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一章 从另一条路来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魏哲海再次笑了笑,说道:“牟小姐,我建议你最好考虑考虑我的建议,要不然从这里出去之后,小许干过什么样的勾当,没准儿立刻就会流传在坊间,呵呵……相信到时候……”

    魏哲海摁住话头不再说下去,但这意思,牟思晴却是明白得很——出去之后,魏哲海有足够的理由和能力,将许东渲染成一个盗墓者。

    只是牟思晴冷冷的说道:“本来,你不用胁迫我们,我也会要再去一趟,只是你这么一说,哼哼……”

    “难道你不知道这营地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顿了顿,牟思晴又冷冷的说道:“我也可以实话告诉你,许东下墓,他是去救人的,至少,他救了我,而且,到现在,他……他还困在墓里……我倒是好奇了,这营地里,到现在为止,就剩下你一个人,其他的人被你弄到那里去了?是不是也完全意外的死亡了……”

    魏哲海一愕:“牟小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说实话,我昨天晚上不怎么舒服,吃了一点儿药,一直都没能醒过来,其他的人到哪里去了,我怎么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桑秋雨终于知道,先前,牟思晴一直都在骗着自己,骗自己说,姐夫许东跟胖子等人有事情提前走了,到了这会儿,桑秋雨才知道,自己一直都认为只不过是玄幻情节里面才会有的东西,终于出现了,而且,姐夫许东还给“困”在墓里!

    本来,牟思晴是想要瞒着桑秋雨许东已经出事的真相的,只是许东出了事,让牟思晴的心早就乱了,再加上牟思晴本来就不惯说谎,心乱之下,说话做事,自然就是漏洞百出了。

    桑秋雨的确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绝不是一个笨小孩子,何况,牟思晴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到后来都直接都给说得明明白白了,桑秋雨怎么还明白不过来。

    一旦明白过来,桑秋雨二话不说,直接扭头就往营地外走去。

    “秋雨……”牟思晴见桑秋雨不管不顾,扭头就走,自然知道桑秋雨是要去干什么,可是,桑秋雨要去找许东,也不能就这么去啊!

    桑秋雨站住脚步,扭过头来,眼里含着泪光,抽了抽鼻子,这才说道:“告诉我,那个……那个,我姐夫他们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他!”

    “秋雨……你听我说!”牟思晴看着泪水已经流了出来的桑秋雨,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的心情,牟思晴这才说道:“秋雨,你听着,那个地方不好找,我……我带你去……”

    本来,魏哲海还以为要花费一番大力气的,没想到自己先前的一番逼迫,不但没能威胁到牟思晴,反而是牟思晴自己都要去。

    那一番威胁,岂不是白白的暴露了自己的嘴脸。

    怔了片刻,魏哲海挤出一丝笑容,讪讪的说道:“原来许小兄弟是为了救人!如此侠肝义胆,真是可敬可敬,唉,既然现在他身陷险境,我这做老哥的,也不能坐视不理,走,我们一块儿去搭救许小兄弟。”

    魏哲海到底有多无耻,牟思晴是领教过的,只是这会儿,牟思晴懒得搭理这家伙,魏哲海去,或是不去,他的目的都绝对不会是去拯救许东——魏哲海冲着的,是墓里那些没有影子的金银财宝!

    但不管魏哲海的目的如何,牟思晴也必须要去,因为——桑秋雨!

    桑秋雨这孩子,平日里又懂事又聪明,但是脾气却是有些拗,一旦拗劲爆发出来,也差不多九头牛都不见得能拉得回来,至少,牟思晴现在是拿他没办法。

    所以,牟思晴决定,让桑秋雨去看看也好,至少,自己也能够将许东、胖子两个人的遗骸带回去。

    桑秋雨看了一下牟思晴,微微点了点头,牙齿咬在嘴唇上,都咬出血来,拼命的忍住要滚出来的泪水。

    其实,那个盗洞,离营地并不太远,先前,牟思晴出来,还没走多远就碰上了桑秋雨,所以,不大一会儿,就到了这个洞口,魏哲海讪讪的,跟在牟思晴跟桑秋雨两人身后,进了盗洞。

    到了被许东堵住的那块石头跟前,三个人花了好大的力气,这才将那块堵着盗洞的石头弄开。

    看着被几个人弄开的洞口,牟思晴又是偷偷的落了一回眼泪。

    魏哲海却是不顾一切的首先钻了进去,桑秋雨西里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是咬着牙跟在魏哲海的身后,而牟思晴,一边偷偷的抹着眼泪,一边走在最后。

    只是三个人到了墓室里面,牟思晴却没发现格桑、胖子、以及许东三个人的尸体。

    这让牟思晴无尽的伤感之中,又生出一些疑惑,这里,就是许东跟自己生离死别的地方,一点儿也不会错。

    按说,许东说过的,要为胖子赔命,这里,至少就应该有许东、胖子两个人的遗骸,至于死而复活的格桑,在当时那种慌乱的情况下,牟思晴反而不敢确定,格桑究竟是不是已经死了。

    疑惑之中,魏哲海急不可耐的穿过墓室,走道,进入主墓室。

    到了主墓室,牟思晴又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整个主墓室,跟先前自己进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主墓室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原本金碧辉煌的一些东西,成了满地的残碎,连石棺盖子都破成了几块。

    石棺里的木椁盖子,也成了一块一块的劈柴,地上还有好些稀烂的织锦、布帛、丝絮之类的东西。

    ——整个儿一个被扫荡过的景象。

    惊讶之中,牟思晴块步走到石棺前面,探头望去。

    只见石棺里面的那位美丽得惊人的女孩子不见了,不但女孩子不见了,而且,石棺底部,竟然出现一个黑幽幽的大洞。

    石棺底下,还有一条路!

    墓室里面没见着许东跟胖子等人,石棺底下却出现一个大洞,难道,许东跟胖子他们……

    牟思晴微一犹豫,立刻就要下到这个洞里去看个究竟,魏哲海却抢先翻进了进去,在魏哲海看来,许东他们既然还在这里面,这里面就应该还有不少的好东西,先到一步,能拿到的好东西,就自然多了一份。

    石棺下面,又是几级精致是石头阶梯,显然这并不是被人打出来的盗洞。

    也就是说,上面的主墓室,完全可能只是一个疑冢!

    牟思晴吸了一口气,将桑秋雨接了下来,这才盯着魏哲海的背影,往前走。

    石阶的底部,依旧是一条走道,不过这条走道,比起上面的几条走道,不仅要宽敞了许多,而且要气派了许多。

    三个人并排走在里面,一点儿都没有上面走道里那种拥挤的感觉。

    三个人往前面走了不远,就遇到一个拐角,到了这里,牟思晴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的,低低的泣缀,很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哭声。

    这里会有女孩子的哭声!一时之间,除了牟思晴,桑秋雨跟魏哲海两个人的头皮都有些发炸。

    只是牟思晴仔细听了一下这哭声,忍不住加快了脚步,直接顺着通道往里走去。

    愈往里走,哭声越是清晰,哭声里,充满着委屈、无助,显得格外幽怨。

    只是走了一段,牟思晴居然大叫了一声:“思怡……思怡……是你吗……”

    叫声在通道里传出去好远,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一个惊喜至极的声音:“姐……姐……我在这儿……呜……”

    没想到牟思怡竟然也是下到了墓里!牟思晴一阵伤感,又一阵气恼。

    转过了好几个拐角,牟思晴三个人这才发现,前面出现一点儿亮光,亮光之中,牟思怡斜斜的靠坐在一处角落里。

    见到牟思晴,牟思怡想要站起来,但是挣扎了一下,却没能站起来,看样子是脚上受了伤。

    牟思晴很是心痛的上前,问道:“思怡,你怎么在这里?”

    牟思晴不问还好,一问,牟思怡顿时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姐……我好怕啊,我一个人……我的脚受伤了,家伟让我在这里等他,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了好几个钟头,可是家伟……家伟他……”

    提起方家伟,牟思晴更是气恼不已,在这样得地方,方家伟居然丢下牟思怡一个人,真是……

    “好了好了……有我们来了,牟小姐你不用害怕……”这会儿,魏哲海还真的像是一个救援的人员。

    牟思晴蹲下身子,看着牟思怡,问道:“别哭了,我早就知道方家伟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你伤到哪里了?”

    牟思怡一边将右脚伸了出来,一边哭着说道:“姐,你错怪家伟了,是我自己摔伤了脚,不想连累家伟,我自己要留在这里等他的,姐,真的,你不能怪家伟……”

    牟思怡的脚上,脚踝部位,有一片淤青,看样子,应该是崴了一下,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大伤,不过,牟思怡从小就身娇肉贵的,受了这样的伤,一个人又在这里等了好几个小时,还没彻底崩溃过去,也算是奇迹了。

    “就这点儿伤?”牟思晴很是心痛,却有不满的问道。

    自己这个妹妹,从来都是这样,一点儿抵抗伤害的能力也没有,哪怕是受到一点点儿小小的伤害,就要表现得跟快死了似的。

    记得有一次,牟思怡用小刀削铅笔,不小心把指头划了一道口子,就那么一道小小的口子,牟思怡居然还去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