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可理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在也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够了,胖子……”

    听到许东的喝声,胖子微微一怔,一口气一泄,顿时软瘫在地上。

    说实话,以前打架,胖子从来没这一次打得爽快,也没这一次惨痛,憋着的那口气一泄,胖子也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时,牟思晴才慢吞吞的走到牟思怡面前,拉起牟思怡,远远的离开几个男人。

    牟思怡身上也有几道伤痕,不过,在那些人扑过来的时候,多亏了桑秋雨舍命伏在牟思怡身上,替牟思怡挡住了大部分的鞭挞和棍棒,所以,牟思怡身上的伤,要轻微得多。

    许东不动声色,拿出了最好的治伤药物,递给牟思晴,不管怎么说,牟思怡这个累赘,是大家一早就预计着要照顾的,现在受伤了,看在牟思晴的份上,能拿出来的治伤药,还得拿出来替她治伤。

    巴依尔那边,经过周金龙、魏哲海的救治,巴依尔也勉强缓过一口气来,巴依尔胸口上那道伤痕,是被人砍的,伤口虽然恐怖,但还好没伤及骨头。

    周金龙也有功效极好、止血治伤的金疮药,经过处理,巴依尔的伤情算是勉强稳定下来。

    许东自然是要照顾胖子,找了处倒塌的帐篷,将胖子放在帐篷上面,把胖子原本褴褛不堪的衣衫尽数除去,只给胖子留了一条裤衩,然后涂抹伤药。

    至于死狗一般的方家伟躺在那里,就在也没人去看上一眼。

    胖子伏在帐篷上面,一边哼哼唧唧的痛叫,一边说道:“哎……东哥你轻点儿……痛死我了……哎!东哥……你都摸到哪里去了……奶奶的,东哥,这一次我可是亏大发了,我的贞操都让你给占了去……”

    许东又是心痛,又是好笑,又是气恼不已,没好气的呵斥道:“胖子,你这家伙有什么贞操让我可占,要不是看你被人揍得花猪一般,我才懒得理你……”

    桑秋雨在一旁,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几个人该涂的该抹的都做完了,桑秋雨才说起刚刚的事情。

    当时,方家伟跟巴依尔两个人还没回来,营地里就闯进来七八个鬼一样的老外,一开始,桑秋雨跟牟思怡两个人还以为他们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到沙漠里来玩的游客,看样子这七八个人没吃没喝的应该有好几天了。

    桑秋雨就跟牟思怡两个拿了食物饮水,给了那几个老外。

    殊不知那几个老外吃饱喝足之后,就跟牟思怡和桑秋雨两个人打听附近有没有古墓的事情。

    桑秋雨跟牟思怡两个人都是大吃了一惊,这才明白这一帮人多半是潜进中国来偷盗文物的,而且桑秋雨在偶尔之间竟然发现这些家伙都带着枪,也就是说这一群家伙,应该是一伙武装盗墓的匪徒。

    对于这一伙武装盗墓的匪徒,桑秋雨自然没什么好的脸色,说什么也装着不知道,来了个一问三不知。

    不曾想领头的那个大络腮胡子,也就是动手打牟思怡跟桑秋雨的人,突然间就翻了脸,逮着桑秋雨就一顿毒打,还要凌辱牟思怡。

    后来还是巴依尔跟方家伟两个人的及时,又朝那一帮人扔了几个手雷,开了几枪,把大络腮胡子吓了一跳,又跟巴依尔打了一架,把巴依尔打伤,然后就在营地里大肆搜刮了一番,把营地里稍微有用一点儿的东西都给抢走了。

    本来,大胡子有个手下建议直接见桑秋雨他们几个干掉,但是络腮胡子说,他最喜欢看到的是让这几个人在沙漠里不住的挣扎,到最后渴死、饿死,既能节省子弹,又能看到这些人痛苦地挣扎,所以,这才放过了营地里的四个人。

    胖子趴在地上,气得捏着拳头不住的砸着地面,奶奶的,这帮狗日的真的是狠毒无比,盗墓也就算了,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事情也要干,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朝一日落到胖爷我的手里,非要让他们尝尝厉害。

    许东也是一腔怒火,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那一帮人算账,不过,现在营地里所有的补给又全部被人抢得一干二净,又有三四个伤员,这让许东不得不好好的冷静下来,一边等胖子等人恢复伤势,一边仔细的斟酌报仇的计划。

    这时,处理好伤势的牟思怡,拿了许东给他的伤药过来,从许东面前经过时,盯着胖子跟许东两个,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的,但是最终却没说出口,但却很是愤怒的瞪了两个人一眼。

    随后,牟思怡头也不回的走到还躺在地上的方家伟身边,扶起一双手还捂着裆部的方家伟,帮他涂抹药膏。

    许东跟胖子两个看得摇头不已,也不知道这牟思怡到底是哪根神经短路了,还是方家伟的魅力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牟思怡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维护这方家伟。

    估计牟思晴也是从牟思怡那里知道了营地里发生的事情,一双眼睛冒着熊熊火焰,来找许东,一见面就一句话:“许东,我要报复他们……”

    许东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从秋雨提供的情况来看,这一帮人好像知道这里的一些什么,没准儿,就是冲着这座古墓来的,只是他们想要以逸待劳,等我们取出里面的东西,他们再来一网打尽。”

    胖子趴在地上,问道:“东哥,你怎么能断定那一帮混蛋是冲着我们来的?”

    “这是因为这一帮人并没严重伤害秋雨他们,再说,有我们的那么多补给,又有骆驼可以快速机动,所以,他们只要在远处盯着我们的举动就成了,一旦我们有什么举动,他们骑着骆驼追击,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按照许东这么说,这一帮人绝对不是马贼之类的流匪,或者意外碰上的,

    牟思晴对许东的分析,也有一点儿赞同,不过,这一帮外国人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座古墓的,而且会这么精确的计算,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许东顿了顿又说道:“至于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总归会有个结果的,眼下,我们就只能呆在这里,一方面养精畜锐,一方面以逸待劳,你们认为怎么样?”

    其实,就算许东不这样安排,胖子、桑秋雨、巴依尔、方家伟身上都有伤,行动极为不便,有没有可以代步的工具,就要算走,几个人现在也走不了。

    不过,留在这里,除了几顶倒塌的帐篷之外,什么存活下去的资源也没有了,对几个人来说,留在这里也是绝境。

    好在许东早想到了这个问题,当下让能动的几个人重新搭起帐篷,然后一个人躲到一边,取了少许的矿泉水、鱼干、以及其它的食物出来,分发给几个人。

    然而,许东拿着这些食物去递给牟思怡的时候,牟思怡竟让将许东递过来的食物,直接扔到了地上。

    看得出来,牟思怡对许东同样充满了敌意,也拒不接受许东的“施舍”。

    许东摇头叹息了一声,捡起了本来就弥足珍贵的矿泉水和食物,回到自己的帐篷。

    看许东拿着食物回来,胖子“哼哼”的冷笑了一阵,对许东说道:“东哥,你这不是自找没趣么,方家伟手里,多的是这些东西,用不着咱们去怜惜,再说,我们这么一点点儿食物,你都拿出来给大家用了,到时候别人还有,也未必会怜惜你。”

    许东叹息了一声,不管怎么说,牟思怡是大家早就预计好了要承担的麻烦,再说,有老大牟思晴这层关系,也总不能看着牟思怡他们有个三长两短。

    至于方家伟,也就没必要去管得太多,除了他本身也是一个男人之外,他的所作所为,也为人不齿,是死是活,大可由它去了……

    两个人正说着,牟思怡却挑开帐篷的门帘,闯了进来,走到许东面前,冷冷的说道:“拿来……”

    “什么……”许东莫名其妙的问道。

    “水,食物……”牟思怡冷着脸,说道。

    “不对啊……”胖子趴在毯子上,大声叫道:“你们刚刚不是不要的么,怎么现在又要了?”

    “刚才是我不要,但我没说过家伟就不要!”牟思怡理直气壮的冷着脸说道。

    “这是什么道理?”许东不由自主的问道。

    牟思怡涨红了脸,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不要,那是我不稀罕你们的施舍,但是王胖子打伤了家伟,赔礼道歉什么的我就不要求了,至少你得赔偿家伟医药费用!这医药费用,就拿食物和水来抵!”

    怪不得牟思怡这样“理直气壮”的,原来是这个道理。

    只是胖子趴在毯子上大叫道:“你这是强词夺理,我这身上的伤呢,我的医药费用找谁要去啊!啊哟……疼死我了……”

    许东微一沉吟,将先前被牟思怡扔掉了的食物和水拿了出来,送到牟思怡面前,又说道:“思怡,方家伟教你这么说的吧,你去告诉他,想想把我们的补给消耗干净,他却把他自己的藏着,哼哼,他打错了主意,他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有我们的一半,我随时都有可能要找他索要!”

    牟思怡一怔,随即怒道:“他欠了你们什么,你们冲着我来,两个人对付一个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胖子趴在地上,又不住的用拳头砸着地面,大叫道:“强词夺理,不可理喻……气死我了,啊哟……痛死我了……”

    许东却冷冷的说道:“思怡,你错了!我这人从来不认我是什么英雄好汉,而且,方家伟这家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这么做,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一句话,你记住了,方家伟想要继续跟我玩儿下去,我会奉陪到底!”

    牟思怡红着脸,忍住泪水,拿了许东手上的食物和水,然后扭头就走,一边走,一边愤愤的说道:“自私、小气鬼、没教养……”

    胖子趴在地上,怒嚎着,差点儿就没把一句:“去你奶奶的……”给骂出来。

    许东叹了一口气,正要出去,没想到却差点儿跟牟思晴碰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