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五章 摸金倒斗的规矩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三个人疾步扑了过去,这才发现,那只手电,的确是掉落在地上的,而且这里又是一间不小的墓室,中间放着一具被打开的石棺,这具石棺里面,疏疏落落残留着几样东西,有两只金元宝,一个银质酒壶,另外就几颗已经有些泛黄、发灰的珍珠,一看就知道是从被扯断的项链上掉落下来的。

    胖子一看到这些,眼睛都有些发绿,愤愤不平的叫道:“东哥……这……尼玛我们追着格桑老妖怪去打,这里的东西,倒被他们搜刮一空了,我们……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自从进到这个墓里,抛开机关陷阱不说,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已经“妖化”了的格桑,偏偏许东跟胖子两个一直都在追着格桑干架,也就是说,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为大家去除了最大的危险,只是,有这些好处的时候,许东跟胖子两个却一点儿边都没能沾上!

    这几样东西,除了两只金元宝价值稍微高一点儿之外,酒壶的造型、工艺,都不是很好,因此价值不大,另外,几颗珍珠虽然是老珠,但并不是十分圆润,再说,也很小,几乎比小指头都还要小上一圈儿,要说卖的话,也就值不了太多的钱。

    只是胖子这家伙心里虽然不忿,但见了这些东西,顿时不由自主的伸手将两只金元宝拿在了手里。

    许东一把拉住胖子,看了看牟思晴,讪讪的笑道:“老大,这个……这些东西……我们……”

    大批的金银财宝,已经被别的人一扫而空,遗留下来的这么几样,虽然值不了什么大钱,但弃之可惜。

    不过,许东以前跟牟思晴联手办理过一些这一类的案子,又知道牟思晴的原则心极强,所以,许东不得不探探牟思晴的口气,免得到时候又被牟思晴揪着自己这点儿破事不放。

    听许东这么一说,胖子也是怔了怔,随即缓缓地、一脸心痛不已的将一只金元宝放了回去,拿着另一只金元宝,讪讪的叫了一声:“老大……”

    牟思晴岂又不知道许东的想法,虽然自己的原则性极强,一直都期望许东不要去做那些不能碰的事情,只是每每事情到了关键时候,牟思晴又不能不抛开自己的原则,甚至是鼓励许东去做那些原本自己认为不能碰的事情。

    所以,到了这会儿,牟思晴不得不叹了一口气,顿足说道:“最近空气干燥,我想找一颗老珠……”

    说着,牟思晴背过脸去,喃喃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好不好找……”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呆,随即相视一笑,各自心领神会,牟思晴这是放水了!虽然没直接说:“你们拿吧,该拿的就拿……”但这话里的意思,明显的不再继续限制许东跟胖子两个干什么了。

    而且,许东他们在干什么的时候,牟思晴都没看见。

    胖子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将金元宝,银酒壶、几颗珍珠,一股脑儿的扒拉进怀里。

    胖子一边收拾,一边嘿嘿的笑道:“老大,你不就是要找颗珍珠么,这玩意儿多的是,我现在就……不,改天,我让东哥送你几颗……不,送你一大把……”

    许东恼道:“为什么是我送,我说胖子,你这铁公鸡也应该留下两片锈块儿吧!”

    胖子装好遗留下来的几样东西,嘿嘿的干笑道:“东哥,我这铁公鸡,就算能够剥下两块锈铁皮儿,哪有东哥你这头肥牛身上掉下来的一根牛毛重啊!”

    “你……”许东有些气结,胖子这家伙,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起染坊来了。

    牟思晴却弯腰捡起那支手电,在手上掂了掂,沉声说道:“你们两个,正经点儿好不好,斗嘴,有那么好玩儿吗?”

    许东跟胖子两个立刻齐声说道:“老大,你说,什么事?”

    牟思晴看着手电,说道:“我估摸着,拿走这里的财物的那些人,很可能已经有了出路,而且出路不远,才能连手电都不要了,我们还是赶紧去找出路吧?”

    胖子嘿嘿笑道:“出路,老大,不要太过担心了,把你手里的手电给东哥,让东哥伸出鼻子嗅上一嗅,然后我们闭着眼睛跟着东哥就能出去,呵呵……”

    胖子这么一说,许东的脸都有些绿了,胖子这家伙,什么都没记住,还就只记住了自己说过的鼻子很灵那件事。

    牟思晴点了点头,把手电递到许东面前,在这里面,也需要找到正确的出路不会那么容易,但许东能够凭着这首电上的气味儿,找到那一帮拿走财宝的人,也算是不错。

    许东绿着脸,瞪着胖子,要胖子不这么说,反正大家一直都在找出路,也就走到哪里算哪里,但胖子这么一说,明显的是要让自己把胖子带到拿走了财物的那一帮人跟前,胖子这家伙什么样的心思,也就不言自明了。

    许东心里暗暗地恼着胖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整个墓室的情况,这间墓室,除了刚刚进来的那条通道,就剩下照壁后面一道微微露出一条缝隙的石门——估计,那一帮人拿了财物,应该就是从那个地方走的。

    许东看了好一阵儿,胖子确实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东哥,怎么样,该怎么走?”

    “这边……”许东一边说,一边走向那道石门。

    石门的确是没关严,让许东一推就开,石门后面,依旧是一条通道,

    小心翼翼的出了这条通道,依旧是个墓室一般的空间,不过这个空间比先前遇到的那几间都大了不少。

    胖子这家伙,第一眼看见的,是三口棺材,这间墓室里有棺材!而且是成品字形摆放的三口木棺,保存的很好,只是这三口木棺上,俱是黑漆大棺,没有什么说明墓主人的标志之类的,说不上有什么富贵之相,但也显得大气。

    胖子几乎是狂喜起来,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了想要的东西,也不管棺材里面有什么,关键是没看到有打开过的痕迹,胖子自然是欣喜不已,心想这回是碰上了正点儿,终于逮到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牟思晴表现得虽然不是特别的兴奋,但是眼里的那股喜意,还是隐藏不住。

    胖子这家伙,见到这三口棺木,也并不急于直接就去升棺发财,居然问许东:“东哥,你身上带着蜡烛什么的没有?”

    “你要这个干吗?”许东一边想自己在采购装备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准备蜡烛一边明明其妙的问胖子,只是许东这一次采购装备物资,里面确实就有蜡烛,所以,一瞬间,许东就将拿了出来。

    胖子嘿嘿的一笑,接过蜡烛,按他对倒斗摸金的研究,在东南方角上放好了蜡烛,满脸虔诚的祷告了几句,无非是摸金门下弟子某某人,为生计所迫,今天前来找墓主讨要几件值钱的玩意儿,墓主莫怪,四方神灵保佑,诸天鬼怪退开之类的,那装模作样的样子,说得牟思晴的背脊上都冒出一股凉意。

    祷告完毕,又问许东要了打火机,去点那蜡烛,一连点了好几次,却居然没点燃。

    许东一边笑一边一边问道:“胖子,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又改行做了摸金门下的弟子了?”

    胖子“呸”啐了许东一口,一边继续点蜡烛,一边说道:“东哥,虔诚一点儿好不好,你想一开棺,像先前一样,就开出一只老粽子来?”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总算将蜡烛点上了,不过,那烛芯上,就像是顶了一颗黄豆子般大小的火焰,飘飘摇摇的,只要有人稍微动一下,就能将那豆大的一粒火焰带走一般。

    见那蜡烛燃得惊险,牟思晴虽然毫不在意虔诚,却也不愿意乱动,甚至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在三个人注视之下,蜡烛就这样顶着一点火焰,不死不活的燃烧着。

    许东却是笑着对胖子说道:“根据我掌握的摸金倒斗的情况,这种情况我还没见过,按说,要么就是答应,要么就是不答应,这样子,不燃不灭的,算什么意思?”

    胖子慢慢的抓了抓脑袋,动作幅度稍微大了点,差点儿就将那豆子般大小的火焰带熄,梁三张大着嘴吧,紧张不已,唯恐这蜡烛一个不留神,让那一点火光飞走。

    保持着要抓脑袋的那个姿势差不多五分钟,蜡烛才总算是回过神来。

    半晌,胖子才低声说:“东哥,是哪个龟儿子老板,拿了这不肯燃的次品蜡烛给我们,害我们得不到一个明确的指示,东哥,这蜡烛不肯燃,不管它了,有马灯么,把马灯拿来,我们用马灯代替蜡烛!”

    许东忍不住有些好笑,要不讲究,就什么都别讲究好了,拿马灯来代替蜡烛,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所谓马灯,其实就是一种防风灯,现在都已经快要绝迹的那种,这种灯当然不好找了,不过,许东可以拿得出来的,只有一盏电石灯。

    这时,蜡烛顶着的那一点豆子般大小的火焰跳了一下,终于熄灭了,胖子自是懒得去理那蜡烛,打开灯上的开关,不曾想,不知道是许东是不是没有按照说明来储放电石灯,点上之后,几个人也就只看到一团昏黄、照射范围不足三尺的光亮,而且,不到一刻,这团光亮也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