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二章 鬼门关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看了看牟思怡的脚,忍不住很是不满的说道:“就这点儿伤,而且,应该是有人帮你处理过的,你怎么就还……”

    牟思怡摸了一把眼泪,说道:“是鲁叔叔帮我的,可是,我动一下,就像有许多钢针在扎着我的脚脖子啊,我真的走不了。”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正要再问问其他的一些事情,桑秋雨在一旁却忍不住直接问道:“牟小姐,我姐夫呢,我姐夫,还有胖子哥,你看到没有?他在什么地方?”

    牟思怡摇了摇头,说没看见许东跟胖子他们,然后,也不用牟思晴追问,就自个儿说了她到这里来的经过。

    原来,牟思怡、方家伟,早就注视着许东他们这边的一举一动,见许东跟胖子还有牟思晴他们悄悄地出了营地,牟思怡就跟方家伟、方友泉、鲁振声四个人偷偷的跟在后面,而且,一直跟到了断龙石前面。

    后来,断龙石落了下来,周金龙等人仓皇的逃了出去,本来也因为断龙石落下来之后,周金龙的个人考虑到要重新勘测地点,重新打条盗洞,恐怕在物资补给上会有些困难,毕竟,在沙漠里行走,什么补给那都只能是按天计算的,所以,周金龙巴依尔等人就打算这一次就这么空手回去算了的。

    不曾想,周金龙等人刚刚撤回到盗洞里,却被方家伟等人截住了,当时,周金龙不肯再在这里耽误下去,方友泉却直接跟他们干了一架,逼迫着巴依尔等人立刻就在断龙石旁边重新开一条盗洞出来,不曾想,盗洞刚刚才打进来没多远,突然却发生了一场地震。

    地震是没有发生过,不过,许东在那个墓室里扔了几个手雷却是真的,而且,将那间墓室都震得坍塌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当时在墓室外面,竟然还有牟思怡她们。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牟思怡抹了一把眼泪,又接着说,那场地震发生了之后,没想到就在断龙石旁边出现了一道石门,方家伟等人便进了石门。

    随后,牟思怡才知道,那道石门里面,到处都是机关,不但把巴依尔的两个手下都射死了,周金龙周老爷子也受了不小的伤,在慌乱之间,牟思怡也给把脚崴了,不过,那一阵儿,牟思怡还强忍着疼痛,跟在方家伟后面,不停的往里走。

    直到后来方友泉也受了重伤,大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鲁振声这才发现牟思怡的脚给崴了,当时,鲁振声便帮牟思怡处理了一下崴伤,再后来,鲁振声也中了机关暗算,死在了不知道离这里多远的地方。

    走到了这里,牟思怡就再也走不动了,本来想要依靠方家伟的,但是方家伟却好言好语的安慰了牟思怡几句,然后就走了人,而原本就是来保护牟思怡的鲁振声,也因为替牟思怡挡了一次机关,而直接丢掉了小命,所以,就再也没有人来管牟思怡了。

    牟思怡一个人坐在这里,又累又怕,几乎就是哭上一阵,睡上一会儿,又再哭上一阵,要不是牟思晴、桑秋雨魏哲海三个人来得及时,恐怕牟思怡真的就会崩溃。

    说到这里,牟思怡又是愧疚的哭了一阵。

    牟思晴叹息了一声,这才说道:“好了,别哭了,我现在就送你出去……”

    魏哲海明显的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早一分钟找到财宝的机会,本来还要胁迫着牟思晴在前面带路的,但是自从进了石棺之后,魏哲海发现牟思晴也根本没来过这里,也就是说,牟思晴也不知道这条路到底怎么走。

    而牟思怡虽然是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可是看这小姑娘哭哭啼啼的样子,魏哲海就知道,不带上她,说不定麻烦还小很多。

    见牟思晴要先将牟思怡送回去,当下,魏哲海沉思了片刻,从牟思晴手里要了两块备用电池,然后大大方方的放过了牟思晴、桑秋雨、牟思怡三个人一马,自己一个人前去找那些财宝。

    桑秋雨自然不会跟魏哲海在一起,哪怕是前去寻找姐夫许东,桑秋雨都不肯跟魏哲海在一起,所以,牟思晴要先送牟思怡回去,桑秋雨自然也一块儿回去帮忙。

    牟思晴将牟思怡背了起来,然后循着原路,将牟思怡送到了营地里,稍微安排了一下,这才准备再次去寻找许东。

    想不到,牟思怡死活不肯让牟思晴离开,在黑暗之中,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了那么久,到了营地里这会儿,牟思怡反而更加害怕起来。

    说好说歹,说得桑秋雨都不大耐烦了,最后,在牟思晴再三劝说之下,牟思怡才答应下来,牟思晴可以走,但是必须得留下桑秋雨来陪自己,要不然,一个人,哪怕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真的有可能会崩溃。

    牟思晴为难了好一会儿,这才把目光转向桑秋雨。

    “秋雨,你能不能帮我!”牟思晴望着桑秋雨,柔声说道。

    桑秋雨摇了摇头,这一路上,胖子、许东都不怎么搭理牟思怡,很明显的桑秋雨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再说,对牟思怡这种“公主”,桑秋雨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不认同,即使大家都是一块儿的,在这一条路上走了好几天,桑秋雨对牟思怡也没什么好感。

    现在要桑秋雨留下来照顾牟思怡,慢说耽误了自己去寻找姐夫的大事,就是照顾牟思怡,那也是一份受气的事,桑秋雨自然不愿答应。

    见桑秋雨不肯,牟思晴微微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秋雨,你姐夫许东,他可是一个好人,别人有什么困难,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帮助,秋雨,你不会给你姐夫丢脸,对吧……”

    许东愿意帮助别人,这事儿,桑秋雨自然是深有体会的,不要说自己桑家,三口的事情,就算是牟思怡,屡屡找许东帮忙,许东到最后都还是帮过。

    所以,许东,在桑秋雨的心中,那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现在,牟思晴抬出许东,又用央求的语气,来求桑秋雨帮忙,桑秋雨倒真的不好拒绝。

    要不然,那就是丢了许东的脸!

    不得已之下,桑秋雨只好答应下来,自己就暂时留在营地里,照顾照顾牟思怡。

    安排妥当牟思怡跟桑秋雨两个人,牟思晴这才重新回到墓室里。

    只是这一路上走来,牟思晴的心情愈来愈沉重,从自己跟许东、胖子等人下墓开始,就不断的有人死去,安吉、格桑、以及从牟思怡嘴里知道的,巴依尔另外的两个手下、鲁振声……这一路下去,到底还要死多少人啊!

    顺着先前走过的路,牟思晴再次回到遇到牟思怡的地方,稍微检查了一下,却发现一边的墙壁上,隐约有些记号。

    估计,这是魏哲海走过的时候留下来的,当然,魏哲海不可能好心的为牟思晴留下指路的记号,他这么做,无非是给他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毕竟这里的墓道复杂,凶险难测,为自己留下一路记号,无论能不能找到金银财宝,那都是一条能够全身而退的后路。

    顺着这些记号,牟思晴很快的就到达了一处很是危险的地方。

    前面,是看不清的黑暗,脚下,是手电都照不透,根本看不出来有多深,深渊一般的断堑,断堑上面,六股手臂般粗细,锈迹斑驳的铁链,光秃秃的,在朦朦胧胧的雾气之中,晃悠晃悠的晃荡着,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黑暗之中。

    这简直就是通向地狱里的“奈何桥”!

    让人不由自主的打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一股走向死亡的寒意。

    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牟思晴,仔细地看了一遍周围,好一会儿,才在光秃秃的铁链上面,发现先前那样的记号。

    看来,魏哲海已经从这里过去了,而且,还留下了记号。

    牟思晴略略整理了一下背包,拿出一卷绳子,系在自己的腰上,另一端打了个大套子,系在作为扶手的铁链上面,做成保险绳,然后小心翼翼的上了铁链,只是才上铁链,没走出两米远,铁链就更加厉害的晃动了起来,还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金属摩擦声。

    牟思晴都差点儿胆裂,真不知道魏哲海、以及前面的人是怎么过去的。

    好不容易到了中段,铁链摇晃得跟荡秋千似的,一下子回荡出去好几米远,牟思晴根本就站不稳,不得已之下,牟思晴只好死死的抓着扶手的铁链,一双脚死死地绞着脚下的铁链,整个人就这样坐在铁链上面,任凭铁链的摆荡。

    铁链摆荡的力道极为惊人,甚至,牟思晴有时候都感觉到,自己几乎被扯成了两段一般的痛苦,就跟不用说在两根铁链上,被不住的晃荡着引来的头晕眼花。

    到了这时,即使有绳子做成的保险带,牟思晴也不敢轻易的放开手和脚,这样死死的拉着两根铁链,好歹还能减小一些摆荡的程度,一旦放开手,或者脚,两个铁链摆荡的频率和程度,便会迅速的变大,直到最后将牟思晴一个人挂在一根铁链上面。

    到时候,牟思晴要想通过这道铁索桥,那就是千难万难了。

    如此,牟思晴咬着牙,拼着头晕眼花和身子被扯成两段的痛苦,等到铁链的摆荡稍微减小一点儿,便又再往前面走上一段,待铁链摆荡得实在不能走了,牟思晴便又停下来,一双手,一双脚死死地绞着铁链。

    也不知道这样走走停停走了多久,铁链的摆动弧度渐渐的越来越小,牟思晴每一次行走的距离也越来越长。

    到了这时,牟思晴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跨过了这道鬼门关一样的铁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