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五章 请我吃粥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也是哈哈一笑,二话不说,摆好棋局,这一次,许东更不客气,直接提了牟远山的一个“车”,又拿了另一边的一个“马”,让牟远山几乎只有一半人马对阵。

    牟思晴更是可以,一伸手,将牟远山的三个“卒”,也收了去。

    牟远山原本得意不以,一看到牟思晴跟许东两个这么做,顿时一愕,随即说道:“你们,你们这不是耍赖么?有这样跟人下棋的么?”

    牟思晴站在许东身后,不满的对说道:“爷爷,这怎么叫耍赖……要接着下棋,大家可都是心甘情愿的?”

    “哼哼,就知道你会护着他!”牟远山笑着说道,嘴上这么说着,却是一副毫不在乎,自信满满的样子,而且依旧让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先手。

    只是这一次,牟远山就更加小心了一些,勉力将手中剩余的兵力摆成残局棋谱,努力的诱使许东上当,一个多小时下来,许东的棋子依旧被拼光了,而牟远山还剩下一颗小卒子,然后是横冲直撞,逼宫将军,定死了许东的老将!

    许东把手里的棋子一扔,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我服了!”

    牟远山也笑着说道:“小许,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这也只不过是几盘棋而已。”

    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到这时,牟远山的棋瘾已经过得足了,兴致已尽,笑完,又问道:“说说,今天过来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呵呵……”

    许东过来,当然是有事了,要不是心中有事,估计在棋局上也不至于会输到那么惨。

    当下,许东微微措辞了一下,说道:“牟爷爷,我的确是有是想要打搅您老人家……”

    牟远山挥了挥手:“客套什么,什么打搅不打搅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事你就直说。”

    许东不想隐瞒,当下把自己想要说的事情,和盘说了出来。

    不过,许东只是把牟思怡跟方家伟这一段,刻意的淡化了许多,毕竟,有牟思晴在场,很多事情牟思晴心里都有底,再说,牟远山正在高兴头上,许东要是如实的把那些事说出来,少不得要让牟远山受到一些刺激。

    牟远山是何等样的人物,再说,牟思怡是什么样的性格,牟远山又怎么不知道,仅仅只是许东只言片语,牟远山便已经明白了个大概,稍微沉默了一阵,便要许东先将那块红翠拿出来看看。

    牟远山在收藏古玩珠翠一道,其经验见识,自然不是许东所能企及的,见到许东的这块红翠,也是讶异不已。

    观看了良久,牟远山这才沉沉的问道:“小许,你真的打算把它送给我?”

    许东点了点头,自己说出来的话,虽然不敢说是铁板上的钉子,但许东也不想反悔。

    只是牟思晴在一旁,顿时不干了,这块翡翠,不说价值斐然,可算得上是许东九死一生之后才得回来的东西,说什么也可能让许东就这么送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块翡翠,最终还是要落到方家手里!

    说起这事,牟思晴还问牟远山,上次,许东卖给牟远山的那颗避水珠呢?

    牟远山怔了怔,那颗避水珠,自己一直都藏在屋里的,怎么了?难道思怡她……

    想到这里,牟远山赶紧起身,回到屋里。

    只是才过片刻,牟远山又回来,看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梗着脖子,黑着脸,呼呼的直喘粗气。

    想来,那颗价值数亿的避水珠,肯定是被牟思怡拿了出去。

    不过,这是牟家的家事,牟远山就算是被气得半死,也不好在许东面前责罚牟思怡。

    当下,也顾不得天色已晚,牟远山让牟思晴送送许东,意思是今天晚上,家里不留客人。

    许东也自然是不想要留在牟家过夜,就算走路回去,也用不了多久的,何况,到了现在,牟远山家里面,肯定不会宁静,这种事情,许东自然是不愿意参与。

    当下,许东不顾牟思晴的阻拦,留下了那块红翠,跟牟思晴两个人一道,出了牟家。

    才出牟家大门,牟思晴显得很是有些忧郁,对许东说道:“许东,陪我走走好吗?”

    许东点了点头,这时节,夜幕已经笼罩繁华的铜城,许东也很久没有这样步行穿过铜城了,走走,当然事件很不错的事情,何况许东心里,其实也很是压抑的,这样走走,到能够好好的舒缓一下。

    走了一段,牟思晴幽幽地看着许东,问道:“下输了几局棋,不高兴?”

    许东摇了摇头:“如果真的只是输几局棋,那又有什么,我本来就不太会下棋,只是……只是……”

    牟思晴咬着嘴唇,很显然,许东在棋局上也看出来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应该是对牟思晴有着很大的影响的。

    过了好一阵儿,牟思晴才毅然地说道:“许东,你说过的话,还算数么?”

    “哪个方面?”不知道是许东是明知故问,还是真不知道牟思晴只得是哪一件事。

    “你说过,认我做‘老大’!”说完这句话,牟思晴红着脸低下头去,眼睛也盯着脚下的路面。

    许东苦笑了一下:“老大,你本来就是我们的老大啊,我怎么能不认!”

    “不是这个……”牟思晴终于抬起头来,站定身子,盯着许东,嗔道:“我知道你不是一根木头,你也别继续跟我装下去……爽快一些,你亲口说过的,老婆的‘老’,大人的‘大’,这事,你还算数吗?”

    许东在是苦笑了一下,答道:“怎么你们女孩都这样,就不能矜持一点儿啊?我可不想看到……看到……”

    许东不想看到的是,像牟思怡那样的女孩子,为了方家伟,可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不过,这话许东没有说出口,这话太过伤人了。

    好在牟思晴也明白许东的心意,许东不想要看到什么,牟思晴自然是不再追问下去,只是定定的看着许东,期待着许东的下文。

    “不过……”顿了顿,许东又接着说道:“我这人,不敢说一言九鼎,但说出来的话,我也不想吞回去!”

    “好……”牟思晴眉头一展,当下上前,挽住挽东的胳膊,微笑着说道:“好,我饿了,你得请我。”

    “又请你?”许东愕然看着牟思晴:“你都说过要请我一顿的!”

    那一次,牟思晴想要请许东去吃上一顿,不想后来遇上了周天奇,后来许东又被乔雁雪给拉着“私奔”了,还有一次,明明牟思晴都把许东请到了饭馆里,不曾想一发脾气,有让许东没吃成。

    “你还耿耿于怀啊!”牟思晴换了个人似的,格格的笑道:“好啊,今天晚上我请你,请你吃粥。”

    这个时候,要吃粥,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般的卖粥的地方,都是把粥当成早餐来卖,现在,早就买光了,就算是还有剩下的,恐怕也馊了。

    牟思晴笑了笑:“我知道一个地方,那你什么时候都有粥卖,你让我请,就到那个地方去,你去不去?”

    牟思晴说的那个到现在还有粥卖的地方,是桑秋霞的老屋那边,离这里,远着呢,不要说走路,就算是开车,都要很长一段时间。

    许东当然不想要去绕那么远,可是胳膊被牟思晴挽着,想不去也不曾成。

    牟思晴拦了一辆出租车子,说了地方,然后跟许东两个人一起挤上了后座,

    牟家的住址,离桑家这边,差不多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当然,并不是说要车子不停的飞驰一个小时,主要是一路堵车堵的,如果是不堵车的话,差不多四十来分钟,也就到了。

    一路上,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不时的叽叽咕咕的说上几句,那出租车司机也是个很是健谈的人,而且是个女的,不大一会儿,三个人便熟络起来。

    谁知道,才交谈几句话,女司机竟然认出了许东:“你不是上次去五里塘的那位么,呵呵……这么巧……”

    许东一下子也认了出来,这位女司机还真是上次去五里塘的那位司机大姐,当下也很是亲热的“大姐、大姐”的叫了起来。

    这让牟思晴很是有些醋意,怎么不管到什么地方,许东这家伙,总是跟别的女的很熟络啊!

    只是说话间,牟思晴听说那一次,许东救了一位阿婆,当下笑了笑,对许东竖起一根拇指,

    这样的事,当真应该多做一些。

    只是这女司机知道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只不过是为了吆喝一碗粥,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而且是现在这个时候,女司机羡慕之余,又好心的建议说:“城北那边,有个地方,也有粥卖,不但近得多,而且这个时候去,也热闹,要不你们去哪里!到时候回来,车子也方便。”

    牟思晴想了好一会儿,对女司机的好心建议还真是不忍拒绝,关键是这会儿到了桑家那边,回来的时候,还真是不大方便,当下,牟思晴便让女司机做主,调转车头,开往城北。

    一路上走走停停,好不容易到了司机大姐说的城北的那条小街。

    这个时候,这条街上,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杂”,人杂,来来往往、天南地北、各处游客,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放远望去,好几个地方都有闪着霓虹招牌的粥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