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章 断龙石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还好,除了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隆隆声,石壁上并没有什么毒龙钻之类的飞出来,周金龙知道这个机关的开启法子,就是要把那块凸起往外拉,在一阵牙酸石面摩擦声中,那块凸起,硬生生的让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拉出了浮雕墙壁。

    这块凸起完全被拉出墙壁,胖子喘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其实,这块凸起,就是一根不足两寸寸厚薄,却足足有两尺多长的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

    按周金龙的说法,这块石条,就是开启墓主人地宫的的“钥匙”。

    一说到钥匙,胖子这才回想起来,那门上,的确有一个方形的锁孔,不过,光有钥匙有锁孔,却是没人知打开钥匙的方法。

    比如说,这钥匙,插进了锁孔之后,是该往左拧还是往右拧,一下子该要把钥匙捅进去多深。

    这个很重要,要是不弄清楚的话,招来机关又发射出来钢箭暗器什么的,又或者把这“钥匙”弄断,那都是功亏一篑。

    只是胖子还在琢磨到底要怎么样去开那门上的锁之际,许东大叫了一声:“这个钥匙孔里有毒气……”

    牟思晴在一怔之间,鼻端便闻到一股幽幽的花香,很淡,似有似无,不过在这样的地方突然之间闻到这种味道,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许东嘴里叫喊着,一伸手,便拿出两个防毒面具,一个递给牟思晴,一个抛给胖子,随即自己也拿了个面具戴上。

    在地底下,无论是剧毒毒烟还是什么其他的机关,一旦被发动,多半便是要置人于死地的,这些毒素毒物吸进去,轻则立刻就丧失行动能力,重则当成毙命,自然是半点也马虎不得。

    还好许东出声示警,还算是及时。

    周金龙、巴依尔等人原本就就是土爬子,干地底下的活儿,也是早就准备着有防毒的面具,当下一个个屏住呼吸,各自戴上面具。

    许东戴好面具,又拿了一团毛巾,直接将那放毒气的口子堵了起来。

    然后,许东慢慢上前,将那根“钥匙”拿了起来。

    巴依尔上前,从许东手里接过钥匙,看了好一阵,又跟周金龙商量了一会儿,随即,到石门前面,将“钥匙”插进锁孔。

    本来许东仗着身上有宝衣,头上有面具,手上有那一双神奇的手套,想要做炮灰,以血肉之躯为大家铺一条路出来的。

    无奈,巴依尔心急,想要亲手打开这道吞噬过自己手下兄弟的性命的门,说要看看“钥匙”,然后自己就拿着“钥匙”跟周金龙两个去开门。

    不过,许东知道,这道门吞噬了安吉的性命,却又让许东找到了“钥匙”,怎么说,巴依尔也觉得有些没面子,再说,这道石门后面,就是墓主人的墓室,既然是最后一道防护,那么打开这道门也就是拨得了头筹。

    巴依尔不希望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去将这头筹拨了——拔了头筹,在分配财物的时候,那就有了话语权!

    所以,巴依尔看过“钥匙”之后,便跟周金龙来到门边上,由自己来直接开门。

    对于这个,许东虽然是看出来也想得明白,但是许东也懒得去揭破,当下拉了牟思晴,和胖子一起,慢慢的往后退开。

    巴依尔把钥匙插进锁孔,只是“钥匙”插进锁孔,留在外面的还有五寸来长一段,便再也插不进去了,而且,等了许久,门上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引发机关,估计,“钥匙”是对的,但现在的关键就是这“钥匙”,下一步该有什么样的动作,需要拧还是什么的动作。

    周金龙跟巴依尔两人商议了好一阵,这才决定先试试往右边扭转,不过这个速度要慢,力道要轻,防止误触机关。

    商量好了,就由巴依尔来扭动钥匙,周金龙却把脸贴在石门上,细细的听钥匙转动从石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许东等人虽然是戴了防毒面具,也禁不住努力的屏住呼吸,唯恐扰乱了周金龙的听力。

    随着巴依尔慢慢的转动钥匙,良久,石门里传出来“咔哒”的一声,那根钥匙自动的缩进门里,周金龙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很是兴奋的说道:“门开了……”

    门开了,也就是说墓主人的陵寝里面的东西,已经唾手可得!尤其是胖子,赶紧拔桩郭玉的那条网兜拿了出来,做好了随时装上一大兜金银财宝的准备。

    唯有许东,在突然之间面色大变,大叫道:“不好……”

    在这一刻,许东听到一阵细微的响声,像是沙子流动一般的悉悉索索声。

    只是周金龙巴依尔等人有些愕然,这门都打开了,有没有什么暗器发动射出来,有什么不好。

    许东见周金龙等人一个个默然,然不住说道:“后面的门你们是从外面打开的,对吧,而且很容易的就打开了。”

    周金龙点头说道:“是啊……怎么了……”

    “而且一定是从外面才能打开?”

    周金龙有点了点头,答道:“是……”

    “有没有看见那上面那块石头,很厚的那一块?”

    “两米多后的那一块啊,按照正常的叫法,那叫断龙石!是用来……是用来……”

    许东一把扯了牟思晴,一边大叫:“断龙石要合拢了,快跑……”

    周金龙等人怔了怔,随即醒悟过来,一个个俱是发了一声喊,慌忙返身后退。

    饶是许东动作迅速,刚刚跑带后面这道门边上,断龙石便只剩下一道不足一米宽的缝隙了,偏偏巴依尔跟周金龙两个在门口一挤,既然把许东跟格桑、牟思晴、胖子四个人堵在了后面,等巴依尔跟周金龙两个人逃了出去,那块将近两米厚度的断龙石,合拢得仅仅剩下不到一尺宽一条缝儿,再也容不下人钻出去。

    许东等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金龙跟巴依尔两个逃了出去。

    格桑看着合拢的断龙石,不足的在断龙石上面捶打,推攘。

    牟思晴看着许东,问道:“怎么会这样?”

    胖子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看来,也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有这发财的命了……”

    许东叹了一口气,对牟思晴说道:“这墓主人真的是很厉害,其实这道门本来应该只是一个幌子,可以让人很容易的就打开,然后,等所有的人进来之后,去打开刚才那道门,断龙石也就落了下来。”

    “你是说……”

    胖子在一旁,嘿嘿的笑了笑,说道:“这还不很明显啊,意思就是要来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嘿嘿……”

    格桑在断龙石上折腾了一阵,十分颓丧的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许东跟牟思晴等人。

    “东哥,你应该有办法打开的,对不对?”胖子嬉笑了好一阵,这才说道。

    许东摇了摇头,这玩意儿,想要打开,恐怕没有重型机械都办不到。

    “你不是有炸弹吗,轰,一下子,我们不就可以大摇大摆进出了。”胖子一就是嬉皮笑脸的说道。

    一听说有炸药,格桑眼睛一亮,站了起来,一把抓住许东,急切的说道:“小许兄弟……小许兄弟,炸开它……炸……我不想死在这里,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小许兄弟……炸……”

    连牟思晴的眼里,都露出一丝希望,。

    只是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炸,我可不想死得那么快……”

    牟思晴有些奇怪的看着许东,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炸?”

    “你们下来的时候发现没有,这个地方,我们下来都三米多,再往这边走了十几米,也就是说,我们头顶上,就是那座沙丘,炸弹一响,恐怕在一瞬间就会落下成千上万吨的沙子,我们就死得更快了。”

    许东把不能炸的原因一说,胖子这家伙的脸色,反而煞白了起来,除非自己也想跟着一块儿去死,否则,就算有炸弹,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怎么办……怎么办……”格桑蹲在角落里,几乎哭了出来。

    倒是牟思晴,看着许东,淡淡的问道:“你还有别的办法没有,比如说,我们天花板上挖一个洞出去……”

    还不等许东回答,胖子哭丧着脸,说道:“老大,要是能从天花板上挖个洞出去,巴依尔他们这些家伙,估计早就直接挖下来了,根本就犯不着劳心费神的来打开这个门什么的。”

    许东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先就说过了,墓主修造机关,目的就是为不想被人打扰,对于想打扰他的人,墓主自然是千方百计、绞尽脑汁的想要留下来给他陪葬的……胖子说的没错,这种天花板,恐怕也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而且上面直接就是细沙,就算是打个盗洞出来,恐怕也就是把细沙放下来。”

    “可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胖子说道:“东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许东吸了一口气:“现在就两条路,一条路是原定不动,等待周老爷子,他们实施援手……”

    “等他们实施援手?”胖子几乎是跟格桑一起摇了摇头,等他们再次打开一条路进来盗墓还差不多,专门进来救人,根本就别指望。

    顿了顿,许东接着说道:“左右是个死,靠他们不如靠自己,另一条路就是继续往里闯!不管有没有生机,都继续闯下去。”

    过了许久,胖子也叹了一口气,勉强笑道:“说得也是,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靠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