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八章 冷遇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进了铺子,不但是许东,就算是牟思怡也知道了,方德宜真的只是在敷衍牟思怡,甚至是在其骗牟思怡。

    方家伟就坐在柜台子后面,只是没有出来而已!

    不过,方家伟跟方德宜一样,见了许东都很是亲热,但是见到牟思怡,明显的就冷淡了许多。

    许东进到铺子,随便扫了一眼方家这个新开张的铺子,顿时觉得有些自行惭秽,同样是新开张的铺子,方家这铺子里的货架上,简直就是琳琅满目,珠宝古玩应有尽有,而自己那家铺子,简直就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虽然方家铺子的货架上,摆着的,大多仅仅只是高仿赝品,真正的好东西并没有几件,但人家进来一看,就有眼花缭乱,选择余地极大的感觉。

    连许东都自认为也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对喜好此道的顾客来说,除了能显现出卖家的实力,对顾客来说,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

    感慨之余,许东还没落座,牟思怡便迫不及待的扑到柜台子边上,对方家伟说道:“家伟,不是说你出去野炊了么,你怎么?”

    方家伟看了一眼方德宜,随即会意的摇了摇头,淡淡的答道:“哦,我刚回来……”

    又转头对许东说道:“学弟,听说你这次回来,带了不少的好玩意儿,能不能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对于方家伟,方德宜叔侄两个,许东并没多少好感,之所以屡次跟方家伟打交道,完全却是因为牟思怡。

    也正因为牟思怡现在也在,现在,许东不得不很是礼貌的笑了笑:“哪里,我那边也是刚刚租了间铺子,货架上空着呢,这趟出去,也就是随随便便的,带了一点儿小玩意儿回来,凑个数而已。”

    “呵呵……”方德宜一边倒茶,一边笑着说道:“凑个数!呵呵,说得好,不过,小许你见外了是吧,像四眼老兄弟拿的那玩意儿,就只能算是凑数的话,呵呵……”

    倒上了茶水,方德宜亲自为许东奉上了一杯,然后才转头对牟思怡说道:“牟小姐,这边来喝茶!”

    语气不冷不热的,仅仅只是跟一个熟人打招呼一般。

    原本牟家跟方家,也是世交,而且牟思怡的身份是摆在那里的,又跟方家伟打得火热,现在又是客人,无论如何,牟思怡应该不会受到这样的冷落的。

    可偏偏现在的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好像是刻意的在回避牟思怡。

    牟思怡“唔”了一声,又彬彬有礼的谢了方德宜,立刻又转头去看着方家伟,嘴里还说道:“家伟,今天出去野炊,都有哪些人啊?”

    方家伟淡淡的笑了笑,反问了一句:“对了,思怡,你怎么过来了,要过来,也告诉我一声,我好来接你啊,唉……不过现在这会儿,嘿嘿,我也正忙着……”

    顿了顿,方家伟又继续说道:“你看,我刚回来,就碰上了学弟,听说他有不少的好玩意儿,所以,想跟学弟套一套交情,长长见识,呵呵,思怡,你可不能打搅我们咯……”

    方家伟并不见得真的就出去过,但在牟思怡看来,方家伟是否出去过,那不重要,只要方家伟能给自己一个关于“野炊”的解释,牟思怡也就可以心满意足了,哪怕是方家伟随便说一句话敷衍自己,骗骗自己!

    偏偏方家伟根本就不正面回答牟思怡的问题,更不给牟思怡任何解释,哪怕是欺骗,方家伟都懒得去跟牟思怡说。

    牟思怡在方家伟心中的地位,这一瞬间,竟然显得那么无足轻重,甚至是低下!

    在虚伪的方德宜叔侄面前,许东并不想久呆,本来自己就只是送牟思怡过来的,现在人送到了,也见到了方家伟,这对许东来说,就已经是已经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只要稍微交代几句,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谁知道,方家叔侄两个对许东,一个比一个热情,一个比一个亲热。

    方德宜迫不及待的说道:“小许,你我是同行,说起来,我们也还是沾亲带故的,而且,关系还不疏浅,呵呵……这么说吧,我们家姑奶奶,就是嫁到许家的,这么算下来,你我之间,还是表叔侄呢……呵呵……”

    “哦……”许东哦了一声,没想到这家伙现在倒攀起关系起来了,可是,方德宜的姑奶奶,嫁给许家的,到底是哪一位,许东可一点儿也不知道,就算是知道,这跟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

    “哦”了一声之后,许东淡淡的说道:“呃,是这样啊,方叔,我呢只是顺路过来,碰巧跟思怡一块儿,方叔你到底有什么事?”

    方德宜呵呵的笑着,看了一眼方家伟,用攀亲戚拉关系这一招,好像对许东没什么用处,许东对这个不感冒,方德宜只得示意方家伟再想点招儿,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好说话一些。

    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本来就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当即笑着说道:“以前,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有这层关系,叫你一声‘学弟’,嘿嘿,那太生分了,这以后啊,我的叫你一声‘弟’,表弟!”

    许东“嗯”了一声,无论是“学弟”还是“表弟”,那都无所谓,看样子,方家叔侄两个这会儿一定是有求于自己,只是不知道这两家伙到底是有什么事。

    见许东再次问起到底是什么事,方德宜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上次你在我们这儿露了一手,呵呵……听说,那张藏宝图被打开了,想来,小许你是弄明白了里面的奥秘,所以,这一次出去,就带回来……嘿嘿……,凭着李四眼手上的那块翡翠,那可真是少见的宝贝啊,呵呵……”

    上次方德宜的铺子开张,在免费鉴宝场上,许东卖出了一张藏宝图,不曾想,几经周折,那张藏宝图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而且让李四眼给打开了。

    估计这件事情是被方家叔侄知道了,偏偏这一次出去“进货”,自己又带回来一批顶级翡翠,自己心急,拿了一块出来为梁国栋“定做”首饰,说起来这才不过半天时间,想不到又让方德宜知道了,这方德宜的消息也确实很是灵通,想来,现在方德宜攀亲戚拉关系,肯定就是冲着那张藏宝图来的吧。

    许东这么想着,还正在盘算着如何敷衍这叔侄两个,不曾想,方家伟直接就说道:“表弟,我们既是亲戚,我也就藏着掖着了,实话说吧,我们最近也接了一单生意,对方要的是货真价实的翡翠材料,只是我们货源渠道出了一点儿问题,手上没有了现货,听人说,表弟你这一次带回来不少的翡翠粗坯,能不找表弟你帮个忙,分我们几块粗坯救救急。”

    这么巴结自己,原来是为了这个,许东暗暗的吐了一口,原来是要找自己买翡翠!

    虽然是不大愿意跟着叔侄两个打交道,但是正正经经的谈生意,这确实许东不愿意拒绝的,自己的那一批翡翠,原本就是要用来做生意的,既然只是单纯的买进卖出,这买主是谁,许东当然不可能去特别计较。

    生意之道,什么样的顾客,都不拒之门外!不过,前提是真真正正的,正正经经的做生意。

    想了想,许东说道:“我确实是有一批货物,,而且,也还没出手,但也不是很多,如果方叔这边的确是需要救急,太多的没有,一块两块,只要价格上能够谈得合适,我自然也不敢见死不救,对吧!”

    见许东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真的是喜出望外。

    当下,方德宜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们这边,需要的是a级原材,大约在一公斤左右一块的,不知道小许手边有没有那样的。”

    许东这次带回来的翡翠粗坯,一公斤左右一块的,还真是不多,梁国栋选中的那一块,也仅仅只是比较小的几块之一,就那一块,都达到了三公斤左右,其余的,大部分都在三公斤以上的个头儿。

    所以,对方德宜的这个要求,许东还真是有些犯难,总不能在几公斤以上的那些翡翠上切割一块下来吧。

    见许东面上带了一些难色,方德宜笑了笑:“其实,如果那样大个头儿的实在没有,只要在成色上一致,小一点儿的,也可以。”

    “表弟,你也是做这一行的,也知道个中细节,嘿嘿,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最差,不能差过李四眼手里的那一块一样的质地,至于大小,没有一公斤,半公斤、七八两的,都可以!”方家伟笑意盈盈的说道:“反正我们有销路,表弟你手里又有货,这肥水,我们也不能流到外人田里去了,对吧!”

    许东这时有点儿明白过来,这方家叔侄之所以知道许东这次带回来不少的翡翠,想来应该是李四眼不慎走露了风声,甚至让方家叔侄见过了那块翡翠粗坯,这才招来方家叔侄的攀亲撵戚,想要从许东身上分一杯羹。

    默然之中,许东抬头看了一眼牟思怡。

    这时候,牟思怡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一双眼睛盯在方家伟身上出神。

    许东暗地里叹了一口气,这牟思怡也真是的,明明方家叔侄几乎当牟思怡就是空气,根本就无视牟思怡的存在,偏偏牟思怡的眼神里,却露出一种对方家伟无限的崇拜、依恋!

    真不知道牟思怡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许东再次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一次叹气,许东却是对方家伟的:“对不起了,方叔、学长,你们说的那样的,我手上还真没有。”

    “没有了?”方德宜脸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原本还在想着,李四眼手上那块翡翠,实在是太惹眼了,估计,那一块,应该也是许东带回来的最好的一块,但这“最好”的一块,已经被许东卖了出去,方德宜是沾不上手了,所以,就想试探一下,看看许东还有没有其他的次一点儿的。

    没想到,方家伟把规格要求都降低到了三四分之一,许东还是说没有!

    方家伟也是温文尔雅的笑了笑,问道:“表弟,你手上还有些什么样的?”

    许东笑了笑,淡淡的答道:“如果方叔你们要的是两公斤以上的,我回去找找看,或许能够找到一块两块,一公斤左右,以及一公斤以下的,我真的是没有。”

    “啊……”方家伟一下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怎么可能?

    “啊……”方德宜的脸上也是一呆,过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原来,许东说没有,那是因为自己的要求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