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章 逆袭
一本读|WwんW.『yb→du→.co
    巴依尔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子,很是诧异的看着许东,

    巴依尔始终想不到,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黄毛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儿,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出来这么远。

    在许东他们这一群人里面,除了牟思晴、牟思怡姐妹两个女孩子之外,一群男人里面,也就许东一个人看起来最是文弱,也最是沉静,即如是桑秋雨,看起来都要比许东刚猛。

    所以,巴依尔对去他的人还有一点儿忌惮,唯独却没把许东放在眼里,不曾想,许东刚刚这一抓一推,不但将巴依尔推得倒退了好几步,还让巴依尔胸口一阵发闷,很有一种想要呕吐出来的感觉。

    这许东很厉害!巴依尔暗暗的吃了一惊。

    巴依尔被许东推开了,但是巴依尔手下还有好几个人,一个跟胖子两个扭缠在一起,一个要去抓牟思晴,另外的几个人直接扑向牟思怡和鲁振声。

    显然,过来的时候,巴依尔应该是分配好了各自的对象的,许东看起来最弱,由巴依尔对付,其余的胖子等人,都有实力相当的专人对付。

    可能知道鲁振声是保镖,所以对付鲁振声的,是身手都很厉害的两个人,至于对付牟思晴,那个人也很是有些手段。

    场面上顿时一片混乱。

    不到片刻,胖子跟牟思怡两个人先后被人按到了地上,连桑秋雨都被人给捆了,牟思晴却也将一个人掀翻在地,鲁振声却依旧跟两个人苦斗不已。

    突然之间,“啪”的一声枪响,混乱的场面顿时一滞。

    见许东等人拼命的反抗,巴依尔竟然掏出一把改装过的猎枪,对着天上开了一枪。

    枪响之后,巴依尔拿着枪指着许东,大喝道:“蹲下……蹲下……双手抱着脑袋,蹲下……”

    不曾想,巴依尔刚刚把话说完,一阵更为猛烈的枪声响了起来。

    许东手里拿着一把ak,直接就对着巴依尔搂了火,子弹打在巴依尔脚下的沙子里,激起一股股的沙柱,吓得巴依尔不住的蹦跳了起来,连手里的改装猎枪都掉在了地上

    许东也大叫道:“蹲下……蹲下……双手抱头,蹲下……”

    巴依尔脸色煞白,本来还以为自己手里有一条改装猎枪,应该就是这一群人里的王者,实在没想到的是,许东手里的家伙,比自己那把破枪更加厉害更加有威慑力,更加危险。

    情势,在这一刻突然再次逆转了过来。

    所以,巴依尔立刻抱着脑袋,跪了下去,不错,是跪了下去,而且,嘴里还大叫道:“安吉,布吉纳多……蹲下,蹲下……双手抱头,蹲下……”

    原本按住了胖子,桑秋雨、牟思怡三个人的人,在许东的ak之下,立刻学着巴依尔的样子,放开按住的胖子等人,一双手抱着脑袋,跪到了地上。

    跟鲁振声、牟思晴两人交手的,也是立刻远远地退了开去。

    本来,许东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动用ak来吓唬人的,但是眼看着牟思怡,桑秋雨、胖子都先后被掀翻在地,给人捆了起来,要是采用以前打群架的那种方式,去一个个解决,只怕桑秋雨、牟思怡等一点儿反抗能力也没有的人就要遭殃了。

    不过,许东也看了出来,从“搭伙”收费起,许东就知道,这一伙人,巴依尔这一伙人,也并非什么好鸟,按照许东的猜想,巴依尔这伙人,所从事的,应该就是坑蒙拐骗一类的事情,到了这一会儿,竟然连枪都拿了出来,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许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拿出重型武器,显示出强大的威慑能力。

    “过来……过来……”许东摆动着手里的ak,把巴依尔一伙的人全部赶到一块儿,双手抱着脑袋,跪下。

    待几个人都跪好了,许东这才沉声喝道:“你们为什么要捆他们两个,说,要说不出个道道来,我一个一个的把你们丢下湖里去……”

    面对着许东的ak,巴依尔一伙人,抱着脑袋,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站出来回答许东的话,唯恐在回答的时候,惹恼了许东,许东一个不高兴,就会被许东直接给射杀了,或者被人扔下湖里。

    许东喝问了好几遍,巴依尔才抱着脑袋,回答道:“是他们两个杀了老三……我们找他们报仇……”

    “胡说八道……”许东怒喝道:“你凭什么说就是他们两个杀了老三的……”

    巴依尔抱着脑袋,看了看许东的枪口,很是有些恐惧的说道:“你手里现在有枪,你说我们是胡说八道,那就是胡说八道,但是我们心里都不服……”

    按照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人说的情况,当时的确就只有牟思怡跟鲁振声、老三三个人在现场,现在老三出事了,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人的相依当然最大了。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有嫌疑,巴依尔一伙,自然也就不会轻易放过有重大嫌疑的人。

    许东冷冷的笑了笑,说道:“我的兄弟刚才在湖里洗澡,也遭遇了袭击,袭击我兄弟的,那又是谁?还有你们不是说是因为触犯了你们的那个什么神祗么,怎么又把账算到他们两个人身上?”

    巴依尔旁边一个留个胡子包着头巾的中年人叫道:“就是因为他们两个谋杀了老三,所以才触犯了神祗……”

    “放屁……”这个时候,胖子被牟思晴解开了绳子,咆哮着扑了过来,先前跟他扭打的那家伙,下手太他妈歹毒了,此仇不报,不为君子!

    只是当时急急匆匆的,到底是谁揍的的胖子,一时之间,胖子却又找不出来那人了。

    所以,胖子怒不可竭的扑了过来,大声骂道:“一群王八蛋,凭什么说就是他们两个要害你们家老三?”

    巴依尔振振有词的说道:“凭什么,哼哼,听到叫声,我们就扑了过去,刚刚看到老三还在水里挣扎,而岸边上,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他们两个杀了老三,还能有谁?哼哼,你们手里有武器,你可以杀了我们,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们亲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有错!”

    “不会有你隔壁二姨妈的错个头……”胖子喝道:“你小子去看看,去看看,我们这边也有人被伤着了,待会收拾你你们,等我去把你们那个什么神祗揪出来……”

    说到这里,胖子哼哼了两声,不再说下去了, 不管巴依尔他们相信的是什么样的神祗,但是那是他们的信仰,出了这样的事情,可以以事论事,但绝不能拿他们的信仰来开玩笑,甚至是侮辱,这一点,胖子还是分得清楚的。

    这时,桑秋雨反而不再是战战兢兢的了,姐夫许东扛着一把ak,让所有的人都跪倒在脚下,那样子,当真是高大威猛无比。

    这跟桑秋雨心中,一把钢枪,驰聘疆场,杀敌无数,威震四方的英雄,绝对是一模一样的范儿,桑秋雨的偶像就是这样的英雄!

    既然自己的姐夫就是这样的英雄,除了桑秋雨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之外,还不能给自己的“英雄姐夫”丢人,要不然,就不配给这样的“英雄姐夫”做兄弟了。

    桑秋雨走上前来,撩起自己的裤管,把那只受伤的脚显露出来,威严的对巴依尔等人说道:“叔叔,你们看好了,我们半句假话也没说……”

    本来桑秋雨想要把自己表现的威猛一些,无奈,一说话出来,胖子就忍不住想要苦笑——虽然桑秋雨故意沉着脸,表现得很是威严,但是一说话出来,那声音却就显得太过稚嫩,而且,一开口还直接叫几个人“叔叔”,那份威严,顿时荡然无存,不但荡然无存,还让人忍不住好笑。

    许东苦笑了一下,收起手里的枪,对巴依尔说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神祗,也不管那位老三到底是怎么样出了事的,我答应你们一句话,这两个人,要真是这两个人做了什么坏事,我绝不偏袒,你们想要怎么样处置,那都随你们,但是在拿不出让人信服的证据之前,你们也不能随便乱来,否则,哼哼……明的暗的,我都奉陪到底!”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以来都颠扑不破的真理,现在许东手上有枪,而且是威力极大的ak,凭着这一点,巴依尔等人也就不敢乱来。

    天知道这把ak到时候会有多少颗子弹是对着自己飞过来。

    许东收好枪,然后又说道:“现在,一连除了了两件怪事,我想要弄清楚,你们想要怎么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许东招呼了胖子等人一声,将原本搭建在离湖边不远的帐篷,全部搬开,远远地离开湖边,免得一个不慎,又弄出什么古怪出来。

    巴依尔等人见许东并不是穷凶极恶之辈,要把几个人怎么样,而且话也说得很清楚,想要报仇,只要能拿到让人信服的证据,许东也不阻拦,这也合情合理,

    当下,巴依尔跟手下商量了一下,接下来该要怎么办。

    只是才一说接下来的事情,巴依尔的人便出现了极大的分歧,有三个人要坚决留下来,好好的看看,这湖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查清楚老三真正的死因,为老三报仇。

    但却有四个人主张立即撤退,这湖里面有危险,这是走这条路十几年来都没遇到过的,这说明这是未知的危险,也很是大家不可能应付得了的,现在,最为安全的做法,就是立刻离开,免得大家以身犯险,这不值得。

    至于是不是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人谋害的老三,这事情谁也说不清,谁也拿不准,但是死了的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不是。

    只是几个人正在商量着,远远地,没人照料的骆驼,竟然又发出一声狂叫,接着,好些骆驼便发了疯一般的狂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