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四章 给 我一个理由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几个人明显的就是在看守胖子,防止胖子逃脱,只是这架势未免太吓人了一些。

    要说抢个老婆来,看管严一点儿,那还说得过去,可是这抢老公的事儿,还用得着这样?

    见往前面走,肯定是没门儿,胖子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屋里的窗子,这屋里也就一个小小的窗子,小得胖子都不可能大摇大摆的出去,偏偏窗子上面,还安装了一些钢条。

    从窗子上逃出去的可能性,小到了极点——要拆开那些钢条,难免会发出一些异常的响动,听到响动,看守着的人还会不过来看看!

    走窗子爬出去,是不可能了,胖子又看了看屋顶,屋顶到不是很坚固,是竹子和泥土混合铺就起来的,不过,这对胖子来说,同样是无法逾越的一道屏障。

    胖子看得焦躁不已,偏偏这个时候,门外面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应该是那位大妈,又来了,而且,还敲了敲门,然后才是开锁的声音。

    门敲得很响,而且开锁的声音也弄得很大,很可能是意提醒龅牙女孩子跟胖子两个。

    这一下,可把胖子急出了一身大汗,这门要是一打开,自己还不得露馅儿出来,一旦露了馅儿,谁知道门外的那几个汉子会把自己怎么样。

    急切之间,胖子在心里一连转了七八道弯儿,在门被推开那一刹那,胖子又回到了床上,再次抱起昏睡不醒的龅牙女孩。

    进来的,果然是那位大妈,见到胖子还抱着龅牙女孩,那位大妈脸上笑开了一朵花,轻轻的将手里的一个小盒子放到桌子上面,看了看那碗已经有些变凉的吃的,微微沉吟了一下,端起碗,走了出去,估计是想要把这碗吃的,拿出去热热,再送过来。

    大妈出去,依旧是锁好门,这才慢慢的离开。

    等大妈出去之后,胖子这才喘了一口气出来,看看里的龅牙女孩,叹息了好一阵,这才下床,要继续去寻找出路。

    没走几步,突然又想起那位大妈放在桌子上的盒子,胖子忍不住有些好奇,这里的人怎么会这样。

    抢了个姑爷回来,直接把两个人锁在屋里,不就得了,这当丈母娘的,怎么还隔三差五、又是送吃的,又是送东西,不断地找着茬子要闯进来看看情况。

    走到桌子边上,胖子将那个小盒子拿了起来,看了看,盒子不大,而且一点儿也不精美,虽然是黑沉沉的,但那只是用的时间太长,显出来“老”,连漆都没有,胖子觉得这应该就是女人的首饰盒。

    因为这上面也有一股淡淡的,龅牙女孩身上的那种味道——所以,胖子才认定就是龅牙女孩常用来装首饰的盒子。

    胖子之所以好奇,那是绝对没看到龅牙女孩带过什么首饰,甚至是这个村子里的女孩子都没有,既然都没看到别的女孩子戴过首饰,龅牙女孩子又怎么会有首饰?

    好奇之下,胖子捧起盒子,摇了摇,盒子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很是微弱,不像是金银翡翠之类的。

    胖子越发好奇,看看这盒子上面也没有锁,当下轻轻的掀开盒子盖儿。

    不曾想,胖子刚打开盒子盖,立刻发出一声恐怖至极的尖叫——盒子里面,盘着一条金黄、色的小蛇。

    胖子才把盒子打开,里面金蛇一弹而起,直接一口咬在胖子的手指上。

    胖子这家伙最是怕蛇,不曾想,好奇之下,打开盒子,自己放了一条蛇出来,咬了自己一口。

    那金蛇咬在胖子的手指上,一时之间退不出来倒牙,便不住的挣扎、乱弹。

    胖子一边发了狂一般满屋乱跑,不住的乱舞着手,想要把咬住自己的蛇摔掉,一边撕心裂肺的狂叫起来。

    门外的人听到胖子狂叫,几乎是直接将门踹开,向胖子扑了过来。

    等几个人刚刚才扑进来,胖子这家伙竟然口吐白沫,“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那位大妈,一看倒在地上的胖子,手上还缠着那条小金蛇,顿时脸色大变,几步就跨到床前,一手将还在昏睡的龅牙女孩拉了起来,仔细地看了一阵,那位大妈脸上顿时冰冷下来。

    回到胖子身边,伸手取下还咬在胖子手上的小金蛇,略略的检查了一下,然后放回到那个黑盒子里面。

    然后转身,犹豫了好一会儿,这对几个拿着砍刀的汉子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话,那几个汉子也是面面相觑,过了半晌,这才将胖子拖了起来,放到椅子上,然后用绳索,牢牢实实的捆了,几个汉子这才转身出了屋。

    不大一会儿,这几个汉子就领来了一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有。

    这些人到了门外却不进来,只是挤在门口,把脑袋探了进来,看着被打晕的龅牙女孩,又看了看被捆着的胖子,嘴里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阵儿,其中有个年纪很大,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头子,满面疑惑的对那位大妈说了几句什么,大妈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走进屋里,将那个盒子递给那个老头子。

    老头子打开盒子盖,看了一眼里面的那条蛇,然后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身边的那些人顿时哗然,原地留下了几个精壮的汉子,其余的人也是满面怪异的兴奋,在眨眼之间散了个干干净净。

    几个精壮的大汉,跟那个老头子商量了一阵,然后拿着砍刀,一齐大踏步上前,将胖子从椅子上解了下来,然后依旧用绳索,将胖子来了个五花大绑。

    那位大妈犹豫了好一阵,这才走到床前,很是慈爱的看着龅牙女孩,在白头发的老头子不断的催促下,这才拿起布带,将龅牙女孩也捆了。

    捆好了两个人,几个精壮的大汉在老头子的吩咐下,几个人拖着抬着昏迷不醒的胖子,龅牙女孩两人,一起出了门。

    待胖子“妈呀”的叫了一声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还没被那条蛇咬死,恐惧之下,又暗自庆幸了一番,只是一眨眼又懊恼起来,自己居然被带到一处山坳里,而且又被绑上了,而且这一次,自己不但被绑着,脚下还堆放了许多的干柴,自己就被绑在这一堆干柴上面,这堆干柴周围,站了好些人,好几个人手里还拿着黑烟滚滚的火把。

    都没多想,胖子立刻就明白,这是要烧死自己的节奏。

    胖子立刻大叫了起来,奶奶的,刚到这里,不但被人抢了要去当老公,还要烧死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胖子一通乱叫,不想背后也传来“嘤咛”一声,接着就是一阵女孩子的大哭,这女孩子的哭声,胖子挺熟悉的,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那龅牙女孩。

    胖子实在是恼怒之极,要不是这龅牙女孩贪恋自己的“美色”,自己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要被烧死的这个地步!

    一想到这个,胖子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围着火堆的那些人,一言不发,只定定的看着被绑在柴火堆上的两个人,胖子大喊大叫,他们也充耳不闻。

    胖子见破口大骂丝毫作用也不起,当下住了口,恨恨的问背后的那龅牙女孩:“你老妈的,这都怪你,你想要找老公,去找别人好了,干嘛找上我,这下好了,弄得我都要跟着你一块儿被烧死,说,你这妖精,什么变的……”

    那龅牙女孩不答,只是哀哀地哭泣,看样子,会落到这个地步,不但不是她所想的,也实在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胖子见问不出来个所以然,愈加发怒,恨恨的,一边挣扎,一边怒骂:“哎,我说你个小妖精,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爷们儿一点儿不行啊,不就是一个死么……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会这么没人性,这都什么年头了,还兴要火烧活人,他奶奶的,这根本就是反人、类的大罪,赶明儿,要是落到自我的手里,我一定要一个一个的,将你们这些家伙拉到靶场上,一枪一枪的,把你们全部当成枪靶子……”

    可惜的是无论胖子怎样挣扎,始终不能挣脱,无论胖子怎样呼喝怒骂,也没人搭理他。

    背好后那龅牙女孩,也是哭得死去活来,半句人话也不说。

    围着火堆的那些人,一直等到那个换了一身法衣的白头发老头子出现,这些人才在突然之间,齐刷刷的跪了下去,那样子,就像迎接一个高贵的君王驾临。

    原本大呼小叫不已的胖子,估摸着这老头子就是这会儿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当下冲着那老头子大叫:“喂,你这老头儿,我跟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怎么说捆就把我给捆上了,还要烧死我,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这一没杀人二没放火,连偷盗扒窃等等让人不齿的事情都没做过,一上来就要被烧死,换谁,谁信你都不会服气啊!

    本来,胖子这么叫着,也就是只是抱着不大的希望,这里的人,言语都不怎么相通,就算只要个理由,那希望,也是渺茫得很。

    不曾想,那老头子居然听懂了胖子的意思,对还跪着的人摇了摇手,让这些人站了起来,这才用胖子面前听得懂的话对胖子说道:“你踏上了我们这块土地,就受到我们的祖先神灵的庇佑,我们祖先的使者,现在召唤了你,我们就只能送你去见我们的祖先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