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来头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之下,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终于动了手,不过,相比之下,许东下手还算比较客气,只是用过肩摔把矮个子摔进水里,而牟思晴下手就重得多了,直接将高个子的手腕拧脱了臼。

    矮个子被摔在水里,张嘴要叫,但是河水直接就灌进了矮个子嘴里,猝不及防之下,这浅浅的河滩,却差点儿就将矮个子淹死了过去。

    这两个家伙,本来认为牟思晴跟许东都是外地人,根本不敢对他们两个怎么样,不曾想,这两个人不动手则已,一动手,直接就差点儿废了他们两个。

    这让两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两个外地人,竟然敢对他们两个动手,而且下手还敢这么重!

    惊怔至于,两个人都坐在水,呆呆的看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个人。

    过了许久,高个子才哇哇大叫起来,高个子一叫,矮个子也是跟着叫了起来。

    只是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听不懂这两个人说的是些什么,也懒得管了,两个人一招得手,随即再次手拉着,大踏步往回走。

    那矮个子叫了一阵,竟然不要命的狂奔过来,扑向许东就要拼命。

    许东回过头来,冷冷的盯着矮个子,看着矮个子的拳头离自己的鼻子越来越近。

    鼻子是人身体上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挨上挨个子这一拳,许东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鼻骨会不会被打断,但最起码的一点,自己挨上了这一拳,但自己的一双眼睛,至少在半个小时之内会看不清东西!

    许东可不想看不清东西,不要说半个小时或者终身,就算是一分钟,许东也不想,所以,许东伸出手掌,向矮个子的拳头迎了上去。

    矮个子的拳头击打在了许东的掌心,矮个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看样子竟然有些痛苦,但偏偏许东五指一抓,抓着矮个子的拳头一扭,随即放开了矮个子的手。

    也不知道许东用了多大的力气,矮个子的这条手臂顿时软软的垂了下去,后退了几步,直到这个时候,矮个子才发出一声惨叫。

    看样子,那伤势,要比高个子的严重了不少。

    许东眼里露出一股暴戾的凶光,盯着矮个子,一开口,用英语说了一句:“please leave me alone。”(请你离我远一些)

    痛得脑袋上的汗水泪水河水一把把的往下滴的矮个子,居然忍痛回了一句英语:“tell me who you are?”(告诉我你是谁)

    许东懒得理他,拉着牟思晴,洗干净了脚上的沙子,穿上鞋袜,这才大摇大摆的往回走。

    只是这个时候,帕莫划着小船,飞快的上了岸,避开那两个人的视线,追上许东。

    见帕莫一脸惊慌急匆匆的追上来,许东缓和了一下神色,挤出一丝笑脸,问道:“帕莫兄弟,你怎么……”

    帕莫惊慌失措,声音都有些变了,说道:“大英雄,请你们两位……再不要回到我的家里去!好吗,我可以给你钱,你给我们的东西我也不要了……”

    见帕莫惊慌失错的样子,许东心里明白,这飞来的祸端,最终还是牵扯到了帕莫一家!

    牟思晴很快也明白过来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对许东说道:“对不起,许东……我……”

    许东冷冷的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女殴打游客,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

    只是许东这话才说出口,便又有些懊恼,或许,在国内,这句话还会流行,但自己一早就忘记了一件事,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国内,这里,可只是一个境外的小山村。

    帕莫咬着嘴唇,歪着脑袋,说道:“这两个人一个是隔壁村儿巫蛊大师的儿子,一个是隔壁村村长的儿子,这两个人……这两个人……”

    “隔壁村儿的……”许东念叨着这句话,又问帕莫,隔壁村离这里有多远。

    帕莫回答说,来往这里一趟,少说也需要半个小时!

    许东沉着脸,又问了一下隔壁那村儿的方向,原来,他们这隔壁村就在河对面的那一条山梁背后,并不算远,但要过河,就必须要绕一点儿路。

    许东点了点头,又问帕莫,还能能不能帮自己找一些枪支弹药回来。

    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吓了一大跳,许东要枪支弹药干嘛,去打仗啊?

    许东苦笑着说道:“老大,你不懂,这里的人民风彪悍,你也看到了,隔个村子都可以过来耍横充愣,那个村子的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准备一些枪,然后就边打边往回撤,没那些东西,你想想后果会怎么样。”

    在这个地方不要说国与国之间的战火,也仅仅直至最近几年才平息下来,要说到这地方的内部,却依然是军阀派系林立,内斗年年不断,连这样的小山村里,枪支弹药都是成堆成捆的,别看这里的一般人都挺善良,一旦发起火来,那绝对是真刀真枪要人命的,现在既然是惹上了麻烦,还想就这么甩手走人,走得了吗?”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现在,也就只能依着许东的打算了吧,反正也想不出其他的好办法来。

    不过,牟思晴告诫许东,这里,纵然不是国内,也绝对不允许许东肆意的去开枪杀人,能够和平解决,那是最好,杀人的事千万干不得。

    无论是好人坏人,一旦杀了人,手上沾了人血,那可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洗得掉的痕迹。

    许东自然是点头应承,甚至还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绝不开枪,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绝不杀人。

    但是在万一的情况下,自己也绝对不想被人杀。

    牟思晴无语,也就只好点点头,不答应又能怎么样,人家欺侮自己,自己都忍不住要报复人家,那人家要杀自己,还能把脖子洗得干干净净的了,然后伸着脖子给人家砍?

    所以,许东要买枪自卫,那也无可厚非。

    对于枪支弹药,帕莫这个地方的人,似乎淡漠得超乎想象,几乎就像境内上大街卖白菜、萝卜一般。

    不一会儿,就有人挑了大批武器弹药。

    而且,很是便宜,许东挑了两支大威力的ak,至于子弹,都不用说了,两个人差不多要了上千发子弹。

    牟思晴很是好奇,这些枪弹,很便宜,而且好像货源还挺充足的,怎么会这样,这一点,帕莫却毫不隐瞒的说道:“在暗部的某些地方,经常出现大规模交战的情况,要是运气好,消息灵通一点儿,时常就能够遇到残兵败将丢弃的弹药枪支,有时候,打了胜仗的一方,也会以极低的价格,出手缴获而来的武器弹药,总的来说,只要你胆子够大,去捡也好,去买也好,能够弄到枪支弹药的途径,极为宽广……”

    牟思晴终于有些心寒了,只是接下来,帕莫说起先前那两个人的来历,牟思晴更是有点儿心寒。

    所谓的巫蛊大师,即是这里的降头师,所谓降头指的是大致可分为“降术”与“蛊毒” 两个部分,一般称为“降头”,其实‘降头’二字是泰语发音‘降’指的是种种施行的法术或蛊术;‘头’指的是受术的个体或是标的物,‘降头’翻译成中文即是向某人或某特定标的物施行法术的意思。

    按照普通人的理解,降头术的本质,不外乎两种,第一种即是运用特制的蠹虫或蛊药做引子,使人无意间服下,对人体产生特殊药性或毒性,从而达到害人或者控制人的目的,这种降术,就被称为是“药降”。

    它和苗疆一带所盛行的“放蛊”非常相似,苗疆一带的苗女将蛇、蜈蚣、毒蜘蛛、青蝎子、癞蛤蟆这五种最毒的蛊类,同放入一个坛子中,任由它们在里面互相攻击、咬食惨杀,等到最后都死光,而且糜烂干燥后,研制成粉末,这就是所谓的“蛊毒”,将蛊毒下在欲害的人身上,可以使人精神错乱、癫狂,或者肉体疼痛难忍,以至于死亡,许东遇到的蛇蛊、金头蜈蚣蛊一类的,大部分便源于此,总的来说,“药降”基本上还有医理可循。

    而另一种就显得很是神秘了,这一种里面包括两大门类的“降术”,一种叫飞头降,所谓的飞头降,就是降头师利用符咒、自身下降,让自己的头颅能离身飞行,达到提升自己功力的降头术,飞头降是所有降头术里,最为神秘莫测,也最为恐怖诡异的降术。

    另一大门类,就是“鬼降”,所谓“鬼降”,跟苗疆一带“养小鬼”一个意思,养的小鬼可以帮降头师做事,施法时当助手,而且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若有他人欲袭击或陷害,又可以通风报信。若是懂得经商的人用这个降术,则生意兴隆,事业一帆风顺,这都靠小鬼帮忙。

    总的来说,除了药降之外,其余的无论是飞降也好鬼降也好,这两门降术里面,都包含着神秘学的因素。

    牟思晴见过许东身上的蛊毒,也见过被许东、乔雁雪、王胖子几个人活捉的金头蜈蚣蛊,对那一类的的药蛊还算是比较理解。

    但对充满了“神话色彩的”的飞降、鬼降,就有些不以为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