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七章 货源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许东接下来说的话,不但让秦羽大感意外,就连牟思晴都觉得,这份干醋,自己真是吃得有些过分了。

    许东说道:“秦叔,我在这里意外地发现了一条线索,是关于翡翠原石的,不过,具体的情况,我还不十分清楚,不知道秦叔愿不愿意一探究竟。”

    原来,许东在临走之前,想要处理的,竟然是生意上的事,这份干醋,牟思晴当真是吃得过分了。

    这个地方,离著名的帕敢玉石场不算太远,这一点秦羽是知道的,不过,就算让这个村子里的人想办法去帕敢弄原石出来,却不可能是现实,那边的玉石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出的。

    要不然,秦羽早就在这里打下一片玉石生意的基础来了。

    许东摇了摇头,说道:“先前因为时间紧迫,我也没跟他们细谈,如果秦叔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去去看看。”

    秦羽也是做生意的人,而且,他手下的生意涵盖很广,珠玉首饰,也是其中之一, 有由自己主导的原料基地,这当然是任何人都会梦寐以求的事情,秦羽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跟许东过去看看。

    许东要去的地方,还真的就是先前抢了他,现在又一直留在这里等候着的那个高大、秀美的女孩子的家里。

    一路走,许东跟秦羽、牟思晴等人介绍说,这女孩子姓苗,叫苗谊,她爷爷是云南籍的一名远征军人,算得上也是华裔。

    由于苗谊所懂得的汉语不多,基本上在许东等人面前,都不会很主动的说话,见许东示意要她带路,苗谊微微一笑,随即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带着几个人,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几个人正边说边走,胖子兴冲冲的跑了回来,老远的便一脸兴奋的叫许东:“东哥……东哥……”

    许东停下脚步,自己要去处理翡翠货源的事情,原本就想要通知胖子等人的,只是期间曲折多多,一直耽误到了现在。

    见胖子一个人回来,许东问了一句:“她呢?”

    “她”自然就是抢了胖子的那个芭珠。

    胖子这家伙,没心没肺的呵呵笑道:“她,咱就不说了,来来,东哥,帮我看看,这个能值多少钱?”

    说着,胖子从贴身处拿出来一块翡翠雕件,递到许东手里。

    雕件是一件火柴盒子大小的佛像雕件,工艺显得有些粗糙,凭着这手工工艺来说,基本上值不了什么钱,但翡翠的质地却是上佳的玻璃地阳绿!这就能值不少钱了。

    只是具体能值多少钱,许东也说不准。

    秦羽对这个还算是比较内行,当然,也看得出来这佛像雕件,从工艺上是没什么价值,所以,秦羽按照自己做珠宝生意这方面的经验,当场给胖子估了个价——一百万以上,但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万!

    胖子幸福的叫出了声来,嘿嘿,这一趟出来,虽然差点被人抢了去做老公,又差点被活生生烧铐了,但是,到了现在,自己的身价,也立刻涨了一倍,呵呵……值了。

    许东几乎是鄙夷的看了胖子一眼,这点儿小钱,就给乐呵成这样,要是让你赚个千儿八百万的,你还不得去找处绝壁跳下去!

    本来还乐呵呵的胖子,听许东这么一说,顿时气急败坏起来,一把抢过那块佛像雕件,小心翼翼的放回到贴身的地方,这才说道:“东哥,我发现你这人老是喜欢败我兴致,真是扫兴……”

    顿了顿,胖子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了,这次,我可得要把话说明,这东西,是芭珠小姐送给我的纪念品,你可不能把它当成是这趟出差的额外收入。”

    秦羽不知道许东跟牟思晴等人之间的协议,当下笑了笑,说道:“你们出差,额外收入,又是怎样分配的?”

    秦雨这么问,当然只是觉得新鲜,所以顺口问了一句。

    不曾想,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很是严肃、而且非常慎重、异口同声的说道:“当然不可能让你一个人独占了,要东西,就补钱出来!”

    见许东跟牟思晴都这么说,胖子一下子焉了下去:“这可是我的纪念品啊,你们真的忍心……忍心要瓜分?”

    许东摇了摇头:“咱们一视同仁,我得来的东西,也分你一份,你得来的,当然也的要分我一份,对不对?”

    牟思晴也笑着说道:“协议上不就注明了,凡在出差期间的额外收入,大家都有份的,只是按比例分配而已,你这块翡翠,最多也只能按规矩,多分你一份而已……”

    胖子苦着脸,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只好默默地跟着几个人,朝苗谊的家中走去。

    苗谊家的房屋,在村子北边的角落里,也是那种竹子块混合泥土铺就盖顶的石头屋。

    进了屋,牟思晴等人才发现,苗谊的家里极为干净、肃静,这跟苗疆一带家里养蛊的人家一样,无论是家里还是周围,都有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有些诡异,许东解释说,苗谊家里,的确是有养蛊,不过,大家都不要怕,苗谊家的蛊,只是普通的虫蛊,危险性不大,大家又是朋友,所以,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几个人心惊肉跳的进了苗谊家的院子里,苗谊的妈妈,一个四十来岁的,几乎跟苗谊长得差不多的女人,见到许东等人,十分热情地端来茶水、水果,苗谊爸爸却找来一包纸烟卷儿,挨个的奉烟。

    不过,许东这一群人里,虽然没一个人抽烟的,但凡是苗谊的爸爸递过来的烟,所有的人都接了,秦羽说,这里的人,给你的东西,一般来说,是不能推辞的,要不然,那就是看不起人家。

    几个人接了烟,都只是拿在手里,没人点火,苗谊的爸爸也不在意,又示意大家喝茶。

    几个人也是按照秦羽的指点,端起茶杯,朝苗谊的爸爸微微举了举,这才一口将杯子里的茶渍一口吞下。

    苗谊的爸爸能说的汉语也不是很多,但显然很是满意,招呼着大家入了座,这才回头让苗谊的妈妈去准备饭菜。

    落座之后,苗谊的爸爸很直接的就对许东问道:“你们都商量过了?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许东毫不忌讳的说道:“我只是把这事通知了他们几个,具体要怎么做,这个还得看他们,最好,能麻烦您把这边的情况跟他们再介绍一下,让他们能够了解得更加详细直观。”

    苗谊的爸爸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当下用不太熟悉的汉语,介绍说:“在这一带,有个地方,也有一条翡翠矿脉,不过这条翡翠矿脉并不宽大……”

    “翡翠矿脉……”胖子、秦羽等人一听到这个,差点儿就跳了起来,拥有翡翠矿脉,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那根本就是富翁、富豪的代名词。

    难怪胖子的翡翠佛像,许东都懒得多看一眼,原来,许东得到的,是一条矿脉。

    “前些年,也有人来勘探开采过……”苗谊的爸爸顿了顿,继续说道:“但因为矿脉不大,路也不怎么好走,导致没什么产量,后来又因为动乱,那个开采的人死在了战乱之中,所以,那个翡翠矿场,就已经废弃了……听说,你们再找一条稳妥的渠道,找些翡翠,如果不嫌产量小的话,到可以去看看那个地方……”

    找渠道进翡翠这事情,估计是许东透露给苗谊的爸爸的,偏偏苗谊的爸爸又知道这么一个地方,所以,两方面一拍即合。

    胖子眼前金光闪闪的过了好一阵,才吞了一口口水,问道:“那地方在哪里,我们能不能现在就去看看?”

    苗谊的爸爸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说吃过饭了去,都还能来得及。

    一说到吃饭,胖子摸了摸肚子,折腾了这半天,还真是饿了,干脆,就等吃饭了再去,正好,这一次,胖子还可以给大家露一手。

    胖子要做的,当然是烧烤,苗谊的爸爸在农闲时,也常常跟察默老爹等人进山,打些野味回来,做成肉干,虽然是肉干,同样也可以做成烧烤的。

    何况,苗谊的妈妈跟苗谊早抓了几只鸡,宰杀出来待客。

    为了节省时间,胖子将苗谊拿出来的野味肉干、鲜鸡肉,都切成薄片,这样,不但能够入味,而且,大大节省烧烤的时间。

    不能不说胖子的手艺在这一段时间里,大大的提高了,才开始烧烤,那股浓郁的香气,便引得许东等人不住的吞下口水了。

    偏偏胖子这家伙,在苗谊、以及苗谊的妈妈的协助之下,将薄薄的肉片,用竹签串了,然后放到火上去烤,做着这些,胖子这家伙显出一股少有专注,像是一个画师在画画,动作时而轻慢温柔,时而刚健快捷,摇头晃脑的,很是有些大家风范。

    看着胖子烧烤,牟思晴低声问许东:“你被他们抢到这里,他们却没为难你,是因为他们也养蛊,而你,身上也有蛊蛇的毒,不用说,你们很亲近,对吧?”

    许东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答道:“这一类的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胡乱猜测,更别到处去胡说八道,要不然,影响到我们今后的货源不说,还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本来,牟思晴是想旁敲侧击,找出一些许东被苗谊抢到这里来之后的情况,被许东这样一说,牟思晴倒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