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章 直接去抢啊
一本读|WwんW.『yb→du→.co
    到了这会儿,许东总算是安下心来,有李四眼、桑秋霞他们在一起,自己还不至于“孤军奋战”,无论是牟思怡这方面也好,还是方德宜他们这方面也好,许东应付起来,把握都大多了。

    见李四眼直接说要洽谈翡翠交易的事情,还得必须由自己出面,许东当下笑了笑,也很是直接的问道:“方叔,东西,我这边有,但是我想要看看方叔需要什么价位的材料。”

    一分价钱一分货,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生意,问得清楚了,许东也好按照价钱拿货出来。

    方德宜呵呵的笑道:“小许,你这话可就问得外行了,做我们这一行的,从来都是看货说价,货摆在眼面前,能值得起一百万的,大家都知道那个行情,只能价值一百万的,你叫价一千万,我给你还十万,你情我愿,但这货没出来,你叫价一百万,我给你一千万,那也是空话一句,对吧?”

    许东笑了笑,说道:“方叔,我是诚心诚意的跟你做这笔买卖,问清楚了您大约的价位,我就不至于拿错,拿出来的东西,如果是高一点儿,那也还好说,比方叔想象的差了,反而耽误了时间,方叔的时间也很是宝贵的,对吧?”

    本来,要买什么价位的东西,那也只是一个大概,这也并不是很难于开口的事情,按照方德宜的实力,要一口气买下几块许东手里的翡翠,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方德宜并不想把自己的底细全部露出来,他没那么大的度量,更不会有许东的那份坦城。

    见方德宜支支吾吾,不愿把他想要的价位说出来,许东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胖子却按耐不住心里的郁闷,也笑了笑,直接开玩笑说道:“方叔,东哥这次带回来的货,丰富得很,从一块钱的,都十亿块的,每个价位的都有那么一块两块,方叔要是不说个明确的价位,嘿嘿……拿高了的、拿低了的给方叔,那都是对方叔不敬,对吧?”

    明明知道胖子这家伙是胡说八道,方德宜却红着脸,半点儿也反驳不了,过了好一会儿,方德宜才笑着摇了摇头,终于说出了一个大致的价位,五千万左右的。

    许东说过,比梁国栋选中的那块清水地翡翠要好的,多得多,但仅仅就是那块清水地,价值也是将近四千万左右,方德宜要得比那个低了,显然就有些掉身价了,再说,能够赚到的利润,也就大打折扣。

    但是方德宜要的,如果是比这个还高,一倍甚至是几倍的,方德宜也是不敢,拿出来看了,却又买不起,那就更掉身价了。

    所以,方德宜几乎是咬着牙,开了一个五千万左右的价位。

    许东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问李四眼要了钥匙,然后到库房里,在那只箱子里面随随便便的翻看了一下,找了一块冰糯出来。

    在手上掂了掂,估计这块冰糯在三公斤以上,应该不超过四公斤,但价值绝对超过五千万,许东略略沉吟了一下,随即走了出来。

    这时,方家伟也停好了车子,进到老林苑,只是一进老林苑,目光稍微游移了一下,眼底深处便露出意思而不易察觉的轻蔑。

    寒酸!整个铺子里真的是寒酸,整个货架几乎空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让人一看就有一种这已经是濒临破产边缘的景象。

    跟自己那新开张的铺子,那真是没法子比。

    方家伟甚至很是有些怀疑,许东这一趟带回来的东西,到底会不会有传说之中的那么丰厚、神奇。

    桑秋霞依旧是客客气气的逢上了茶水,然后去跟牟思怡继续刚刚还没说完的话题。

    不过这个时候,牟思怡的一双眼睛早就转移到了方家伟的身上,对桑秋霞,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嗯嗯啊啊……”的了事。

    这时,恰好许东捧着那块冰糯出来,这块冰糯虽然还只是一块粗坯,但在这一瞬间,立刻将方德宜与方家伟叔侄两个的目光牢牢地吸引了过去。

    这叔侄两个对翡翠,少不了许多的研究,只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块冰糯,绝对不止五千万!

    方德宜迅速的计算了一下,如果这东西再自己手里的话,价值至少应该在七千万左右,准确的说,应该是七千万以上,当然,这还要依靠一定的操作。

    方家伟就更是咬了咬牙,先前李四眼那块水清地,加上这块冰糯,总价值已经过亿了,这是方家伟不敢想象的,具方家伟所知,许东的资产也不过就是一个亿左右,但就是这一个亿左右的资产,方家伟都已经望尘莫及了。

    何况,许东这次带回来的,绝不仅仅只是这么两块翡翠而已,那么,许东的身价到底几何?

    这时,许东将这块冰糯大大方方的放在茶几上,然后笑了笑,说道:“方叔,我找了一下,实在找不出来比这个价格更合适一点儿的了,你老看看能不能将就一下!”

    说找不出比这个价格更低一点的翡翠,许东没有说假话,不过,一屋子的人除了胖子这家伙不怎么相信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深信不疑,尤其是李四眼,都亲眼看过那些,自然知道许东是真没说假话。

    所以,李四眼早拿了几样工具过来,也放到茶几上,示意方德宜叔侄两个检验一下。

    方德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拿起放大镜,一根荧光手电,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阵这块冰糯,然后才摇着脑袋说道:“这块翡翠,的确是一块糯种,但是离真正的‘冰糯’,就还差了那么一丝丝儿距离,而且,中间还有一些杂质,所以嘛,在价值上,呵呵……”

    对翡翠具体的标准,许东自然不如李四眼清晰,这块翡翠只是糯种,或者是冰糯,许东的确没办法说得清楚,毕竟,许东选择原石的时候,也仅仅只是根据原石上面透出来的宝气色彩、浓淡,来估计原石的价值的,至于说到什么种、什么地,许东也就只是仅仅听过魏哲海粗略的说过。

    就魏哲海那短短的几句话,许东又哪里能够掌握种地等级多达好几百上千种的翡翠质地。

    到底什么种什么地,许东是分不清楚了,不过,方德宜说这块冰糯里面有杂质,许东自然是不肯相信的了。

    如果翡翠里面有杂质,翡翠的价值,无疑是会大打折扣的,所透露出来的宝气,自然也就不会太浓,而且,中间也会还有其他颜色的气息,夹杂在其中。

    但这块冰糯,的宝气,不但很浓,而且颜色纯正,许东连一丝儿杂色也没看出来,这就说明方德宜不过是在胡说,借此想要压价。

    李四眼呵呵的笑了笑,反驳说道:“方老板,翡翠的分类,这个大家都是熟知的,就不用我饶舌了,但要说这块翡翠,仅仅只是糯种,我就有些不赞同了,首先,我就说我对‘冰糯’这一种分翡翠的看法吧,不当之处,还请指正,呵呵……”

    笑过之后,李四眼这才说道:“我想说冰种,冰种翡翠看起来,应该是象冰一样晶莹剔透,质地与老坑种,有相似之处,无色或少色,特征是外层表面上光泽很好、半透明至透明、清亮似冰,给人以冰清玉莹的感觉,而且玉体形貌观感似冰晶,无色或少色,粒度均匀一致,晶粒肉眼能辩,质地细润,更没有半点儿裂绺棉纹,从这块翡翠露出来的地方,你有这种感觉没有?”

    这块翡翠,放在茶几上,不要说李四眼,就算是胖子都看得出来,那就像是在一团被东西包裹住的“冰”,胖子身子似乎能感觉到一股面前就放了一块冰一样的清冷。

    连胖子这个“外行”都有这种感觉,如果说方德宜一点儿这样的感觉都没有,那绝对是假的。

    李四眼又接着说道:“另外,这块翡翠,你敲敲,看看敲击玉体发出来的声音,是不是金属脆声……”

    说着,李四眼拿起一柄细小的锤子,在这块翡翠上轻轻碰击了一下,翡翠顿时发出一股清亮的金属碰撞声。

    方德宜脸上一红,随即却说道:“李老哥说的是不错,但是,糯种又详细分为糯冰种、糯米种两大类,.糯冰种比冰种略浑浊,就像杂质略多的冰一样,这一点,李老哥不得不承认吧,而这块翡翠,透明度明显低了不少,而且在翡翠内部,有着大量细小的杂质组合,显得很是浑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浑浊的糯米汤一样,按照标准来说,这块的也叫冰种化底糯种翡翠,只不过是糯种里较差的一种,离冰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跟冰种,更是沾不上半点边儿,呵呵……”

    顿了顿,方德宜又说道:“说到价值嘛,就这块翡翠,看在个头儿不小的份上,我也就最多给这个数……”

    说着,方德宜竖起食指,指着天花板,说道:“一千万!”

    “一千万……”胖子有些眼晕,差点就把“你为什么不直接来!”这句话说出了口。

    李四眼脸上一红,笑了笑说道:“方老哥你开玩笑了吧,一千万,呵呵……”

    许东站了起来,笑着说道:“看来,是我的眼光有些低了,今天听方叔你们这一说,我才知道,这玩意儿还真是不值钱,嘿嘿……让方叔、学长见笑了,我这就去换一块!”

    许东说着,也不等方德宜跟方家伟两人作声,立刻就抱着这块冰糯,头也不回的径直走进了里间。

    一时之间,留下方德宜跟方家伟两个人不住的暗自叹息,看来,刚刚这一千万的价格,实在是开得太低了,弄得许东都不愿意再多说半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