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九章 如雷贯耳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天色尚早,许东安慰了桑秋霞、桑秋雨、桑妈妈一番,并且约好了,待会儿回来一起吃完饭,然后邀胖子一块儿去店里看看。

    不管怎么样,铺子是大家的铺子,真要不赚钱,也就不如不开了,要不然,不赚钱的生意,做起来大家都不会有兴趣。

    只是这会儿胖子被桑秋雨黏乎得很紧,看胖子那意思,这次出去找人的任务完成了,要好好的显摆一下,至于要去店里安排生意什么的正经事,胖子比许东这个甩手掌柜还要清闲。

    胖子不去,桑秋霞身体不适,许东只好一个人先去逛逛。

    去到车库,把牛向东留给自己的那部车子开了出来,然后出了滨河路,这会儿,正是中午上下班的高峰期,一路上走走停停,弄得许东很是有些后悔开着车出来。

    快到老林苑的时候,许东很是意外地发现了牟思晴的车子,好像牟思晴开着车子,也正往古玩街这边去。

    许东苦笑了一下,这牟思晴,可能就算准自己这个时候要去铺子里,所以,就跟了过来。

    在停车场把车子停好之后,许东想了想,坐在车里把所有的翡翠全都拿了出来,细细的数了数,一共是十二块,好几十斤!

    就这样拿着,肯定是拿不走了,许东想了想,干脆出去,找了个地方,花了几块钱,买了一个纸箱,回到车子里,将所有的翡翠装在纸箱里,然后才抱着纸箱,进到老林苑。

    铺子里没什么生意,李四眼这时正一个人在铺子里喝茶,不过,看得出来,李四眼眼里的一丝焦躁。

    一抬头看到许东抱着一个大纸箱,李四眼吃了一惊,连忙放下茶杯,站起来帮许东把纸箱接了下来。

    这一纸箱还真是挺沉重的,抱得许东都喘气不已。

    放好了纸箱,李四眼这才很是好奇的问道:“小许,这一趟怎么去了这么久,这些,都是你进回来的货?”

    许东淡淡的“嗯”了一声,喘匀了气儿,这才答道:“进货的时候除了些意外,所以回来得晚了,对了,这只纸箱里的东西,李老你先帮忙看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李四眼“哦”了一声,便即刻动手去打开纸箱。

    在纸箱打开那一刻,李四眼更是大惊——这是翡翠!

    但随即李四眼又很是有些失望,这些都是质地上佳的翡翠不错,但却全都是刚刚切割下来的粗坯,离变成成品摆上货架让顾客挑选,还早得很,根本就没办法解救燃眉之急!

    许东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李老,我让您看看,就是这个意思,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这些东西变成成品!”

    李四眼苦笑着摇了摇头,答道:“最现实的办法,就只有两条路,第一是委托人加工,给加工费,不过,你这些翡翠,呵呵,恐怕一般的人也不敢接手,即使接手,那价钱恐怕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担得起的……”

    李四眼的意思,许东当然明白,这十几块翡翠,质地最差的,都是油青地,普通的加工作坊,接手这样宝石级别的翡翠,恐怕还真是会感到棘手,别的不说,仅仅只在设计上,浪费掉米粒大一块,那都是巨大的损失,就不用手后面的切割、加工,那浪费,简直就叫人无法承受。

    所以,许东问李四眼,这第二条路要怎么做。

    李四眼叹了一口气很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换!”

    按照李四眼的意思,找个人来,把这一批粗坯翡翠卖了,然后再用这些钱,大批的进现成的货物回来。

    只是这一卖一买之间,少不得要折上大半的本钱,另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即使现卖成了钱,货源依旧是一个问题。

    ——货源还得要重新去找。

    许东想了一阵,觉得这两条路都不很是合乎自己的心意,委托人加工,耗时,直接卖粗坯,折本,怎么说都是赚不了钱的生意。

    既然不管怎么样都赚不了钱,许东倒觉得,反而不如先把这些东西放到一边,成品货源的问题,自己再想想办法就是了,反正都亏了这许多天了,也不在乎再多亏几天。

    两个人正说着,铺子里进来一个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穿着米色西装的中年人。

    这人一进来,见到铺子里的李四眼跟许东两个人,不由得愣了愣,但在一刹那之间,这中年人看到纸箱里的翡翠,中年人的脸色更是怪异莫名。

    见店里来了客人,李四眼连忙上前,打了个招呼:“这位大哥,你这是要请,还是要出啊?”

    做珠宝古玩行的生意,大多不会用你“要买”还是“要卖”这样的话来问,来买的,那叫“请”,把珠宝古玩“请”回家,对珠宝古玩看重的意思,来卖的,叫“出”,出手的意思。

    这是老古时候做古玩生意的规矩,现在的人大多不讲究这个了,尤其是珠宝行业,基本上都变革成了导购小姐的一句“欢迎光临”,或者是一句“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地方”……这样的话语。

    李四眼是老掌眼师傅,所尊崇的,也是要依照老规矩,所以,才这样跟进门的客人这样打招呼。

    这中年人怔了怔,随即笑了笑,把目光从那箱翡翠上面收了回来,然后说道:“我也就是来看看,有中意,当然可以‘请’!”

    “那就请先看看吧,不过,我们这铺子刚刚才开张,货物都还没上齐,如果有需要,您说话!”李四眼很是客气的说道。

    现在这个铺子,因为刚刚才接手,正规的进货渠道都还没彻底形成,所以,看起来,货架上空荡荡的,免不了有几分寒酸。

    中年人笑了笑,只在货架上扫了一眼,随即问道:“这里以前是一个姓林的老板吧,他人呢?”

    李四眼笑了笑:“那位林老板正是这间铺子的主人,不过,因为一些事情,他今年不做了,把这铺子租给了我们。”

    中年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又说道:“你这里也没什么好的东西让我选择,呵呵,可惜了……”

    这话里的意思,基本上就是在说,这你的货物少,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了,看来,想要找中意,就更不用说了,还是去看看下家。

    李四眼哪有不明白这个中年人的意思的道理,这一段时间,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明明人家都是要做生意的,偏偏货架上没什么货物。

    像这个中年人这么说,还算是比较客气的,有好几次,人家都只是看了一眼寥寥无几货物,然后转头便走了。

    这让李四眼这个掌眼师傅,也只有极为尴尬的份儿。

    不过,这个时候许东站了起来,笑了笑,很是客气的说道:“大叔,能不能问一下,您打算‘请’什么类型的物件?”

    看许东的年纪,这中年人也就认为许东应该是李四眼手下的一个学徒而已,问这样的话出来,也纯属是多次一举。

    掌眼的师傅都无话可说呢,一个学徒又有什么好说的。

    见许东问话,出于礼貌,这中年人还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想要找件价值在百万以上的珠宝,可你们这里……呵呵……”

    许东稍微沉吟了一下,答道:“价值百万的珠宝,我们这里不缺,不过,既然是上百万的东西,我们想要尽最大的努力,做到让顾客放心,称心……”

    许东还没说完,中年人打断许东的话头,眼神里充满一股蔑意:“你们什么都没有,又如何能够做到让顾客放心,称心呢,你总不可能说,让我先交钱,然后过几天再来拿货,对吧?”

    不曾想,许东点了点头,说道:“大叔,你说对了一半,就是过几天来拿货,至于先交钱,那就免了……”

    顿了顿,许东又说道:“大叔您要的是珠宝类的,我这里刚好有一批翡翠粗坯,只要大叔您定下来款式规格,我们就可以在几天之类将货物送到大叔手上,而且,大叔如果认为满意,就给钱,如果不满意,大叔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呃,这就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也是我们服务顾客的宗旨。”

    听许东这么一说,中年人呆了呆,随即问道:“你是谁,你这么做,你们老板知道吗?”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李四眼却赶紧在一旁解释说道:“这位大哥,这位小兄弟,就是这里的新老板……”

    “新老板……”中年人一脸惊讶,在古玩行打滚的“老板”,他可从来没见过有一个是二十岁都还不到的黄毛小子,除非是最近传说里的那一个。

    “我姓许,许东,老板什么的,只是李师傅的抬举。”许东谦逊的笑了笑,说道。

    “啊……你就是许东!”中年人一脸惊讶,随即又转变成了一脸兴奋,看来,“许东”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具有相当大的震撼力。

    许东点了点头,又笑着问道:“大叔,您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中年人见这个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学徒的年轻人就是许东,当下还没答话,自己找了把沙发坐下,这才笑着说道:“早就听说你是一位业内奇才,呵呵……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