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你咬我命根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连滚带爬的冲了上去,抢先扑倒那一点亮光前面,一看,原来是一只镶嵌着一块宝石的指环。

    胖子赶紧将指环拿在手里,现在什么都丢了,还能剩下一个指环,好歹也没白白的差点死上一回。

    许东笑眯眯的对胖子说道:“胖子,给我看看,能值多少钱?”

    胖子攥着指环,脑袋一甩,说道:“就这破戒指,能值多少钱?分文不值,根本不入东哥你的法眼,我也就不过是想留个纪念罢了……”

    周金龙眼力还算不错,早在看到那个戒指的时候心里就有了个大概,银质的指环,上面包镶着一块比筷子头大不了多少翠松石,质地工艺什么的都不说,仅仅只是这质地,最多也就只能值个三五千块,如果加上“古玩”这一条,最多也就能卖上个一万来块钱。

    这些人当中,就算是魏哲海,差不多也不会将这一万来块钱的指环看在眼里,就跟不用说周金龙、许东跟牟思晴了,只是胖子这家伙偏偏宝贝得不得了,攥在手里,说什么也不愿意拿出来给许东看看。

    吝啬到一幅守财奴的样子,惹得许东大是恼怒:“知道我不会要你的,还不能给我看看,什么意思,怕我抢了你的然后给你扔了。”

    胖子一边落荒而逃,一边大叫:“东哥,我出生入死,仅仅就得到这么一个指环,这可是有着莫大的纪念意义的,又不值钱,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我可是要留着给我将来的媳妇儿的,你好意思跟你弟媳妇儿去抢……”

    牟思晴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胖子这家伙,媳妇儿都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家养着呢,这就开始准备礼物了,再说,一胖子现在的身价,给未来的媳妇儿送的礼物,就这么一个捡来的,价值才几千块钱的指环,能拿得出手?

    谁知道胖子这家伙躲得远远地,估计许东抢不着了,这才说道:“老大,我都没看出来,你怎么也跟某些人一样,眼里就只有价值连城的珠宝收拾,眼光高,那不是你的错,老大你眼光高不稀罕普通玩意儿,你们家什么都有,要什么都能拿得出来,可是我呢……我现在可是白手起家,要什么什么都没有啊……”

    “胖子,你要死啊,什么不好说你拿这个来挤兑我……”牟思晴一边走,一边笑骂道。

    几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起来,不管怎么样,虽然这一趟是入宝山空手而回,但总的来说,大家都捡了一条命回来,没有什么事情比还活着让人更加高兴。

    不多一会儿,营地便遥遥在望,爬上一个不高的沙丘,放眼望去,营地就在不到一公里的地方。

    只是几个原本因为捡了一条命而高兴不已人,一颗心嚯的沉了下去。

    营地里一片狼藉,像是被扫荡过一般,数十头骆驼,已经变成了一群黑点,转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的黄沙之间。

    看来,营地是被什么人给劫了!

    “啊……”胖子大叫了一声,差点软瘫在了地上。

    “啊……”许东大叫了一声,拔腿狂奔了起来。

    “思怡……”牟思晴大叫了一声,连滚带爬,跌跌撞撞的,扑向营地。

    周金龙跟魏哲海两个人也是面色铁青,愤怒至极的盯着骆驼消失了的方向。

    按说,在这片沙漠里,根本不会出现马贼抢匪的,怎么突然间就冒出来一伙人把那些骆驼给抢走了呢。

    要知道,现在这个营地,离最近的那个湖泊,骑着骆驼或者马匹,都要一天多时间,要是徒步过去,不要说两天,恐怕三天也无法抵达。

    而且,没有骆驼,能不能找到了个湖泊,都还很难说。

    许东铁青着脸,扑进营地,第一眼看到的,是牟思怡跟桑秋雨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两个人俱是惊恐不已的哭泣着。

    另外一边,倒塌了的帐篷边上,巴依尔躺在地上,胸口上一道半尺来长的口子,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方家伟却矗立在营地边上,捏着一双拳头,一脸愤怒至极、失望至极、担心不已的看着骆驼消失的方向。

    桑秋雨一眼看到许东,顿时放开牟思怡,一边流着眼泪大叫道:“姐夫……姐夫……”一边扑进许东的怀里。

    许东眼里都冒出熊熊的烈火,一边安抚着桑秋雨,一边说道:“秋雨,别怕,姐夫在这里……别怕……”

    桑秋雨放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姐夫……他们……他们什么都不说……人又多……抢了我们的东西就跑……还……打了我跟牟思怡……对不起,姐夫……我……我挡不住他们……”

    许东赶紧撩开桑秋雨的衣服,发现桑秋雨的背上,竟然有三四道一尺多长的伤痕,看样子是用鞭子或者棍子抽打的,胳膊上也有数道青紫。

    肯定是桑秋雨拼命阻止,跟来抢东西的那一帮人发生过一场残酷的战斗,只是桑秋雨人小力弱,又寡不敌众,以致被毒打成了这个样子。

    许东眼里冒着火光,沉声说道:“你记不记得他们是什么人?”

    桑秋雨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他们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人,不过他们身上都有一种标记,我记得很清楚……还有一个大个子络腮胡子,我……就是他打的我跟牟思怡……”

    这时胖子,胖子扑了过来,一把搂着桑秋雨,红着眼,喘着粗气,不住的问道:“秋雨……秋雨……你没事吧,说,是哪个王八蛋……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我去把他抓来,抽他的筋,他的皮,给你出气……”

    一转头,看见方家伟还站在那边,胖子又不由把一股邪火发泄到方家伟身上:“方家伟你个王八蛋,这里就属你有能力,抓不住那帮强盗也就罢了,你还任由那帮强盗任意凌辱秋雨,我告诉你,你个死娘娘腔,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方家伟红着一双眼,怒道:“王胖子,说话别太过分,你跟我没完,我还跟你们几个没完呢,有种的放马过来……”

    胖子被一股怒气冲得有些晕头,当下一把推开桑秋雨,咬牙切齿的扑了过去。

    牟思怡被打了,胖子都不想去理睬,但是桑秋雨被打了,胖子可就容忍不了,看样子,方家伟比自己要早回来很久,巴依尔不用说都是反抗过的,只是能力不济,那也怨不得他,偏偏方家伟也在现场,看样子都没怎么反抗过。

    方家伟这家伙,在地道里抛下牟思怡一个人,后来又抢了那个盒子,危难之际,又抛下不能动弹的几个人独自逃命,现在桑秋雨被打得遍体鳞伤,憋了一肚子火的胖子,不找他方家伟出气找谁去。

    几步之间,胖子便扑到了房间为面前,照着方家伟的面门,就“呼”的一拳打了过去。

    方家伟躲避不及,右边脸上被胖子一拳打中,立刻便青紫了一大块。

    不过,胖子的肚子上也吃了方家伟一脚,被踹得连连后退。

    胖子稳住身形,一挥拳头,又猛扑了过来,大声吼道:“王八蛋,你敢抛下牟思怡一个人……”大吼声中,“呯”的一拳,打在方家伟的右肩上,打得方家伟一连后退了两步。

    方家伟也极是了得,微一站稳身子,便往地下一伏,使了一记扫堂腿,直接将胖子放倒在地,随即扑到胖子身上,对准胖子一顿猛揍。

    百忙之中,胖子一拳打在方家伟的胸口上,打得方家伟倒翻了出去,一时半会儿也爬不起来,胖子这家伙趁势扑到方家伟身上,抡起醋钵儿大的拳头,暴风骤雨一般落下,也不看打在方家伟身上什么地方。

    方家伟扶住脑袋上的要害,也是拼命的反击,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一团,各自死命的痛殴对方。

    看着方家伟跟胖子扭打在一起,许东只是握着桑秋雨的手,冷冷看着,既不上前帮忙,也不上前阻止。

    牟思晴搂着惊恐不已的牟思怡,也是冷冷的看着胖子跟方家伟两个人,不动声色,任由他们互殴。

    周金龙跟巴依尔有着莫大的交情,虽然巴依尔在最关键的时候抛下了周金龙等人,跟着方家伟一块儿逃了命,但是周金龙却是个恋旧的人,见巴依尔手上,躺在一边,当下便更魏哲海两个人上前扶起巴依尔,为巴依尔清理伤口、涂抹伤药,对胖子跟方家伟两个人的互殴,也是视而不见。

    胖子这家伙,身形笨拙,不过胜在力气比方家伟大,方家伟却很是灵活,下手又狠,几乎全是照着胖子身上的要害部位下手,不过,没什么力气却是方家伟最为致命的弱点。

    即使是击中胖子身上的要害,大多也就只能让胖子微微一哆嗦,再说,胖子这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就算是要害部位被方家伟击中,胖子也是咬着牙,甚至都感觉不到有太大的疼痛,逮着了方家伟,就劈头盖脸的一顿胖揍。

    不一会儿,两个人的头脸都被互殴得猪头一般,身上自然是不知道多出来多少乌紫淤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纠缠在一起,躺在地上,翻翻滚滚,突然之间,胖子“啊”的大叫了一声:“狗日的,你咬我屁股……”

    胖子还没叫完,张开大嘴,也不管是方家伟身上哪个部位,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啊……”方家伟一声惨叫,咬着胖子的屁股的嘴巴也张开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把推开胖子,随即一手扶着裆部,一手指着胖子,惨叫着说道:“你……你咬我命根子……”

    说完,方家伟脑袋一耷拉,直接痛晕了过去。

    胖子“呸”的一声吐掉嘴里还沾着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发的破布,嘿嘿冷笑道:“狗日的,你以为老子不会你这一招……来,再来……有种的再来,装死算个毛球……”

    说着,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扑向方家伟,要痛打落水狗。

    只是胖子还没扑到方家伟身上,牟思怡嘶叫着挣开牟思晴的怀抱,扑了过来,抱着胖子的一双脚,大叫道:“王胖子,你不能打了……他都快死了……你不能打了……王胖子,我求求你……放过他吧……”

    胖子被牟思怡抱着双腿,再也挪不开步子,待看清抱着自己的是牟思怡的时候,胖子对着牟思怡喝道:“牟小姐,你就知道护着这王八蛋,你对他这么好,他对你又是什么样子的,省省吧牟小姐……让我揍死这王八蛋……”

    只是说什么牟思怡也不肯放手,只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一个劲儿的哀求胖子,要胖子放方家伟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