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九章 水里有东西(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跟胖子两人回到岸上,想不到的是,桑秋雨这时候却更加震嚇,连牟思晴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深色出来。

    ——在桑秋雨的脚脖子上,有一圈乌黑的淤青!

    而且,让许东跟胖子两个都心惊肉跳的是,桑秋雨这脚脖子上的淤青,赫然、明显的显出几根手指一般的印痕,活生生被人大力捏过的一般!

    胖子还特地用手去试了试,真的是跟手抓过一样的吻合,连骨节的长短,都差别不大。

    可是,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去检查过了一遍的,湖底那一片地方,不要说水草,就算是残留下来的垃圾,都看不到一点的。

    这说明什么,这湖里还真是有鬼了!

    一时之间,虽然太阳高照,热浪滚滚,四个人却没来由的从背脊上什处一股凉意。

    这湖里到底有什么?怎么桑秋雨碰上了,但许东跟胖子两个却没碰上!

    胖子有些心虚的说道:“听说,人的头顶、左右肩头,都各有一盏灯,人在时运高的时候,灯火就旺,那东西就敬而远之,人在走背字行霉运的时候,灯火就弱,那些东西就直扑过来,东哥,八成是秋雨时运不济,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吧?”

    许东虽然反对胖子的神鬼论,但还是仔细的看了一下桑秋雨的气息,桑秋雨一身淡橙色的气息,很是纯正,半点儿杂色的气息也没有,比胖子身上的那层红色的气息还要浓厚一些,凭着这一点,桑秋雨不可能走背字行霉运。

    当然,胖子所说的那些,基本上应该归纳为命理、八字一类的东西,这东西跟许东的眼睛能看得出来的气息,完全是两码子事,不是说许东看出来桑秋雨身上的气息清爽纯正,就能表明桑秋雨没走背字、行霉运。

    最起码,莫名其妙的被什么东西在脚脖子上“捏”出来一道淤青,就已经很是倒霉了,要不然,许东跟胖子两个怎么就没碰上?

    正在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背上凉嗖嗖的,胡乱猜测之际,湖里又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但这一声惊呼,在许东跟胖子、牟思晴、胖子三个人听来,这那你是什么惊呼,而是惨叫,在临死之前发出来的惨叫。

    只是这声惨叫,极为短暂,过了片刻,又听到一个声音大叫:“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一下子,包括桑秋雨都站起身来,直接扑向叫声发出来的地方。

    发出叫声的地方,就在胖子下网兜过去二十来米的湖边,这时,湖边上围了好几个巴依尔的人,另外,牟思怡、鲁振声、魏哲海三个人也在这里。

    许东等人赶到,只看见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脸色铁青,呆呆的看着湖面。

    原本十分平静的湖面,这个时候,在离岸边十来米远的地方,冒着一串水泡,而且,一圈一圈的涟漪,正在不住的扩散消失。

    想来,那个地方刚刚发生过什么,而且,应该还有不小的动静。

    胖子、牟思晴、桑秋雨三人赶到,水面上的涟漪都已经扩散消失贻尽,水泡也不再冒了,水面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一点儿异样也看不出来。

    胖子急吼吼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过了半晌,鲁振声才努力抬起手臂,指着湖里,结结巴巴的说道:“鬼……水鬼……”

    亏鲁振声还是牟景观手下最得力的保镖,到了这会儿,竟然害怕的浑身无力,说话都不利索起来。

    胖子一叫,鲁振声一解释,原本发呆的一群人顿时像是被激活了过来一般,一时之间,叫的叫,闹的闹,吵的吵……

    “不好……这一次出来,我们触犯了沙漠里的神祗……”

    “这水里有鬼啊,快跑啊……”

    “老三……老三……老三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看来,牟思怡是被吓得惨了,浑身酥软,几乎直往地下瘫去,张着嘴,但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看着十几个人不一而足的表情,许东算是明白过来,多半是巴依尔的一个叫老三的手下出事了。

    老三就是那个每天跟大家做饭来吃的大厨,虽然那个老三没什么手艺,做出来的东西,不但不好吃,而且就那份量也让人吃不饱,但这只是因为条件限制,老三本人为人却是很好。

    巴依尔红着一双眼,望着天空,不住的失声吼叫着:“这是我们的追了沙漠里的神祗,得罪了神祗啊……”

    余下的三四个巴依尔的手下,也是一脸惧色,盯着风平浪静的湖面,瑟瑟发抖。

    胖子不懂巴依尔所说是怎么得罪了沙漠里的神祗的,这一路过来,规则纪律什么的,巴依尔几乎是时刻都挂在嘴巴边上,但是对于神祗禁忌什么的,从来就没说过。

    这应该不是这位丝路上的娇子忘记说了,而是不需要说,说无可说。

    一般来讲,每个地方,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神话传说,都有自己所敬畏的神祗,禁忌,比如说在这丝路上,因为佛教是从这条路上传过来的,巴依尔他们信奉的,就是佛教,不过,不知道巴依尔他们是受到了什么影响,他们相信的神祗,是如来佛祖破身而出的那头鲲鹏,而不是普遍都能看到的龙,而且,到了现在,那头鲲鹏的样子,也变化成金毛大雕……

    见牟思怡状况不好,牟思晴疾步上前,直接抱起牟思怡,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见牟思怡抱回到帐篷里。

    因为牟思晴的关系,许东跟胖子、桑秋雨自然是在现场上稍微呆了片刻,然后就回到营地,去看牟思晴。

    还好,牟思怡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过了一阵儿,总算是缓了过来。

    “可是,巴依尔信奉的这金毛大雕是在天上飞的,没理由跟下水洗澡的人过不去才对啊?”胖子抓着脑袋,低声跟许东说道。

    许东没好气的用手肘捅了胖子一下,然后低声说道:“听下去,别多嘴。”

    出于职业习惯,牟思晴见到牟思怡稍微好一点儿,便马上开始盘问了起来。

    牟思怡怔怔的看着牟思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当时,我跟家伟吃完了鱼,想让家伟陪我去湖边洗洗衣裳好换,家伟不愿意,说他很累,我就跟鲁叔叔一齐,去到湖边……”

    像牟思怡这样的女孩子,衣服穿在身上半天不换,就会感觉到极不舒服,但是从这一路过来,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在赶路,牟思怡就算是想要洗衣服,也没什么时间,再说,这几天都没碰上有水的地方,连人带驼,吃的水喝的水都是定量,又哪里有那许多的水让牟思怡一天洗上几次衣服。

    到了这里休整,牟思怡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将那些衣服拿出来,要通通的去洗上一遍,当然,方家伟的衣物,自然也是少不得要洗一洗的。

    所以,牟思怡抱了好些衣服,在鲁振声的陪同下,到了那处现场。

    当时,老三收拾完毕,要去替换看守骆驼的那两个人,走过牟思怡洗衣服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跟牟思怡、鲁振声打了个招呼,随即,又拿出水壶,去湖边打水,说是现在温度高,比较热,多带点儿水在身边。

    随即,老三就拿出挂在腰上的水囊,到湖边去打水,只是没想到老三才蹲下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接就扑倒了水里,还把牟思怡的衣服都扯了一件下去,老三落水的地方应该不浅,老三落下去之后,你可就在水泥挣扎扑腾了起来,还大叫了一声。

    牟思怡当时就吓得有些傻了。

    鲁振声在一旁,见事情不对,立刻就向老三扑了过去,想要将老三就上来,没想到老三落入湖里,立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一样,极为迅疾的就朝湖泊当中去了。

    许东等人听到的那一声惨叫,就是老三在完全被水淹没之前叫出来的,至于那声惨叫之后,接下来大声呼救的,就是鲁振声了。

    当时,鲁振声眼看已经搭救不及,于是便放声大叫了起来,这才惊动了许东那边几个人,还把巴依尔等人招了过去。

    说到这里,鲁振声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那绝对不是意外,而是有精细计划的谋杀!

    而且,接下来的情形,把鲁振声弄得都吃了一惊,也很是出乎胖子等人的意。

    “湖里的东西,拖着老三,一眨眼就到了那个冒泡的地方,到了那个地方,老三突然之间就像一发炮弹,从水里飞了起来,少说也飞出水面一两米高吧,落下来的时候,炸出来水花,都好几米高,水花之中,鲁振声隐隐约约的看到一条很大的黑影……”

    “很大……”鲁振声顿了顿,然后又才接着说道:“而且,我还看到那东西长着一些红色的须条……”

    红色的须条?

    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差点儿就跳了起来。

    桑秋雨脚脖子上的那个手掌印,据桑秋雨自己说,也是一条红色的布带子一样的东西勒的!而且,当时也是感觉到有巨大的力量把桑秋雨往湖心拉去,只是桑秋雨当时并没发现什么黑色的东西。

    黑色的东西,长着红色的须条,这应该很是醒目才对,不过,牟思怡却说,在砸起水花的那一刻,她看到的,那东西是黑色的是不错,但是鲁振声说长着红色的长须,就不大对了,因为,老三落水的时候,慌乱之间,见牟思怡正在清洗的衣服拉了一件下去,而那件衣服,正是红色的!

    许东暗暗地想了想,觉得鲁振声说的,应该更真实一些,毕竟,那些红色的须条,桑秋雨也看见过的,而且,桑秋雨差点儿遇难,还在老三落水前好长一段时间。

    只是长着红色须条,而且在这么一个小湖泊里,体型又十分巨大的东西,会是什么东西呢?

    许东跟胖子等人正绞尽脑汁的探讨这东西到底是何来路的时候,巴依尔带着几个人扑了过来。

    一见到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人,红了眼的巴依尔,立刻指着两个人,喝道:“就是他们两个,捆起来……”

    谁也想不到这事情在陡然之间,就发生了逆转,巴依尔一伙,竟然把矛头直指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人。

    许东一下子站了起来,挡在牟思怡身前,冷冷的问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胖子也是毫不犹豫得跟许东站在一起,怒道:“你干嘛要捆他们?你们凭什么……”

    巴依尔喝道:“这是与你们几个没关系,你们让开……”

    说着,巴依尔一伸手,去推许东。

    许东手腕一翻,巴依尔的一只手就落到了许东的手里,许东再轻轻地往前一送,巴依尔顿时便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儿没站稳。

    推开巴依尔,许东拍了拍手,又冷冷的说道:“你要捆他们,须得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如果真是他们不对,别说你要捆他们,就算你们要杀了他们两个,我也绝不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