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家风范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能不能找到值钱的玩意儿,让自己快速的踏进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行列,胖子很是关心,但说到机关陷阱厉害,胖子就有些不屑了。

    胖子可是也见过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牛皮可不是那么好吹的,用胖子的话说,怎么也是从枪林弹雨的火线上滚打出来的。

    只要说清楚见到了明器财物,如何分配,没准儿周老爷子干不了的事情,让东哥和咱出马,就能立竿见影,手到擒来。

    胖子这家伙神吹海侃,让站在一旁搭不上话的许东很是有些担心,牛皮吹到飞了出去,到时候来怎么收场?

    周老爷子沉默了一下,本来,如果是遇上其他的人中途入伙,双方又实力相当,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一块儿齐心协力的话的话,五五分账,那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这个点儿是巴依尔踩到的,而且,又折了一个人,大头自然是归巴依尔拿,周老爷子是巴依尔请来的,但是周老爷子本身并不不贪心,曾跟巴依尔有个约定,东西拿出来之后,大家亲兄弟明算账,周老爷子只要十成之中的一成即可。

    许东非常厉害是不错,但是,到现在为止,许东等是最后一个入伙的,什么活儿都还没开始干,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所以,周老爷子跟巴依尔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周老爷子一个人分一成,许东跟胖子、牟思晴三个人,也只能分得一成。

    这不关人头多少,关键要看出力多少,周老爷子是行家高手,而许东跟胖子等人年纪轻轻的,不管胖子如何神侃,入伙也可以,分成也可以,但终究只是后辈——后辈,就应该少分一些。

    胖子本来还要为自己多争取一些福利的,但是被许东制止了,如同周老爷子所说,什么事情都还没开始干,就嚷着要多分一些财物,那肯定找人厌嫌,惹来怨诽。

    随即,许东又上前问道:“周老爷子是行家里手,对着座有什么看法?”

    周老爷子苦笑着说:“我下过的木不少,凶墓险墓,少说也有百十来座,但是,这墓的机关设置,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唉,这次是在这里翻了船,这道墓门,我开了一天多时间,不但没打开,还……还折了一个人……”

    说妥了分账的事宜,胖子这会儿也就不再多嘴了,而是背着一双手,对墓道两边的浮雕检查了起来。

    不过,着当时装模做样的了,要不然,那就没了“大家风范”。

    墓道里的浮雕,雕工精美,精细之中透出一种粗犷,给人厚重,嶙峋的感觉,倘如是胆小的人,在这阴森森的墓道里看一眼这些面目狰狞的浮雕,只怕都要吓得晕过去,胖子等人见识过的场面,比这个更吓人的也有那么一两回了,他自认然是不会害怕。

    一幅一幅的浮雕,胖子几乎看了半个小时,才把通道两边的浮雕看完,看完浮雕,胖子有装模做样的问目光一直没离开自己的周金龙周老爷子,他们先前是怎么做的,怎么引发的机关。

    周老爷子他们窝在这墓道里,已经一天多时间了,对墙壁上的雕像,少说也挨个儿检查了不下十遍,想要从墙壁上早点机关破绽,胖子肯定是不可能的。

    只是周金龙见胖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下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实话实说了出来。

    先前,金九觉得,这道门,应该是这墓室的最后一道屏障,用蛮力是不能打开的,也就是说,要使用蛮力,就算打开了门,也别想得到里面的东西,弄不好打开这墓门之时,就是大家伙儿给这墓主陪葬之际。

    胖子摇了摇头:“修造陵寝,费钱费力,又是利箭又是机关什么的,墓主人图个啥,不就是图个安宁,图个别人进不来,这已经关上的门,哪里会那么轻易的就能打开,能轻易打开的,无非就是想要诱敌深入,然后用其他的机关弄死闯进来的人。”

    “理是这个理,但是我们不也是安安然然的打开过两道门?”巴依尔在一旁打岔说。

    巴依尔这一搭话,胖子立刻张口结舌了,不管如何会神侃,那事实就摆在眼面前的,你说的再高深神秘,人家也不是傻子。

    见胖子这家伙即刻就把牛皮吹破了,没法儿再继续下去,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墓主人为了自己的清静不被打扰,自然是要做到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会还有给人留下一线生机之说,能有一线生机的地方,其实是墓的设计者,设计上的漏洞,所谓破解机关,其实就是找到这机关的破绽漏洞……比如说,这个通道的门,其实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门,那扇门是死路。”

    “死路……”周金龙等人吸了一口气,凭金多年的经验,这道门,也就是这陵寝的最后一道屏障,打开这最后一道屏障,就能拿到里面的财物,凭什么说这就是一条死路!难道许东已经有了什么发现?

    许东继续淡淡的笑了笑,指着右边第三幅浮雕,那处浮雕上,有个与其他浮雕稍微不同的地方。

    其他的浮雕,在腰上,腰带都是类似蝴蝶结一样的打结,而这一个浮雕的腰带,很明显的不是蝴蝶结而是一块死结一样的突起,死结凸起上,还有一个细小的孔洞,就像是死结没打紧一样。

    胖子转过头来,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得意的指着这块突起说:“相信你们也看到这个地方不同于其它地方的腰带了,这就是东哥说的设计者留下来的破绽……”

    在桑家水井里、马军阀的藏宝处,那个已经被毁去的城堡里,那门上各式各样的花纹都有,胖子跟许东东曾经在一起,从几百个极为相似的花纹里,要找出来一个正确的机关按钮,所以,在观察这些细微之处时,胖子很有“经验”的。

    不过,许东能在短短的半个多小时里就找出来这几十幅浮雕里面的不同之处,还是有些不容易的,以至周金龙周老爷子对许东都有了一种“高手”的感觉,对胖子,周金龙就只能呵呵了。

    要知道,周金龙找到这个突起,可是花了三个多小时,现在才半个多小时,这个地方就让许东给找了出来,说许东不是“高手”,周金龙都有些不大相信。

    机关确实是让许东找着了,不过,周金龙忍不住说了一句:“安吉就是把这个机关按下去,里面才……”

    这时,许东刚好把手搭在那个凸起上,听周金龙这么一说,许东顿时吃了一惊,机关自己是找着了,可是自己差一点把自己就放倒在这里面了,先前进来的时候,安吉的那个惨样儿,许东可是没敢忘记,听说安吉就是按下这个机关才被弄死的,许东搭上凸起的手,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般,慌忙不迭的缩了回来。

    巴依尔看着周金龙,皱了皱眉头,想来是有些不满意,不管怎么样,机关是许东自己发现的,而且,许东他们又是外人,他要是再次触及机关,引发了事故,那就是许东自己的问题,寻墓探宝,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生死有命,那也怨不得谁。

    再说,许东因为手里有一把ak,在实力上是要稍微强上一些,但是这个墓可是巴依尔大费周章,以及众人努力才找出来的,许东、胖子他们仗着手里实力不弱,半道上来横插一杠子,而且还要占上一成,别人服气,他巴依尔却是暗地里不服,要是许东跟胖子两个,走了安吉一样的老路,突遭横死,周景龙自然是巴不得。

    ——弄死一个就少了一个,少一个人就少分一份儿财物出去。

    只是周金龙对巴依尔的不满,直接就忽略了过去,继续对许东说道:“安吉就是因为误把这个凸起按了下去,这才放出了毒龙钻,把他自己的胸膛钻了个稀烂。”

    这是因为几个人在里面鼓捣了半天,这才找到这个与众不同的突起,欣喜之余,安吉直接就按了下去,但也就直接导致了安吉身亡。

    许东沉吟了一会儿,向巴依尔要了一根细铁丝,以及一段细线,以及一捆强力绳子,巴依尔等人干的就是摸金发丘之类的事情,这些工具,自然是一样不少,当下,格桑从带进来的背包里,找到了这材料,一齐教给许东。

    许东秉着呼吸,将细铁丝穿过浮雕腰带上死结上的那个孔洞,并用力将铁丝圈成一个圆环,然后才用绳子系住铁丝环。

    一看到许东这么一做,巴依尔跟格桑两个都是拍了一下脑袋,他么这么简单,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了。

    巴依尔等人长年在这一带干这些事,经验自然是极为丰富,其实,这种机关并不算太复杂,只不过设计者,用了类似心理暗示之类的手法。

    一般来说,经常下墓的人,要是发现有异常的突起,多半都会直接按下去,或者左右扭转,这个机关的设计者,用了心理战,反其道而行,并且,在前面两道门,都用了“按”的手法来关闭机关,到了这里,却必须反其道而行,用拉,目的是为了要杀人。

    本来,周金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是极为稀少,周金龙下过的一些墓里,周金龙遇上的,也就仅仅只是一两处这样的机关,一时不查,加上安吉等人觉得这扇门背后,绝对应该就是主墓室,欣喜之余,迫不及待的要去开门,却中了暗算。

    不过,周金龙来的时候仓促不已,刚刚才找到这个机关的所在,根本就没来得及细细的检查,安吉鲁莽之下,误触了机关,丢了性命,接着便是许东等人到来,周金龙跟本就没来得及再次上前去重新确定,便让许东发现了这个机关。

    本来许东也要直接按下去的,周金龙在一旁却好心提醒了一句,让许东立刻便有了警觉,觉得既然按下去会死人,那就只能拉出来了,说起来,许东只是观察能力强是不错,但对机关原理、威力却是不甚了然。

    只是能做到这一步,却因为歪打正着,瞎子公鸡碰上了米,引得巴依尔、格桑、甚至是牟思晴都对许东有了重新的认识。

    许东小心翼翼的把绳子和铁丝连接好,这才让胖子拉着绳子慢慢的往后退,做好准备工作,许东又让所有的人远远的避开,待所有的热都到了安全的地方,许东这才跟胖子两个,慢慢的使劲拉绳子。

    周金龙原本对许东等人也不怎么满意的,但是见许东跟胖子两个都不用吩咐,直接就干起了打头阵的活儿,原先的不满,也稍稍减弱了一些。

    探墓取宝,没人愿意打头阵,打头阵的人,那叫炮灰,那是用自己的血肉,给后面的人铺路,当然也就没人愿意了。

    不过,许东跟胖子这两家伙,前面有什么危险的话,他们也不愿意让别人去当炮灰,见都安排妥当了,两人拉着绳子,远远地离了那个凸起,手上满满的加上力道,开始慢慢的往后拉。

    随着两人的力道渐渐地加强,那个死结一样的腰带,居然慢慢的转动了起来,而那个凸起,也渐渐地冒出墙壁上的浮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