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三章 连朋友都不是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如同一辆重型坦克,杀伤力极强,跟许东正面交锋,绝对是跟重型坦克去拼杀伤力,拼抗打击能力一般,轻易无人敢撄其锋芒,但差就差在灵活性上面,往往稍微变换一下姿势,就能够直接把人放倒的,却被人轻而易举的躲了开去。

    不过话说回来,许东没练过功夫,在身法步伐上,就免不了跟练过功夫的人有很大的差距,再说,现在这事可比不得以前那次打群架,现在这次打群架,一来是在闹市街头,再说,这些人本意是好的,都是为了维护牟思怡,之所以动手,仅仅只是误会自己是个“流氓”而已。

    还有就是,许东也不敢咬牙跟他们真打,要知道许东手上的那双手套,要是不加控制的把威力发挥出来,这些人还不手断骨折。

    仅仅因为一个误会,又是因为牟思怡而起,也没必要把人家打残,各方面的因素叠加在一起,让许东自然手下留了不少的情。

    恰恰也正因为这样,穿球衣背心的年轻人,是练家子,自然是看得出来许东的优势与弱点,心中诧异之下,一发狠,不敢与许东硬碰硬,却与许东展开了游斗。

    到这时,一般的想要“英雄救美”的人,倒再也不敢上前帮助穿背心的年轻人了,义愤填膺,痛打落水狗,这是大多数人的做法。

    但要是落了水,却又爬上岸来的一头狮子,谁还敢去招惹。

    所以,这个时候,无论是围观的人也好,还是先前被许东抓住扔出去的人也好,都只是远远的站着,屏住声息,注视着场子上就剩下那个练过功夫、穿着背心的年轻人,跟许东两个你来我往的游斗起来。

    一开始,许东因为灵活性的欠缺,脸上被那年轻人揍了两下,嘴角和颧骨上,都显出一块乌青,但许东很快明白过来自己的弱点,在挨了一拳之后,便立即调整了防御方式,一边招架一边慢慢退到一辆宝马i8边上,将后背靠在车上。

    如此一来,那穿背心的年轻人的灵活性大大地受到了限制。

    无论如何,人家的车子,这年轻人是不敢跑到上面去的,一不小心,把人家的玻璃弄破了、漆皮弄掉了什么的,那就不仅仅只是“仗义出手”收拾“流氓”这方面的问题了,所以,穿背心的年轻人的游斗战术,顿时失去了威力,而且,这年轻人反而缚手缚脚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人家的车子。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反而大展手脚,左推右拒,潇洒自如。

    而那穿背心的年轻人,却就像是一只贪吃的猫,偏偏却遇上了浑身长满毒刺鱼一样,左蹦右跳,却根本就无处下口。

    再过片刻,许东反而抱起了一只手,穿背心的那年轻人从哪边逼过来,许东就把一只手伸向哪一个方向。

    穿背心的那年轻人知道许东手上的厉害,不敢以硬碰硬,往往只要许东把手往他一指,那穿背心的年轻人,变极为快速的转身闪开。

    可是,许东靠着宝马车上,又不动身子,一只手要指向什么地方,比年轻人连蹦带跳的要灵活得多。

    许东不停地挥手,年轻人就只能不停地山镇腾挪,一时之间,这年轻人竟然像一个极为灵活的木偶,被许东指挥着,或左或右不停的蹦蹦跳跳起来。

    不多时,原本很是痛恨许东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的人群,顿时失声笑了起来——被许东指挥着,不住躲闪,却又没办法靠近许东的年轻人,这样子,太过滑稽了!简直就像一出配合默契,幽默可笑的猴戏。

    那年轻人蹦跳躲闪了一阵,突然之间也意识到这一点,当下后退了两步,远远的离开了许东那只手的威力范围。

    离许东远远的,这年轻人这才站住了身子,指着许东,怒道:“说,你到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欺负一个女孩子?”

    许东居然笑了笑,答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欺负她!不都跟你说过了,她心情不好,我怕她出事,想把他送回他家里去,你却二话不说,直接就动上了手,对了,你这家伙,还要不要打?”

    这年轻人看起来灵活迅捷,打起架来,一招一式也有模有样,但在许东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只不过是刚刚从体校或者武术学校出来的一个“二愣子”。

    刚从那些地方出来的人,仗着自己会几手“功夫”,就满腔热血,一股正意,动不动就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其实,是没遇上真正的高手,许东看到过的,诸如牟思晴、乔雁雪、秦羽之类的高手,遇到这样的事情,反而绝对不会毫无理由的随便出手。

    凭着年轻气盛,就喜欢动手动脚的,其实也就是这样的:“二愣子”。

    “我呸,你胡说八道……”年轻人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位小妹妹,都叫你‘流氓了’,你还狡辩。”

    许东好整以暇的答道:“是吗,可她也没直接说我就是流氓啊,你们人多就说我是流氓,是不是我这边人多一些,也可以说你们就是流氓啊?”

    “狡辩,狡辩,强词夺理!”当时就有好几个人叫了起来。

    “明明是你跟他拉拉扯扯,那女孩子才叫救命,抓流氓的,这跟人多人少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跟她又不熟,又没跟她说话什么的,凭什么这么说?”

    “……”好些个人都直接站到了那个年轻人一边,毕竟,现在许东一个人直接放到五六个人,成了强者,所有的人当然要站出来帮助弱者。

    不过,也有少数人感觉到了许东说的是实话,人家拉拉扯扯,实属正常,当下也就只是默默的看着牟思怡跟许东两个人。

    许东懒得跟他们乱吵,问道:“你们也说跟她不熟,但你问问他自己,我跟她是什么关系……”

    说着,许东走到牟思怡面前,轻轻握住牟思怡的手,大声说道:“说出来,我们什么关系?”

    被许东握住了自己的手,牟思怡一阵挣扎,但哪里挣脱得开。

    当下便有人直接问牟思怡:“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要说这个关系,牟思怡还真是不好开口了,以前是同学,许东暗地里很喜欢自己,后来,许东退学了,对自己也就冷淡了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却又好像连朋友都还有一段距离了,可是,偏偏自己的爷爷,却又……

    这关系吧,还真是挺难说的清楚的,在众人的逼视下,牟思怡呆了半晌,才抬起一双泪眼,看着许东,呐呐的说道:“是熟人……只是熟人……”

    实际上的关系,牟思怡绝对不好说出口,想要挣扎,却又挣脱不开,再说,在众人跟许东的注视下,牟思晴支支吾吾的,最后也就只想到“熟人”来搪塞大家。

    “啊……”好些人顿时失了声,他们两个人既然是熟人,看起来许东好像又不像是穷凶极恶之辈,而且,谁都看得出来,牟思怡的确是心情不佳,有些拉拉扯扯,那就是正常的了,许多的人顿时摇着脑袋,叹息了一声,不再看下去了。

    打又打不过许东,人家又是熟人,把话说开了,其实也就是因为穿背心的年轻人一时冲动,造成了一场误会。

    既然是一场误会,打又不会再打起来了,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围观的人一个接一个,顿时渐渐的散去了。

    唯独那个穿背心的年轻人,架没打赢,理由又输了,反而成了惹是生非的人,这让那年轻人很是尴尬,过了好一会儿,才悻悻的丢了一句:“打情骂俏都闹到这大街上来了,真是丢人现眼……”

    说着,这年轻人头也不回,钻进他自己的车子,发动车子,一溜烟走了。

    许东握着牟思怡的手,也由不得牟思怡不断的挣扎,直接从牟思怡的手提包里翻出来车子钥匙,然后打开车门,然后黑着脸,毫不客气的把牟思怡“扔”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牟思怡被许东的粗鲁,吓了一跳,呆在后座上,默然不语。

    许东坐到驾驶位上,锁好了门,想了想,这才发动车子,然后把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本来,许东打算把牟思怡先送回家,可是,思来想去,这会儿,牟思晴也在家里,牟思怡本来就很是害怕他这个姐姐,再说,很明显的,牟思怡就是不想呆在家里,这才出来的。

    这会儿,要直接把牟思怡送回去,除了许东不想让牟思晴再误会一次,再说,牟思怡事离家出走的,这会儿,肯定最不想的,也就是直接回家。

    所以,许东选择了暂时把牟思怡带回到滨河路的别墅,然后再想办法通知牟思晴。

    牟思怡半躺半坐在后座上,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许东把车子开到别墅里的车库。

    许东停好车,钻出车子,打开车门,见牟思怡还是那样子,既不理睬许东,也懒得动上一动,那样子,简直就是一幅我心已死,你爱咋办咋办的态度。

    许东黑着脸,弯腰伸手,去拉牟思怡,不曾想,牟思怡在突然之间抓住许东的手,一口咬在许东手背上。

    这一口咬得挺狠,才一眨眼,一股鲜红的血液,便顺着牟思怡的嘴角流了出来。

    只是,这血,却不是许东的,许东手上一直都戴着那双看起来跟皮肤一样的手套,牟思怡咬在许东手上,许东基本上没什么感觉,反而是牟思怡,因为用力过猛,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所以,嘴唇上的血,顺着牟思怡的嘴角,留了下来。

    见许东被自己咬了一口,半点反应也没有,连眉头都没皱上一皱,牟思怡反而被自己嘴唇上的疼痛刺激了得一下子失了神。

    过了好一会儿,牟思怡才放开许东的手,然后一双手捂着脸,嘤嘤的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