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六章 休整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刻,许东不但兴奋不起来,还有种被“骗”了的感觉,那个丝路娇子,说他们收人搭伙,只是顺带,但看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都有种“骑骆驼三日游”、“徒步穿越沙漠五日游”的那种感觉。

    说白了,就是巴依尔这一伙人,将一些分散的游客召集起来,收取一定的佣金,然后把游客送到客人要去的地方,不过,按照十万块一个人的收费,比正规旅游公司收取的费用可要昂贵了一半都不止!

    “这样也挺好啊?最起码,我们这样可以算是随心所欲!”胖子明白自己找巴依尔过去,算是又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恶当之后,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随心所欲?”许东悻悻的说道:“你倒想得挺美,我们这叫什么,叫‘搭伙’,既然是搭伙,那就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了。”

    牟思晴却皱着眉头说道:“十万块钱,那只不过是小事,可是,许东,我们现在只能跟他们搭伙了。”

    那边,方家伟带着牟思怡,早就开始付钱了,要是牟思怡不在这个地方出现,而且不跟巴依尔“搭伙”,许东这边也就十万定金的事情,不想要这点儿钱也无所谓,就算是想把这定金要回来,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也有的是办法跟他们讨要。

    但是眼下牟思怡也搭伙进来,要退款、退出什么的,就已经不成了,自己这边的人安全重要,牟思怡的安全也同样重要。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尽管许东不大愿意继续搭伙下去,也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受骗”下去。

    说也奇怪,经过几天的分别,原本很是有些憔悴的牟思怡,现在见到许东等人,精神好了许多,整个人也神采飞扬起来,一张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见到许东等人,也再没有了当初那般的生硬、仇视,还主动的跟许东、牟思晴等人打起了招呼。

    至于魏哲海跟周老头子两个,却是始终跟许东牟思晴等人若即若离,随随便便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去忙他们自己的了。

    如此一来,整个驼队,就将近二十个人了,当然,这一次搭伙,也为那位丝路娇子带来了将近一百万的收入。

    “我靠……”胖子想明白这笔账,低声咕哝道:“一百万,请几个雇佣军人护送我们到和田的钱也差不多了吧……”

    后面的话,被许东一眼给瞪了回去,要不是胖子这家伙,这个小当,还用的着大家都来上。

    眼看天色将近正午,营地里的人也收拾妥当,巴依尔拍着手掌,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然后是宣布了一些这次随行的规则,当然,不外乎就是一些既然跟驼队搭伙,那么,一切都必须听从指挥,当然了,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废话说了足足十来分钟,目的无非只有一个,显示巴依尔等人有足够的能力把这些人“捎带”到和田,但凡是搭伙的人,谁要是不听从指挥,出了任何事故,巴依尔都将概不负责。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许东等人虽然不乐意,但是也懒得去说什么了,见许东他们都不说什么,方家伟等人自然也是无话可说,就算是鲁振声、方友泉这两个保镖也是一声不吱,魏哲海跟周老头两个就更不说话了。

    等巴依尔的废话说完,然后才是分发骆驼坐骑。

    还好的是,每头骆驼身上,都垫着一张羊毛毯子,既可以用来作为坐垫,也可以用来作为夜晚宿营盖在身上的毯子。

    这也算是丝路娇子收了大家的搭伙费,提供的一点儿额外的服务吧。

    至于人吃的喝的,以及骆驼需要的饲料、饮水,全都由其余的骆驼驮着。

    一行十九个人,赶着三十来头骆驼,离了小镇,渐渐向沙漠深处进发。

    原本以为骑上骆驼,就能够扬鞭驰骋的桑秋雨,给弄得很是有些郁闷,除了巴依尔他们九个人,许东几个人骑乘的骆驼,跟所有的骆驼都用一根缰绳拴在一起,跟着大队骆驼一块儿走。

    巴依尔解释说,许东等这十个人,从来就没骑过骆驼,也不可能知道骆驼的秉性,要是单独的让许东等人自由驾乘,恐怕安全后果不堪设想。

    这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安全因素,而且是不容许东等人质疑的,要不然,除了任何后果,那都由自己负责,而且,巴依尔还强调说,这就是搭伙的纪律,谁敢不尊守,立刻就踢出驼队,至于已经交付了的现金,嘿嘿,只要你有能耐能要回去。

    出奇的是,许东不开口反对,方家伟那方面,虽然有两个保镖,他们也是一声不吭,至于魏哲海他们两个,就更是一言不发,只坐在骆驼背上,昏昏欲睡。

    一路上虽然也经过千奇百怪的雅丹地形,或者壮丽无匹的深山峡谷,但终究因为巴依尔钢铁一般的纪律,所有的人都没了去细心欣赏的兴趣,像被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般,只是机械的,毫无生气的朝着和田方向进发。

    如此一连走了四天,第五天中午,驼队进入到一小块绿洲,说是绿洲,主要是因为这里有一个不大的湖泊,周围生长着一些许东不大认识的沙漠你独有的野草荆棘,和一些歪歪扭扭的胡杨树。

    所过之处除了一片褐黄,还是一片褐黄的,除了吃饭和睡觉,都在驼背山度过了三四天的桑秋雨来说,见到这个湖泊以及绿意盎然的绿树脆草,那种意外的惊喜,简直是不可名状。

    巴依尔让整个驼队停下来,要在这里休整一天,补充已经消耗掉的水份,以及喂养骆驼,以应付接下来再也找不到水草的一段路。

    桑秋雨跳下骆驼,几乎是嚎叫着,直接就要扑进湖里,去享受湖水能够带来的舒坦。

    许东不大放心的把在湖泊边上戏耍的桑秋雨叫了回来,这里是一处陌生的水域,不能随便下水,这是其一,还有就是,刚刚大家都是被太阳晒得几乎晕眩了过去,猛然间浸到水里,不但极容易引发危险,还极容易落下病根。

    就算想要去洗个澡,那起码也得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等自己的体温和机能有所恢复,再去洗澡,这样,才会既安全又舒服。

    对于许东的吩咐,桑秋雨自然不想违拗,当下,眼巴巴的望着湖水,心里痒痒的帮几个人搭起了帐篷。

    巴依尔一伙的几个人,卸下了骆驼身上的物资,然后将骆驼放开,让它们自由自在的在草地上啃食,只留了两个人照看骆驼,其余的包括巴依尔在内的七个人,搭帐篷的搭帐篷,准备饭菜的准备饭菜。

    饭菜,依旧是几天来都一直吃着的棒子面馍馍,至于菜,则是脱过水的一些干菜蔬,直接烧一锅水,然后把这些菜蔬倒进去,然后等水烧开了,就分发给每个人一碗菜汤,就着菜汤吃馍馍。

    说实话,胖子也出来过几次,对这样的饭食,早就吃得有些腻了,一张嘴里也淡出鸟来。

    搭完四个人的帐篷,胖子也懒得再去吃这顿难吃的饭,自己一个人躲躲闪闪的,溜到了湖边上。

    桑秋雨却是也经历过一些苦难的人,对吃的却并不挑剔,接过分发到手的饭菜,很是香甜的就吃了起来。

    许东跟牟思晴就更不用说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吃到这些东西,就已经是很不错了,没准儿到了哪天,连这样的东西都吃不上,所以两个人也是吃得很是开心。

    但是,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人显然是吃这玩意儿吃得得腻了,而且应该是嫌这玩意儿都吃不饱,也懒得去领自己的那一份,把自己带在身上的零食什么的,都能拿了出来。

    这几天之中,牟思怡虽然神色缓和了不少,但很是少有跟许东等人搭话,大多数的时间,牟思怡都是跟方家伟在一起,一副卿卿我我的样子。

    不过,方家伟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故弄玄虚,还是欲擒故纵,对牟思怡,总是不冷不热、若即若离,和牟思怡两个保保持着相当的一段距离。

    偏偏越是这样,牟思怡竟然越是恋恋不舍,到了这会儿,不但亲自给方家伟递水,还把牟思怡最喜欢吃的薯片都递到方家伟面前。

    方家伟只是看了看许东这边,然后就很是客气的回绝了牟思怡,而接过方友泉递过来的面包,就着牛奶,啃了起来。

    许东每每看到这里,总是摇了摇脑袋,然后看了看牟思晴,随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而每每这个时候,牟思晴也是叹了一口气,眼里,总是带着一股潮湿,一股淡淡的忧伤,一份沉重的自责,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两滴清泪,背着许东,悄悄的落了下来。

    魏哲海跟周老头两个,原本应该是跟许东一边的人较为熟悉的,估计是对许东很是有些愧疚,那天在火车餐车里,许东又直接回绝了魏哲海的请求,所以,一路走了几天,魏哲海反而与方家伟这边更加亲近起来,不过,能够很是随意接纳魏哲海的,也仅仅只有牟、方两家的那两个保镖,鲁振声和方友泉,至于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魏哲海表面跟他很亲热,但是一般也不主动去靠近,方家伟更是不愿过分去搭理魏哲海跟周老头。

    十几个人分成了几拨,各自围着一个小圈子,吃着自己的饭菜,有默不做声的,又高声笑语的,有卿卿我我的,有窃窃私语的……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