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六章 见者有份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傍晚,找了处被风沙侵蚀出来,像是房屋的断痕残垣的地方,扎下营地。

    晚饭时候,依旧是胖子帮忙主厨,伺候着大家吃饱喝足,这才准备休息。

    巴依尔他们几个人到了这里,鬼鬼祟祟的,不多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最后一个出去的是巴依尔,胖子看着巴依尔的背影,都差点不跟许东商量,就要跟过去看个究竟。

    到了这时候,在路上一直都是昏昏欲睡的许东,突然之间精神了起来,一把揪住胖子,避开桑秋雨,躲进帐篷。

    进到帐篷,胖子低声问道:“东哥,你要干什么,你没发现巴依尔他们那一伙人有问题?”

    许东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去啊!”

    许东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胖子立刻欣喜起来,看样子,许东不但不会阻止自己要去跟踪巴依尔,而且好像还有计划。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巴依尔他们是一伙土爬子,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不用我多说,嘿嘿,要是能找到好东西的话,应该是沿山打猎,见者有份。”

    “对……”胖子拍了一下巴掌,兴奋至极的说道:“好主意,东哥,嘿嘿,我也就是这个意思。”

    “你小声点儿!”许东拍了一下胖子,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想让老大过来把我们两个看住是不是!”

    顿了顿,许东又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只能避开老大,到时候,分给她一份就是,不过,事情没做之前,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老大知道了,铁定不会让……”

    胖子会心的一笑:“我们来个先斩后奏,到时候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老大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对不对,呵呵,东哥,高!”

    高不高,许东倒不在意,但这事儿不能出一点儿差错,思想不能让牟思晴知道,甚至是跟桑秋雨都不能抖露半点儿风声。

    胖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当下,按照许东的要求,细心地收拾了一番,这才跟许东两个躲躲闪闪的出了帐篷、溜出营地。

    出了营地许东跟胖子两个却都有些傻眼了,四下里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而且,连巴依尔等人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黑暗之中,胖子低低的笑道:“东哥,你不是鼻子很灵么,趴地上一嗅,那些家伙不就无所遁形了。”

    许东一头黑线,奶奶的,什么都计划好了,却没想到少算计了这一着,偏偏这个时候胖子这家伙又来揭那块疮疤。

    恼怒了好一阵儿,许东又才仔细的往周围看了一遍,想要用沙土和人的气息差别,分辨出来巴依尔他们到底躲到哪个方向去了。

    看了一阵,许东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团也很是微弱的“气”,这个时候,在许东的眼里,沙土的气息仅仅只是很微弱,微弱到几乎看不见的一层褐黄色气息,但是那一团“气”,虽然跟沙土的气息一样褐黄,但是却强盛了一些所以看起来,这两种气息,就有很大的区别。

    不用说了,那里肯定蹲着一个人,只是这天儿黑咕隆咚的,看不清是谁蹲在那里的。

    许东跟胖子示意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足的走了过去。

    没想到,许东还真是没看错,蹲在那里的,正是巴依尔的手下,格桑!

    猛然间见到胖子跟许东两个,格桑差点儿叫出声来,过了好一会儿,格桑才讪讪地问道:“你们两个,也出来方便……”

    “方便个毛线……”胖子不客气的说道:“说说,你们老大那去了?”

    格桑怔了一下,低声答道:“他们不是在帐篷里休息么,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地方,还能去到哪里?”

    许东笑了笑,说道:“格桑大哥,其实我们也没有恶意,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们都知道,我们不说,不等于我们不知道,有道是一个人吃饭不香,有财大家发,财路大小我们也不说,总的沿山打猎,见者有份吧。”

    黑暗之中,看不清格桑的表情,只听他分辨道:“两位小哥,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们不就是接送一下客人么,收费是贵了一点儿,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也是在刀口上吃饭的人,昨天还折了老三哥呢,对吧?要说财路,也就这一点点儿,我们怎么去分啊。”

    “狡辩!”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许东说道:“格桑大哥,你这意思是要我们把话敞明了来说,是吧,那好,早上我们装箱子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东西,嘿嘿,那些东西,可是送送游客用不上的,呵呵,你还要我再往下说吗?”

    格桑吃了一惊,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兄弟,你们误会了,那些东西,都是我们要送到和田的客户手里的东西,不是我们的,我们挣钱,那可都是挣的光明正大的钱。”

    胖子悻悻的说道:“胡说八道,狡辩。”

    稍一沉吟,许东说道:“好,既然格桑大哥非要我把话说明白,那我就只能不客气了,这么说吧,你们这一帮人,明里是做着运送游客的生意,但实际上,你们是在遮人耳目,用来掩护要运出去的古玩文物,呵呵,一手收高额的搭伙费,一边又用游客的行李来掩护你们挖出来的东西,哼哼,做的就是两头不吃亏的生意。”

    “对,就是两头蛇!”胖子在一旁也说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格桑知道时遇上了明眼的人,看穿了他们这一行的人行当,当下咬了咬牙,想要直接除掉许东跟胖子这两个后患。

    只是许东早就料到格桑有可能会来上这么一招,当下冷冷的笑道:“这里原本是无主之地,遍地是宝,谁拿到归谁,但我们只打算求财,杀人灭口的事情,我暂时还不想做,格桑大哥你最好考虑清楚再说。”

    格桑心中一凛,许东的厉害,格桑听巴依尔说过,最主要的是,许东手里还有枪,大威力的ak,真要动起手来,以一对二,格桑不可能讨得到便宜。

    过了好一会儿,格桑这才说道:“既然被两位看穿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要杀要剐,我只能悉听尊便,你们动手吧。”

    许东笑了笑,说道:“格桑大哥,我说过了,我们只求一点儿财,杀人灭口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知道了你们的行当,跟你们分上一份,也免得到时候我一个不小心把这事说漏了出去,如果有我们一份,那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人,这事儿我要说出去了,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对吧?”

    格桑沉默了半晌,权衡了一下孰轻孰重,最后才说道:“也罢,既然一切都被你们知道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要入伙分财物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了主的,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看看巴依尔怎么说?”

    做土爬子这一行,要是被别人知道,那肯定不是一件小事,轻则吃官司坐牢,弄不好,还有性命之虞。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许东知道了自己这一行人的勾当,又干不过许东,这条路自己这一行人又还得继续走下去,唯一的办法,也真的只有让许东入伙,分给许东一份财物,如同许东所说,把大家伙儿绑在一条线上,谁也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既然许东、胖子他们两个是高手,一切都叫他们两个看破了,要再藏着掖着,弄不好反而会坏了大事。

    干这一行,也有这一行的规矩,有时候,并不见得不是自己一伙的人就完全是敌人,底下的东西,那算得上是无主之物,谁拿到手,那就算谁的,如果中途有别的人要入伙,那就看两边的实力说话,论实力分成,不但不会坏了规矩,而且多个朋友多条路。

    再说,干这一行,最怕的就是被人识破,识破了,少不得会走漏消息惹来麻烦,但是像胖子跟许东这样,虽然识破了,不但不马上就走,而且立刻要求去分上一份,对巴依尔或者格桑他们来说,反而可以考虑接受下来。

    ——分上一份之后,那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现在,许东跟胖子两个知道了这件事,要是按照以往的做法,是不可能留胖子跟许东两个活命的,但现在的关键问题却是——干不过许东!

    格桑的口气终于松动了,许东心里一喜,当下笑道:“格桑大哥,那就麻烦你帮忙带个路!”

    格桑微微哼了哼,淡淡的说道:“跟我来吧。”

    胖子笑嘻嘻的说道:“早这么说,那不痛快了许多,真是的,走吧……”

    三个人正要走,不曾想背后一个人说道:“等等我……”

    “啊……”许东跟胖子两个大吃了一惊,实在没想到,两个人绞尽脑汁的避开牟思晴,到最后,还是被牟思晴发现了!

    “老大……呵呵……这么晚了,你也来方便……”话还没说完,许东使劲的在自己的嘴巴上抽了一巴掌。

    这叫什么,这叫嘴贱,欠抽!

    没想到牟思晴说道:“别胡说八道,我都来了半天了,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的……”

    胖子苦着脸说道:“老大,你这是……”

    “跟你们一样,入伙,沿山打猎,见者有份啊!”牟思晴格格的一声轻笑,说道。

    只是牟思晴说这话,实在让许东分不清牟思晴这是什么意思,当下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黑暗之中的牟思晴。

    “走啊,你还楞着干什么?”牟思晴跨了一步,上前拉住许东:“格桑大哥都走了好远了,你还不走?”

    许东搞不清楚牟思晴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当下只好默不作声,被牟思晴拉着,机械的跟在格桑后面。

    胖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