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章 恐怖的猜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方家伟背包里的东西,应该就是先前许东他们看到过那具石棺里面的财宝,看方家伟那鼓鼓囊囊的背包,里面少说也有好几十件,能分给许东一半,至少也有十几件。

    按照他们遗留下来的金元宝,甚至是珍珠来看,十几件,少说也能值得起几百万,顺水推舟送个人情救人一命,还能得到几百万,这当然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胖子心里一软,马上就要答应下来,毕竟,方家伟的身价,也算不上有多厚实,找他要几百万现金,就算是把方家伟买了也不见得能买到那么多的钱。

    何况,方家伟这家伙,绝对不是周金龙他们这样言出如山的人,说不定现在说给几百万,几千万,待会儿危厄一除,便立刻就会矢口否认,又或者,耍点儿手段,让牟思怡出面,挽回自己的损失。

    所以,有这背包里一半的东西分给自己,多胖子来说,反倒现实了许多。

    只是许东盯着方家伟的背包,看了好一阵,这才淡淡的说道:“方少,你背包里的那些东西,你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我们用不上……”

    听许东这么一说,胖子微微一怔,随即低声说道:“好你个东哥,还说我贪婪,我还只要他一半,看你那样子,不将他压榨个干干净净,你倒是不会放手了。”

    许东微微笑道:“胖子,不是我说你,他那背包里,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能值多少钱,你知道?”

    胖子笑了笑:“不就是先前石棺里面的那些东西吗?那些可都是好东西啊!钱,当然应该能值好多的钱。”

    许东拍了拍手,看着不住翻滚躲避,狼狈不堪的方家伟,依旧笑了笑,对胖子说道:“你太高看了方家伟,那具石棺里的东西,并不是他们这一帮人拿的!他们,还没达到那里。”

    “啊!”胖子抓了抓脑袋,细细的琢磨了一下许东的意思,颓然说道:“你是说,那具石棺里的东西,应该是……应该是魏哲海拿去了的……”

    许东笑了笑,不置可否,眼睛依旧盯着方家伟。

    这个时候,格桑被许东直接打飞了一条腿,行动起来的时候,只能是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追方家伟,虽然行动依旧迅捷,但是威力却大大的打了折扣,凭着方家伟的机灵,差不多也能勉强躲避,至于时不时的被格桑抓上一把,打上一拳,或者是踩上一脚,受上一点儿皮肉之伤,许东当然也不在意了。

    只是先前三个人看到的石棺,里面的财物到底是谁拿走的,许东倒没觉得一定就是魏哲海,但绝对不会周金龙跟方家伟他们这一帮人,他们的背包里装着的,都是普通食物、饮水、下墓用的工具!

    这些,当然是许东看得出来的,也正因为许东看出来了,所以才阻止了胖子答应分方家伟背包里一半的东西。

    胖子这家伙,也俱是按照常理来分析方家伟一直都不肯丢弃背包而轻装逃命,那里面,就一定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殊不知,方家伟之所以一直都舍不得扔弃了背包再逃命,这是因为方家伟的背包里的确有许多都是好东西,是能够救命的东西,比如说极为珍贵的治伤药物,甚至是能在沙漠里,坚持到比普通装备坚持的时间长上一半的装备……

    这些东西,都是方家伟用来保命的,方家伟自然舍不得随便扔弃,只是方家伟背包里的东西能救命是不错,但许东根本不缺这个。

    何况,不要说方家伟的背包里不是从石棺里拿走的财物,就算是,许东也绝对同样不会在乎,因为到了现在,许东要做的,就是要好好地“玩儿”方家伟一把!

    胖子想明白方家伟背包里并不一定就是石棺里的那些财物,原本高涨的情绪,一下子变得落寞了起来。

    虽然知道许东是要“玩儿”方家伟一把,但直接把方家伟“玩儿”死,那肯定是不可能,许东做不出来那样的事。

    又不能玩死方家伟,方家伟背包里的东西又值不了什么钱,那还有多大的玩头。

    所以,胖子对继续“玩儿”方家伟,一下子就没了兴趣。

    眼看方家伟也被格桑折腾得差不多了,再不出手,也就说不去,所以,现在也是到了该出手的时候。

    许东见胖子急急吼吼的,心知胖子是想要早点儿处理完这点儿破事,好继续寻找财宝大计。

    许东当即将胖子拉了回来,说道:“守好这里,别出错。”

    随即,拿了棍子出来,扛在肩上,磨磨唧唧的上前,要去替方家伟解围。

    方家伟这个时候,的确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格桑单脚在地上一蹬,竟然直接将方家伟扑倒在地,随即,一只手按住方家伟,一只手去扯方家伟的喉咙。

    只是恰在这时,许东的棍子挑到。

    许东这一棍子,不是横扫格桑的一双手,而是直接抽打在格桑的腰上,这一棍子,许东用上了一些力气,直接将格桑的脊骨打折。

    本来,一个正常人的脊骨要是被打折,要是不立刻死去,也会瘫痪不能动,甚至是连手指头都不能动上一下,但格桑仅仅只是残存的那一条腿抽搐了一下,一双手却更加用力的撕扯方家伟。

    许东吓了一跳,赶紧扬起棍子,再次向格桑已经没有了下巴的脑袋抽去。

    但是格桑感受到许东的威胁,立刻放开方家伟,往旁边打了个滚儿,离开方家伟。

    倒是方家伟,看着许东我这茶杯粗细一根棍子,收拾不住,径直往自己的脑袋上抽了下来,吓得“哇”的大叫了一声,一双手直接抱着脑袋。

    殊不知那根茶杯粗细的棍子拿在许东手里,也就像是一根筷子一般,收发由心,轻松之极,在棍子即将接触方家伟的脑袋的那一刻,棍子被许东挽了个花,不见了。

    许东微微一笑,也懒得理睬方家伟,直接跨过方家伟,再次将棍子拿在手里,向狗伏在地上的格桑抽了过去。

    这时,格桑的腿似乎没办法用力,而是两手在地上一撑,整个身子便往前面窜出一丈来远,险险的避开许东的棍子。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自然也再不手下留情,直接大踏步上前,一挥棍子,再次追击格桑。

    格桑这个时候只能凭着两只手,不住的在地上爬动,只是没爬多远,前路便被一具棺材挡住,格桑伏在地上站不起来,能够活动的也只有两只手,但是前面被棺材挡住,这对格桑来说,那就是一道很高的围墙。

    前面有一道围墙,要过去,当然是没办法穿过去了,得翻过去。

    所以,格桑半立起来,伸出双手去抓棺材盖子,想要攀着棺材盖子直接翻过去。

    许东却是眨眼而至,棍子划出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朝着格桑的脑袋之上而下劈了下来。

    然而,让许东没想到的是,在这一刹那之间,格桑终于发现要攀上棺材逃命,反而不如立刻转向,当下,格桑扭转上半身直接顺着棺材,蹿了出去。

    而许东,却一棍子劈在了棺材上面。

    棺材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半边棺材壁板,硬生生的被许东打成了两截,一时之间,木屑四处飞散。

    本来,仅仅只是毁坏了一具棺材,许东也并不太在意,只是在一眨眼之间,剩下的半边棺材里,滚出来一具尸身,许东看清了棺材里面滚出来的尸身,竟然忍不住怔了一怔,这一怔之下,拖着半个身子的格桑,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格桑不见了,许东也不再去追击,而是呆呆的看着棺材里滚落出来的那一具尸身。

    这具尸身,到现在为止,不但是好看不出来有点儿已经腐朽的迹象,而且看起来居然还十分柔软,也就是说,死者的肌肉筋骨,应该还能相当有韧性。

    然而让许东怔住,甚至放弃了追击格桑这个遗留下来的潜在威胁的是,模模糊糊之间,许东发现这个死者的面容很是有些熟悉!

    死者的面容很熟悉,那他是谁,这是起初让许东怔住的第一个原因,待许东仔细看清这具尸体的面容之时,许东才是真正的怔住了。

    这个死者,也是一个女孩子,十七八岁的样子,精雕细琢的脸上,眉毛如画,小巧玲珑的鼻子,如同樱桃一般的小嘴,十指如同葱葱玉笋,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女孩子脸上还带着一抹盎然的桃红。

    整个儿就是一位还在熟睡的女孩子,不过这位还在熟睡的女孩子,脸上带着一丝丝淡淡的哀怨。

    唯一和先前遇到的“四胞胎”的区别仅仅只是,这个女孩子身上的衣衫单薄,而且,不但淡薄,衣衫所用的质料,也是极为普通粗布麻衣,极为明显的显示,这个美女的女孩子,只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小家女孩子!

    在这一瞬间,许东的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里这么多的棺材,里面,会不会都是跟这个死者一模一样的女孩子?”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猜测,这个洞窟里面,少说也有几十具棺材,抛开这些人的身份不说,几十个一模一样的人,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