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八章 白玉雕件
一本读|WwんW.『yb→du→.co
    报警,找死啊,不要说众目睽睽之下是自己先动手,退一步说,就算所有的人都不做证,这街上还有监控的,再说,自己平日都老是吹牛说,自己的这些货,大部分都是从、“土爬子”那里拿回来的,报警,拿什么去说!

    牟思晴一笑,这家伙被吓着了。

    许东笑了笑,转头对牟思晴说道:“思晴,算了,走吧……”

    见吴大宝焉了下去,牟思晴笑了笑说:“大哥,我们本来真是没有恶意的,有些时候不要把眼睛放到脚底下去了,不是每个人都吃硬不吃软的。”

    说着,牟思晴放开杜鹏。

    牟思晴一边使劲的摔着手,一边拼命点头,今天是栽了,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哪里还敢硬下去。

    没想到女摊主却怒不可竭,盯着杜鹏,大声嘶叫:“姓吴的,你个窝囊废,人家欺侮了你的老婆,你就这么算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吴大宝的老婆这一叫,吴大宝的一张脸顿时红得像猪肝,明明干不过人家,你还要怎么做?人家都放过了自己,自己的老婆还要把自己往死里逼,人家以前是做警、察的,难道你耳朵背,没听到?想着,杜鹏一转身,“啪”的扇了女摊主一个耳光。

    女摊主被自己老公一个耳光打得有些懵了,半晌,破口大骂道:“吴大宝你个驴日的,骗老娘风吹日晒的给你卖假货,老娘给人欺侮了,你不但不帮忙,你还打我,你个驴日的就这点本事,老娘跟你拼了……”

    一边骂,一边对着吴大宝又踢又打,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那个狠劲,旁人都劝不开。

    一看这两口子这德性,许东跟牟思晴两人苦笑了一下,赶紧拉着张君成,钻出人群闪了人。

    张君成跟在许东和牟思晴两人身后,一边走一边幸灾乐祸的说道:“打,使劲打,妈拉个巴子,这都什么人啊,一摆地摊做生意的,还喜欢动手动脚的,打,打死才好,我勒个去……”

    许东东苦笑了一下,敷衍着说了几句了事。

    不过,离吴大宝这个摊子前边,隔了七八个卖蔬菜的,还有两个卖草药的,有一个摊子,再次吸引了许东的目光。

    这是一个只卖玉件挂件儿的摊儿,小小的人力三轮车上,一块近一米宽两米长的木板上,铺了一层红绒布,上面铺了数百件玉石挂件之类,另外还有几件比较精致的玉雕件。

    几件玉雕件有狮子、有老虎、还有坐莲观音,雕工精细,玉石质地是新疆羊脂白玉山料,十分引人注目,在一堆零零碎碎的机械加工出来的挂件之中,很是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看摊子的人也是一个老头子,不过,许东的目光之所以被吸引,是这老头子这几件玉雕,这几件雕件看起来很是有些功力,不太像是成批的机械加工出来的,虽然价值不大,但是这几件雕件,看起来十分养眼。

    老头子一见许东、牟思晴还有张君臣三个人,顿时站了起来,呵呵笑道:“几位大兄弟,有什么中意的吗,我算便宜一点而给你们……”

    张君成在许东背后嘿嘿的笑道:“小许兄弟,本来我也想找几样好一点的玉件儿,呵呵,可是正规商城里的那些,显然就很是不合算了,妈拉个巴子,上次我去买一枚钻戒,钱花得不多,没想到找懂行的人一看,说我那是次品,我勒个去,现在想想都不舒服,呵呵,许小兄弟,你那边应该是有些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吧。”

    许东手里,好东西当然是有的,但是要买给这位未来的表姐夫,呵呵……

    稍微顿了顿,许东还是笑了笑,问道:“张哥,你打算要什么价位、什么材质的?”

    张君成犹豫了半晌,这才说道:“也用不着太贵,七八万上十万的,也就可以了,反正送人的,至于款式,这个嘛……耳环有了,戒指也有了,要不,就来对手镯,要翡翠的,那个水深一些,我勒个去,你要有七八万上十万的,就给我来一对。”

    许东脸上很是有些怪异,转头看了看牟思晴,这才笑着说道:“张大哥,翡翠材质的,我哪里是有,但你要这样的东西,我那里可是难找的很。”

    张君成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小许兄弟,上次我去你那里,看你铺子里的东西,我勒个去。件件都是无价之宝,你可别说,七八万上十万的玩意儿就没有啊,妈拉个巴子!”

    要翡翠的,而且仅仅只在七八万上十万的价格,许东现在手上还真是没有,有的,那都是价值几百万上千万,甚至更高的,显然不适合张君成作为送人的礼品。

    不过,也许在过一段时间之后,自己的那处矿脉能够出产,这样的东西说不定也就会有了。

    再跟张君成闲聊几句然后转头问守摊儿的老头子:“老伯,你这些雕件什么价,是从哪里进回来的?”

    老头子见许东终于把注意力转过来,当下笑了笑说道:“这几样雕件,是我儿子雕的,呵呵,小本生意,混口饭吃,如果小兄弟中意的话,给个价钱看看。”

    这摊子上的几件手工雕件,虽然是新疆和田玉,但只是普通的山料,所谓山料又称山玉,或叫盖宝玉,指产于山上的原生矿,山料的特点是块度不一,呈棱角状,良莠不齐,质量常不如山流水和子玉,严格的说山料没有经过大自然的洗礼,没有饱吸宇宙之精华,应当叫它为玉石,不应当叫玉,一般玉质差不多的情况下 籽料是山料的上十倍的价格,所以说,这摊上的,其实也就是几件价值不高的普通货。

    真正上好的山仔料,最少也得要上千元一克,在这个时候还在这街上摆地摊的人,自然没办法进到那样贵重的东西,所以,这老头的儿子所用的料,也就是价值不大的山料。

    这几件雕件,从整体价值上来说,的确不是很大,许东根据自己看到的宝气来估计,每一件不过也就是几百块,不会超过一千块。

    不过,许东的志不在此,对于老头子要个价钱,许东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又问道:“老伯,这是您的儿子亲手雕的,那您的儿子又是干什么的呢?”

    老头叹了口气,原本自己的儿子是个铜城一个建筑公司里的工人,不幸得很,在一次施工的时候,老头子的儿子,从手脚架上摔了下来,所幸的是,只是摔断了一条腿,不过,因为断了腿,建筑工地的活儿,他的儿子再也做不成了,现在就只好呆在家里,自己动手,雕上几件小件,混些小钱度日。

    许东那这其中一件玉石狮子,看了好一阵,这才问道:“老伯你贵姓?”

    老头子淡淡的笑了笑:“免贵姓赵,小兄弟,你看这雕件……”

    许东笑了笑:“一共五件,对吧,如果我给得话,我只能给两万块,赵老伯你看?”

    赵老头笑了笑,这几块雕件,用的虽是和田玉山料,但也就仅仅只是沾了一个“玉”字,要说质地,这是玉料之中档次最低级的,五块山料的材料进价,也不过是七百来块钱,许东一口价就给了两万,实在是高出了赵老头的预期很多。

    原本仅仅指望一样雕件能够卖个一千来块,都足足可以喜出望外的,现在一下子既然高出了三四倍!

    “我勒个去,许小兄弟,这几样东西,你给这么高的价?妈拉个巴子,你比我还有钱几倍啊!”张君成站在许东背后,一边笑一边说道。

    这家伙,不是做古玩生意的人,对古玩生意这一道的规矩,自然是“不屑一顾”,随随便便的就开口多嘴。

    幸好这张老头子并不计较那些,当下只是微微笑道:“小哥,这几件东西,你要是看得入眼,这价钱,我就不说了,你随便给。”

    许东要了个方便袋,将几件小件儿一起装了,然后拿出钱包,一看,不巧得很,钱包里的现金不过也就一万来块,也是刚刚才回来,换下了衣服,再说,旭东原本也没打算用现金做多大的生意——现在做大笔的交易,谁都是用银行卡,用现金的,反而就只是一些小生意。

    所以许东出来,也就只是带了这一点儿零花钱。

    数了数,两万块还差八千多,许东有些尴尬的望向牟思晴。

    本来,许东的如意乾坤袋里,也还有不少的钱,但是那都是一扎一扎的,这个时候在突然之间就拿这么一扎出来,肯定是有点儿惊世骇俗的。

    所以,许东干脆把目光转向牟思晴。

    牟思晴看了一眼许东,打开自己的挎包,看了看里面的钱,也不多,也就四五千块。

    这四五千块,还是牟思晴最近变了脾气,才带在身上的,要是以前,牟思晴身上最多都不会超过几百块千把块钱。

    两个人的钱加在一起,也还差两三千,许东很是尴尬的笑了笑,准备拿一件雕件出来,还给赵老头,没那么多钱,就少买一件吧。

    赵老头笑了笑,把许东拿出来的这一件雕件又放到许东的袋子里,然后说道:“这位小哥,你我相交一场,那也是缘份,钱多钱少,差几千块,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东西你收好,钱就这些吧。”

    从来摆摊子卖货做生意的,那都是针尖上小铁的主儿,没想到这赵老头子居然如此大方,差几千块,也不要了!

    张君成这下站在许东背后,又大声说道:“我勒个去,你们都比俺有钱,妈那个巴子,今儿个,我也大方一回,许小兄弟,来,我这儿三千,你拿着,呵呵,我勒个去,别让别人说我们两个年轻人欺侮一个老头子,嘿嘿,妈拉个巴子……”

    这一下,许东也有些懵了,这家伙说话,怎么听真么都像是在不停地骂人,可是,张君成这会儿倒是真的拿着一叠钱,硬塞到赵老头手里,嘴里还说道:“我勒个去,不就几千块钱吗?哥我几个不缺钱,妈拉个巴子……”

    许东很是有些尴尬的笑道:“那也好,张大哥,待会儿,碰到又能取款的地方,我再取出来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