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醋意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嘿嘿的干笑了两声,又盘根问底,许东跟那个抢他的女孩子,是不是也同样被关进了一间连窗子都很小的屋子里,而且,被扒光了衣服,绑在床上,门外还有好几个拿着武器的人看守着?

    许东笑了笑:“你被扒光了衣服?”

    胖子不满的答道:“这可不是我自愿的,奶奶的,说起这事儿,我他奶奶的一肚子都是火。”

    接着,胖子也不需要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多问,直接就把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这倒不是胖子觉得这事情挺光荣,相反,这事儿让胖子觉得窝火、郁闷。

    你这要抢老公,你就抢呗,还对自己下黑手打黑火,完了还把了自己的衣物,将自己绑在床上,瞻仰自己娇贵的躯体,逼得自己几次三番抱着一个龅牙女孩乱啃一气,将自己准备留给亲老婆的初吻,全部浪费掉了,这些也就罢了,还弄个什么破箱子,里面装了条破蛇,还咬自己一口,害得自己直接就晕了过去,最后还要接受那什么破祖先屁神灵的召唤,想想,这些事儿就让胖子窝火不已。

    许东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遇到的情形,跟胖子遇到的差不多,不过,许东没有将那个女孩子打晕,然后准备逃跑,而是看到同样的那个箱子之后,许东发现自己身上戴着的那根木簪,跟那箱子的材质差不多,于是便将木簪拿了出来。

    谁知道这根木簪子一出来,那女孩子一家人便恭恭敬敬的把许东送出了家门,所以,遇到牟思晴的时候,许东还大摇大摆的。

    只是胖子这家伙根本不相信许东说的这些,要真是这样,那就有些奇怪了。

    许东顺口问道:“什么奇怪?”

    胖子笑了笑,看了牟思晴一眼,说道:“东哥,你可别说你脖子上那块红色的,是你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胎记啊,嘿嘿……以前我两个一块儿洗澡的时候,我可没看到有这样一块。”

    许东立刻在脖子上抹了一把,见手上根本没有什么红色的东西,不由得怒道:“胖子,你敢阴我!”

    胖子立刻躲到牟思晴身后,笑着说道:“东哥,你能脱险,多半有好些曲折,嘿嘿,这些曲折,你不说也就算了,就像我,搂着那龅牙女孩乱啃一气,但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做出来的事情,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你又何必藏着掖着,说出来,老大一定不会追究的。”

    许东绿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说道:“胖子,你这是在破坏我跟老大之间的友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牟思晴同样对许东刚刚紧张的表现很是怀疑,的确如同胖子所说,就算被扒光了衣服,绑到了床上,这又不是自己想要的,何必要这么紧张不已,难道说,许东还很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许东一边走,一边大叫冤枉,怎么连牟思晴都不相信自己的清白了?

    胖子一脸暧昧的说道:“冤什么冤啊,你看我,把我经历的,一股脑儿的说出来,我这一身不但清白,而且,谁都觉得我就是光明正大,嘿嘿,东哥,你老是藏着掖着,到底冤不冤,那就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才清楚了。”

    见牟思晴越发怀疑起来,许东一张绿脸又黑了起来:“早知道你这家伙一见面就挑拨我跟老大之间的友谊,我真该让你变成烧烤……”

    “东哥,别啊……”胖子一边嬉笑着,一边叫道:“最多,我不再追问你被绑到床上那些事就是了……”

    胖子跟许东胡说八道,牟思晴却默默地跟在许东身后,既不问许东被抢去之后的经历,也不责问许东为什么躲躲闪闪的,始终不肯将他的经理和盘托出来,只是,眼里明显有些酸溜溜的意思。

    三个人走了一阵,胖子不再说笑,倒是问了一件正事,许东干嘛把那根能让村子里的人下跪的簪子给了芭珠,那玩意儿,一看就知道是这个村子里的“令符”、“信物”之类的东西,绝对是一件不错的宝贝,这就送给了芭珠,好像就算是自己,跟她都没那么好的交情吧。

    说到这事,许东也很是有些慎重的说道:“据我从那边了解到的,那根簪子的主人,曾经救过这村子里人的祖先一次,留下来的东西,自然也就被视为神物,那个……那个大个子女孩的家人见了,还教给我几句他们的口诀,就是我先前说的那几句,我看那个女孩子也还算是善良,如果我们就这么一走了之,留给芭珠的,恐怕少不了一些责难,把他们这个村里的神物,交由她保管,也就是让她赢得一些尊敬而已。”

    虽然胖子被芭珠跟那大妈两个打了黑火,落到差点被烧死的地步,但是想想后来,芭珠宁愿跟自己一块儿被烧死,也不愿独自偷生,胖子还是觉得,许东这一次做的,还算是有几分“侠义”!

    再好的宝贝,终究只是财物,说到贵重,当然还是人命!

    再往前走,就是村子口了,想着先前一阵的遭遇,胖子还有些心惊胆战,犹犹豫豫的,不敢往前走。

    许东倒是大摇大摆的,直接在前面领路,不一刻便直接进了村子。

    在察默老爹的家门前,依旧聚集着不少的人,那当中,有翘首以盼的秦羽、张怀仁、余剑波、以及当初将许东掳走的那个女孩子。

    这些人见到许东三个人回来,立刻露出一丝喜色,秦羽等人更是直接迎了上来。

    稍微询问了几句,了解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又问许东,接下来要怎么办,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心里都不一定会痛快。

    许东倒是觉得无所谓,人一辈子,不痛快的事情,会遇上的能遇上的,也不见得就只会是一次两次,一件两件,无论怎样不痛快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吧,老是挂在心上,那又能怎样。

    说到这以后的事情,许东叹了一口气,家里都让胖子出来找人了,这要再不回去,家里非出事不可,现在回来,也就是想跟秦羽说明一下,寻找殖民者留下来的宝藏的事情,自己实在没时间参与,打算明天一早就得回去。

    秦羽想不到许东会有这么老成,会有这样的心胸,心下不由好一阵感叹。

    正说话间,先前要烧烤胖子的那些人陆陆续续的回来,进了村子,见到许东,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敬畏,在许东目视范围之内,这些人战战兢兢的,想走又不敢,留下来吧,却有老是感觉到许东会报复他们。

    尤其是芭珠,见到胖子,没来由的眼泪就一阵阵的淌了下来,但是见到许东站在一旁,芭珠却立刻就跪了下去。

    许东哪里敢受此大礼,当下与牟思晴一块儿,将芭珠扶了起来。

    芭珠不肯起来,仰着头问许东,能不能不要计较村子里的人做出不当的事,给几个人都造成了的伤害。

    许东微微点了点头,劝道:“其实,你们这么做,是因为你们的风俗习惯,我们当然要尊重,说道伤害,呵呵……现在大家都是好好的,也就用不着去计较了,不过,我希望请大家也尊重一下我们的习惯,大家相互都理解谅解,好吗?”

    许东什么都不计较了,只希望大家相互尊重谅解,这不但让芭珠感动的再次落泪,那些原本要烧烤胖子的,也很是有些愧疚。

    拜完了许东,芭珠再次向许东恳求道:“能不能让我……让我跟他……跟他单独谈谈?”

    在芭珠看来,许东不但是救命恩人,更是授予自己圣物的使者,胖子是后来的,很像是许东的手下,要跟许东的手下商谈,当然就得要请示许东。

    何况,胖子这家伙,一见到芭珠,就一脸悻然,要直接跟他说跟他单独相处一会儿,胖子多半要拒绝。

    许东也是看了看胖子,随后淡淡的对胖子说道:“去吧,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给她一个妥善的交代,免得让她痛恨你一辈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东说了话,胖子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当下悻悻的苦笑了一下,这才跟芭珠一块儿离开。

    所有的人见许东并没大发雷霆,或者要给这个村子带来麻烦灾祸,一个个的勉强放下心来,陆陆续续的,各自散了。

    “抢老公”这件事情,秦羽见许东都已经处理得妥妥帖帖的了,当下心下也是欢欣不已,当下,邀许东继续回到察默老爹家里,要去好好的痛饮一番。

    不过,许东却说,另外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够在临走之前处理妥当。

    秦羽看了看还等候在一旁的那个高大、秀美的女孩子,心领神会,既然胖子在临走之前,都要给芭珠一个交代,许东跟这个高大秀美的女孩,自然也不能例外。

    “呵呵……”秦羽笑了一阵,这才说道:“小兄弟,既然你有要事在身,我自然也不便打扰,处理完事情,就到察默老爹家来,我准备了好酒,呵呵……”

    许东却说道:“秦叔,其实我这件事,本来是想要找你们大家一块儿来商量商量的,只是出了胖子这档子事,没来得及跟您说,不知道您有兴趣没有。”

    秦羽“哦”了一声,没想到许东接着要处理的事情,居然还会跟自己有关系,秦羽稍微沉思了片刻,随即问道:“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

    许东看了看那个高大的女孩子,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倒也多亏了她……”

    许东还没说完,牟思晴心里顿时腾起一股酸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