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章 成本为零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脸上一红,自己也是一个刚刚才出道的雏儿,什么不同凡响,业内奇才,这倒是这中年人高看了自己。

    客套了几句,这中年人说他姓梁,梁国栋,让许东叫他老梁或者梁四都可以,跟这里原来的林老板是熟人。

    因为早就对许东神交已久,就让许东直接叫他梁四哥都成,亲热、不显生分。

    许东亲自到了茶,递给梁四,又问梁四:“梁四哥如果真的需要一件什么珠宝物件儿,我这边绝对能够比别处的价钱给得更合理,而且是特地专门定做,梁四哥要不要考虑考虑?”

    梁国栋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其实,说道物件儿,我的确需要几件……”

    一听说梁国栋需要的,是几件,而不仅仅只是一件,许东的兴趣更大了一些,当下说道:“梁四哥,如果信得过我许东的话,其他的我也不敢说,这翡翠材质的,我敢说在近期之内,在品种档次方面,你能够选择的余地,我这里大过其它任何一家,至于梁四哥需要什么样的款式,只要梁四哥看好了材质,这个并不难办到。”

    梁国栋点了点头,箱子里的翡翠粗坯,他是亲眼看到的,这些翡翠,无论是种、地,全都是上佳,这一点,梁国栋不会看错。

    因为是粗坯,如果是造假的话,要么就不会在翡翠山留下一些石皮,要么一点儿翡翠都会露出来,而且,听说现在谁也没办法造出这样的粗坯出来的,也就是说,最起码,在质量上有着绝对可靠的保证,说到款式,这还并不见得很重要。

    想了一阵,梁国栋才说道:“小兄弟,翡翠材质这一块,我需要最好质地的,款式要比较新颖一点儿的首饰挂件类的,如果可以的话,在五件左右……”

    许东点了点头,将那只纸箱子搬到茶几上,然后对梁国栋说道:“梁四哥,你看看,这里面都是刚刚进回来的粗坯料,品质绝对有保证的,而且,梁四哥还可以再选择一下色泽。”

    许东这么说,是因为这一批翡翠坯料,种地不一,色泽也不尽相同,既然梁国栋需要,而且一下子要五件翡翠材质的,这桩生意也算是不小。

    既然是大客户,许东当然要尽量的满足客户的要求。

    这些翡翠不是造假做出来的,这一点,梁国栋心里有底,在这一点上梁国栋确定了,但还有个关键的问题——价格!

    许东这些翡翠品质不一,价格自然也就有高有低,而且,这方面的价钱,动辄便是十几万上百万的进出,所以,梁国栋在价钱方面,需要很好的考虑一下。

    许东笑了笑,自己这一批翡翠,也差不多就是纯赚回来的,只要赚回来的这些翡翠,随着行情,甚至比行情稍微低那么一点点,那也就无所谓了。

    梁国栋眼里露出一抹喜色,当下捡起一块将近有一公斤重的水清地、纯阳绿色的翡翠,拿在手上看了起来。

    这箱子里,不乏比这块翡翠质地更好,价值更高的翡翠,尤其是那一块露出几处妖异的红光的红翠,更是让梁国栋触目心惊,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不过,理智告诉梁国栋,他能选择的,也就只有这块清水地一个档次的材质,其它的那些,不要说那块红翠,就算只是那几块冰种,那价值都太高,梁国栋没办法染指。

    这一点,梁国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按照现在的行情,就这一块翡翠,价值已经能够超过两千万了,而且,这还是就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要是拿去加工成成品,其价值至少也会增加一倍。

    所以,梁国栋探了探许东的口气:“就这种质地的翡翠,我要一副镯子,一副耳环,三只戒指,大约会在什么价位?”

    谈到价钱,这一点许东根本就不搭话,没法子搭话,对于翡翠价格,许东也仅仅只半罐子水,何况,这中间需要进行的操作,许东也并不熟悉,所以,谈价钱这个任务,许东就交给李四眼来做。

    李四眼也不推辞,飞快地计算了一下这块粗坯翡翠价值,以及所需要设计费、加工费等等费用,当下就报了一个两千五百万的成品价。

    事实上,梁国栋需要的成品物件,全部由这一块翡翠粗坯做出来的话,按照正常价格,也的确在两千二到两千六百万之间,

    李四眼说这价钱,也不算胡说八道——行情就摆在那里,把价钱叫高了没用,叫低了,显然是亏自己、所以,李四眼的报价,的确是公道的价格。

    梁国栋笑了笑,这果然公道,当下便有心见这一桩生意做了,不过,许东笑了笑,又说道:“梁四哥,现在正是我们新铺子开张酬宾活动期间,在这个价格上,我们还有优惠……”

    梁国栋一喜,赶紧问道:“怎么个优惠法?”

    本来,李四眼报的这个价格,这一批首饰如果只是私人买去收藏使用,那就不说了,但如果是用来交易贩卖,就算两千五百万的成本,稍加操作的话,也还有几十万将近上百万的利润空间。

    这倒不是李四眼疏忽或者估计错误,毕竟现在手上没有现货供应,上千万的生意,如果一毛不拔,连一点儿甜头都不给人家,这样的生意,恐怕也做不下来。

    所以,李四眼就预留了将近一百万的利润空间,招徕梁国栋。

    而梁国栋看重的,也恰恰就是这一点,货真价实的材质,特意专门定制的款式,货到付款的付款方式,将近一百万的利润空间,无一不让梁国栋心动不已,

    但是听许东说还有优惠,梁国栋更是大喜过望,不管怎么样,能买到自己中意的东西,还能得到额外的优惠,这无疑是个值得接受的惊喜。

    不过,李四眼就有点儿高兴不起来了,这店面要租金,自己要工资,许东也还要有利润,这生意才能做下去啊!

    利润空间李四眼都已经让出来一百万了,许东却还要优惠,自己这边的利润,岂不是微薄得可怜了。

    做珠宝古玩这一行,讲究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话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但事实上也就是,如果大笔投资进去,得到的利润微薄,那就不如不做了,毕竟,这是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成本搁进去的生意,比不得卖白菜一样的批发。

    是以,许东还要优惠,李四眼认为就是不必了,再优惠,基本上就没什么利润可图。

    许东却想了想,说道:“如果梁四哥跟我们成交,到时候我们还能以返现的方式,在现价上按比例退还现金,这个比例,大约在百分之零点五到百分之一之间。”

    梁国栋摆了一下胸脯,好容易喘过一口气来,这又是十几二十万利润空间,这生意做得,当然人爽快莫名!

    试想,现在的人做生意,哪个不是针尖上削铁的主儿,一桩生意下来,不要说上百万的利润,恐怕仅仅只有几十万,也会被人争抢得头破血流,甚至你死我活,然而,在许东这里,却根本感觉不到这种看不见的硝烟。

    在这里,做生意,都让人感觉得清朗、爽快。

    所以,梁国栋当即表态,这种生意,定下来,而且,梁国栋还表示,最好是以合同的形式,把这种生意的细节记录下来,免得以后出现反悔变动。

    当然,在资金上,梁国栋可以预先提供二十万现款,作为定金。

    在时间期限上,梁国栋也说了,因为是定制,可以在十到十五天之内再交货。

    店里的交易合同是现成的,李四眼随手就按照规矩给梁国栋签上了预购合同,而梁国栋也签上了他的名字,然后是交割定金之类的事情。

    到这时候,这桩生意,基本上就已经谈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须得要许东去找可以设计、加工翡翠的地方,等做成成品,然后交给梁国栋,这桩生意就算是完成。

    不过,在梁国栋走了之后,李四眼拿着梁国栋选中的那块翡翠,还是忍不住问了许东一句:“这块翡翠,如果是在翡翠现货交易市场,恐怕一两千万也不一定能拿得下来,小许,你用什么价请回来的?”

    一两千万都请不回来的东西,许东拿回来,这成本绝对不会低,但现在就这块翡翠来说,除去梁国栋所要的那些成品,还能剩下来的余料,做成成品的话,价值也多半不会超过一千万,而且,这是毛收入,剔除各种费用的话,能剩下五百万的利润,这就已经是李四眼最大的希翼。

    不曾想,这一批翡翠粗坯,对许东来说,成本几乎可以说是零!

    所花去的,基本上就只有来回的车旅费用,成本,早让许东从原石交易市场的那个老板的小姨子身上尽数赚了回来。

    何况,到现在许东都还能清楚地记得,被梁国栋看中的这块翡翠,在原石交易市场里,毛料标价才三十多万,也就是说,就算把这三十多万的成本算进去,凭着梁国栋这一桩生意,这三十多万的成本,在不久的一段时间之内,都能翻上好几个跟斗。

    也就是说,现在,这一批价值超过九位数好几倍的翡翠粗坯,无论卖多少钱,许东都是纯赚!

    不过,这一点,许东倒是不想跟李四眼说,免得李四眼大惊小怪,又要心跳不已。

    所以,许东只是淡淡的答道:“李叔,这些东西,虽然还需要一些操作费用,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们的利润,已经足够丰厚了,所以,李叔不必要担心成本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