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五章 来路不明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许东笑了笑,接着说道:“可惜,因为材料有限,我做出来的炸弹也不多,能不能提老三报仇,弄死湖里的那东西,这就很难说了。”

    巴依尔叹了一口,劝道:“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老三要是在天有灵,也应该感激不尽了。”

    “那好……”许东点了点头,说道:“留下几个人整理物资骆驼吧,我这边也就几个炸弹而已,扔进湖里,也用不了多久!”

    反正许东做出来的炸弹也没几个,引燃了就往湖里一扔就能了事,能不能提老三报仇,也就只能看天意了,不出意外的话,的确要不了几分钟时间。

    所以,也用不了多少人去,这边去扔炸弹,其余的人也用不着闲着,早点儿收拾好了,还可以早点儿出发。

    可是,巴依尔等人却非要跟这许东一块儿却看看结果,不然的话,于心难安。

    看就看呗,这样的事情,许东从来不愿意遮遮掩掩的。

    于是一群人拴好骆驼,然后一起跟在许东身后,去为老三“报仇”。

    穿过昨天不下的尖头木桩,到了岸边,许东站在老三遇难的地方,双手合什,默默地祷告了一番,然后才抖抖索索的摸出来三四个手雷。

    巴依尔等人一看,有些傻眼了,这他妈全是美式军用高爆手雷,哪里是什么土制炸弹!

    这玩意儿可贵重了,那真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弄得到的东西!

    现在用这么贵重的东西来给老三报仇,巴依尔一伙人眼里全都掠过一丝痛惜,要是在关键时刻,这三四个高爆手雷,能起多大的作用啊,反正老三都去了,用了也是浪费。

    只是许东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浪费,祷告完毕,让众人都俯下身子,趴在地上,避免被手雷伤到,然后,许东两只手各握一个手雷,用牙齿咬掉保险栓,然后左右开弓,两个手雷一起飞了出去。

    两个手雷带着两缕青烟,划出两到完美的弧线,扑通扑通两声落进湖里,顷刻之间,两声闷响,地皮都跳动了一下,然后在湖面上升起两股好几丈高的水柱。

    这两股水柱还未彻底崩坍,地皮又是一震,紧接着,湖面上又是两股水柱升了起来,随着水柱的崩坍,站在岸边的人身上无不被飞溅出来的水花淋了一头一身,一个个全都像落汤鸡似的。

    等水柱消失,湖面上完全平静下来,所有的人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凝神去看湖面上的动静。

    这时,湖面上翻起来一片红色的布片,在湖面飘荡了一下,随即又渐渐的沉了下去。

    牟思怡眼尖,看清楚那红色的布片,立刻大叫了一声:“那是我的衣服……”

    胖子这家伙却大叫:“快……快捡鱼……”

    这一刻,被四个手雷一炸,不但湖里漂了一层白花花的鱼,就算是岸边上,都落了不少,大的小的都有,只是岸上的,比漂在湖面上的,要小了许多。

    看到这么多鱼,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尼玛,这是在给老三哥报仇,还是来炸鱼的啊……”

    不过,这个时候,好像没人去理那家伙说了什么,要知道,这么多的鱼,不要说做成鱼干,就算只是现烤了然后再装起来,就足足够这些人吃上几天。

    现在沙漠里的温度很高,要把这些鱼做成鱼干,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也就是说,原本每天都必须定量的饮食,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就可以不需要再严格限制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这么多的鱼,这么多的人,当然不可能统一保管了,也就是说,谁有能耐多捡到一些鱼,做成鱼干的话,今后几天里,就能够少饿肚子。

    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所以,几乎所有的人在这一瞬间,几乎都把为老三报仇的事情给忘了,湖里有未知的危险那事,也给忘了。

    大家都疯了似的只顾着捡鱼,为自己今后几天的温饱问题而忙碌。

    见这些人什么都不顾了,许东抽空望了一眼胖子,两个人都是会心的一笑。

    岸边的鱼被抢光了,大家就想办法去捡湖面上的鱼,这时候,昨天做成的那些弓箭,就成了最好的工具,在箭杆的尾巴上系上一根绳子,然后把箭射出去,就能直接把湖面上的鱼给收回来,既简单又快捷。

    接下来,大家都把自己捡到的鱼收拾了一番,剖洗干净之后,加旺了篝火,十分快捷的把捡来的鱼做成鱼干,然后在各自收藏起来,等到想吃的时候,再拿出来。

    只是经过这一阵折腾,时间很快便到了中午,待大家都吃饱喝足了,这才收拾骆驼装备。

    因为巴依尔的手下少了几个,许东跟胖子两个不得不很是勤快的去帮忙整理。

    不过,两个人勤快是勤快了些,但两个人都没怎么干过这些力气活,所以有些笨手笨脚的,一个不小心,就将一个从来没打开的箱子给摔在了地上。

    在这一瞬间,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使面色古怪,好像是既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却又在意料之外。

    牟思晴也看了一下这箱被摔开的东西,只见箱子里面露出来的,都是一些没怎么见过的工具。

    一看到这些奇形怪状的工具,牟思晴顿时皱上了眉头,这巴依尔一伙,不就是送人的吗,怎么会带上这些工具。

    偏偏这个时候许东跟胖子两个不动声色,迅速的把箱子收拾好,然后装上驼架。

    很快,所有的物资装备、补给都收拾妥当,巴依尔这才把大家召集起来,说道:“原本我以为这一次已经不可能把大家送到目的地了的,呵呵,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失去的骆驼,又回来了一部分,另外,有意外的获得了不少的补给,呵呵……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走了……直到我们原来预计的目的地,和田!”

    什么都说了,但巴依尔很是健忘的不提老三的事情,一个字也不提了。

    顿了顿,巴依尔又继续说道:“很是感谢大家和我们一起同甘共苦,共同进退,现在,我想问问,有谁不愿意继续前进的,我可以抽人送你们回去……”

    当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就再也没有人愿意直接回去了,就算是方家伟,也不再考虑食物之类的问题,决定一心一意的赶赴到目的地。

    见没人反对,巴依尔大手一挥,大叫了一声:“出发……”

    然后,十几个人,二十几头骆驼,便鱼贯离开这个神奇、诡异的小小湖泊。

    可能是被许东的那把ak震慑住了吧,到了现在,巴依尔再也不把所有的人连成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而是很随意让许东等人任意驰骋,只是让两个手下在前面开路,留了洛桑、吉布提两人在后面押队。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就连桑秋雨也不再期望跃驼扬鞭,而是规规矩矩的跟在许东等人身边,并绺而行。

    牟思怡骑了骆驼,依旧是跟方家伟一伙,魏哲海倒是显得很是随和,时而跟鲁振声、方友泉两人走在一排,时而又去跟巴依尔的人搅合在一起,时而又过来跟许东等人打个招呼,仿佛以前的芥蒂,在一夜之间都全部一笔勾销得干干净净。

    只是牟思晴瞅了个空子,趁桑秋雨和其他的人都不在身边的时候,跟许东说道:“我原本以为巴依尔一伙做的只是坑蒙拐骗游客的事,没想到他们还干这个……”

    许东淡淡的一笑,巴依尔那口箱子里的东西,许东就算不是全部认得,也认出来几样,比如说其中一样一端是圆筒型的,后面还有可以连接加长的工具。

    许东就知道那种工具的名字,那种工具,有个很响亮的名字,“洛阳铲”,这洛阳铲是干什么,根本就用不着许东去猜测。

    巴依尔一伙,原本就是一群土爬子!

    既然这群家伙是一伙土爬子,一再声称可以将许东等人安全的“送”到和田,许东就要好好的考虑考虑这些家伙的目的了。

    骗许东等人的钱,许东可以不计较,但是如果还有其他的目的,比如说要让许东等人去进墓为他们做探路炮灰之类的事情,许东自然也就不会客气。

    不过现在,许东止住牟思晴继续说下去,免得打草惊蛇。

    看许东胸有成竹的样子,牟思晴笑了笑,心领神会,然后催动骆驼,去跟桑秋雨一起,边走边聊。

    倒是胖子这家伙,有好些地方还没明白过来,趁着牟思晴都走得远了一些,这才问许东,老三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死了没有?还有,桑秋雨脚脖子上的那道“手印”,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许东一边眯着眼睛打瞌睡,一边笑了笑,懒懒的答道:“你不是会玩魔术么,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明白?你玩的魔术,看不穿,就觉得很是神秘,有时候,看穿了,那就是很简单的手法,天底之下,各行各业都有一些精巧的东西,那不是‘胖’的人能够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别这样损我,成吗,东哥……”胖子委屈的叫了起来:“我很胖吗?不就是比你多了几斤肥肉而已,我胖那又怎样,至少我曾经瘦过,你呢,你呢,你能胖起来吗?我胖又怎么样,我胖我光荣……”

    这时,前面探路人向后面出过来话,说是再往前走,就已经进入到楼兰古国的地界,这一段地方,很可能会出现气眼、流沙之类危险,要大家都注意一些。

    所谓沙漠里的流沙,其实是因为地下水的侵蚀,在地表下形成了空洞,或者是沙层底下,原本就有空间,人或者骆驼走在上面,立刻就会踏破表层,直接陷落下去。

    一旦陷入流沙,如果救助不及时,陷入流沙的人能够侥幸活下来的很少。

    而沙漠里的气眼,那就比单纯的流沙要恐怖百倍,简单地说,沙漠里的“气眼”实际上就是地陷,而且是很大范围的地陷。

    曾经就有不少的驼队,不慎走上了地陷,一眨之眼间,就被吞噬掉数十头骆驼和好几十个人,而且,侥幸幸存的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地陷的边缘,更别说救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掉进地陷的人畜逐渐被黄沙吞没。

    知道了流沙、起眼的厉害,胖子的背脊上开始冒出一丝丝的冷汗,不时地瞟上一眼半梦半醒的许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