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三章 对弈
一本读|WwんW.『yb→du→.co
    梁国栋跟东方诚走了之后,方德宜立刻转头跟方家伟探讯了一下,方家伟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表示一切都处理妥当,方德宜这才微笑了起来。

    待许东送完梁国栋跟东方诚,方德宜笑了笑,很是遗憾的说道:“小许,看来我这点家底,比不得人家的厚实,好的东西,你都卖给人家了,呵呵,这也挺好……”

    胖子转过头来,一脸兴奋,嘿嘿的笑道:“怎么,方叔,你不打算做生意了?”

    方德宜摇了摇头:“我这人,不大喜欢捡人家剩下的东西,那没什么意思!”

    “是吗?”胖子嘿嘿的笑道:“方叔,可不是我说你,东哥的东西,从来都只有人买不了的,剩下的,嘿嘿……”

    “是吗?”方家伟在一旁笑盈盈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表弟的东西还有人买不起的,呵呵,那我倒真要见识见识,被人挑剩下的东西,还有什么人买不起!”

    对方家伟,胖子一贯都没什么好气,被方家伟一激,胖子二话不说,直接就跑回了里间,连许东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到片刻,胖子抱了一块翡翠出来,往茶几上一放,喘了一口气,然后得意地对方家伟说道:“买吧,我看你买……”

    胖子抱出来的这块翡翠才往茶几上一放,方德宜跟方家伟两个人的眼珠子顿时差点掉了出来。

    ——这块翡翠正是许东赌回来的那块红翠!

    五公斤上下的个头儿,好几个露出翡翠本体的地方,都散发出来妖异的红光。

    这是一块无价之宝!

    方德宜跟方家伟叔侄两个不由自主的都露出一股想要据为己有的冲动。

    张口结舌了好一会儿,方德宜才吞了一口唾沫,问道:“小许……小许……先前……先前……他为什么……不要这块……”

    不等许东回答,胖子傲然哼了哼,说道:“先前那位,哼哼,当然想要了,不过,嘿嘿,他要不起。”

    方家伟也是吞了一口口水,呐呐的问道:“要不起……”

    胖子笑了笑,抱起这块红翠,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这东西,看到一眼便是不尽的福气,要花钱买,呵呵,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买得起。”

    这话,胖子当然是说给方德宜叔侄听的,这两家伙,不是从来眼里都没什么人吗,这回,嘿嘿,一连让这两家伙吃了好几次憋,胖子心里畅快不已。

    这时,牟思怡突然站了起来,对许东说道:“许东,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这个时候,牟思怡站出来,又有事要商量,许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听牟思怡这么一说,一条腿都迈进了里间门槛的,却又转过身来,看了看许东。

    李四眼跟桑秋霞也都不由的一阵紧张,这块红翠,价值不菲,牟思怡这个时候要跟许东商量,多半也是要打这块红翠的主意了。

    果然,牟思怡看着许东,说道:“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一个字也再不提了,过几天就是我奶奶的诞辰,我想要一件东西,送给我爷爷……就这块红色的翡翠吧……”

    许东都不用多想,立刻就明白牟思怡的意思,以前的事情一个字也不提了,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先前自己看到了牟思怡的光身子的那个误会么。

    对先前那个误会,许东很是无语,但是牟思怡用这事情来要挟许东,这让许东很是有些不忿,就算牟思怡要提,那又能怎么样?到时候不好看的,还不是牟家的脸。

    看牟思怡的意思,当然也是冲着这块红翠来的,而且很明显就是为了方家伟,本来一块红翠,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钱财宝物,对许东来说,那都只是身外之物,来得容易,去了也不可惜。

    只是牟思怡用这种方式来要挟许东,那跟“勒索”又有什么分别,要是勒索也就罢了,偏偏牟思怡连牟家的脸面也不顾了。

    许东微微沉吟了片刻,才冷冷的说道:“思怡,要送你爷爷一件小玩意儿,那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一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要考虑好。”

    牟思怡咬了咬牙,说道:“我已经考虑很清楚了,从此之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胖子,把那块翡翠拿过来……”许东沉声说道。

    所有的人顿时把目光投向胖子,而在这一瞬间,胖子也明白过来,自己拿了这一块最好的翡翠出来显摆,终于还是闯下了一个大祸。

    犹豫之间,胖子大叫了一声:“东哥……”

    “拿过来……”许东再次沉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毅然和决绝。

    许东的话,胖子自然是不想不听,当下抱着那块红翠,斯斯艾艾的又退了回来。

    到了许东跟前,胖子忍不住将红翠抱得紧紧的,哀声叫道:“东哥……这可是我们拿命换回来的啊!”

    看着许东如此决然,李四眼跟桑秋霞两个人都有些呆了,从来没见过许东发这么大的火!

    许东从犹豫不决的胖子手里,一下子抢过红翠,然后盯着牟思怡,说道:“前面的事情,你提不提,那都随你,你要的这块红翠,我也可以给你,不过,你必须跟我去一趟你家。”

    牟思怡想了想,转头去看方家伟,方家伟犹豫了一下,随即微微点了点头。

    “好,我爷爷那边的事情,也正好需要你去解释一下……家伟,你等我的好消息。”

    当下,许东也不在多说,找了个袋子,将这块红翠装了,正要递给牟思怡,微一沉吟,又提在了手上。

    看着许东要把红翠递给牟思怡,方德宜跟方家伟脸上都是一喜,但许东随即却又收了回去,方德宜叔侄两个人顿时心里很是有些失望。

    这东西,想要得到,不进牟家还好说,一旦进了牟家,可比拿在许东手上,还要艰难许多。

    ——最关键的原因是,牟家不差钱!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方德宜叔侄两个,也在无计可施,只能把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在牟思怡的身上。

    许东和牟思怡两人,带着红翠,也懒得去开牟思晴的那部车子,租了车,直奔牟思怡家里。

    本来胖子也想要跟过去的,但是想了想,胖子也租了车子,直奔滨河路的别墅。

    许东一气之下,打算白送牟思怡,实际上是方家叔侄一块绝世红翠,这事情,胖子等人是阻止不了的,要阻止许东,唯一的人是牟思晴。

    所以,胖子急急忙忙的,直奔滨河路。

    本来,这样的事情,胖子一个电话,或许也就能解决问题,不过,胖子唯恐电话里说不清楚,以致耽误时间,所以,索性直接找车回去,跟牟思晴面对面的说,反正也就是只有十几分钟的事情。

    从老林苑到牟家,也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加上出租车司机的技术不错,还提前了两分钟,就到了牟家的大门口。

    这会儿,牟远山正跟一个用人下着象棋,猛地见到牟思怡和许东进来,顿时一推棋子,站了起来。

    先看了看牟思怡,见见牟思怡更加憔悴了些,更加瘦弱了些,然不住佯怒道:“丫头,你怎么搞的,身体不好,叫你好好的调养,你去偏偏不听,还到处乱跑,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去,屋里歇着去。”

    一看就知道,怪不得牟思怡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牟家的人对这位小公主,已经达到了“溺爱”的程度。

    牟思怡眼圈一红,叫声叫道:“爷爷……”

    看这牟思怡立刻就要用处泪水,牟远山顿时挥了挥手,笑道:“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了,你先去休息吧,我陪小许聊聊天。”

    牟思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了楼梯,回去休息。

    待牟思怡走了之后,牟远山这才打量了一下许东,笑呵呵地说道:“也瘦了,不过更结实了些,好……好,呃,小许,听人说你最近去进货了,都进的谢什么货。”

    跟许东一起回来的,还有牟思晴,什么时候回来的,牟远山自然很清楚,所以也就不用多问,不过,牟思晴回来的时候,也没细说什么,所以,牟远山顺口问了一下,许东都进了些什么货回来。

    许东叫了一声“牟爷爷好”,随后才说道:“其实这一次出去,时间耽误了不少,但是也没能尽到几样货回来。”

    牟远山微笑着,一摇手,说道:“自己做老板,当然少不得一些挫折,呵呵,人年轻,有的是时间,好好地从这些挫折之中吸取一些教训,这对以后的你,会有很大的帮助,呵呵,算了不说这个,来,陪我下几盘棋……”

    不过,许东虽然心里有事,但是许东的理智尚存,心知把自己的来意直接说明的话,少不得要让牟远山大吃一惊,又或者恼怒起来,对牟远山这样年纪的人,那肯定会是一个不小的刺激,许东自然不敢那样去做。

    当下,本来许东心里有事,哪有心情去跟牟远山下棋,何况,许东的虽然研究过象棋,但那个时候的许东,始终不敢把精力全部放在象棋上,所以说,论棋力的话,许东自然不是牟远山的对手。

    许东只得让坐到牟远山对面,一边苦笑着,摆开阵势,与牟远山对弈。

    第一盘不到十分钟,许东便全军覆灭,让牟远山几乎没有损失的兵力,把许东的老将,将了个团团乱转,最后卡死在了宫里。

    牟远山赢了棋,脸上除了得色,还有些不解,看着许东好一阵子,才指了指棋盘,说道:“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