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二章 做贼心虚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估计光凭着许东已经拿出来的那一把ak,还不足以能够对付湖里的那东西——无论是从鲁振声看到的那一片巨大的黑色,还是眨眼之间就灭了一头骆驼,总的来说,湖里的东西的体型应该很大。

    一把ak威力有限,巴依尔那把改装过的猎枪就不用说了,那都是主力,而且还得要添加一些辅助的武器,而要弄到这些辅助武器,也就只能往那些胡杨树身上打主意了。

    当下,除了被巴依尔安排的格桑、巴布提两人去看守骆驼之外,其余的人都拿起砍刀,去砍一些胡杨树树枝。

    砍来的胡杨树树枝,除了做武器之外,还准备着在晚上生出一堆熊熊篝火,当然这并不是为了要来个什么篝火晚会,而是要抵御那未知的危险。

    这个时候,魏哲海跟周金龙两人却鬼鬼祟祟的找到许东,跟许东商量。

    周金龙的身体,明显是有些虚弱,这也没办法,年纪这么大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颠簸了这么久,吃的喝的又很是对不上胃口,要不虚弱,那也就有些奇怪了。

    周金龙喘着粗气,对许东说道:“许小兄弟,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许东点点头,很是礼貌的说道:“周老爷子,你说?”

    周金龙喘了一口气,说道:“我的身体不怎么好,你能不能跟他们说一声,替老三报仇的事情,往后推推,我坚持不住了,能不能想把我送回去?”

    现在,因为许东手里有大威力的武器,巴依尔等人要仰仗许东,所以许东说话,还能派得上一些用场,如果由许东出面吩咐巴依尔让人送周金龙回去,想来应该是很顺当的一件事。

    不过,许东很是有些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怕巴依尔能够分散出来的资源,实在是已经不多了,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损失了一个人,还有一批骆驼,这对在沙漠里的人来说,几乎都是致命的打击。

    现在周金龙要提前走,无疑是再给这些人雪上加霜,谁也不知道巴依尔会不会答应,其他的人又会不会答应。

    周金龙显得有些艰难的喘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许小兄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来找你帮我去说说,只要我能活着回去,你放心,许小兄弟这份恩情,我周某人没齿不忘。”

    许东想了想,恩情什么的,就不说了,但是周金龙这一走,对大家来说,未必就是件好事,至少,巴依尔那几个人当中,就有几乎超过半数的人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如果周金龙带头一走,势必形成连锁反应。

    到时候,大批的资源就将会随之被带走,可是,留下来的人又该怎么办?大家伙儿在一起,或许能够想到办法共度难关,但是一旦分散,每个人所要面对的危险,几乎是成倍的增长。

    沉吟了许久,许东这才说道:“周老既然给我这么大个面子,我也不能推脱,这样吧,我去试试看,至于能不能成,这个可没什么保证。”

    许东的话能够管用,的确是不错,但是所有的资源,那都是巴依尔的,要怎么样分配资源,许东不可能,也不愿意在这事上去对巴依尔指手画脚,那样的话,很容易引来别人对自己的反感的。

    周金龙点了点头,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许东当下找到巴依尔,把这话一说,果然,巴依尔怔了怔之后,随即说道:“我承诺过,要承担你们的安全责任,而且一定要把你们送到目的地,他现在这样一走,我以后怎么在这条道上混下去?再说,现在,老三去了,我手下的人手本来就不够了,又哪里抽的出来专人去护送他。”

    许东摇了摇头,早就听说,从这里到和田,至少还有半个月的路程,而且,一路上更加艰险,以周老爷子的身体,恐怕未必能够坚持得下去,这要是在半路上坚持不住了,那时候,麻烦岂不是更大。

    巴依尔沉默了好一阵儿,现在,老三遇难,安吉布提又没回来,自己一行九个人,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七个人了,这些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岗位,少一个,那都是很大的麻烦,何况现在已经少了两个人,要是再派走一个,这以后,人手就严重不足了。

    九个人的事情,六个人来做,这里可是沙漠里,比不得别的地方。

    巴依尔犹豫了半晌,最后看在许东出面的份上,不得已答应了下来,派一个人,三匹骆驼,先送周金龙回去,不过,还有一点,那就是周金龙的“搭伙费”,那是分文也不会再吐出来了,现在,老三出了事儿,周金龙那十万搭伙费,就算拿给老三的安家费,而且,周金龙不得追究没能被送到和田这事儿。

    因为周金龙这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而是自己要求退出的。

    对于这个,许东倒没怎么说,毕竟,一方面十万块钱,对周金龙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另一方面,这的确是周金龙主动提出来走不下去了,与巴依尔没什么关系。

    周金龙得到这个结果,又是欣喜又是失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在巴依尔的一个手下带领之下,骑了一峰骆驼,落寞的离开。

    周金龙走了之后,所有的人喟叹了一阵,便又忙活开来,余下的人,还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无论是不是为了老三报仇,总的来说还得休整,到了明天才能继续往前走。

    人多力量大,经过小半天的忙活,砍来的树枝,都堆成了一座小山。

    许东等人稍事休息之后,便开始制作铺主武器,制作武器,当然不外乎就是简易的弓箭,简陋的标枪之类的。

    至于呆在身边的砍刀,那都是在必要的时候进行自卫、近战,要去进攻里面的东西,砍刀基本上用不上。

    制作武器,鲁振声跟方友泉两人都是大行家,格桑、巴依尔等人也差不多,不多时,就做了五六张硬弓,一些箭矢。

    其余的人把稍大的树枝砍削一头尖利的木桩,并按照许东的要求,在湖边选择一块地带,埋了下去。

    这样,是为了防止湖里的东西上到岸上来偷袭人畜,另外,也方便在发现湖里的东西的情况下,实施进攻。

    布置好这一切,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期间,湖面上曾在一次出现过先前被大家看到过的水柱,不过,大家都不再去理会了。

    不管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到目前为止,他还没那个胆子上到陆地上来跟这些人放手一搏。

    到天黑之时,原本老三叫大家吃晚饭的时候,不过,现在,老三已经死了,众人又疲累不堪,还好,胖子这家伙主动地去承担了下厨的职位。

    于是大家破天荒的第一次吃到了,棒子面馍馍,脱水蔬菜之外的味道,只是那个份量依旧有些不足,反倒吃得一群人牙根痒痒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沙漠里,食物食水,那都必须严格的控制。

    吃过了晚饭,升起了篝火,魏哲海、方家伟两个依旧是早早的睡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接下来还有很多路要走,必须要保持好体力,要保持体力,那就要休息好。

    不过,两个人也答应了,在明天早上黎明前那一段,由他们两个来站岗值守,因为前半夜和下半夜,轮班值守的人,有巴依尔跟许东等人。

    安排妥当,只留了第一班值守安吉和方友泉,其余的人全都找找得到自己的帐篷里躺下。

    见一切准备在许东的安排之下都有条不紊,桑秋雨兴奋的根本就睡不着觉,就觉得,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有多厉害,那都不会是姐夫的对手,姐夫是什么人,姐夫是英雄!

    出奇的是,跟桑秋雨一样兴奋的,还有两个人,牟思怡和方家伟。

    白天虽然连续好几次心惊肉跳的经历,但总的来说都是有惊无险,这让牟思怡有种是特意被安排出来的“考验”她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新奇,甚至让牟思怡很是期待,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许东又会怎样去处理。

    而与牟思怡的想法不同的是,方家伟却在暗地里收集,准备了好些物资,在方家伟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许东要留下来,那并不见得是件什么好事,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情形有点儿混乱,尽可能多的准备一些东西,在将来出现特殊的情况的时候,可以自救。

    这里是沙漠,要自救,要活着出去,最不能少的,就是水和食物,还有就是骆驼,所以,方家伟暗暗地绕过值夜的安吉和方友泉两个人,悄悄地选好一匹骆驼,将骆驼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拴好。

    然后潜行回来,找了个大大的塑料桶,去装水。

    不过,方家伟这个时候可不敢到湖边去打水,那湖里有会杀人的东西,直接去湖边装水,那就是自杀。

    所以,方家伟拿了一把铲子,在离湖边二十来米,地势比较低洼的的地方,开始挖坑,这样做有个好处,不但能够装到水,而且,水质比直接从湖里吸取的要好得多,毕竟,湖水经过了沙子的过滤。

    往下挖了一米多,就开始出现渗水,这让方家伟心里狂跳起来,自己的自救计划,进行的太顺利了,只要装好水,然后再去找点儿食物,再然后就可以高枕无忧的看许东他们折腾,要是许东他们能折腾出来个名堂,那是不错,但要是许东他们一旦处于不利的地步,自己就可以撒腿就跑。

    心里想着,方家伟禁不住得意起来,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去装水,只是渗水的速度实在太慢了,好一会儿,也才浅浅的一层水。

    估计,这一带的地方,沉积的并不是全是沙子,里面还有许多比沙子更加细腻的泥土,这样,渗水的速度就会很慢。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这样渗出来的水,会更加干净,更加卫生。

    好不容易等到可以装水的时候,方家伟把塑料桶放进坑里,正要装水,没想到背后突然有人阴森森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阴里阴气的,让方家伟全身的毛孔顿时都炸了开去,几乎没加任何考虑,“哇”的叫了一声,连塑料桶都不要了,扭头就跑。

    不曾想没跑多远,方家伟竟然“噗通”一声,掉进了湖里,顿时溅出一片水花。

    这时,暗处才站出来两个人。

    许东不满意的对胖子说道:“你这家伙,这样子会把人吓死的。”

    胖子黑黑的笑了笑,说道:“他这家伙,做贼心虚,偷偷摸摸的,又牵骆驼又打水,这就是要逃跑的节奏,我不吓他我吓谁去。”

    “还说,赶紧的去把他弄起来吧,要不然,你就是蓄意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