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二章 孤独的漂流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吃过了野菜蘑菇,几个人更是兴奋,商议了一下,要怎么样进入到沼泽里去。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秦羽说,自己干侦察突击那会儿,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大不了,每个人都带上一些树枝垫脚,但有一样,万一不幸掉进了沼泽,千万不能胡乱动弹,那样会越陷越深。

    一旦掉进了沼泽,必须伸开双手,尽可能的将身子伏下,增大沼泽的受力面积,然后呼叫救援。

    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是在城市里生长的人,连沼泽都觉得很新鲜,至于秦羽说的这些技巧,两个人都只能连连点头,记在心里。

    树枝是昨天做箭矢剩下来的,多得不可胜数,几个人各自捆了一些,然后由阿佤带头,向着湖中的两座小岛进发。

    一路下来,碰巧还找回来两把枪,是秦羽跟阿佤两个人使用过的,虽然没多少子弹了,但是两个人均是舍不得扔掉,不管怎么说,这可比手里只有砍刀,要强上数倍。

    从湖边上到湖中心的小岛,其实也并不太远,估计也就两三百来米距离,如果是顺利的话,估计在一两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到达。

    不过,刚刚走到湖边,几个人便闻到一丝臭味儿,估计这是“老泥鳅”干的好事,“老泥鳅”在里面数次兴风作浪,连湖泊底下的沼泽给翻动了起来,这臭味儿,就是湖泊底上的淤泥,也就是沼泽里面的烂泥自身的味道。

    秦羽也还算是谨慎的,一瘸一拐的,走进沼泽里,用树枝搅动了一下沼泽的烂泥,然后又用打火机去点了一下,测试沼泽里面的沼气浓度。

    如果沼气浓度过大,就很有可能让人沼气中毒,沼气达到一定的浓度,被人吸入体内,就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昏迷过去——这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秦羽测试了一下,这里的沼气浓度并不是很大,估计,这跟“老泥鳅”的折腾有很大的关系。

    见沼气浓度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秦羽放下心来,然后依旧让阿佤带头,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走中间,秦羽一个人殿后。

    这样,是为了避免许东跟牟思晴两个没走过沼泽的人,发生意外,在发生了万一的情况之下,前后都有经验丰富的人救援,就安全了许多。

    每个人都拖了一大捆树枝,但是现在却没开始垫脚,刚开始的湖边这一段,淤泥也不太深,仅仅只是不到十公分的一层烂泥,虽然走得很是辛苦,但还能坚持,这些树枝,要用的地方是一步也不能再往前走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需要点脚的东西。

    走了一小段,秦羽吩咐阿佤,拿个手雷出来,朝着“老泥鳅”那个方向扔过去,试试”老泥鳅”的反应。

    手雷在离几个人旁边数十米的地方爆炸,整个沼泽都跟着不住的晃动了一阵儿,年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心惊肉跳了好一阵儿,去没看到“老泥鳅”有半点反应,秦羽又拿起枪,朝着头部还微微露在外面的“老泥鳅”开了几枪,但是“老泥鳅”依旧没有半点儿反应,秦羽等人这才放心大胆的往前深入。

    很快,几个人就走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不过到了这时,就开始要用树枝垫脚了,等几个人树枝全部用完,也才将近走到一半,阿佤试了一下,不用树枝垫脚,根本就不敢尝试继续往前走。

    不得已之下,几个人又只好调过头来,重新准备。

    这一次许东想出来一个法子,那就是扎一个筏子,上面多装一些树枝,直到足够,这样不但省时,也非常省力。

    牟思晴娇嗔的责怪了一句许东:“有这么好的法子,干嘛不早说?”

    许东嘿嘿的笑了笑,这法子,也是自己刚刚想到的。

    于是几个人砍树,扎筏子,又是忙活了好一阵儿,代筏子扎好,需要的树枝装够,几个人也都有些疲累。

    尤其是阿佤,一坐下去,没过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过去,牟思晴也是,坐在旁边,两只眼皮都直打架。

    许东看着阿佤、秦羽、牟思晴都很累,想了想,也不去打搅他们休息,只等他们醒过来,就再次出发。

    心里想着,许东坐在筏子的树枝上,也有些迷迷糊糊的睡意,不过,真要睡,许东却又睡不着,无聊之际,许东又拿出那个球体出来把玩。

    不过,这一次,许东把球体拿在手上才没过多大一会儿,许东就发现,球体上的那些花纹字符,又活动了起来。

    许东揉了一下有些发涩的眼睛,仔细去看那球体。

    那球体上的花纹和字符,是真的活动了起来!许东没有眼花,那些字符花纹,就像是水面漂浮着的线条一般,缓缓地的轻微的,在球体表面转动,而那球体,这个时候也晶亮起来。

    一道道很是柔和的白光,透过这些字符中间的空白,冲透出来。

    这情形,不但有趣,更是是有些诡异。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许东自问了一句。

    不过,就在这个球体发出光芒自己,许东的身子一震,紧接着地面一阵晃动,几乎让许东摔倒了下去。

    紧接着,许东听到一声怒吼。

    不错,是怒吼,而且是“老泥鳅”的怒吼。

    这家伙还没死!许东吃了一惊,赶紧去叫牟思晴,秦羽等人。

    但是出奇的是,几个人原先坐着的地方,已经不见了人影,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里又已经被白茫茫的一片湖水给淹没!

    要不是许东坐在筏子上,估计也早就被淹死了。

    “思晴……思晴……”没见着牟思晴,许东顿时急出一身冷汗,

    自己看着这颗球体,怎么就把秦羽、牟思晴跟阿佤三个人给忘了,连涨了水都不知道。

    “思晴……秦叔……”许东再次大叫了起来,想要跳下筏子,去寻找他们三个人。

    只是许东一低头,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坐着的筏子,在跟着水漂流!

    估计,应该是水慢慢的涨起来时,托起了筏子,慢慢的将筏子带走,但牟思晴跟秦羽、阿佤他们三个人因为睡得很香,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水带走。

    许东这么想着,又回头四下去看,但是,入眼之处,只是烟波一片,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熟悉的那一片山林、湖泊、小岛,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哪里?许东可以肯定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在深山之中的那个湖泊边上,而是到了一个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怎样形容的地方。

    天上的太阳,白惨惨的,连一点儿温度也感觉不到,水面上尽是看不穿,猜不透的雾气,淡淡的,但却广阔,广阔的无边无际,水在流动,但流动着的不是生机,而是一片空寂的死气,死气沉沉,无休无止。

    带着一股死气的水面在流动,但流淌得极为平缓,自己甚至都感觉不到在漂流,这就是自己为什么连涨了水,被冲走都不知道的原因。

    许东很是责怪自己,这时候连牟思晴他们都失去了踪迹,自己真是太大意了,一个不慎,自己不但害了大家,还让自己成了一个不知道会漂流到何方的孤身漂流者。

    可是,这个时候,无论如何自责也都没有用处,许东沉默了良久,这才叹了一口,都到了这个境地,自己还能怎么样?

    总不能立刻就跳进水里自杀吧,只要还有一口气,自己就还得要活下去。

    怔忡了许久,许东这才收好那颗球体,将筏子上的树枝拆了几捆扔进水里。

    在这样的地方,几捆树枝,用处不大,最主要的是树枝占了不小的地方,自己必须要腾挪一点儿空间出来,让自己能够容身。

    扔了几捆树枝,空间大了不少,许东把自己安排得舒爽了一点儿,然后想要睡上一觉,或者好好的计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现在,自己孤身一人,又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道这水流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自己除了孤独,就是未知,这让许东很是有些恐惧,本来想要睡上一觉,来躲避、适应这种空寂的恐惧,但一时之间又哪里能够睡得着。

    让许东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活着回去,有没有机会活着回去见到牟思晴……等等,这些极为诡异的问题,不停的在许东的脑袋里穿梭。

    直到搅绕得许东脑袋很是发痛,到了最后,孤寂无聊的许东,拼命不去想这些问题,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可惜,现在的情形,许东又拉能能够去控制得住自己。

    这让许东很是痛苦,想要把那些自责跟恐惧忘记,可偏偏又没法子控制住自己的思绪。

    就这样,许东也不知道自己痛苦的过了多久。

    直到有那么一刹那间,许东决定让自己不再自责、恐惧下去。

    于是,许东开始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去看太阳,太阳依就白惨惨的,白得瘆人,冷冰冰的,一点儿温度也没有,连眼睛都感觉不到刺激。

    看太阳看得无聊了,有看水,看雾,看自己坐着的筏子、树枝,什么都看。

    看到后来还是觉得无聊,许东又想到自己的乾坤袋里还有一些东西,不如拿出来看看。

    第一次,许东也没刻意的去想要拿什么出来,只是随便想着要那些东西出来解解闷儿,没想到第一次出来的,就是一块刚买来不久的翡翠。

    玻璃地的,虽然还没经过精磨,但从露出来的地方看,是满色阳绿,色彩鲜艳得像要滴出水来一般,很是诱人。

    虽然只是粗坯,但上面所剩石皮不多,经过精磨之后,估计剩下来的这块翡翠也足足有两公斤左右,真的是价值不菲之物。

    不过,这个时候,许东半点儿也感觉不到它的价值在什么地方。

    它能能把自己从这里带回去!让自己回到把牟思晴找回来?能让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还有秦羽、阿佤等人安全的送回去?

    在现在这样的地方,能让自己吃饱肚子,能让自己穿得暖,睡得着,开心得起来……

    不能!许东想要做的,一件事也是这块翡翠做不到的。

    那它不菲的价值又在哪里?

    许东苦笑了一下,这块翡翠,对自己来说,什么价值也没有,尤其是对现在这个处境中的自己,一文不值不说,反而是一种负担——最起码,它占了乾坤袋里的地方!

    想着,许东一扬手,想要将这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扔进这死气沉沉,但却有不住的在流动着的水里。

    只是,临到脱手,许**然又有点儿舍不得了。

    牟思晴说过,这东西,是自己跟她两个人拼死拼活才弄回来的,这就扔了,自己也就罢了,但是牟思晴……

    一想到牟思晴,许东拿着这块还沾着一些石皮的翡翠,又怔怔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