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七章 祸端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反正牟思晴不想这么快就回去,自己又不能丢下她,再说,自己也曾经答应过牟思晴,赌完石,就要好好的陪她玩上几天的,现在也就只好先陪她玩几天再说了。

    本来,许东还要想察默老爹问问那后山里,到底是什么状况,但是这个时候牟思晴笑着对许东说道:“许东,帕莫兄弟说下午要去河里抓鱼,你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许东笑了笑,既然静下心来,诚心诚意的陪她玩,那就一切都顺着她去吧,让她开开心心的过上几天,自己也好早点儿回去。

    所以,许东很是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

    察默老爹让老婆早早的做了午饭,招待几个人吃了,又说,这两天要忙活一下地里的庄稼,家里的草药也还能撑两天,等过了这两天忙活,就亲自带大家去看看那神奇的后山。

    秦羽等人自是连连点头,反正自己的脚这两天也不方便,过两天再去,那更好。

    吃过了午饭,帕莫就带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去河里捕鱼,张怀仁要养病、秦羽、余剑波、则要养伤,阿佤是个很勤快的人,闲着没事,就跟察默老爹下地里干活儿了。

    到了上次许东守了一个夜晚的河边,想想那天不见了牟思晴,自己心里那种孤独、焦急、伤痛,又看看现在的牟思晴,许东心里忍不住有些激动。

    河边用一块浅浅的河滩,在这里,帕莫上了小小的渔船,因为船太小,最多只能在两个人,载了牟思晴,就载不了许东,要载他们两个吧,帕莫又只能下船玩水,最后倒好,两个人一起都不上去了,免得耽误帕莫打渔。

    许东在岸边山坐了,牟思晴却脱了鞋袜,打着赤脚,在浅滩上跟那些下河洗衣服抓鱼的大姑娘小媳妇搅在一起。

    这会儿,牟思晴跟这些下河捕鱼洗衣的姑娘媳妇儿一样,都穿着丛林迷彩,高高的挽起了裤腿,露出鱼肚子一般的小腿,脸上笑得一朵花儿一样,那模样儿,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怜。

    愣神之间,脸上头上落下一片冰凉的水点而,许东吃了一惊,这又要下雨了,抬头看时,天上哪里有半丝雨云!

    这时,自听得牟思晴格格的笑出声来,原来,牟思晴见许东走神,便跟许东开了一个玩笑,抄了一把河水浇了过来,看着许东吃惊得差点儿跳了起来,牟思晴忍不住咯咯的乐了。

    等许东明白是牟思晴在逗自己,许东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以前,每次遇到牟思晴,她都是寒着脸,很少跟自己说笑话开玩笑,而且,还时不时的对自己动手动脚,可是到了现在,牟思晴放佛彻彻底底的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那种女强人,女汉子不见了,倒真的很像是一个大家闺秀。

    这女孩子变起来,倒也真的是**!

    “在想什么呢?”见许东吃惊过后,依旧还是有点儿走神,墓室情走过来问道。

    许东笑了笑:“在看你呢,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呵呵……”

    被许东赞了一句,牟思晴居然乐得像一个小女孩子,张开双手,站在河水里打了个转身,然后笑着问许东:“我今天真的好看吗?”

    许东竖起大拇指,然后点了点头。

    牟思晴很漂亮,漂亮的程度,许东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所以,许东只点了点头,有竖起大拇指,以实际行动来夸赞牟思晴的美丽。

    牟思晴非常高兴,在河水里踩着细细的沙子,蹦跳了起来。

    许东坐在河边,看着帕莫趁着小船下网,又看着牟思晴快乐得蹦蹦跳跳的,居然突发奇想。

    “老大,老大,过来过来……”许东找了招手,要牟思晴过来。

    牟思晴笑意盈盈的回身过来,娇嗔的对许东说道:“回去了之后,你可以叫我‘老大’,但是在这里,你得叫我‘思晴’,记住没!”

    许东笑着说道:“我看还是叫你‘思春’吧……哈哈……”

    “你……”牟思晴嗔恼不已,一弯腰,从河里捧了一把水,尽是浇在许东身上。

    “不来了不来了……”许东仰身躺在河沿上,双手护着脸,大笑着,叫道。

    牟思晴佯怒,跺着脚说道:“你要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东撑起身子,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牟思晴,叹道:“真美,这风景,这人,嘿嘿,要是能有人在这河面上跳出一段舞来,嘿嘿,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牟思晴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低声说道:“你叫我过来,是想看舞蹈啊,可是我……我不会啊……”

    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可惜了,要不,你给我来上一段你最擅长的。”

    “好……”牟思晴毫不犹豫的答道,然后摆了个架势,然后吐气开声,对着许东打出一拳,然后又踢出一脚。

    打这一拳是假,要踢许东一身水却是真的,踢完,牟思晴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笑道:“小样儿,还想算计我……”

    这一下,许东吃了个闷亏,大半身的衣服都给牟思晴踢过来的水湿透了。

    不过徐冬吃了这亏,反倒呵呵的笑了起来,牟思晴这家伙,有的时候倒也聪明得紧,只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阴谋,而且还狠狠地戏弄了一把。

    可是,牟思晴没跑出去多远,便站住了,而且一脸恼怒,是真的生气。

    两个二十七八岁,一高一矮,高的嘴上一绺小胡子,矮的却是半秃了个脑门儿,两个都精赤着上身的人,拦住了牟思晴,其余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见到这两个人立刻惊叫了一声,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洗衣服的,衣服也不洗了,直接捞起来放到篮子里,然后提着篮子走人,下网捕鱼的,扔了渔网,不是划船往河心过去,就是返身逃走。

    一时之间,原本热热闹闹,欢声笑语的浅滩,变得清清静静了。

    许东见事不妙,赶紧站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跑到牟思晴身边,一把将牟思晴拉到身后,大声质问那两个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高的那个嘴里流着口水,盯着牟思晴不肯挪开眼光,矮的那个却一脸凶光,瞪着许东,恨声嘀咕了一句许东听不懂的话。

    这矮个子这句话嘀咕往,高个子这才瞥了一眼许东,然后咧着嘴,仰着头朝天唧唧咕咕的说了一串矮个子说过的那种话。

    许东听不他们在说什么,虽然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对牟思晴不怀好意,但是许东却不想在异地他乡横生枝节,拉着牟思晴,转身就走。

    谁知道,那个高个小胡子,见许东不搭理他,不由分说,一脚踹在许东的膝弯上,硬生生踹得许东单膝跪进了水里,这一刻,许东心头火起,一看这两个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人,满大河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谁见着都要躲,这样的东西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许东有股要暴揍他们一顿的冲动。

    只是膝头跪进水里,溅起一片冰凉的河水,撒泼到许东的脸上,让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回头怒视了一眼高个子,然后站起身来,继续拉着牟思晴,一言不发,在往前走。

    见许东挨了自己一脚,被踢得都跪到了水里,也就静静回头瞪了自己一眼,那个高个子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那个矮个子也是扑到许东背后,伸腿踢了许东一脚。

    只是这一次,就在许东快要跪倒之际,牟思晴一把拉住许东,待许东站稳,牟思晴要扭身回头,但是许东却一把死死的抓住牟思晴。

    用了很大的劲儿,牟思晴都感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要被捏断了一般。

    见许东用这么大的劲儿拉着自己,不让自己回头,牟思晴明白,就算踢他两脚,又欺负了牟思晴,许东都想忍住,只是不想招惹祸端,。

    牟思晴努力忍住悲愤,被许东拉着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这时,高个子跟矮个子一起狂笑,还唧唧咕咕的说了一长串的话,许东虽然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辱骂嘲笑自己,以及侮辱牟思晴的话肯定是少不了的。

    所以,许东拉着牟思晴,铁青着脸,但是没回头,只是继续往前走,不过,许东走得很慢,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

    那两个家伙,见许东根本都没什么反应,更是得意忘形,一边唧唧咕咕的叫嚷着,一边大踏步追了上来。

    追上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高个子一伸爪子,搭在了牟思晴的肩上,矮个子的一双手,却去扳许东的肩头。

    这一瞬间,许东放开了拉着牟思晴的手,一反手搭在矮个子的手背上,手上轻轻一用力,竟然直接把矮个子从背后轮到了前面来了,轰隆一声,摔在水里,砸起一片水花。

    而牟思晴抓着高个子的爪子,身子半旋,几乎面对高个子,抓着高个子的手使劲一拧,然后一推,高个子的手腕顿时脱臼,痛得高个子“啊哟”的叫了一声,后退几步,也是一屁股坐到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