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一章 第三道门
一本读|WwんW.『yb→du→.co
    顿了顿,胖子接着说道:“再说,这样其实也不错啊,少个人就少分一份财宝,嘿嘿……算算,其实也挺好的……”

    许东一头黑线,再也说不出话来,这胖子就这德行,什么事情,都得要与财物挂上钩。

    当下,许东也不再跟胖子等人废话,转身继续朝最后一道门走去,牟思晴、胖子、格桑三个人自然是紧随其后。

    到了最后一道门前,许东反手挥了挥手,让背后的三个人别太靠近,然后小心翼翼的靠上前去,然后慢慢的去推那道门。

    随着许东渐渐的发力,这门也慢慢的被推开一道缝,许东探头去看,这门背后却是一片深邃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待石门缝隙开得更大了一些,胖子这家伙就再也等不住了,直接挤到许东身边,拿手电去看里面的情况。

    只是才一看,胖子便“啊”了一声。

    先前,周金龙说,这道门背后,便是墓主人的墓室,但现在打开了这道门,里面哪里是什么墓室,却依旧只是一条通道!而且,这条通道黑黝黝的,少说也有十好几米长。

    胖子啊了一声,随即又甚是郁闷的说道:“尼玛,这什么人啊,设计的通道怎么一条又一条的,还没个完了。”

    格桑在后面低声说道:“这条通道才几道门?我们走过六道门的。”

    胖子转过头来,很是羡慕的笑着对格桑问道:“那你们把六道门走完,得了多少金银财宝?”

    格桑苦笑了一下:“走完了六道门,十四个人剩下五个!”

    牟思晴心里一阵凄凉,十四个人剩下五个,啊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亏格桑还说得出口,那简直就是谋杀,换了以前,牟思晴铁定二话不活,直接将格桑拉回去法办。

    许东一边推门一边问道:“怪不得,安吉死了,你们都没怎么样悲痛,看来你们也是见惯了生死。”

    胖子却在一边说道:“东哥这话就有些差了,常言道,逝者已逝,生者还得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人人都只能化悲痛为力量……”

    “去你的吧……”许东没好气的啐了胖子一口。

    这时,门已打开,许东拿手电往通道里照了一下,通道是方砖铺就的地面,不用说了,肯定有非常厉害的弩箭、标枪之类的机关。

    许东不敢大意,后面三个人的小命都捏在自己手里的呢。

    当下,许东要胖子、格桑两个,先找来一点儿东西,把这石门给顶住再说,免得待会儿有无声无息的给关上。

    胖子隔着防毒面具看了一转,这通道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拿什么来顶。

    格桑也是苦着脸,游目四望,当却茫然无措,地上散落的那些弩箭什么的,显然是毫无用处,除此之外,通道里真的是再也找不到什么了。

    许东黑着脸,看了好一阵子,这才拿出那根短棍,走到通道边上,顺手在一块浮雕上面敲了敲。

    胖子看着许东的短棍,诧异的问道:“东哥,你这玩意儿又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许东闷声说道:“你教给我的魔术里面,不是有一招就是藏一根棍子在身上么,你可别说你的功力倒退了。”

    胖子嘿嘿的笑道:“孺子可教也,嘿嘿,要学到真东西,那就得要像你这样,时时刻刻把道具都在在身边,随时随地的都钻研揣摩,呵呵,将来,你的成就,必将高出我这当师傅的很多。”

    没想到许东跟胖子两个还会变魔术,格桑在沮丧之中,悠然不住很是有些惊奇。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跟格桑说,这是因为变魔术,讲究的是手法眼力,自己不断的锻炼,主要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反应能力。

    牟思晴见许东随手拿出棍子,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好稀罕的——许东身上,能拿出来的东西多着呢,因为,许东能变魔术,而且,能变出一些叫人叹为观止的魔术,莫名其妙的从身上拿根棍子出来,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意思。

    许东朝着牟思晴点了点头,非常的感谢牟思晴的理解,然后,才走到一块看起来有点儿结实的浮雕面前,仔细地看了一下,找到一处缝隙,然后将棍子对准缝隙,用力将棍子插了下去。

    只听“噗”地一声,棍子在许东手里,就像是一根钢筋插进朽木一般,毫不费力就插进去一两寸,许东看了看深度,然后往外一撬,这块浮雕顿时松动了一些。

    不过,不知道是这块浮雕所用的材料实在是被风化得太厉害了,还是许东用的力气太大了,被棍子撬住的地方,竟然“啪”的一声炸裂,一小块石头随之激射了出来。

    紧接着,这块崩裂的石块,在对面的通道碧山一弹,“叭”的一声,变炸开成了无数小块,散落到地上。

    而许东则因为这小小的石块崩裂,手里的棍子顿时没有了压制,一双握着棍子的手,顿时“呯”的一声,直直的击打在石壁上。

    绕是有手套保护着,许东都还能感觉得到十根手指的手骨,像是被折断了一般,那个痛啊,让许东眼泪都差点儿掉了下来。

    这根棍子好用的确是不错,但许东拿在手里,每用上一次,自己都得要吃上一些苦头。

    见许东不住的摔动双手,牟思晴很是心痛的问道:“许东,你怎么样了?”

    胖子也是走上前去,本来也要安慰一下许东的,不曾想手电光划过刚才刚刚被许东击打过的那个地方,顿时有些吃惊起来。

    被许东击打过的地方,赫然出现两个拳头大小的凹洞,虽然不太深,但是凹洞里的指头、骨节,清晰怡然,仿佛是被人可以雕刻上去的。

    之所以胖子惊奇,那是因为在先前,胖子可是十分仔细的看过这些地方,可是在印象之中,胖子不记得有这样的凹洞啊,而且,是硬生生的击打出来。

    这一双拳头的凹洞印很是怎么来的?

    胖子很是奇怪,当下转头叫牟思晴:“老大,你看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待牟思晴安慰了几句许东,再低头去看胖子指着的地方,看了一眼之后,牟思晴忍不住摇了摇头,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因为风化严重,浮雕表面严重脱落了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胖子在转头去看那个地方的时候,又是一惊,明明有两个被硬生生打成可以放下去拳头的凹洞,怎么会在一眨眼之间,变成了一大片的脱落。

    这一大片脱落的地方,再也看不到那两个凹洞,留在上面的,只是两个极不明显的浅坑。

    “有鬼了!”胖子抓了抓脑袋,有些关心的去擦眼睛,不过,一抬手,却擦到了防毒面具的镜片上。

    这时,许东也伸出手来,在胖子的防毒面具镜片上摸了一下,说道:“胖子,你怎么了?发生了幻觉?看花了眼?”

    许东手上有些灰尘,防毒面具的镜片被他这一抹,顿时在镜片上留下两三道指头划过的痕迹,胖子立刻在镜片上又是擦又是摸,不停地大叫了起来:“东哥,你干什么,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许东笑了笑,懒得再去理睬胖子的大呼小叫,拿了棍子,再次去撬那块浮雕。

    这一次,许东格外小心了一些,每一次用的力道都减弱了许多,不曾想,这样一来,反而快了许多。

    不多一会儿,一块三尺见方,足足有一尺厚薄的石块便让许东硬生生的从墙壁里撬了出来。

    只是这块浮雕才落到通道里,便从这空洞里流下来一汪细沙。

    格桑一张脸都有些绿了,大叫了一声:“有流沙……”

    而且,格桑话还没说完,转头就要往刚刚打开了门的这条通道里跑。

    许东手疾眼快,一把就抓住了格桑,沉声喝道:“别乱跑……”

    牟思晴也说道:“就算有流沙,在这个高度,应该是没什么大的问题的,不要慌……”

    这会儿,胖子也弄干净了防毒面具镜片上的灰尘,看了看缓缓从孔洞里流出来的细沙,嘿嘿的笑了笑:“格桑,慌什么慌,这又不是水,不就是一点儿沙子吗,连我脚背都掩不住的。”

    因为许东选择的这块浮雕,尺寸并不是很大,在墙壁上留下的孔洞,也不算高,所以,就算有流沙流进来,也并不是很多。

    到现在为止,还真的连胖子的脚背都没能掩住。

    不过,也因为胖子这家伙站得比较远,要是挨着墙壁站着的话,少说也得淹到膝盖以上了吧。

    但这并不代表真正就有了危险,沙子毕竟不像是水,即使是干沙子,堆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也就不会在流动了。

    等格桑勉强定下神来,许东这才放开格桑,然后,一伸手,将快要被沙子掩住的那块石雕搬动了一下。

    随即,又要胖子过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抬了这石雕板儿,放到石门边上,卡住石门。

    如此,这一道石门就让许东等人是死死的固定了起来,相信就算是有机关发动,想要让石门复原,那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做好了这一切,许东这才吐了一口气,然后准备看看前面通道里的情况。

    通道里的情况,肯定是机关重重的,要破解这个,对许东等人来说,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小。

    对于机关陷阱,许东、胖子、牟思晴三个人,可都是两眼一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