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五章 她是……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待许东再看了好一会儿新闻之后,牟思怡依旧还没动静。

    许**然想到一个问题——就算是牟思怡在洗澡间里化妆,这也已经过去就去了将近两个小时,牟思怡化妆再慢,也应该结束了吧。

    一想到这个,许东心里一阵冰凉,立刻就站了起来,急匆匆的朝洗澡间冲过去。

    到了门外,许东凝神细听了一下,里面还有哗哗的水响,想来,这应该是热水蓬头,流出来的水。

    许东等了片刻,这水声却没什么变化,也就是说,水喉开关还是开着的,可是牟思怡并没在洗澡!

    这让许东很是有些吃惊,都一两个小时了,这水喉一直都开着,牟思怡呢,牟思怡又没洗澡,她在干什么?

    许东略一犹豫,隔着门叫了一声牟思怡,然后又聚精会神的细听里面的声响。

    但是,哗哗的流水声中,许东只听到一丝微弱的声音,很弱,几乎就像是断断续续的呼吸。

    许东一个激灵,脑门子上都冒出了冷汗——出大事了,牟思怡在自己家里的洗澡间里自杀!

    激动之下,许东猛力的推了一下门,门锁都被许东一下推得飞了出去。

    门被推开了,许东果然看到惊人的一幕。

    牟思怡半躺在地上,额角上一缕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但很快就被哗哗下来水冲洗干净,最让许东不敢直视的是,牟思怡似乎是刚刚才准备洗澡,所以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许东看着光溜溜的牟思怡,在一瞬之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过了好久,许东才清醒过来,暗自骂了一声自己,都什么时候了,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自己还想着那些龌龊的事情。

    救人要紧!

    许东顾不得许多,走到牟思怡身边蹲了下去,努力把自己的目光从牟思怡身上不该看的那些地方转移到牟思怡的脸上,然后伸出手指,搭在牟思怡的脖子大动脉上探了探。

    让许东吃惊的是,牟思怡的脉搏好像挺正常的,虽然不是很强劲,但很是平缓,丝毫也没有心脏衰竭的征兆。

    许东再试了试牟思怡的鼻息,牟思怡的鼻息同样也有,而且同样很舒缓,看不出来有半点儿异样。

    这就怪了,许东暗暗地叫了一声,觉得这是自己在什么地方弄错了,什么都是好好的,牟思怡又怎么会昏过去,而且额头上还有伤口?

    只是许东目光游移之际,一下子看到墙壁上的一处划痕,顺着划痕,到了角落里,角落的地上却有一个铁块。

    一看到这个铁块,许东再次暗叫了一声:“糟糕……”

    一看到这些东西,许东顿时明白过来,牟思怡本来应该是好好的在里面的,但是自己心急,不知不觉间,是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猛力一推那门,竟然把门锁给推飞了出来,撞击到了牟思怡的额头上。

    幸好,这被许东破坏了的门锁,在墙上划过,消去了不少的力道,要是直接撞击到牟思怡身上,都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牟思怡受伤的原因是找到了,但是让许东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又是什么原因让牟思怡呆在洗澡间里这么久的时间,害得自己都心急不已。

    不过,这个时候,许东倒是顾不上再去探究这些了,一弯腰,把光着身子的牟思怡抱了起来。

    都到了这个地步,当然是要用最快的速度送医院了。

    所以,许东几乎都没多想,抱着牟思怡,几步之间,便到了客厅里面,正顾盼着,想要找什么东西,将光溜溜的牟思怡裹起来,然后才好送医院。

    不曾想,原本昏了过去的牟思怡,被哗哗流下、又溅了起来的洗澡水一浇,又过了这一会儿,嘴里“唔”了一声,又醒了过来。

    待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许东正抱着自己,而自己,就不用说了,全身光着呢!

    一时之间,牟思怡又羞又急又怒,一抬手,“啪”的一声,在许东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

    许东被打得有些发懵,赶紧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只是这一摸,牟思怡便“噗通”一声,摔落在地上,差点儿就又被摔晕过去。

    牟思怡被摔在地上,见许东一边摸着被自己抽了一记耳光的脸,一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羞愤之下,赶紧收起双腿,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拼命地用手和脚,遮住自己身上的那些要害部位,随即大哭了起来。

    许东回过神来,一边闭上眼睛,一边想要解释什么,但现在这个时候,解释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然而,让许东更加恐慌的是,正在这时候,客厅的门被推开,一个脑袋伸了进来。

    来的人,却恰恰正是这个时候最不该来、最不能来的——牟思晴!

    牟思晴进了客厅,第一眼看到的,是蜷缩在地上,把脑袋埋在两腿之间,不住嚎哭牟思怡,然后才是已经变得傻傻呆呆的许东。

    虽然牟思晴一下子没能认出全是凝脂一般,白生生光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的牟思怡,但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女孩子。

    ——许东跟一个光着身子的女孩子在客厅里,而且整个别墅里,桑家三口、胖子、孙嫂这些人,牟思晴过来的时候碰到过,还说过话。

    也就是说,千真万确的可以肯定,许东,的的确确只是跟这个光着身子的女孩子两个人在屋里。

    一刹那间,牟思晴僵住了,只觉得脑子乱纷纷的,各种各样的念头纷沓而至。

    真没看出来,许东是这样的人!

    以前,自己就有种感觉,许东对自己隐瞒的很多的东西,今天这事,要不是自己亲自撞到,许东又绝对不会说。

    “许东……”五味杂呈之下,牟思晴忍不住眼里的泪,动了动嘴唇,却又仅仅只是叫了一声“许东”!后面还什么话的,牟思晴就在也说不出来了。

    牟思怡卷缩在地上,一听到牟思晴叫喊的那一声,顿时也是吓得有些傻了,既不敢动,也不敢哭,就那样呆呆的蜷缩在地上,就像一尊大理石雕塑出来的美丽的雕像。

    看到牟思晴进来,又听到牟思晴的叫喊,许东整个人也是如同被石化了一般,整个人站在那里,既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

    客厅里,在牟思晴叫了那一声之后,顿时陷入一片寂静,毫无生气,死一般的寂静,三个人,就像三尊石像一般,不动,不说话,连呼吸都变得很是微弱。

    过了许久,牟思晴才回过神来,两行清泪挂在脸上,动了动嘴唇,声音艰涩的说道:“许东,让她穿好衣服,赶紧走吧,别在他们面前丢人了。”

    “他们”,牟思晴指的,当然是桑家三口、胖子、佣人孙嫂等人,许东在自己面前丢了人,那也就不说了,这笔账可以在后面慢慢的算,但是牟思晴不想许东把这样丢人的事情,在其他人面前也暴露出来。

    “思晴……你……能听我……解释吗……”许东吞了一口口水,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牟思晴不理许东,几步走到沙发边上,随手扯了一幅沙发罩布,扔到蜷缩在地上的牟思怡身上,喝道:“滚……”

    许东艰涩的叫了一声:“思晴,不要啊……”

    “好……”牟思晴一脸泪痕,眼里冒着熊熊火光,盯着许东,怒道:“你不要她走是吧,好,很好,我走……”

    说着,牟思晴转过身子,朝门口走去,但仅仅只是走了两步,牟思晴又回过头来,朝着楼梯上走去,这栋别墅里,牟思晴还放着一些东西,要走,牟思晴的东西,当然的一起带走,这样,走得干净。

    可是,牟思晴才往楼上走了两级阶梯,却又回过身来,牟思晴想要看看,这个如此龌蹉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看着不住打转的牟思晴,许东知道,牟思晴这是心乱了,心乱了,做什么事情都没了头绪。

    许东暗自告诫了自己一声,这个时候千万心乱不得,一个不好,什么都全完了。

    当下,许东深深地吸了一口,大踏步上前,拦住牟思晴,用很是柔和的声音说道:“思晴,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听我解释,你所看到的,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牟思晴摇了摇头,淡淡的答道:“要我相信你,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也没必要跟我解释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说到想象,哼哼,我还能想象些什么?”

    牟思晴表情平淡,语气也是平淡无奇,但绝对看得出来,眼下的情景,已经伤到了牟思晴的心,而且,已经让牟思晴绝望了。

    真想不到,许东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又要花言巧语的让自己相信,这就是一个误会。

    许东点了点头,死死地盯着牟思晴的眼睛,说道:“这的确是个误会,但我是可以说得清楚的,你最好听我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要不然,你、我、她,我们三个人都会为现在的这一刻,后悔一辈子。”

    牟思晴“呵呵”的冷笑了几声,淡淡的说道:“好啊,那我就后悔一辈子,但你说的那些花言巧语,休想在骗到我。”

    见牟思晴一味跟自己死磕,许东努力让自己平静着,保持着很是平和的语调,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不单单只是关系我的声誉,还关系到你们整个牟家的声誉,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你最好冷静下来,好好的考虑一下,别把什么事情都让我们给搞砸了。”

    “呵呵……”牟思晴冷冷的笑了笑,说道:“我牟思晴行得端做得正,从来没做过半点儿有辱我牟家声誉的事情,搞砸不搞砸,用不着你来提醒我,还有一点,看在我们以前是朋友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生活上的事情,你最好检点一些,很多人就因为这个,断送了未来!”

    “老大,你教训得是……”许东叹了一口气。

    到了现在这个境地,牟思晴绝不再信任自己,一味的死磕,偏偏这事情,许东绝对不愿意当着牟思晴的面,首先揭开牟思怡的身份。

    可是蜷缩在地上的牟思怡,这会儿将沙发罩布披在身上,遮住裸露的身子,却依旧不敢站起身来,面对牟思晴。

    想来,平日里,牟思晴这个当姐姐,对牟思怡这个妹妹很是苛严,让牟思怡一直都很是害怕,甚至是恐惧,连照面也不敢。

    本来,这个时候,牟思怡倘若站起身来,或者背对着牟思晴,就算是遮遮掩掩的躲到楼上去,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这件事或许也就这么过去了。

    偏偏牟思怡在恐惧之下,连站起来的勇气也没有了,就这样呆呆的,将一块沙发罩布合头合脑将自己裹住,蜷缩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