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九章 方家的秘密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离胖子比较近,见胖子倒地,赶紧伸手去扶,不曾想,牟思晴的手才刚刚接触到胖子,“噼嚓”一声,牟思晴的手与胖子之间便炸开一朵耀眼的火花,牟思晴的一只手顿时也是一阵酸麻,差点儿就失去了知觉。

    “有电……”牟思晴后退了一步,失声大叫到。

    “有电……”许东吃了一惊,刚刚胖子这家伙伸出手去,许东都没来得及阻止胖子,一眨眼间却看见胖子都飞了出去,随即看到胖子身上被一层蓝幽幽的弧光包裹了好一会儿,这才消失,没想到牟思晴去拉胖子,都还被电了一下。

    正在吃惊之间,方家伟冷冷的笑了笑,说道:“这里有一层看不见的阻碍,你叫它隐形的电流也成,叫他能量罩也成,总之,我们目前还没想到办法能够穿透这层阻碍。”

    “能量罩……”许东再次失声。

    周景龙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已经试了七八次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穿透过去,你看,我们准备用飞虎抓,金刚伞……等等,都不能凑效。”

    周金龙说着,还拿起一段绳子,递给许东看,那段绳子是高强度纤维绞合而成,估计就是周金龙的飞虎抓,不过,绳子的前端已经焦糊,一看就知道是被烧断了的。

    “怎么会这样?”许东看了看被烧断的地方,说道。

    原本许东见周金龙跟方家伟两个人站在这里争执不休,还以为两个人是为了那那盒子最终的归属而吵架,及至胖子莽莽撞撞的被击的飞了出去,浑身冒着电火,许东又认为周金龙他们怎么就不找能够绝缘的东西,直接将那盒子扯出来。

    现在方家伟跟周金龙两人这么一说,许东才明白过来,“能量罩”也好,隐形的阻碍也好,总之,那个盒子根本不能拿得出来。

    周金龙涩涩的笑了笑,以为许东还不相信,拿起那半截绳子,稍微舞动两下,然后直接挥向那个女孩子手里的盒子。

    半截绳子如同一条会飞的蛇,摇头晃脑的,“嗖”的一声,十分迅疾的接近那女孩子身前。

    只听见“轰”的一声闷响,绳头立刻就带出一道火光,顷刻之间就化成了灰烬,另外半截,也软软的如同死蛇一般,掉落在女孩子身前一米多远的地方。

    许东呆呆的看着那条半截已经成了灰烬的绳子,沉吟了起来,看来,这东西还真的向方家伟说的那样,女孩子面前有一道不可逾越的“能量罩”!

    这时,胖子勉强恢复过来几分,大着舌头说道:“东哥……这啥玩意儿……怎么这么厉害……还带电的……”

    许东转过头来,没好气的说道:“让你乱动,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一转眼,许东看到胖子跌倒时,那鼓鼓囊囊的腰包里掉落出来的几颗珍珠,许东微一沉吟,当下走到胖子身边,弯腰将那几颗珍珠捡了起来,拿在手里。

    这几颗珍珠,有指头大小,饱满圆滑,色泽微微泛黄,拿在手里却有一种极为少有的温润,是真正的上等佳品。

    只是许东将几颗珍珠握在手里,过了片刻,便断然站了起来,然后转身。

    胖子躺在地上,惨绝人寰的大叫道:“东哥……不要啊……那几个珍珠……可是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的……”

    许东根本不理胖子的嚎叫,一扬手,一粒珍珠“嗤”的一声,飞了出去。

    几个人注视之下,这粒珍珠飞到那女孩子面前四五十公分的地方,便化成了一道火焰,这团火焰再往前面飞了不到二十公分距离,便成了一股青烟,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许东看着消失的火焰,一扬手,又是一粒珍珠飞了出去。

    这一次,许东用的手劲小了许多,那颗珍珠在几个人眼里,几乎是慢慢悠悠的飞到女孩子面前,依旧化成了一团烟火。

    不过,这一次,珍珠燃烧化灰的时间似乎长了一点儿,也愈加接近女孩子,比先前那一颗,少说也多了十几公分。

    这一点,周金龙、方家伟、牟思晴度看的清清楚楚的。

    只是胖子这家伙,坐在地上竟然哭丧着脸嚎叫开了起来:“东哥……东哥……那可是我千挑万选的东西啊……不入你的法眼,……你也用不着这样浪费掉啊……东哥……求你了,你毁了我两颗,把剩余的还给我吧……”

    许东转过头来,没好气的喝了一句:“不就是几颗珍珠么,赶明儿我找来还给你……”

    胖子竟然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东哥,还给我就不必了,你把剩余的给我就成,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

    “我去……”许东恼道:“就这么几颗珍珠,还真的是剜了你的肉啊,外面那么多,你再去找上几颗不就成了。”

    说着,许东再次一挥手,一颗珍珠缓缓地飞了出去。

    这一次,珍珠飞得很慢,比先前两次慢了好几倍,然而,快接近那女孩子的时候,虽然同样着了火,但是在几个人注视之下,这粒珍珠居然带着一团火焰,滚落到了那个女孩子脚下。

    珍珠落到女孩子的脚下,滚了两滚,火焰顿时消失,而那颗珍珠却已经变得又黑又小,稍微滚动了一下,便微微的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随即碎裂成了一堆齑粉。

    这时,胖子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许东的一条腿,带着哭腔叫道:“东哥……不要扔了,别扔了啊……”

    许东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将手里剩下来的三四颗珍珠伸到胖子面前,没好气的说道:“丢不丢人啊……不就这么几颗破珍珠么,犯得着你这样啊……你至于这样么……”

    胖子一伸手,如获至宝,将几颗珍珠捧在怀里,盯着许东,说道:“东哥你的大恩大德,我王胖子没齿难忘,来生来世,我定当鞍前马后,结草衔环……”

    许东不耐烦至极,重重的喝道:“一边去……”

    胖子捧着几颗珍珠,识趣的退到一边,许东这才转头对周金龙说道:“周老爷子,刚刚……”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周金龙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许兄弟,你是想说,刚刚这一幕可以证明,越慢,就能够越接近那个盒子,对吧?不过,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问题是我们试过了好几次,就算是一寸一寸的往里面送,都根本没法子接近那个盒子……喏,我这里还有一根塑料棍子,要不,你拿去试试……”

    周金龙说着,从背包里拿了三根指头粗细的塑料管子出来。

    周金龙是道上有名的老土爬子,这根塑料管子,是他在遇到水棺之时,用来抽取棺椁里面的积水用的。

    因为要便于收拾携带,又不能让人看出端倪来,所以他这塑料管子不但质量好,而且还在每根管子头上都加上了螺纹,方便加长,一根管子也就一尺多长,但是可以用几根管子接在一起,而且,接管的方式也很简单,直接将管子的一头旋进另一根管子便成。

    不到一刻,周金龙便将三节小管子接成一根一米来长的长管,递到许东手里。

    许东接过管子,拿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这管子有些柔软,但是拿着一头,平举起来,最多也就是有一点儿弧度,决不至于断折,或者弯曲到不能使用。

    掂了掂之后,许东拿着塑料管子,慢慢的将管子举平,然后一点点儿的往前送。

    果然,过了离女孩子面前五十来公分之后,无论许东怎样慢,这根塑料管子一过界线,便立刻弯曲融化,便成塑料汁,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每一滴塑料汁滴落,便带出一团火光,不到片刻,火焰便将塑料管管头引燃。

    而这个时候,许东手里的塑料棍,最多也就只到达了那女孩子身前三四十公分的样子,要想穿透剩下的这一段距离,显然是做不到。

    许东眼睁睁的看着受伤的塑料管都融化得差不多了,这才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管子扔了。

    方家伟却有些得意地说道:“表弟,怎么样,该看的你看到了,该试的你也试过了,有什么好的方法没有?”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任何事物,都有它形成的机制规律,在没有弄清楚它的基本原理之前,猛打猛撞,呵呵,那也只是自讨苦吃。”

    方家伟轻蔑的一笑,不再言语,听牟思怡说,许东出来几次,每一次都顺风顺水,满载而归,主要是因为许东不但运气好,而且也有非常人所能及之处。

    现在看来,许东这个所谓的“非常人能及之处”,也不过尔尔,别人打不开的,许东照样没把发打开。

    牟思晴站在一边,突然开口说道:“家伟,我爷爷一直都在怀疑方爷爷的死很不正常,想来,便是与这里有关对吗?”

    方家伟一愕,没想到牟思晴会突然说起这方老爷子的事情,方老爷子的死,的确很不正常,但那已经是过了好几十年的事情,牟思晴现在提起这个干什么,一愕之下,方家伟心里立刻揣摩着要怎么样来回答牟思晴的问话。

    只是不等方家伟回答,牟思晴又这接着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们在重楼外面见到那个穿夹克的人,应该就是方爷爷!对吗?”

    这一下,方家伟再也忍不住了,失声说道:“你们见过了我爷爷……”

    “如此说来,你们方家的秘密,便是在此了……”牟思晴幽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