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九章 雕刻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勒个去……”张君成推了一把许东,一边笑一边说道:“急什么急,呵呵,妈拉个巴子,这点钱,就当是给牟小姐的零花,还什么还,到时候来喝你们两个的喜酒,这点儿钱我还能拿得出手?”

    张君成的生意,原本很是有些艰难,但是自从跟许东两个碰撞了一次之后,得到牟家不少的照顾,陡然之间,拉生意做起来是越来越红火,越来越顺手,这一点好处,张君成还是记在心里的。

    现在,许东手上现金不够,但绝对不是没钱,而且,差的,不过也就是仅仅三千块钱,这要是规规矩矩的到牟家去登门拜访,显然是拿不出手的。

    不过,现在张君成大大方方的给牟思晴三千块“零花钱”,那可是既救了许东的急,又顺水推舟捡了一个很是有面子的一个大人情。

    比直接登门拜谢,那可是划算得多了——只是张君成这帐,可算得很是有点精!

    赵老头叹了一口气,也没过多的推辞,毕竟,摆地摊,日晒雨淋,披星戴月,为的,就是要挣一点儿生活费。

    不过,赵老头子收了钱,也没忘记随手拿起两件十来块一件的小玩意儿,算是添头,白送。

    原本要急着回去跟桑妈妈等人吃顿团圆饭的,到了现在,许东反而不急了,收拾好东西,放进衣袋,随即又摸出手机,拨通了胖子的电话。

    这会儿,胖子那家伙,估计正跟其他的人坐在餐桌旁边,等着许东回家之后再才开饭,所以,一边接电话一边还用筷子,叮叮当当的敲着碗,以表达对许东的不满。

    许东很是仔细的解释了一下,现在,不是自己不想回来,跟“一家人”团聚,实在是这件事太重要了,几乎就是能够影响到大家今后的福祉的事情。

    胖子听说许东到了这个时候,没能回家,还在为大家的福祉奔波,心下很是有些感动,把许东的意思跟大家传达了一下,并且还替许东向上妈妈说了几句好话。

    桑妈妈、桑秋雨、桑秋霞三个,虽然是有些失望,但是想到许东起早摸黑的,也是为大家着想,一个个不但表示理解,还特地嘱咐许东,现在晚上的天气有些凉,要注意身体,别感冒了之类的。

    尤其是桑妈妈,更是亲自接过电话,跟许东说了好一会儿,絮絮叨叨的,真的像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的疼爱,说得许东得眼睛都忍不住有些湿润起来。

    好容易挂了电话,许东这才擦了擦眼睛,然后转头对赵老头子说,很想要去赵老头子家里去看看,顺便还要雕上几件小玩意儿。

    有生意做,赵老头子当然高兴了,何况还是许东这样的大客户,当下,赵老头子连忙收拾了一下东西,今天就提前收摊了。

    刚刚做成了许东这一笔生意,赚到的利润,就能抵的上以前半个月才能赚到的钱,所以,赵老头干脆收摊,带许东等人回家,反正这也是继续在做生意,许东还要几样东西呢。

    张君成反正闲着没事儿,执意的要陪陪许东,不过,话说得漂亮,但许东知道,张君成其实是想要找那位能雕刻的赵师傅,看看能不能要到一两件“水很深”的物件儿,好回去送人,呵呵……

    是以,等赵老头子收拾好东西,许东、牟思晴、张君成三人,就一路闲聊着,跟在赵老头后面,路过有取款机的地方,许东耽误了一下,去了一些先前出来,带在身上,这样,就比较方便一点。

    至于张君成帮着帖上的那三千块,许东本来要还的,只是被张君成几句“妈拉个巴子”,“我勒个去”搞得焉了气势,最后也就只有想其它的办法来报答张君成的解围之恩。

    赵老头的家,出了这条巷子,又走了好一阵,几乎到了城北的边上,房子也是比较老旧的平房,老远就听见电动工具切割石材的声音。

    老头子苦涩的笑着解释说,因为是小本生意,平日里赚得又不多,也就勉强能够糊口,所以,儿子就没日没夜的赶工。

    许东东进了屋,发现屋里的灯光有些暗,就在堂屋,一半边都摆上了工作台,上面杂七杂八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为数不多,几块灰白、价值不高的原材,夹杂其间,一看就是实实在在的家庭式的小手工作坊。

    老头的儿子,三十多岁,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腰里系着一条有些破烂的围裙,正在一个台灯下,用电动机抛光机打磨一件小挂件,见有人来,关了电机,放下手头的活计,谦逊的向许东等人点头微笑。

    不过,因为一条腿脚不方便,赵老头的儿子也没站起来。

    不用许东说明来意,老头子就大致说了一下,来的这三个人,个个都是财神爷,不但做了一桩好生意,而且意犹未尽,都是来定做东西的。

    赵老头的儿子憨厚的笑着,一边让媳妇儿给几个人山茶,一边让许东先选材,说是让许东选择材料,其实也没什么选择余地,整个儿就摆在工作台上那么几块比拳头大不了多少,质地下下乘的玉石原材,估计这也不是直接用赌石,或者直接从出产地带回来的原石,而是低价带回来的半成品,这样的话,成本价钱就便宜得多,按许东的估计,这几块原材料,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两千块,这能有多大的选择余地!

    许东感叹了一阵,选了一块颜色白里略带微黄,被切过的一块原材,问这一块要多少钱。

    不过,许东这样问,就有些外行了,一般来说,雕刻物件,那都只能是一件一个价,要一件,就给一件的钱,一整块的原材料,一般的人又不知道到底能做多少件东西出来,所以,这样问,其实也就是暴露出来自己对设计雕刻的不懂。

    不过,小赵师傅并不在意,对于玉石雕刻,真正懂行,而且是很懂行的人,又能有多少呢,因为玉石原材料,比不得普通的石头,无论质地怎样,品种如何,怎么说都是花钱买回来的,不懂行的,自然是横拉直划,不懂得节省材料,往往一刀切割下来,造成一些浪费,要只是像这些品种质地都不怎么样的,也就罢了,倘若是宝石级的原材,要怎样切割,那还得经验丰富的大师,经过周密的计算,要不然,就算废掉豆子大一块,那就是上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损失。

    许东不懂,不过,小赵师傅也还不隐瞒,回答说,这块原材,按照估计,大约能切到四到五件,价钱是五百块钱一件,要得多,就给一千八罢,加工费就不要钱了,可以帮忙。

    许东也不还价,直接掏出一叠在路上就准备好的散钱,数了一千八出来,递给了小赵师傅,

    而且说了自己需要的款式,又还问了一下,这几种比较普通的款式,如果让小赵师傅设计制作的话,有没有可能直接上到流水线上,形成大规模的投产。

    小赵师傅笑了笑,等媳妇儿给每个人都端了茶,这才笑着说道:“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我设计的图样,还很是有些欠缺,不过,那要看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款式,简单的,当然可以,大规模的生产,复杂的,也可以规模化到大部分。”

    许东笑了笑,当即要小赵师傅演示一下,就先来个简单一点的小挂件,然后是再来个稍微复杂一点儿的。

    小赵师傅笑了笑,当下从许东手上将那块原材料接了过来,然后开始上记号。

    一个好的雕刻,首先要做好上图记号,光是这一点,普通人也许会练上几年才能稍有成就,但在许东看来,小赵师傅做记号上图,却不是一件难事,那块原材在小赵师傅手中不停的翻转,不到片刻,石头上便横七竖八布满了记号,看得几个人眼花缭乱,只觉得小赵师傅在这一道工序上纯熟无比。

    要知道,一件好的雕刻,就算是雕刻者心中有现成的蓝图,上图记号也是一件决不能等闲视之的事,这将直接关系到下一步粗胚造型。

    粗胚造型也就是把材料上多余的部分去掉,这个里面的讲究就太大了,一件宝石级别的材料,几乎必须精确到分厘丝毫,要知道,浪费掉米粒大一块,也就是成百上千块钱的损失,更有甚者,一处记号出错,会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以致毁掉整块材料的原有价值的事情都时有发生,所以,一件好的雕刻,最主要的步骤,大多是集中在前面着几道工序上,尤其是上图记号这一步骤,一般的人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敢动笔。

    小赵师傅却是没有那样的顾虑,除了这块原材料价值不高之外,小赵师傅纯熟的手艺,也要占据相当大一部分的把握,不到半个小时,原材料上的记号便完全做了出来,再端详了几分钟,稍微改动了两处记号,小赵师傅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么短时间就做好记号,只是这一个步骤,就看的几个人眼花缭乱,震撼无比,尤其是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人,心里居然都产生了一种无论如何,也要看着小赵师傅把这块材料雕完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