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二章 报复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段时间,许东一直都跟牟思晴在一起,突然之间见到原本跟牟思晴长得一摸一样的牟思怡,变成了这个样子,许东大吃了一惊。

    是什么原因让牟思晴也变得跟桑秋霞一样,形销骨立憔悴不已!

    许东还在转念着这些,牟思晴怔怔的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才艰涩的说道:“许东……我找你好几天了……”

    许东回过神来,问道:“找我……不会又是有事要我跟你帮忙吧,嘿嘿……如果是为了他的事情,那就对不起了,我现在很忙很忙,都巴不得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出来去忙呢。”

    牟思怡再次幽怨的了一眼许东,苍白得有些病态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血色,生音低沉的连许东都不怎么听得清楚:“许东……我真是有是要找你……要不然,你说个地方,我请你吃上一顿……”

    许东也是笑了笑,说道:“又跟我来这一招,嘿嘿,我答应过我妈,要回去陪他们吃晚饭的。”

    “你妈……”牟思怡怔了怔,不知不觉的往许东面前走了两步,然后问道:“你妈,你妈是谁?”

    许东很是有些气结。

    本来,许东跟胖子两个都认了桑妈妈做娘,桑妈妈就是许东的妈,这在许东跟看来,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情。

    恼了一会儿,许东按捺住心里的郁闷,说道:“说罢,到底有什么事,我可先说好啊,要是需要一天半天的,我可没那么多时间。”

    牟思怡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跟我来……”

    说着,牟思怡转身往停车场那边走去,本来许东也是打算在古玩街上逛上一会儿,然后就回去,见牟思怡要去的方向正是自己也要走的,当下许东不紧不慢的跟在牟思怡身后。

    人潮之中,看着牟思怡消瘦不已,弱不禁风的身子,许东在后面忍不住还是叹了一口气。

    走了一段,牟思怡回过头来,黯然说道:“许东,你忙,你就去忙吧,对不起,我……”

    这牟思怡也真是的,不是说有事吗,怎么才走了这几步路,就又变卦了。

    倒不是许东很想去听听牟思怡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事,但既然自己跟牟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又跟牟思晴**,不管牟思怡要跟自己说什么,即使是自己不能去帮,但也不能不听牟思怡说。

    顿了顿,许东皱着眉头说道:“你就不能爽快一点吗?我真的很忙啊!”

    在这一刻,牟思怡竟然眼圈一红,突然就落下一串眼泪出来,一咬牙,扭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不住的擦眼泪。

    看样子,很是伤心,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连以前对自己很有好感的许东,对自己都是爱理不理的了。

    许东见牟思怡神色不大好,不由得有点儿担心,看起来,牟思怡心情极是不好,许东很担心她会出什么意外。

    犹豫了好一会儿,许东只得跟在牟思怡身后,以防不测。

    出了古玩街,经过停车场的时候,许东瞥了一眼车子,居然发现牟思晴的车子也停在自己的车子旁边。

    许东很想过去看看牟思晴有没有在,但是一眨眼间,许东又明白过来,这一段时间,牟思晴不在家,开车的人应该就是牟思怡。

    一想到牟思怡这个样子还开车,许东还真是吓了一跳,就这精神状态,还开车,当真是要自寻短路啊!

    可是偏偏牟思怡径直就走到牟思晴的车子边上,打开车门,就要钻进车子。

    这事情,要许东不在,那也就没办法,既然碰上了,又在现场,想要不理都不行,至少,许东做不到。

    许东赶紧上前,绕到牟思怡身边,拉着牟思怡,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牟思怡抬起泪眼,看了看许东,怔怔的又低下头去,也不搭理许东。

    许东再问,牟思怡依旧不答,只默默地流泪。

    见问也问不出来,许东沉吟了一下,打开车门,几乎是将牟思怡塞进了后座。

    关好门,许东这才坐到驾驶位置上,微微沉吟了片刻,转头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危险,我先送你回家去,把钥匙给我吧。”

    不曾想,牟思怡一听说许东要把她送回家去,牟思怡一扭身子打开车门,一言不发就下了车。

    许东跟着钻出车子,恼道:“怎么你们这些女孩子,都一个德性,有事儿说事儿不成啊,你就非得要这样……上车……”

    牟思怡擦了一把眼泪,望向别处,对许东的责问根本不理。

    牟思怡什么也不说,只默默地流泪,这让许东很是有点儿恼火,就算你是公主,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人家也才知道你到底要什么,要怎么样啊,就一个劲儿的流泪,天知道你在想什么!

    问了几句,牟思怡也不答应,许东一激动之下,上前一步,拉起牟思怡的手,准备再次把牟思怡给塞进车去。

    只是牟思怡使劲甩开许东的手,然后又去抹眼泪。

    本来,许东要是动粗的话,凭弱不禁风的牟思怡,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但许东不敢动粗,真要动粗,只要稍微使点儿劲,那就可能是要伤筋动骨的。

    许东虽然不怎么喜欢牟思怡,但这只是不喜欢而已,绝对不是可以将牟思怡看成是对手或者敌人的。

    所以,许东数次想要抓着牟思怡,强行把牟思怡塞进车子,然后先送她回家,但数次都被牟思怡摔开。

    数次下来,不但没能将牟思怡塞进车子,拉拉扯扯的,反而招来几个面色不善的人的关注。

    一个穿着球衣背心,比许东还高了一个脑袋的小伙子,钻出车子,直接走到许东面前,冲着许东喝道:“喂喂喂,怎么回事……”

    另外有几个小青年也围了过来,一看这架势,这几个家伙大多是扮演一回英雄救美的插曲了。

    牟思怡不说话,不回家,不让许东帮她,这本来就让许东很是有点而郁闷,见这几个小青年又来多事,心下更是郁闷不已。

    见穿球衣背心的年轻人问话,当下没好气的答道:“什么怎么回事,她是我朋友,现在心情不好,我想送她回家,这可没碍着几位的事吧。”

    穿球衣背心的年轻人很是疑惑的看向牟思怡,如果牟思怡说“是”,或者默认,他也就不好再过问了。

    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许东那么一个小小的个头儿,不可能做出“强抢民女”的事来,再说,看许东的样子,也并不像是流氓二痞之类的人。

    再说,人家两个是朋友,而且很明显的也看得出来,牟思怡的确是心情不好,作为一个男孩子,跟她拉拉扯扯,是要把她送回家,这也无可厚非。

    本来,许东这样一说,那穿球衣的年轻人都打算不再过问这件事的,不曾想一直都不肯开口的牟思怡这个时候竟然大叫了一声:“救命啊,抓流氓……救命啊,抓流氓……”

    也不知道牟思怡这家伙是怎么想的,不开口则已,这一开口,当真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而且,不少的人都特别的对这边“关注”了起来。

    许东莫名其妙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问道:“谁啊,流氓在哪……”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穿球衣的那个年轻人一拳头就挥了过来,原来,这女孩子还真是被流氓欺侮啊!

    对不入流的流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一瞬间,那年轻人的拳头就打在了许东的脸上,差点把许东打蒙了过去。

    “你干什么……”许东摸了摸火辣辣的脸,怒问道。

    那穿球衣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理睬许东这个“小流氓”的责问,收回拳头,又一脚踢了出来,手法迅捷有力,招数狠辣,看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是练过几年的。

    旁边的另外几个人也是,挥拳踢腿,对许东围攻起来。

    除开“英雄救美”,“流氓”,在稍有正义感的这些人眼里,确实是过街老鼠,人见人打。

    牟思怡本来就让许东郁闷不已,现在脸上又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而且一群人还围着自己,踢的踢,打的打,搞得许东一股火气直往外冒。

    当下,许东一伸手,就抓住了一条朝自己下身踢过来的腿,想都没想,只轻轻往上一抬,这条腿的主人,竟然莫名奇妙的飞了起来,断线的鸢鹞一般,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然后“呯”的一声,跌落在地上。

    这家伙也还算不太倒霉,一落地,一双脚被开了一个“一”字,虽然没怎么伤到,但是一只脚的韧带在陡然之间,差点就被绷断,痛得这家伙,一下子倒在地上,抱着脚狂叫了起来。

    许东无暇去管这个家伙,一转身,将身子往前一送,让另一个挥舞着拳头的人,直接打在自己的胸口上。

    在打中许东的胸口那刹那,这家伙似乎听到“咔哧”一声微响,似乎自己这一拳,把许东的胸骨都打裂了,所以才会有这一声骨裂的声音。

    这家伙怔了怔,才一眨眼之间,顿时捧着这只拳头蹲了下去,嘴里也跟先前那个人一样,惨呼了起来。

    一眨眼之间,一个被打得飞了出去,一个看样子最少也是骨头脱了舀,其他的人均是怔了怔,唯有那个穿球衣的年轻人,一咬牙,再次扑了上来。

    看样子,许东也是个会几手的“流氓”,不用上几招看家本事,肯定是降服不住许东这个“流氓”的。

    穿球衣的年轻人,动作极为迅速灵活,相比之下,许东就笨拙多了,不过,许东虽然个子小,但就像一辆重型坦克,在人群里左冲右突,横冲直撞,别人打他一拳,踢他一脚,许东不但不在意,反而是揪住一个人就直接扔了出去。

    不多一片刻,围着许东的人,便被许东抓住,然后抛开。

    只是许东在抛开这些人之前,并没像以前那一次打群架那样,还给人肚子上送上一拳。

    就这些家伙,要是许东咬牙按照惯例,在抛出去之前,按照惯例在他们肚子上送上一拳,这些人多半要回家躺上十天半个月的。

    现在虽然也是同样在打群架,但是对象不一样了,许东自然不能往死里揍这些人。

    不过,对那个穿球衣的年轻人,许东就有点恼火了,这家伙不但身手灵活,而且还死心塌地的要放倒自己。

    虽然是出自于一番好心,但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真的让人很是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