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九章 打群架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不以为然,但许东却是很紧张,因为牟思晴不以为然那是因为牟思晴接受的思想教育,跟许东有很大的区别。

    打个比方说,同样是一件属于无人能解的案件,在说法上牟思晴跟许东就有巨大的差别,按照牟思晴他们的说法会称为“离奇”,而许东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就会更直接的说是“**作祟”。

    所以,对于“神”啊“鬼”的,牟思晴自然就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许东会很紧张。

    当下,许东依旧拿了一小块黄金,付了账,然后依照惯例是要准备一些食物、用具,以备不时之需。

    帕莫带着两个人,找了几家,但好些人家看到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便立刻关上门,或者直接站出来一个人,将牟思晴跟许东两个,阻挡在大门外。

    不用说,这些都是先前家里有人下到河里去过的人家,这些人下过河的人家认得许东跟牟思晴就是胖揍了巫蛊降头师的儿子,和隔壁村村长的儿子的人,接待他们两个是小,引来祸端是大。

    所以,这些人,对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自然就是避之不及,唯恐惹祸上身。

    找了好几家都找到了拒绝之后,帕莫也很是无奈,自己不是不想帮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但自己已经没有继续帮下去的那个能力了。

    虽然没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很是却很是感激帕莫,在这个关头,也就帕莫帮了自己这么多了。

    当下,许东安慰了帕莫几句,又让帕莫回家去把秦羽通知过来,自己有话要跟他说。

    帕莫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去找秦羽,谁知道秦羽早就听到传闻,这一会儿,还正一拐一瘸的在村子里寻找许东。

    见到帕莫,身后不远,边站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秦羽一拐一瘸的,过来,劈头问道:“你们两个现在打算怎么办?”

    许东摇着头不答,牟思晴却说道:“对不起,秦叔,是我们不好,连累了大家……”

    秦羽冷冷的说道:“什么叫连累,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要是你们两个不还手,我还看不起你们两个了。”

    许东组织了一下措辞,这才说道:“秦叔,我不想把这个祸往这个村子里引,所以,答应过两天陪秦叔一起去寻找宝藏的事儿,怕是做不到了,对不起啊秦叔。”

    秦羽冷冷的笑道:“找宝藏的事情,我现在突然又不急着去想了,我突然发现了另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许小兄弟,你放心,有我在这里,谁要是敢乱来,哼哼……”

    许东不明白秦羽为什么会这么说,但秦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傲然阴冷,想来自是有所凭恃。

    不过,虽然秦羽有所凭恃,但还是嘱咐许东:“这村子里的老百姓,都是善良之人,你能够首先考虑到他们的安全,这让我很高兴,许小兄弟,既然你不想在这里住下去,就往这条河的下游走吧,往下游走一公里,那里有座木桥,我们在那里碰头。”

    下游一公里的地方,原本也是许东想着要去的地方,没想到秦羽居然也想要到那里去。

    许东看了一眼秦羽,从秦羽的眼里,许东读到了一种决然,义无反顾的那种决然。

    在秦羽看来,许东一连数次都救过大家的命,现在,许东有了麻烦,无论这麻烦是大是小,秦羽都只会挺身而出,绝不会去做缩头乌龟置身事外。

    但现在秦羽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先走,想来是另有其他的安排。

    至于秦羽到底会有什么安排,许东自然不会去过问。

    谢过了秦羽一声,然后跟牟思晴一道,重新回到河边,然后往下游,去找与秦羽约定的那个地方。

    一公里远近的地方,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也没用几分钟,便找到了那座木桥。

    不曾想,有人比许东跟牟思晴两个还要早到这个地方,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这一群人少说也有三四十来个,乱哄哄的,看样子正要逆水而上,当中就有先前调戏牟思晴的那个高个子,还有那个矮个子两人。

    不用问都知道,这帮人便是来寻仇的。

    见到许东跟牟思晴两人昂然到来,那一群人更是闹哄哄的,一个个吵吵嚷嚷,对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指手画脚,恣意哄笑。

    那个高个子胸前挂了一块布条,将那只被拧得脱了臼的手吊在胸前,见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走近,当下一挥手,止住众人的喧闹,大声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许东跟牟思晴连人都听不懂的话。

    说完,那一群人再次发出一阵哄笑,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牟思晴,目光里满是下流和猥琐。

    哄笑声中,几个人一边猥亵的看着牟思晴,一边蠢蠢欲动了起来。

    一看这要打群架的架势,许东倒是心里一喜,明火执仗的对着干,许东也不见得就会害怕,许东害怕的,就是用阴谋,用降术,祸害其他的人,让其他的人受到牵累,许东不会安心。

    一看只是要打群架,牟思晴也是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轻蔑。

    那高个子知道许东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当下趾高气扬的大声呼喝着,喝声中,所有的人停下笑声,均是望着许东,眼里都露出来一股狠意。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懂得英语的矮个子,也是吊着一条手臂,从这一群人中间站了出来,用英语狠狠的对许东说道:“小子,你死定了!”

    许东也是冷冷的说道:“谁死定了,那还说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早有几个人忍不住了,直接就扑了上来。

    牟思晴向前一步,挡在了身前,扑过来的,有三个人,都是猴子一般的精瘦,这三个人,牟思晴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只是没想到许东反而一把拉开牟思晴,说道:“思晴,让我来……”

    许东平日里一般都是“老大、老大”的叫着牟思晴,偶尔情急之下,也会叫上几声“思晴”,不过在现在这个情况之下,许东又叫了一声“思晴”,这让牟思晴心里一阵激荡。

    “许东……”牟思晴叫了一声许东,还想说点儿什么,但是许东已经大踏步迎了上去。

    眼看两方人就要接触到一块儿,然后就是一场腥风血雨,一声断喝却从许东身后传了过来。

    “慢着……”秦羽喝道。

    秦羽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阿佤、张怀仁,就他们两个。

    在秦羽的喝声之中,对面那三个猴精一般的人,怔了怔,但随即又不理秦羽,继续向许东扑了过来。

    秦羽再次大叫了一声,叫出来的声音居然跟被牟思晴拧脱臼了手腕的那个高个子一样,想来,秦羽用的,正是他们的语言。

    这一次,那一群人都震了一下,一个个都盯着秦羽。

    秦羽沉着脸,一边大踏步上前,嘴里一边用他们的语言说着什么。

    秦羽说了几句,那一群人顿时有一半以上的人红了脸,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其中也有几个不服秦羽的,大声跟秦羽争辩了起来。

    秦羽说道激动之处,嘴里一边叫着,一边返身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阿佤、张怀仁,然后又对着那几个不服气的人大吼大叫了一通。

    那几个不服气的人,叽哩哇啦的乱叫了一通,随后又十分气愤的回到那一群人中间,然后一盘双脚,居然坐了下去。

    其余的人也有哄笑着推推攘攘的,也有直接就跟着坐了下去的,那个高个子和那个矮个子却是一脸悻悻之色。

    这时,秦羽回头走到许东身边,一脸愤愤的说道:“许小兄弟,刚刚我跟他们交涉,你也看到了,他们一致认为,调、戏牟小姐的确是他们的错,但是后来,你们两个下手过重,所以要求你给他们一个说法……”

    本来,那两家伙,欺负牟思晴在先,许东不想跟他们纠缠,拉着牟思晴本来要走的,但是他们却一点儿放过自己的意思都没有,还几次三番出重手伤害自己,到了这会儿,他们反倒还要自己给一个什么说法,这纯粹就是在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秦羽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跟他们这么说了,但是他们只承认是跟你开玩笑的,而且,现在你也看到了,他们两个有伤,但你们两个没有,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事实!”

    见秦羽这么一说,本来许东还想要说当时的现场上有那么多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的,谁没看到到底是怎么会,随便拉个人出来都能问的清楚的。

    不过,这话到了许东的嘴边,许东又噎了下去,这帮人纯粹俱是一帮无赖,跟他们将这些道理,那没用,搞不好反而会害了帕莫他们村子里的人。

    所以,在这一点上,哪怕明明是许东这边有理,秦羽却也不敢过分强求,只不过秦羽把这些话说出来,许东倒是觉得很理解秦羽的做法。

    也许,这一帮人奈何不了自己、牟思晴、秦羽等等,但自己这一帮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这块土地上!

    沉吟了片刻,许东才问道:“要我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要你跟他们来一场公平的决斗……”秦羽很是简短的说道。

    “不就是要打上一架么,什么公平决斗,这里有公平么?”许东并不见得会害怕打架,但说到公平,许东心里就很是有些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