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章 胁迫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时之间,桑秋雨几乎是麻着胆子问道:“牟姐姐……他们……他们怎么回事?”

    按照牟思晴昨天晚上遇到的情况来看,下墓的人,根本就没几个,而且,早在断龙石落下来之后,周金龙,巴依尔等人就已经出来了,整整被困的,到现在为止,也就是格桑、胖子、许东他们三个,其余的人早就逃了出来。

    最主要的是,当时,下墓的人,根本就不是很多,牟思怡、方家伟等人,应该是毫不知情,也就根本就不会下墓,那么,他们到底去哪儿了?

    本来,牟思晴还想要按照许东最后的嘱托,亲自将桑秋雨送回到铜城,但是现在……

    有骆驼,有粮食,什么都有,却没有向导,凭着牟思晴跟桑秋雨两人,想要从这片沙漠之中走出去,那机会,简直就是渺茫至极。

    让两个人单独的走,没准儿一口沙井,一片流沙,一处地陷,立刻就会将两个人吞噬掉。

    牟思晴怔怔的看着空荡荡的营地,两行清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

    桑秋雨有些着慌,连声问道:“牟姐姐,牟姐姐,他们……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牟思晴擦了一把眼泪,突然转头,对桑秋雨说道:“秋雨,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其实,许……许……你姐夫和你胖子哥他们,是……掉进了沙井里,你……”

    “什么……”桑秋雨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随即,“咕咚”一声,跌坐到了地上。

    许东跟胖子他们是掉进沙井里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过了好一会儿,桑秋雨瞪着一双眼睛,怒视着牟思晴:“不可能,你……你骗我……我姐夫他怎么会掉进沙井里,一定是……一定是……有人害了他……”

    牟思晴淡淡的摇了摇头,又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苦笑了一声:“秋雨,我真的不想瞒你,你姐夫他们,本来是想要寻找一个古墓,所以……所以……”

    沙漠里遍地是宝,胖子一早就跟桑秋雨说过,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在沙漠里摸几件宝贝出来。

    这些话,桑秋雨是听得多了,但却从来没往心里去过,这一路上,所走过的地方,大多是一模一样的黄沙、沙丘,除了黄沙就是沙丘,出了沙丘就是黄沙,有古墓,桑秋雨绝对相信,但是在这样的地方能找到那些古墓,桑秋雨就绝对不相信了。

    ——人家考古队能发掘到一座古墓,最少都是好几个月,自己这一行人,带过来的物资补给,能在这一片漫天的黄沙之中坚持多久?

    要不是姐夫许东用手雷炸出一些鱼来,连走到和田,恐怕都坚持不下去了,还能有多少时间进行发掘古墓。

    只不过,桑秋雨这么说,完全是由于涉世未深,根本没办法把盗墓和考古区分开来,在桑秋雨的心中,要发现一座古墓,那都是要花费巨大的财力人力的,何况是发掘,就凭着这一行十几个人?就凭着这一点点儿仅仅只能够维持生命的食物、饮水?

    牟思晴苦笑了一下,桑秋雨这孩子,实在是太单纯了,其实,这个社会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桑秋雨这样单纯的孩子,无法能够想象的出来的。

    不过,牟思晴也不好多说,因为,桑秋雨无法想象出来的事情,让牟思晴说出来,那无疑会给桑秋雨造成很大的心理影响。

    在巴依尔的帐篷了找了一转,突然发现这个帐篷里还有一个背包,很完整,好像没打开过的,于是牟思晴拿过背包,打开看了看,这个背包,应该是巴依尔一伙留下来备用的,里面的东西很是齐全。

    足足能够支撑一个人两天以上的干粮、食水,有把砍刀,很是锋利,另外,绳子、手电、电池、打火机……各样工具,一应俱全。

    最让牟思晴想不到的是,这背包里竟然还有五发雷管,梯恩梯乳化炸药,导火索!

    牟思晴看着这几样东西,沉吟了片刻,这才转头对还坐在地上的桑秋雨说道:“秋雨,你过来,我问你一件事?”

    桑秋雨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站起来,连身上的沙子也不拍一下,红着眼睛,低低的叫了一声:“牟姐姐……”

    牟思晴一边往背包里放回拿出来的东西,一边说道:“秋雨,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就在这里等候救援,第二,就是我们带上一些装备,直接开始往回走,你觉得,哪一条路最适合我们两个?”

    桑秋雨看着牟思晴,不知道牟思晴在想些什么,沉吟了片刻,这才答道:“牟姐姐,我想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另外,我还可以找找我姐夫?”

    牟思晴鼻子一酸,眼泪又要忍不住流下来,桑秋雨是个善良的孩子,明明知道这两条路都差不多是绝路、死路,这孩子心里却依旧想着要找到许东。

    牟思晴要了咬牙,把装好的背包在手里提了提,背好,然后看着桑秋雨的眼睛,问道:“秋雨,你胆子大吗?”

    桑秋雨点了点头,有过了那个湖泊的经历,又加上对许东的崇拜和信赖,桑秋雨心里没什么恐惧,没有恐惧,胆子自然也就不小,或者,这就叫无知者无畏!

    牟思晴也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秋雨,你怕不怕死?”

    “不怕……”桑秋雨虽然不知道牟思晴要干什么,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经过胖子那家伙“大老爷们儿”的熏陶,桑秋雨自然有着无比的勇气。

    “秋雨,你会不会一切都听我的!”牟思晴盯着桑秋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问道。

    “那得看你说的有道理没有?”桑秋雨是“大老爷们儿”,大老爷们儿,就有大老爷们儿的原则、规矩!

    有道理的,该听的,那绝对不会有二话可说,违反“大老爷们儿”的规矩、原则的东西,桑秋雨自然不愿意去听。

    总之一句话,桑秋雨不想平白无故的做一个傀儡,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由人家来操纵。

    牟思晴背着背包,转身出了巴依尔的帐篷,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没有任何想要把你当成傀儡的意思,但是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牟思晴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营地,然后才接着说道:“秋雨,现在整个营地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其他的人……其他的人,应该还会回来,可是,营地里的东西,总得需要人看守,那些骆驼,也总得需要人照料,要不然,其他的人回来之后,要想走出这片沙漠,那就……”

    “你的意思是要我留下来看守营地?”桑秋雨看着牟思晴,问道。

    牟思晴点点头:“好几十头骆驼,也是大家最后一点儿希望,你能不能答应我?”

    桑秋雨摇了摇头:“这些骆驼都拴在一起的,根本就用不着人照料,另外,这营地里,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更用不着人照料了……对了,你呢,你要去干什么?”

    牟思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我去找其他的人,但这一路上极度危险,极度艰苦,你这这儿好好地收着,这是我们唯一能够活下去的机会,这个责任,也是很大的。”

    桑秋雨摇了摇头:“不,我要跟你一块儿,去找我姐夫还有我胖子哥,能找得到他们,我们自然全都能活着走出去,要是找不到他们,就算死守着这些东西,我们同样是死路一条。”

    牟思晴收住眼泪,过了半晌,这才继续说道:“秋雨,实话跟你说吧,你姐夫他们,真的是下墓了,但是发生了一些意外,以致你姐夫,还有你胖子哥他们都没办法出来,姐姐希望你能答应我,守在这个营地里,照料好这里的一切,等我把你姐夫他们接出来,我们就一起回去……”

    说道后来,牟思晴的声音又开始哽咽起来。

    这是时,魏哲海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笑眯眯的走到牟思晴身边,笑了两声,问道:“小许兄弟他们下墓了?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对魏哲海,牟思晴压根儿不打算理睬,这家伙,只是一个卑鄙龌龊的小人。

    见牟思晴不搭理自己,魏哲海又呵呵干笑了两声:“不会是许小兄弟拿了里面的宝贝,早就远走高飞了吧。”

    这墓里的宝贝,牟思晴是一件也没看到,阴毒的机关、恐怖的人俑、不可思议的事情,牟思晴倒是遇上了不少。

    谁也不曾想,魏哲海呵呵的干笑了一阵之后,居然对牟思晴说道:“牟小姐,现在,我想请你带个路,再一次进去,呵呵,小许兄弟,吃了大块的肥肉,总得要给我留一口汤喝喝吧,呵呵……我也不想为难牟小姐,或者是姓桑的这小孩子!”

    “你敢……”牟思晴柳眉倒竖,沉声怒喝道。

    “呵呵……我当然不敢了……”魏哲海笑了笑,说道:“不过,这大沙漠里,每年都有一些旅游者,不幸葬身在这里,而且,完全都是意外死亡的……”

    魏哲海这些话,可算是都挑明了,而且,用的是很直接的胁迫手段。

    牟思晴冷冷的的说道:“你试试看!如果你感动桑秋雨一根头发,哪怕是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追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