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 盗洞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再试了一次,而且,是对准先前发动机关的地方,到了这会儿,就只能听见轻微的“嘣嘣”的弩弦声响,却再也没有弩箭射出来。

    胖子这家伙却显得很是有些郁闷:“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呢?”

    格桑却是有些惊疑的说道:“这里的弩箭,应该是一种连环弩,一种极为罕见的武器,这种弩箭射程不远,但优点却在于可以连环射出许多弩箭,最多的,可以发动五十次!”

    “吹牛吧你……”胖子转头看着格桑,嘿嘿的笑了两声:“真要是能发动五十次射击,那他妈的,不比一挺机关枪还厉害,有这么厉害的武器,这楼兰国却能莫名其妙的消失!”

    格桑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涩:“真的,有一次,我们见过这玩意儿,那是一种弩床,自动化程度很高,发射弩箭,靠的是齿轮,旁边预备着的弩箭,绝对不下五十枝。”

    “真的吗?你们干嘛不把那玩意儿弄出去,呵呵……那可是我天朝历史上的武器奇观,怎么说也能值得不少票票吧。”胖子笑道。

    牟思晴在一旁淡淡的笑道:“胖子,你这家伙又犯了糊涂了吧,格桑大哥他们既然能见到弩床,自然会见到无数的金银财宝,还会在乎你那武器奇观什么的。”

    许东懒得跟胖子许东等人胡扯,收好绳子,小心翼翼的进了通道。

    十几米的通道,许东花了好几分钟,这才到了尽头。

    让许东大跌眼镜的是,在门边上看到的,通道尽头是一道门,事实上,通道到了这里,却仅仅只是拐了一个弯!

    拐弯之后,继续是黑黝黝的通道!

    “尼玛啊!”胖子看着黑沉沉的通道,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格桑大哥,你们的情报不能准确一点儿啊,先前周老爷子就说这门背后就是主墓室,门打开了,却依旧只是一条通道,你们这摸金盗墓,也太不专业了吧,估计什么分金定穴之类的奇书,你们都没看过,对吧?”

    “胖子,别胡说……”许东看着通道里面,说道:“快看那边……”

    一边说,许东将手电对准对面一堆东西。

    隔着防毒面具的镜片,胖子勉强能看得清楚,那堆东西,很像是一个躯体,人的躯体,伏在地上的。

    “我靠,东哥,你别说那就是粽子啊!”胖拍了拍胸口,说道。

    许东不答,随即大踏步走了过去。

    “哎,许东……”牟思晴很是担心的叫了一声。

    这通道里机关重重,许东怎么不检查一下,直接就过去了。

    只是牟思晴还没叫完,许东已经到了那堆东西跟前。

    这的确是一具已经成骨骸的人的躯体,从破破烂烂的衣物上来看,应该也是一个盗墓的,而且,应该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这从这具骨骸身上的衣物都能看得出来,因为,这具骨骸身上穿的,根本就是现代人才有的夹克、大头皮靴、以及一个背包。

    胖子生怕别人抢了似的,连忙去翻看这具骨骸的背包。

    背包里面,有一个没有了水的水囊,几个已经变黑的团子,还有就是一把已经锈蚀得不能用了的匕首,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胖子忍不住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这些东西,没有一样能值钱的!

    牟思晴却是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胖子叹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到这里的,这还不简单,他也是来盗墓的,可惜的是,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好的东西,应该都让他的团伙给搬走了,唉,要早知道这样,我还是在营地里睡大觉得了……”

    许东却若有所思,这个现代人虽然没能走出去,但他又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

    “从盗洞里进来的啊!”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东哥,你一直都在说我的脑子犯糊涂,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啊……不,盗洞……这墓里有一条刚刚才打开不久的盗洞……”

    几个人身后的通道、石门、那都是刚刚才被打开的,但里面却有一个盗墓者死在这里,这个盗墓者当然只能是从其他的地方挖开盗洞摸进来的。

    既然能从其它地方挖盗洞进来,当然也能从那里出去了。

    格桑忍不住一阵兴奋,这回,无论找不找得到金银财宝,出去的路,还是有的!

    牟思晴却很是有些担心,怎么说,这件事情也已经过了很多年,又是在沙漠里,那盗洞恐怕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胖子抓了抓脑袋,牟思晴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里,毕竟是沙漠里,沙漠里最多的是什么,是风沙,就算那个盗洞还没坍塌,沙子也一定早就堵塞住了盗洞。

    这么一说,原本很是兴奋的格桑,情绪立刻又落了下去。

    不过,许东却不这样看,这个人既然能死在这里,身上又看不出来是被弩箭什么的暗器所伤,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人是个高手,既然是高手,打的盗洞肯定是最直接的进入目的地,也就是说,这个人打的盗洞,应该是离主墓室很近的地方,这样才不至于浪费过多的体力。“这啥跟啥啊!“胖子听不明白许东的意思,忍不住问道。

    许东只好耐心的解释说道:“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盗墓的只让要掩人耳目,不能直接从墓室边上动手,但这里不要忘记了,这里是沙漠,除了用不着顾忌被人看到,恐怕带来的补给,也是一个只能直接动手的重要因素。”

    胖子抓了抓脑袋,点头,许东说的没错,不说别的,就这具骨骸的背包里,仅仅只剩下几个黑黑的团子,和一个水袋,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没能走出去的人,的确不能在这里呆上多久,甚至能不能到达那个许东等人经过的湖泊,都已经很难说了。

    所以,他如果要挖盗洞的话,就不可能去浪费太多的时间跟精力,虽然这个人最终还是没能出去,但这跟他的初衷,完全是两码子事。

    所以,只要找到主墓室,应该就能够发现盗洞所在,只要能发现盗洞,就算是被沙子堵住或者是坍塌,有四个人往外挖,那也不会用多长的时间。

    想明白了这一层,格桑又兴奋起来,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主墓室。

    不过,胖子却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这家伙,既然是从主墓室那边过来的,身上却又没带着什么金银财宝,换句话说,也就是主墓室里面,根本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拿,也就是说,这一趟,几个人又要白跑一趟,而且,就算累出一身臭汗,能不能出得去,到时候会不会像这个人一样倒毙在这墓室里,那都还得两说。

    在这里待了一会儿,许东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继续往通道里面走去,不管怎么说,留在这里,胡思乱想,远远不如去找一找,看一看来得实际。

    所幸的是,自从通道拐了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机关陷阱,虽然地上仍然不时地会有一些残存的弩箭,但显然这后面的机关,是被这个倒毙的骨骸给破坏过了,所以,几个人一路过来,基本上没什么危险。

    曲曲折折的走了好一阵,四个人总算是到达了主墓室的门口。

    一看主墓室的门口,几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主墓室的门口,那真是叫一个豪华,不,准确的说是奢华!

    门口都是建成重楼的模样,再手电光的照射之下,泛发出一阵阵流光溢彩。

    尤其是胖子这家伙,盯着门楼,口水都流了出来,奶奶的,这不是涂上了金粉的么,这墓主人得多有钱啊!

    要不是从金粉脱落的地方,直接露出黑黝黝的石头,恐怕胖子直接就要找两件能装进网兜的东西顺出去。

    “好好黄金不浇铸成块放着,却偏偏要弄成什么金粉,敷在石头上面来炫富,这墓主人真他娘的不老实,败家……“胖子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一边的牟思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胖子也真是的,都财迷到了这个地步!

    许东跟格桑两个人却都只是在门楼前面略略的站了一会儿,然后就直接上前。

    不过,让许东跟格桑两个人有些奇怪的是,这门楼的大门,竟然是被锁着的,应该说是被人封死了的。

    一柄锈迹斑驳的铁矛,插在两个巨大的门环上,而这大门,不用看就知道,这是两扇厚重的石门。

    厚重的石门被人封死了!

    这是什么原因?

    许东跟格桑两个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路过来,许东都特别仔细的看过来,从那个人倒毙的地方开始,一直走到这里,没有一处有盗洞的迹象,也就是说,倒毙了的这个人,不可能是从这一段地方进来的。

    不是从这一段地方近来的,那就只能是从主墓室里面出来的,但是,这个人从主墓室出来,为毛又将主墓室的门封上了呢。

    难道,这人,从主墓室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想着要原路退回去。

    牟思晴看着石门上的铁矛,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对许东说道:“会不会是……这墓室里面的情况,比外面还要危险得多?”

    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可以让人连退路都不顾了,直接往更危险的地方跑?

    许东点了点头:“只有在眼前的情况,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或者根本无法应付的情况之下,才让人有可能不顾一切的想要立刻逃避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