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一章 损失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看到这个情景,巴依尔等人吃了一惊,这里离出发点还有五天的路程,要是丢了骆驼,即使能走回去,大家也绝对会脱下一层皮。

    何况,骑着骆驼走五天,那并不代表靠人的一双脚也只需要五天。

    立刻,巴依尔大叫:“安吉,布吉纳多,你们两个去左边,巴布提、格桑你们两个去右边,千万把骆驼圈住,其余的人抄家伙,跟我过去看看……”

    在骆驼狂叫那一刻,本来正在清理营地里的东西的许东等人,也是大吃了一惊,直接丢下手里的东西,呼喝一声,全都奔向骆驼狂叫的那边。

    看来,桑秋雨遭受了袭击,老三又被拖进了水里,这都不过仅仅只是事情的开始,现在,湖里的东西,又盯上了到湖里喝水的骆驼。

    十几个人,几乎是蜂拥一般直接扑到骆驼出事的地方。

    这次,骆驼出事的地方,在老三出事的地方那边约有三十来米的距离,等行动他们赶到现场是,看到的,除了湖边的草地上一片被重物压得倒伏的杂草之外,杂草上面,还沾了一滩让人触目心惊的鲜血,骆驼的鲜血。

    那片倒伏的野草,有一条近两米宽,两三米长,从岸边直接延伸进湖里,不过,湖水里面,却看不到大量的血迹,而且,再也没有像先前那样的涟漪扩散,甚至,连水泡都没了。

    这一次,牟思怡跟鲁振声两个人根本就没过来,而且是正在清理帐篷里的东西,就在巴依尔等人的眼皮子底下下,也就是说,他们两个是不可能跑过来杀了这头骆驼,然后在把骆驼扔进水里的。

    据此而论,老三的事,应该真的是跟他们半点儿关系也没有,一群人面面相觑之中,基本上都默认了这个事实。

    过了许久,巴依尔才转过头来,惨白着脸,对站在旁边的许东说道:“对不起,先前,的确是我们误会了……”

    既然是误会,大家把事情说开了,也就罢了,许东等人也不是得理不饶人,小肚鸡肠之辈。

    当下,大家都把话说清楚了,两帮人算是和解了下来。

    不过,巴依尔有些瑟瑟发抖的继续问许东,这么凶猛凶残的湖里的东西,在这条路上,就算是巴依尔这样的丝路娇子,也没听说过,为了大家的安全,是不是立刻准备一下,然后起程,不管是回去也好,继续前往和田也罢,总之,离这里越远越好,越快越好,免得人畜在莫名其妙之间就遭了殃。

    许东摇了摇头,比这个更加凶残更加厉害的东西,许东都见过了的,自然不会害怕,留下来,替桑秋雨除去一块心病,也无不可。

    何况,老三、一头骆驼,都在这湖里遭了毒手,这事儿,许东还真不想放过。

    “可是,我们连看都没看上一眼,那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它会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我们怎么做,才能帮老三报仇。”巴依尔的一个手下问许东。

    不管湖里那东西是什么,既然那么凶残,要帮老三报仇,总不能空着两只手赤胳膊上阵吧,要是可以的话,估计巴依尔早就上去拼命了。

    真要替老三报仇,还得要有大威力的武器撑腰,光凭着巴依尔几个人带着的猎狼刀,那根本就办不到,所以才有人、甚至包括巴依尔本人都想到要立刻逃命。

    不过,总算还有几个人想到,大威力的武器,许东手里不就有吗?ak啊,这样的武器,在目前这一群人眼里,可以说这是重型武器,要找老三报仇,就只能依赖许东手里的那把ak了。

    所以,那人这个时候不去问自己的头儿巴依尔,反而是问许东。

    那人这样一问,巴依尔的脑袋在突然之间也转过弯来,当下转头对许东说道:“小兄弟,刚才是我们太冲动了,对不起……”

    本来,在看到那头骆驼神秘的被杀,巴依尔等人就已经跟许东等人道过歉了,不过,那一次道歉,巴依尔只是弄清了事情的真相,知道老三不可能是牟思怡、鲁振声等人谋害的,为这个,巴依尔道了歉。

    现在巴依尔再次道歉,那意思,也不用巴依尔多说,许东就看了出来——现在,巴依尔要仰仗许东,准确的说是仰仗许东手里的那把ak,来给老三报仇,至于那湖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巴依尔暂时倒不去追究,没法子去追究。

    但是有了大威力的武器撑腰,最起码心里有底,不再那么害怕。

    只是如此一来,巴依尔一伙人的地位,明显的就低了不少,甚至低于许东,巴依尔都要向许东求助,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许东挥了挥手,说道:“算了,过去的事咱不提了,现在,我们折了一个人,要想把这事弄清楚,大家就只有团结起来,同仇敌忾,对不对……走,我们先回去商量商量再说……”

    说回去,那就是回到营地,许东这么一说,一群人呼呼啦啦的,很快就回到营地。

    这时,方家伟、方友泉两人才从帐篷里探出脑袋来,睡眼惺忪的问道,这一伙人咋呼咋呼的,是出了什么事吧。

    一见到方家伟,牟思怡赶紧跑到方家伟的帐篷前面,对方家伟说道:“家伟,快起来,出事儿了?”

    方家伟揉了揉眼睛,问道:“出了什么事?”

    牟思怡把房价为他们睡觉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一听说出了人命,方家伟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慌忙钻出帐篷,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牟思怡摇了摇头,答道:“看样子,巴依尔他们想要给老三报仇,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巴依尔他们好像很信赖许东,要不,去问问许东,也许会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去问许东!方家伟摇了摇头,这一路上过来,许东明显的不太愿意理睬自己,要问,还是牟思怡去问吧,自己去问,搞不好会搞个灰头土脸的。

    牟思怡笑了笑,当下对方家伟说道:“那好,我去问问许东,然后再过来跟你说,不过,可能最基本的,是你要做好搬离现在这个位置的准备。”

    “要搬离这里?”方家伟失声说道:“这多麻烦!那个什么什么,是在湖里的,又不会上到岸上来,为什么要搬……又要往哪里搬?”

    牟思怡笑了笑,一边走一边答道:“家伟,你先准备一下吧,我去问清楚了,就过来跟你说。”

    巴依尔的几个人,跟牟思晴、胖子、桑秋雨等人围了一个圈儿,把许东围在了中间,一群人七嘴八舌、慷慨激扬。

    原因是许东承诺,可以跟大家一块儿把这湖里的东西除去,除了帮老三报仇,而且,为了以后继续在这条路上讨生活的人除去祸患。

    这里是这一段路上方圆百十来公里,唯一的一个可以补充水草的地方,被那东西霸占着,别的人就没法儿活了,必须的除去,哪怕多耽误一些时间。

    至于武器方面的事情,许东也承诺,根据情况需要,自己一定不会藏私,不过,现在首想要做的,是远离湖边,保证人畜的安全。

    短短几分钟之后,一群人轰然散开,各自去清理自己的帐篷、物品什么的准备搬家,牟思怡自然是慌忙去通知了方家伟,顺便,又通知了还在呼呼大睡的魏哲海、周金龙一声。

    按照商量的结果,大家把营地搬到离湖边五六十米远的地方带,而且,选择在一道小丘上面扎营,这样,方便监视湖面的动静。

    把安营扎寨的事情处理妥当,这个时候,安吉、格桑、巴布提三个人才赶着一群骆驼回来,而安吉布提,为了尽可能多的找回跑散的骆驼,一个人依旧还在寻找。

    这一次,骆驼受惊,损失很大,原本三十多头骆驼,到了现在,只剩下二十多头了,余下的十几头,全都跑散了。

    许东很是有些担心,安吉布提一个人去寻找跑散的骆驼,这会不会太危险了,毕竟这是沙漠地带。

    巴依尔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应该没事吧,这条路上,除了我,就算安吉布提最有经验了,他懂得怎么做!”

    不管巴依尔怎么说,许东依旧有些放不下心来,毕竟安吉布提是一个人,就算有什么事,也没人知道。

    本来想要商量一下,要不要派两个人去帮帮安吉布提的,偏偏这个时候牟思晴发现了湖面上有点儿异常的情况。

    本来,牟思晴也是安排妥当自己的帐篷之后,就在那边跟牟思怡闲聊,不曾想一转头,就看到湖面上的异常。

    这个时候,湖面上突然起了一个很大的水柱,像是什么东西横空落进了湖里一样,或者是湖里有颗炸弹爆炸了一半,湖水都激起一股五六米高的水柱,而且,这股水柱,足足维持好几秒种,才轰然落下。

    这一幕,因为牟思晴提醒得及时,几乎所有的人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有些出奇的是,不知道什么东西把湖水都激起这么高的水柱,但却没一个人听到那种有东西掉进湖水,或者炸弹爆炸的声音,也就是说,你这股被大家看到的水柱,几乎就是无声无息的,凭空生了出来。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水柱消失,只留下一圈一圈不断扩散的涟漪,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心惊胆战的说道:“那家伙,那家伙……看样子是那家伙在发脾气了,我们……我们……东哥,我们要怎么样防患?”

    许东想了想,又看了看这块绿洲上那些长得歪歪扭扭的胡杨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