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一章 抢亲
一本读|WwんW.『yb→du→.co
    打群架的时候,不能被所有偷袭你的人分散注意力,而要专注于一个人,先把这个人弄趴,然后再去收拾其他的人——这是胖子教给许东的一个经验。

    这样,不但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还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你追着一个人去打,让别的人来追你,好过你漫无目的的去追所有的人。

    所以,这个时候,许东盯住那个很是勇猛的人,对那个人穷追猛打,那个人也因为很是“勇猛”,竟然毫无畏惧,跟许东两个人硬对硬。

    那个人一拳打向许东的胸口,偏巧这时许东一侧身子,那人的拳头从许东胸口上滑了过去,没能直接打中许东。

    因此,那人也没受到许东的反震之力,那人也就认为先前被许东打趴的那几个人,之所以会被打得爬不起来,只不过是技不如人而已,现在许东盯上了他,应该是许东的“不幸”!

    所以,这人收回拳头,准备再给许东来上一拳,让许东也像其他的人那样,倒着退上好几步,然后趴在地上起不来。

    不曾想,这人的拳头收回来,但手腕上却沾着另一只手。

    这另一只手,是许东的,许东只在一侧身之间,就抓住了这个人的手腕,而且还往前送了一下,然后使劲在这个人手腕上一捏。

    这人顿时只感觉到半边身子都没法子动弹,继而,一阵剧痛瞬间传遍身上的每一条神经,以致这人顿时感觉到身上像是被扎了千万支钢针一般,那种痛,简直就是痛进了骨髓,痛得连想要叫一声出来都做不到。

    这人立刻瘫了下去,但是许东哪里容得他往下瘫,一只手将这人提了起来,然后照例是在这人的肚子上打了一拳。

    这人立刻飞了出去,不但飞了出去,还砸到了一个他身后的人!

    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过,在这一刻之间,许东身上也被击中了六七下,有两个人捧着手腕,一脸惊惧的看着许东,另外的四五个因为太过拥挤,你推我攘的,即使打在了许东的身上,也没能使出多大的力气。

    攻击的力道不大,所受到的反震力也并不大。

    所以,这几个人在推推攘攘之间,反而对被震折了手腕的这两个人表示不屑,大家不是一起一齐都打在了许东的身上吗,这就让许东给“干掉”了!

    但是,只过了片刻,被许东盯上了之后,不屑被许东“干掉”了的人,这才发现,自己是倒了大霉。

    被许东抓住的人,照例是手上一痛,然后肚子上吃了一拳,再然后就是直接飞了出去,然后躺在地上,不但手腕痛得要命,而且,肚子里的五脏六腑,似乎都想要从喉咙里喷出来一般,那种难受,简直比被人割上几刀都还要恐怖好几分。

    虽然好些人都看出来许东的弱点所在,也都想要攻击许东的弱点,但偏偏就没有人能够放倒许东。

    不消片刻,跟许东打群架的十几个人,便只剩下两个人还站着,这两个人倒不是特别厉害,而是这两个人很是“幸运”,围殴许东的时候,这两个人没能够出上多大的力气,等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还站着的时候,这两个人也就傻了。

    十几个人,就这么不可思议的被许东放倒摆平了!这两个人顿时心里,生出一股挑战了恶魔的恐怖。

    不过,许东乌青着一只嘴角,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两个人,没有了还要继续打下去的意思。

    整个场上,还能动的人就只能呆呆的看着许东,不能动的,就只能躺在地上自顾自的哀嚎着,眼巴巴的,看着高个子,希望高个子能够让没有参加围殴许东的人过去帮上他们一把。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想要有人上前帮忙,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被许东那超乎想象的神乎其技给震撼得有些傻了。

    最先回过神来的人,反而是秦羽,秦羽轻咳了一声,然后提高声音,对高个子喝问了一通。

    高个子这时候一脸冷汗,浑身颤抖,几乎就没有了要说话的意识。

    在高个子叫来的这一群人之中,极少数的几个人,被秦羽这一通喝问,也逐渐回过神来,良久,这几个人居然有不约而同的伸出来一个可笑的想法。

    ——自己这边的人,在配合着那个年轻人演戏!

    要不然,自己这边的十几个人当中,有好几个都是敢赤着胳膊、拿着砍刀、能够跟野猪一搏的硬手,而且,是好几个人都跟这样做。

    可是,这几个能够空着手对付野猪的人,一齐上阵,居然还是被许东打得趴在地山起不来,就更别提自己这边的人,死命一拳打过去,要么,就是立刻就捧着自己的手腕,痛叫不已,要美酒是被许东抓住,一拳打得飞了出去,这要不是在演戏,谁会相信?

    这样的想法,当然是可笑的了。

    但这样的“可笑”的想法,却让这些最先清醒过来的人还想要上去试试,想要看看那些倒地不起的人,到底是不是在演戏。

    可是,他们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继而回过神来的高个子给否定了,这高个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斯斯艾艾的回应了秦羽几句。

    秦羽跟那高个子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之后,脸上露出些许高兴,想来,那高个子是已经服软认输了。

    这时候,许东回到了牟思晴的身边。

    牟思晴脸上红红的,拉住许东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许东……你……你没事吧你怎么做到的……”

    许东咧了咧嘴,“丝”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我没事……我就占了他们人多这么一个便宜啊……”

    牟思晴当然不会相信,他们那边人多,的确造成了一些影响,但许东不但没被打倒,反而将一个个的都打得横飞出去,这又怎么解释?

    许东叹了一口气,悄声说道:“你看这些人啊,一个个瘦得跟猴精似的,基本上都没什么力气,我很怀疑,他们是不是瘾君子,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不经打!”

    牟思晴更不相信许东所说的,但是也明白,就算继续追问下去,许东也不会说实话,当下牟思晴也就只好打住了话头。

    秦羽回过头,微笑着对许东说道:“许小兄弟,他们已经愿意认输了!”

    认不认输,许东倒也无所谓,只是别再找大家的麻烦,许东就可以心满意足。

    秦羽点了点头,许东这么恐怖的能力,但能保持这份淡然的心态,秦羽倒是放心了不少,稍微顿了顿,秦羽还似有话要说,不过这时,察默老爹带着一帮子人也赶了过来,许东一看,好家伙,来的基本上也是察默老爹村子里的年轻人。

    这些人,有锄头的扛着锄头,又砍刀的,拿着砍刀……杂七杂八扛着武器,煞气腾腾的扑了过来。

    只是到了近前,察默老爹等人大惑不解,躺在地上的还有十好几个,但却没有许东他们这一边的,而且,看样子,这场架好像是打完了。

    这么快就打完了?

    许东笑了笑,跟察默老爹打了个招呼,然后解释说,那高个子那边的人,都不在想打下去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认输了。

    “他们已经认输了!”察默老爹看了看还躺在地上的人,也是满脸喜意的说道:“好,那我跟他在交涉一下。”

    许东有些奇怪的看着察默老爹,他们都认输了,察默老爹还要交涉什么?

    察默老爹笑了笑,解释说道:“估计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两两个村子的习惯,我们这一带,有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凡是到了年纪的未婚男子,如果是看中哪家的女孩子,只要双方谈妥,就可以用叫上一帮朋友来抢……”

    “抢亲……”许东的脑子划过这样一个念头。

    抢亲这种风俗,许东也听说过,但那只限定在两厢情愿的情况下,而且,即使是“抢”,也都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哪里像这样还要来拼个你死我活的。

    “不错,是抢亲……”察默老爹点了点头:“估计是他们两个看你的朋友漂亮,看样子又还没结过婚,所以,就直接动了抢亲的念头。”

    “是这样么?”许东再次问道。

    如果只是依照风俗习惯,对牟思晴动了念头,那还情有可原,毕竟那是人家的风俗,可是让许东不解的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看到那两个人也是惊慌失措、四散奔逃,这恐怕就不仅仅只是“抢亲”这么简单了。

    至少,对那两个人来说,应该不仅仅只是“抢亲”这么简单吧。

    察默老爹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个高一点儿的,叫查猜,说起来,这家伙也算是可怜,前年在我们这边抢了一门亲,那女孩子过去,不到一年,就得病死了,我们这里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不要说女孩子,就算是我们这里的男人,遇到他这样的情况,也大多是绕着走。”

    许东吐了一口气,转头去看秦羽,这个情况,怎么秦羽没跟自己和牟思晴说起。

    秦羽苦笑了一下,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早就是一对儿,这一点,秦羽早就看出来了的,不跟许东说,仅仅只是想让许东认为这仅仅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耍流、氓的小事情,如果直接跟许东说那两个人看上了牟思晴,想要抢回去,这可就成了夺**女的奇耻大辱,不要说是许东,恐怕任何人听到这个情况,在一时之间都会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