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八章 按规矩行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跟在许东身后,很是有些不忿,这他妈的不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啊!

    老三苦笑着摇了摇头,许东在这里没被引走,那是没办法的事,真说要吓,还当真就只是针对胖子一个人的,还有,引走牟思晴,却并不是许东说的那样,是因为牟思晴会功夫,而是因为牟思晴是个女孩子,女孩子在这方面,天天生就胆小一些,巴依尔也不想弄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

    胖子在许东身后呵呵大笑道:“东哥,你一向聪明透顶、举一反三、算无遗策,这一次,你却说错了,不是因为老大武功好,而是因为巴依尔会怜香惜玉,哈哈……”

    不知道是因为烛光的照影还是怎么回事,许东的脸色都有些发绿。

    出了帐篷,老三带着许东跟胖子两个往帐篷旁边走了十几米远,然后打开手电,照着一个土堆,说道:“巴依尔他们在里面,你们下去吧。”

    许东看着土堆后面黑黝黝的洞口,忍不住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转头问道:“老三哥,你不一起下去。”

    老三摇了摇头,说道:”我们都是有各自的任务的,我的任务是留在帐篷,打发走其他不该来的人,也就是替下面的人把风,和守候下面的人的退路,下去,呵呵,那不是在我的任务范围之内。”

    许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人家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何况驱逐无关的人靠近,保护下面的人的退路,这一点的确很重,哪怕是在沙漠深处,也必须要人看守,免得断了大家后路。

    这个洞口不大,但很深,不管老三说得多好听,要是巴依尔格桑等人起了坏心,等自己跟胖子两个人下去,只要在上面拿一把铁铲子,就能够把自己跟胖子两个人直接干掉。

    这一点,许东可不敢不去考虑,毕竟,做土爬子的人,连别人的祖坟都敢挖,要弄死个把两个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胖子看许东稍微一犹豫,当下便拍着胸脯说道:“这洞口好小,东哥,你的让我先试试,看看我能不能钻下去,要我在里面都能顺顺利利的,东哥你再下来……”

    胖子这话的意思是,就这么个小小的洞口,对方又是土爬子,下去肯定是要下去的,不过也得要防着点,先下去一个人探探路再说,留一个人在上盯着老三,万一老三有什么异动,也能够及时阻止,不过,老三在上面,真要有什么异动的话,胖子肯定是应付不了的,所以,这道二选一的题,胖子直接就选了想下去探路。

    这样,旁直到能够显出一股英雄气概。

    许东也点了点头,对胖子说道:“有什么情况的话,你叫上一声,或者是发个信号,我好有所准备。”

    胖子点了点头,随即慢慢往洞口里下。

    见到胖子没入洞口,老三笑着对许东说道:“俗话说盗亦有道,你既然跟我们合了伙,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人,你不应该对我们起疑心的。”

    许东怔了怔,没想到自己的意思,被老三看了出来,想要辩白一下,老三倒是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想什么时候下去就什么时候下去吧,我还得回去做我的任务。”

    说着,老三一转身,直接回头去了帐篷。

    许东正愣愣的不知所措,洞口里,胖子拿着手电,探出头来,对许东说道:“东哥,都在……下来吧……”

    都在,胖子是说巴依尔、牟思怡等人了,也就是说老三把许东跟胖子两个带到这里,还真没什么坏心眼。

    当下,许东讪讪的笑了笑,是自己鸡肠鼠肚了,随即,跟着下了小洞。

    小洞不深,也就两三米,下到底部,是一个一米多高一点儿的横洞,一看这个设计,就知道这是盗洞,打得还蛮规则的,胖子跟许东两人弯着腰,往前走了不到五米远,前面突然就开阔高大了起来。

    这盗洞是直接打在一条墓道的拦腰处,这么近的距离,这么规则的盗洞,看来,巴依尔手下,还真是有高手。

    下到墓道,许东也拿出手电摁亮,看了一下,墓道里倒是金碧辉煌,一幅接着一幅的壁画,上面描金涂银,气派得可以。

    只是胖子无心研究什么壁画,壁画再精美,也值不了几个钱,再说,一般的墓里的壁画,无非也就是描述墓主人一身的光辉形象,以及墓主人的身份,这对胖子来说,远远不如那些黄金白银、珠宝玉器的陪葬品来得实在。

    至于许东,对壁画也不怎么上心,到现在还没看到牟思晴跟巴依尔等人,就算这里真的是一座墓,里面又真的堆满金银珠宝,那又怎么样,不是许东鸡肠鼠肚,凡事都得讲究一个以防万一,对吧。

    再往前走没几步,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的箭矢利器,应该是巴依尔他们那一伙人里面的那个高手,引发了机关,让箭矢射了出来,然后才安全的往里走。

    再往里走,没多远,是一道已经打开的石门,到了石门边上,许东看见里面有灯光闪烁,一颗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稍许,那些拿着灯光的,应该就是巴依尔、牟思晴他们了。

    偏偏许东的心刚刚放下来稍许,便听到里面一声暴喝:“安吉,快退……”

    喝声刚过,又听见一声闷哼,紧接着好几个人一起大叫:“安吉……安吉……”

    看来,前面是出了状况,许东、胖子心里一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接扑向那些人发声之处。

    这里依旧是一条通道,两边的石壁上不再是壁画,而是一些神佛浮雕,浮雕显得很是粗犷,尽头之处,地上躺了一个人,应该就是安吉,另外四五个人围着躺下的人,不住的呼叫:“安吉……安吉……”

    其中一个约有五十多岁,黑脸膛、黑眉毛弄得像两把刷子的老头子,见身后灯光乱闪,一抬头,让许东跟胖子两个大吃了一惊,这老头子,正是因为身体不适,让巴依尔赔人送回去了的周金龙。

    让许东吃惊的是,没想到周金龙也是巴依尔一伙!而且,看样子,周金龙的地位在巴依尔等人面前还不低。

    地上的安吉,胸口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钻了个稀烂,眼看是活不成了,在几个人的喝声中,最后把脑袋一歪,直接咽了气儿。

    周金龙一众人,自然又是一阵悲憾,过了良久,老头子才吩咐另外的两个人,先把安吉的尸身抬到外面去,暂时安置在通道里,等破了这些机关,取了墓里的财物,再好好的厚葬安吉。

    见到牟思晴果真也站在里面,许东跟胖子两个几乎是第一时间奔了过去,连声问牟思晴怎么比他们两个还先到。

    牟思晴淡淡的摇了摇头,说当时,一进到帐篷,就发现不对,便本能的退了出来,没想到立刻就让人拉着下到了这洞里面。

    巴依尔的两个手下默默的将抬了安吉抬出去,整个墓道里,就剩下周金龙、巴依尔、格桑,以及许东他们几个。

    沉默了良久,沉默了良久,周金龙才抬起头来,问道:“小许兄弟,这道上的规矩,不需要我多说吧!”

    自古以来,大凡盗墓,即使是亲生父子兄弟一同下墓,也未必不会有眼红心黑之徒,东西到手之后,父子反目,手足相残,就更不用说什么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或者什么“义结金兰,”所以,周金龙别的什么先都不说的,就直接说出道上的“规矩”。

    许东淡定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会按照规矩行事。

    胖子也嘿嘿的一笑,说:“胖爷我虽然没干过几次这盗墓的勾当,但是我跟东哥在一起,也算是在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过的,老爷子大可去打听打听,东哥和我,什么时候干过眼红心黑的事……”

    周金龙、巴依尔微微笑了笑,算是接纳了许东。

    只是看着周金龙跟巴依尔的笑脸,胖子心里暗自有些鄙夷,这两家伙,刚刚死了人呢,是真的死了,这两家伙还笑得出来!安吉可是他们一伙儿的自己人啊,真他妈的冷血。

    其实,这也怪不得周金龙、巴依尔等人冷血,古以来都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不免阵上亡,何况是做土爬子掘前人的墓穴,被前人设计的机关害死,那也只能说是自己学艺不精,霉运当头,走了背字,就算折在墓里,那也是理所当然。

    ——干这事的,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带在玩儿,换谁谁都一样。

    又沉默了一阵儿,周金龙才开口说话,反正跟许东等人打过的交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说也算得上是熟人了吧,所以,周金龙一开口,便直奔主题,大略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周金龙跟巴依尔的一个手下,提前离开那个湖泊,就直奔这儿来了,前边这道石门是昨天早上才打开的,后面,还有一道门,两个人个耗费了一天多时间,还没打开。

    胖子皱着眉头问:“都一天了,不就是一道破石门吗,怎么会还没打开?”

    周金龙横了一眼胖子,这里的机关凶险,再说,盗墓开机关,那是一个细活儿,一天两天开不了一道石门,那也没什么稀奇,不过,话说回来,墓里的机关越是厉害,也就预示着墓主人越有财力,殉葬的东西就越多,大家干活儿虽然劳累一些,但到时候能拿到的财物,自然就不在少数。

    胖子却不大赞同周金龙的说法,世事多变,付出得多未毕就一定会有很多的回报,自己就经历过好一次这样的情况,九死一生之后,得到的东西,还不够治伤吃药。

    那一次在桂花坳,胖子跟许东、乔雁雪三个人九死一生,才趟了出来,但是到了最后,许东两手空空,胖子拿到手的,也就仅仅只有一块还不够买创可贴贴伤的一块袁大脑壳。

    周金龙不理胖子打岔,接着说道:“这里应该是一座古楼兰的大墓,机关陷阱,布置得非常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