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一章 撂挑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四眼用异样的神色,看着许东,过了好久,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许东接着说道:“李叔,你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头,对中间的底细,应该是很清楚,对吧?”

    李四眼吃不准许东的意思,当下问道:“小许,你指的是哪个方面?”

    “就是加工这方面的事情,这让我很是有些头痛,要不,李叔你就全权把这件事负责到底,怎么样?”许东找了个方向,立刻又要把找路子的这些事情撂给李四眼。

    因为李四眼有这方面的经验。

    李四眼沉迷了片刻,终于明白过来,许东这是要撂挑子,不过,这个挑子许东撂得好,这一段时间里,店里基本上没什么生意,李四眼闲着,心里也很是着急。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人家许东不但不嫌弃李四眼是打过眼的掌眼师傅,还用那么高的薪酬来聘用自己,生意上做不出什么业绩,总的来说,李四眼都很不过意。

    现在许东把这挑子撂给李四眼,虽然是让李四眼麻烦了一些,但李四眼心里也舒坦不少,这 让李四眼觉得自己总算还是有可用之处,不是白白的拿许东的薪酬。

    喝了一口茶,许东又说道:“李叔,我觉得像梁国栋这类的客户,正是我们需要面向的中高档客户,能做好他们的一桩生意,就还会引来其他同等档次的客户,在这个上面,我们把利润稍微压得低微一些,应该不是坏事。”

    李四眼想了想,说道:“按说,的确是这样,不过,我要考虑的,最大的问题是货源与成本,别人家赚钱,大多就是在一个档次的客户身上,再低端的,利润空间不大,再高一些档次的,我们有没有那样货源,所以……”

    不管怎么说,李四眼就总觉得,要把生意做好,赚取更多的利润,就只能在梁国栋这样的顾客身上,如果这个档次的生意,赚取到的利润微薄,其他的方面,基本上就没什么利润可图了。

    许东笑了笑,现在说这些,也只是许东自己的看法,也只是基于这个档次的货物,对自己来说,成本不大而已,按照李四眼的思维,看法当然不会一样。

    所以,跟李四眼的看法有出入,许东也不以为意,各自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解决问题的的方式不同,也无可厚非。

    而且,这总比唯唯诺诺,自己怎么说他就怎么去做的好,自己在这一行,毕竟才刚刚入门,难免在决策上会有失误,如果是对自己千依百顺,唯唯诺诺的人,许东反倒有些不放心了。

    笑过之后,许东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李叔,还有件事,我想要跟您商量一下,就是货源这方面的事情……”

    “这一次,我找到一处比较稳妥的货源,估计在不久之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翡翠会送过来,这也是让我头痛的事情之一……”

    许东这一次出去,原本是说只进上一批珠宝回来充实一下空荡荡的货架,珠宝没带回来什么,翡翠倒是让许东带回来不少,这本来就让李四眼很是意外了,没想到这之后,还会有翡翠源源不绝的送过来,这让李四眼更是瞪大了眼睛。

    许东这一趟出去,究竟干了些什么啊!

    见李四眼吃惊不已,许东笑了笑,解释说道:“这一次我们出去,碰巧遇到秦羽、秦叔,又碰巧找到一处翡翠矿脉,我们两人就决定合伙买下了那处矿脉,呵呵,翡翠类的货源,我们就不缺了,但是光是翡翠毛料或者粗坯,我们拿在手上,同样不能迅速快捷的变成花花绿绿的钞票,所以,这件事,我真的很头痛。”

    李四眼惊怔了半晌,这才缓缓地说道:“其实,翡翠的设计加工费用,在总造价上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这个,小许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如果只做毛料、或者粗坯生意,固然轻松不少,但是能够赚取的利润,也相当微薄……”

    “如果……如果……能够建立起自己的原材料加工基地,形成供、产、销一条龙的产业链,这无疑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可是……”

    说到这里,李四眼停下了话头,原材料的供应这块,许东说了,他跟秦羽两人合伙买下了一处矿脉,这货源当然不用愁了,但是生产方面,就出现了一个极大的难题,这一块里面,所需要的技术、设备、人员、场地、资金……等等一切,对许东跟李四眼来说,都还只是一个“零”!

    一切都需要从“零”做起,这是何等艰难的事情。

    许东嘿嘿的笑了一阵,又才说道:“所以,这件事情,实在让我头痛不已,要不,李叔你在负责梁四哥的这件事情期间,顺带把我刚刚说的这件事情也处理一下,怎么样?”

    许东又撂了一个挑子给李四眼!

    不过,李四眼不但不觉得烦,反而满心欢喜,许东不断地给自己撂挑子加压力,这说明什么,说明许东真的看重自己,依仗自己,除此之外,摊子铺得越大,利润收入就会大了不少,利润收入打了,自己能得到的分红,自然也就是水涨船高。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李四眼一直都挂念着,也很着急的事情,自己打眼上当,蒙受不白之冤,害得自己还偷偷摸摸做了还几年土爬子,所以,李四眼一直都想要找个机会向世人证明,自己是冤枉的,以前那个老板才是有眼无珠!

    现在,显然是许东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李四眼能把这些事情做好,根本就不用多说,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在这些利益的驱使下,李四眼自然是爽爽快快的把许东撂下的挑子,尽数捡了起来。

    要想拥有自己的产业链,对许东来说,资金还只在其次,首先是技术人才,翡翠加工,最主要的是设计师,不要小看这道工序,一个好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产品,不但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浪费原料,而且还能够让产品更容易规模化。

    被设计出来的产品,如果浪费过多的原材料,而且难于被直接运用车床加工,这就会直接大大增加运作成本,降低利润。

    所以,要建立自己的产业链,这关键的第一步,就是要找到一个最好的设计师。

    李四眼向许东推荐了一个李四眼比较熟悉的雕刻大师,既然是雕刻大师,对翡翠珠宝类的设计,自然是手到擒来。

    李四眼说,现在,在设计这方面上的问题,比较稳妥的做法就只有这样了,相对来说,这样做,无论是在费用支出上,还是设计周期上,都有着极为灵活、宽广的周旋余地。

    本来,李四眼还想要进一步的将自己的设想说给许东听听,可是,许东最烦的就是这些事,既然都交给了李四眼,要怎么做,要请谁找谁,那就全部由李四眼做主好了,到时候,一切处置妥当,在跟许东说上一声就好了。

    这两样事情处理妥当,许东这才想起,让李四眼打眼的那个球体,说起这事,许东也没办法仔细的跟李四眼解释,毕竟,自己在那一段时间里,也是迷迷糊糊的,说出来,恐怕李四眼都不会相信。

    谁会相信让李四眼打眼的那个球体,竟然就会是一架外星飞船的导航仪?

    所以,许东只是淡淡的解释了几句,说自己把那东西弄丢了,具体是什么材质,起什么作用,来历又如何,现在也再没人能说得清楚了。

    李四眼叹了一口气,那个让自己打眼的球体,最终还是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让李四眼不免在心里留下了一丝遗憾。

    感叹了一阵,李四眼将梁国栋看重的那一块翡翠留了下来,其余的那些翡翠,都放进仓库锁好,然后准备在店里关门之后,再去找那个雕刻大师。

    许东再坐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无聊——从梁国栋走了之后,就再也没一个人上门来做生意了,闲着,当然很是有些无聊。

    当下,许东跟李四眼说了一声出了老林苑,一个在古玩街上晃荡。

    跟梁国栋是做了一桩生意,利润也还算丰厚,但这只是一桩小生意而已,要想把生意做大,最主要的还是货源问题。

    即使刚刚跟李四眼交代了一下自己做一条产业链的事情,但那毕竟还很遥远,绝对解不了现在的燃眉之急。

    到底要怎样才能找到一处比较可靠的货源呢,许东一边在人潮之中慢慢穿行,一边暗自盘算着。

    才走多远,突然一个幽幽的声音叫了一声:“许东……”

    这一声叫喊,让许东有些恍惚,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四处张望,不曾想,一回头,许东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牟思怡!叫喊许东的人,正是牟思怡。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十几天没见到牟思怡,想不到牟思怡居然也形销骨立,憔悴不已,一身淡白色的连衣裙,现在穿在牟思怡身上,更加将牟思怡病态勾勒了出来。

    许东叹了一口气,正要问话,牟思怡迟疑着,又叫了一声:“许东……”

    声音涩涩的,像是大病未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