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七章 未来的表姐夫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说实话,在这条街上摆摊子做这种生意,每天能做成几件生意的还是比较少,何况,这只瓶子,一张口要了两千五,张君成看着,都还价一千六了。

    虽然一下子就砍下去将近三分之一的价钱,但是那价钱还可以谈的,要不是许东打岔,估计都快成了

    许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哥,对不起,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见着了,少不得要亲热几句,打搅了,你们继续谈!”

    没想到张君成见到原本就是开当铺的许东,也就不再打算买这瓶子了,随手放下瓶子,对许东笑道:“妈拉个巴子,怎么说我也还欠你一顿饭,今儿个有空,走走走,想去搓上一顿再说,我勒个去,牟小姐,你倒是越来越美丽动人了啊!”

    虽然张君成是赞美牟思晴越来越漂亮,但这家伙一张口就是“我妈勒个去”、“妈拉个巴子”的,不知道的,听着这话,不但不是赞美,好像还是在骂人,所以,牟思晴红着脸,半晌也不做声。

    许东打了哈哈:“搓上一顿,就不劳烦张老哥了,碰巧与上张老哥,就是有件事儿想问问?”

    “你说?”张君成毫不犹豫的答道。

    许东点了点头,转头又看了看牟思晴,这才说道:“思晴说,上次给你找了个麻烦,让你照顾了一个人,那个人现在怎么样?”

    张君成看了看牟思晴,微一沉吟,便想了起来:“妈拉个巴子,你说的是哪个周天奇吧,我勒个去,原来是跟你有关系,对吧?”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说明跟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

    “呵呵……”张君成笑着说道:“小许你是我兄弟,我也就不藏着掖着说,呵呵……我跟他,呵呵,现在是一家人,我怎么也不会亏待他!”

    “一家人?”许东跟牟思晴两人都很是奇怪的看着张君成。

    难道说,周天奇在张君成的工地上表现得十分出色,太过让张君成看重了,又加上周天奇是牟思晴送过去的,应该就是跟牟思晴有些关系,张君成知道了这一点,就把周天奇当成一家人!

    张君成这家伙神秘的笑了笑:“我勒个去,你放心,不关跟小兄弟你们是什么关系,我都不会亏待他,呵呵……我还要给他养老呢……”

    给周天奇养老?张君成给周天奇养老!张君成这话一说出来,许东跟牟思晴两人都是吃了一惊,但随即又明白过来。

    八成是机缘巧合之下,表姐周琳跟张君成搅在了一起,他妈妈的,不知不觉间,这家伙竟然成了自己的表姐夫。

    许东暗自叹了一口气,虽然跟张君成相交不深,但是许东觉得张君成也还不是一个坏人,只是,就许东所知,表姐、姨父、姨妈,他们这一家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不知道经过那一劫之后,会不会变好了一些。

    不过,不管怎么样,知道周天奇一家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许东还是放下一些心来。

    女摊主的老公见张君成直接就放下了瓷瓶子,顿时拉下了脸来,嘀咕了一声:“瘟神,早不来迟不来,这节骨眼儿上,来捣什么乱,真是,要聊天也不找个地方,耽误我的生意……”

    许东见女摊主的老公不满,顿时皱了皱眉,自己道过谦赔过了不是,何况,张君成这个未来的“表姐夫”,要不要跟她做生意,这又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再说,自己到这里,本来不是要买什么东西的,张君成说价,自己又没多半句嘴,对自己有什么好不满的。

    本来要张嘴反驳几句,但是人家是做这生意的,也算是同行,真要跟他计较这些,也就没什么意思。

    当下,许东再次笑了笑,对女摊主的老公说道:“大哥,打搅你们做生意了,对不起,你们继续……”

    女摊主的老公见许东话说得比较柔和谦卑,看样子又年轻,当下横着眼睛,把声音提高了八度:“谁是你大哥,你买东西就买,不买就快滚,别在这里搅合。”

    偏偏张君成这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一见女摊主老公耍横,顿时火冒三丈,做买卖的人,你这态度,你还做买卖吗?

    见张君成搭腔,女摊主一怔,随即尖叫了起来:“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仗着人多,欺侮我一个我们一个摆地摊的是不是,你们想怎么样……”

    女摊主这一叫嚷,顿时有不少的人围了过来。

    许东见围观的人多了,连忙拉住张君成,笑着说道:“大嫂子,我们本来想买两件你手上的这几件刚刚从土爬子那里收来的铜器,你这样大吵大嚷,我们怎么敢买啊?”

    女摊主一怔,自己手上的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是假冒伪劣,但进来的渠道,都是正规的渠道,哪有什么刚从土爬子那里收来的东西啊。

    要知道,不说现在古玩市场管制严格,就算只是被人听到“土爬子”这三个字,要被逮到,罚款、没收都是轻的,弄不好还得要蹲号子。

    许东见女摊主这么大叫大嚷,干脆也来了这么一招儿,这可比直接跟女摊主骂街对战,就要厉害得多。

    女摊主一见许东这么说,一时之间要反驳许东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不反驳许东,就表示她手上这些的确是管制文物,从土爬子那里进来的,要知道,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真正懂古董的还是很少,再加上,“土爬子”这三个字,在一般的人眼里,那都是为人不齿的,这事情要是一传开,弄不好就会招来无妄横祸。

    要反驳吧,就是承认自己手上的东西是赝品、假货,那就是砸自己的招牌,自己是做生意的人,这块招牌无论是大是小,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伸手砸自己的招牌,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怎么说也不痛快。

    如此一来,女摊主顿时半晌出不了声。

    许东占了优势,乘胜追击,笑着说道:“大嫂子,你说你有土爬子进来的物件儿,只要是真的,你要多少钱都无所谓,你倒是拿出来我看看啊?”

    女摊主红着脸,半晌才说道:“我这东西,我……我……”

    “大嫂子,那你到底有还是没有,是卖还是不卖啊?要是没有,又或者是不卖,我就只好找别家的了。”许东又笑着说道。

    “你……你,我,你要就只有这个!”女摊主终于缓过神来,指了指地摊上的几样东西,说道。

    许东再次笑着说道:“大嫂子,我要的是好的东西,你这些东西,说实话,我可看不起。”

    女摊主怒道:“你,到底要不要?我就这些!”

    “呵呵……大嫂子,你不要说你这些,就是要买给我的从土爬子哪儿弄来的物件啊!我虽然不是很懂,但这些是不是刚刚从地里玩出来的,一眼就看得出来的,对不对?”

    许东一口一个“土爬子”,这真让女摊主百口莫辩,自己的地摊上,大多都是这样的东西,平日里也是哄凯子,哄顺了口,不曾想在许东面前这样一说,顿时又被许东捏住了痛脚。

    见女摊主被许东一顿诘责,搞得灰头土脸,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围观的人顿时对女摊主勾结“土爬子”感到“震惊”,人群里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这些东西,你能冒充得过去也还罢了,关键是现场上被人逮了个正着,让人识破了,这就跟打眼了一样,说出来怎么都是让人笑话的事情。

    可是这女摊主一直都抵赖不了的是,自己顺口胡说了几句,说自己手上有什么刚刚从土爬子那里弄过来的物件!这话,不但许东听到了的,而且牟思晴也听到了,这就并非是许东无中生有、胡说八道。

    何况,出于对土爬子的厌憎,围观的人,围观的人也明显的偏向了许东等人,这让女摊主顿时有话说不出来。

    这时,女摊主的老公站了出来,指着许东,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是想来砸摊儿还是怎么的?告诉你,你去打听打听,我姓杜的人是干什么的?”

    不用说,看着两三个人为难自己的老婆,当老公的,自然要站出来。

    女摊主一见到老公出面,马上变了脸色,尖声喝道:“吴大宝,你老婆今天被人欺侮了,我看你怎么办?”

    吴大宝一脸横像,盯着许东,恶狠狠地,就像是要把许东给生吃了一般。

    许东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兄弟,你我都是做买卖的人,我也不是来砸你什么摊儿的,只是我在这里逛荡,没想到遇见一个老朋友,随便跟他打了个招呼,既没坏生意道上的规矩,也没成心挑衅,你们何必就一定不依不饶,还骂人,何必呢,做生意还讲究个生意不成仁义在,对不?”

    吴大宝上前一步,指着朱笑东,骂道:“小子,有种冲着我来,欺侮女人你算有什么本事?”

    没想到许东身后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吴大宝的手,只轻轻一捏,吴大宝便大叫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吴大宝脸上冒着冷汗,大叫,估计是被牟思晴捏到忍不住痛了。

    牟思晴笑眯眯的说道:“老板,对不起,你有什么话可以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但是千万不要胡乱的动手动脚。”

    “你,你是干什么的?”吴大宝一下子傻了眼。

    牟思晴淡淡的笑了笑:“我以前是做警、察的……”

    “警、察”这个词,没人陌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干这一行的,也就是专门耍横、对付耍横的那种人,甚至是没事都爱找点儿事情来做做的一群人,一种力量。

    一听到这两个字,吴大宝呆住了,他本来是一向都横着走的人,但是今天,可能遇上了一个比他更横的人,尤其是这个更横的人还是自己送什么也惹不起的人!不敢去惹,甚至是不希望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碰上的人。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眼前这几个人,看样还真没打算找自己的麻烦,真是想要找自己一点麻烦的话,那肯定不是这个派头。

    牟思晴看着满头大汗的吴大宝,笑道:“你要不要报警?”

    吴大宝一边想要挣脱牟思晴铁钳一般的大手,一边摇头,有些惊恐的说道:“报……报警,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