了一块,不过,让几个人都很是惊讶的是,“老泥鳅”受了伤之后,不但不避而远之,反而更加疯狂起来,数次都直接暴露在巨弩和手雷的威力范围之内,到自己个人不断的得手。

    如果不是“老泥鳅”太过猖獗,其情可恨,秦羽等人反而就要没了兴趣——用人类的智慧,去跟一个“低等”的畜类较劲儿,是不是有点儿丢份儿!

    不过,这“老泥鳅”也是实属可恨,早前伤害到了几个人也就不说了,挨了一顿胖揍之后,不但不收敛一些,反而更加疯狂起来,它这一疯狂,终于惹恼了秦羽。

    “老泥鳅”负痛发疯,再一次撞击到山上时,卷起来的树枝石块,不但砸断了巨弩弓弦,而且再一次砸中了秦羽,一块十来斤重的碎石,落到秦羽的背上,在秦羽的背上划出一道深深地伤口。

    “老泥鳅”退回湖里之后,秦羽怒目圆睁,咬着牙,忍着痛,很快把巨弩修好,然后,将那个特制的炸弹绑在一根箭矢之上,单等“老泥鳅”再给一次机会。

    停雨了几天了,那道瀑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断流,而且这个凹地里的湖泊水位也在不知不觉之中下降,到了傍晚的时候,整个湖泊就只剩下围着湖心两个小岛周围不到二十来米宽,连“老泥鳅”的身子都遮不住的一片水域了。

    这时候,“老泥鳅”就显得更是力不从心了,除了围着湖心两个小岛不断的游走吼叫之外,对秦羽等人根本就没了办法。

    看着围着两座小岛不断游走的“老泥鳅”,许东很是有些“纳闷儿”,这家伙,明明受伤不轻,却始终不肯放弃对许东等人的攻击,难道,它仅仅只是对人类很“生气”?

    许东这么一说,秦羽顿时也呆了呆,殖民者没能带走的宝藏,断了头的公路,看起来很是神奇怪异的“老泥鳅”……莫非,这些秘密都在那个岛上?

    牟思晴却很是有些不情愿地说道:“不管那个岛上有什么,那条‘老泥鳅’那条老泥鳅没能除去,始终对大家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我看,不如我们放弃了吧,仇也报了,气也出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秦羽哪里肯听,到了这会儿,居生出一股要排除万难,去岛上一游的“雅兴”。

    许东却嘿嘿的笑着说:“不是去岛上一游,那叫什么来着,对了,那叫上天揽月、下湖里捉鳖,直捣黄龙,活捉‘老泥鳅’”。

    牟思晴没好气的喝道:“鳖你个头,那里面是沼泽,又有老泥鳅那么凶点的东西,你敢去,我还不会让……”

    许东嘿嘿的笑着,不答,但是心里,却跟秦羽一个想法,这里有这么奇怪的东西,不去看个仔细,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几个人眼巴巴的盯着不停的在最后一点儿湖水里,还围着两个小岛不停嘶吼、打转的“老泥鳅”,整整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许东睁开眼来,第一眼望过去,很是有些吃惊地发现,湖里的水,已经全部干涸,整个湖泊露出一片深褐色,乱七八糟的湖底,那条“老泥鳅”像是被搁在了沙地上、还被晒了半天的小鱼,在离小岛不远的地方,已经只是有气无力的露出一般片背脊,虽然还在努力的扭动着身子,但谁都看得出来,那只不过是在最后的垂死挣扎。

    见这么好的事情,秦羽毫不客气的将那根绑着特制炸弹的箭矢,射了出去。

    秦羽射得很准确,那更带着特制炸弹的箭矢,发出呼呼的尖啸,刚刚击中“老泥鳅”的腰身,随即,特制炸弹爆炸,小岛边上,顿时腾起一股小小的蘑菇云,而湖底,竟然被炸出来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大坑。

    而且,估计老泥鳅这一下被炸得很惨,脑袋和尾巴一齐往上翘了翘,顿时不动了。

    秦羽长长的出了一口:“妈蛋,终于打得你还不了手了!”

    干掉了“老泥鳅”,几个人自然是又叫又跳的,兴奋了好一会儿,直到一个个肚子里发出一阵雷鸣。

    这几天一直都在跟“老泥鳅”干架,吃没吃好,睡也没睡好,现在,肚子饿了,的赶紧找些吃的,然后准备着去小岛看看。

    许东带过来的吃的,经过四个人上十天的消耗,早就吃光了,到了现在,也算是束手无策。

    不过,这里是大森林,要找点吃的,自然是难不倒阿佤、秦羽他们这两个人。

    在山上逛了一转,不多一会儿,野兽找到,两个人倒是抱着一抱蘑菇、野菜什么的回来。

    前天,许东带过来的锅盘碗盏什么的,被“老泥鳅”一股脑儿卷进了湖底,湖底是沼泽,几个人不想为了那些东西去冒险,再说,经过“老泥鳅”无数次的折腾,那些东西到底能不能找到,都还难说。

    所以,几个人都是各自选择了一些野菜,生吃的生吃,不想生吃的,就放到火上烧烤一下。

    不过,秦羽跟阿佤两个人采来的蘑菇之中,许东发现有一种黑黑的,圆圆的,看起来很像是香菇的那种,带着的是一丝丝黑色的气息。

    许东不想吃这样的蘑菇,但秦羽、跟阿佤两个人却说,这种蘑菇叫猪头蘑菇,没有毒,而且很是美味,还说,许东要不信,可以尝尝。

    许东把半信半疑,拿起来试了试,果然,嫩嫩的,又脆,还带着青草的香味,吃起来却又一股淡淡的甜,果然很是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