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章 黑锅(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嘿嘿的笑着,从桑秋雨手里把拿瓶矿泉水拿了过去,然后用绳子系住了瓶颈儿,又把瓶子放回到深坑里,让瓶子浸在冰凉的地下水中,不多一会儿,胖子再次将绳子拉了起来,解开绳子,又把瓶子还给桑秋雨。

    桑秋雨一接过瓶子,顿时惊叫道:“哎呀,冰手呢……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叫完,喝了一口水,那股冰凉顿时从嘴里一直落进胃里,在那股冰凉的刺激下,让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顿时都大张开来,当真是舒爽得没法子形容。

    每个人都喝了一口这瓶像是刚刚被冰镇过的蒸馏水,每个人都让那股冰凉,刺激得直想跳起来,那个兴奋和激动的场面,很是让人感动。

    过了许久,胖子才怪异的看着许东,问道:“东哥,你怎么就知道这里有水的?你有传说中的透视眼?”

    许东笑了笑,却没好气的说道:“透视你个大头鬼,地底下那个湖泊,你还记得?离我们这里又不远,我也就是估摸着,既然那里能有那么大个地下湖,说不定这里就能找到地下水,透视,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周金龙、巴依尔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呃……”了一声,不错啊,那个底下湖泊不但大,而且,水位应该比刚刚挖出来的深坑底部还要高一些,这里能找到水,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了。

    只是这个理所当然,在许东没想到之前,却没有一个人去想,甚至巴依尔还仗着自己是丝路上的“娇子”,直接否定过这里能够找得出来水的!

    胖子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一个理儿,不过,自己跟许东等人也去看过那一个大坑,要是直接从那个大坑里去取水,那不便宜了许多,何必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挖这么深一个坑?

    胖子这么一说,许东顿时倒地不起。

    那个大坑离这里远近就不用说了,到那里去取水,危险性比这里大了多少,那可是胖子自己都试过的,一个不好,直接就会被滑落的沙子石块永远的淹没在那里面。

    稍微耽搁了一阵,几个矿泉水瓶儿都接得满满的了,周金龙用装水的铅皮桶,将所有的矿泉水瓶儿装在一起,然后放到坑里去降温。

    又找来不少的水壶水袋,继续装蒸馏水,留着备用。

    不过,现在有了这口井,还有蒸馏装置,饮用的水基本上不会短缺,而且还可以奢侈一下。

    说要“奢侈”一下的,当然是胖子这家伙,他说,好多天都没能好好的洗个澡了,这里有的是水,刚刚好能洗个澡。

    要洗澡也很简单,随便挖上一个坑儿,找块帐篷铺在里面,然后打出水来,倒在坑里面,就能舒舒服服的泡澡了,而且,这里的温度这么高,还能泡个免费的温水澡。

    胖子这家会说干就干,带了桑秋雨,重新挖了个坑,点垫上帐篷,打来水,哥儿两个乐疯了一般。

    这个时候,许东却悄声不响的,顺着骆驼走过的痕迹出了发,在这里,有再多的水,也没太大的用处,关键还得要找到更多的食物,代步的骆驼,要不然,就在这里喝一辈子水!没有骆驼载人载物,仅靠他们自己的话,食物以及水都带不了,何况现在的食物也就仅仅只有两天的了,而且,就算有充足的食物和水,要真靠人工背运,最多只能带两到三天的食物和水,而且其它用具一样都不能带了,走路的话,也会慢好几倍,一句话,离开骆驼是不行的!

    只是许东刚刚翻过一座沙丘,就听到背后有人大叫:“等等我……等等我……”

    没想到追过来的人是桑秋雨!

    许东皱着眉头,看着桑秋雨气喘吁吁地走近,这才严肃地问道:“你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去!”

    桑秋雨倔强的歪着脑袋,喘着气,对许东说道:“姐夫,你去找骆驼,找那帮人,单枪匹马的,就算你找到要找的,又怎么弄回来,牟姐姐说,营地里的人,有她照顾着,就差不多了,所以让我过来帮你。”

    许东看着桑秋雨那细胳膊细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给你那么重要的任务了么?怎么,你不愿意听我的话了,还有,跟着我,那可是有着极大的危险的。”

    桑秋雨皱着眉头说道:“那个牟思怡特讨人厌,有事没事都嚷嚷着,又哭又闹的,一刻也不得清静,我跟着姐夫你在一起,就算有什么危险,也没那么烦。”

    “可是……”许东知道,牟思怡在桑秋心中,原本就是一个不是很受欢迎的人,跟一个很不受欢迎的待人在一起,的确很是别扭。

    沉默了片刻,许东这才说道:“秋雨,我这一趟出去,很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危险,你确定要跟我一块儿去?”

    桑秋雨赶紧一挺胸脯,大声说道:“姐夫,你放心,我绝不会拖累你的。”

    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当下,许东带着桑秋雨一路顺着骆驼留下的足迹往前走,一边问那些抢掠过桑秋雨他们的人的情况。

    不管他们是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本来他们走他们的独木桥,许东等人走自己的阳关道,大家互不干涉,但他们抢了许东等人的水,交通工具,这就等于跟跟许东等人结了生死大仇,不报这个生死大仇,那就太便宜他们了!

    不过他们有枪,许东身上的武器,到了现在,也可以说是消耗殆尽,不过,许东本来想要凭着自己有宝衣护体,以及手套上的神奇力量,也许能够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不过,现在多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桑秋雨,许东就不能不重新审视自己定下的计划。

    桑秋雨是赶不走的了,带着他去跟一帮持枪的匪徒干仗,这可真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所以,许东只能一边走,一边再做计划。

    好在两个人身上都没有额外的负担,又有充足的水和食物,虽然很热,但实际上,在沙漠里走着,比窝在一个地方反而要凉爽得多。

    不知不觉间,到了太阳下山,夜幕降临的时节,许东找了一个地方,跟桑秋雨两个坐了下来,又拿出来食物和水,好好地吃了一些,随即有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再才出发。

    本来,黑夜里,在沙漠上行走,并不是很安全,因为很多的地方有沙井、沙陷、以及流沙,这些地方都是极度危险的地方,另外,沙漠里面,因为白天太过燥热,很多的毒虫也就只能在晚上出来觅食,这无疑更加增大了夜行的危险程度。

    不过,许东也不得以,不敢再耽误下去,现在天气很好,夜空明朗,温度不高,很适合行走不说,一旦稍微有一点儿风起来,那些骆驼留下来的足迹,立刻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可是让许东最感到害怕的事情。

    一旦没了踪迹,这方圆数千里的大沙漠里,哪里去找得到那一帮可恶的外国人。

    所以,许东也不敢耽误太久,稍作休息便要立刻出发。

    桑秋雨虽然很累,但是他绝对不想拖累许东,说走,桑秋雨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跟在许东身后。

    如此,两个人走了大半个晚上,连许东也感觉到疲惫不堪,这才再次停下来休整。

    一停下来,桑秋雨直接就倒在地上,呼呼的睡了过去,许东很是痛爱的从如意乾坤袋里拿出来一些好吃的,好喝的,以及一个睡袋,将睡着过去的桑秋雨包在睡袋里,又把吃的喝的,放在桑秋雨身边。

    一切安排妥当,又看见桑秋雨都在打呼噜了,许东这才从乾坤袋里拿出来一个长宽均是数寸的锦缎布包!

    这个锦缎布包,其实正是那个女孩子的盒子里的东西,也是大家一直都在猜测,盒子里不翼而飞的那件东西。

    当时,许东被慌慌张张的魏哲海跟巴依尔两个人装进了“能量罩”,许东没被“能量罩”化为青烟灰烬,估计也是得益于身上的宝衣保护,不过,当时许东的一双脚却是吃了不小的亏,所以,走起路来的时候,就显得很是有些蹒跚。

    待许东稍微恢复过来之后,发现女孩子捧着的盒子已经是唾手可得,当下便打起了主意,这东西,是方家伟处心积虑要得到的东西,这个时候,居然让许东毫不费功夫的就能拿到手。

    不过,许东当时也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盒子里面的东西,贵重异常,自己一旦拿到手,势必会引来周金龙、魏哲海等人的窥视,不管怎么样,这都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所以,许东思来想去,觉得唯一的办法,便只有自己抢先独吞,省得后来惹上无数的麻烦。

    说来也巧,待许东拿到盒子之时,才发现,那盒子原本是敞开着的,这让许东惊喜不已,直接便拿了盒子里面的这个锦缎包裹,放进乾坤袋里,然后关上盒子,跳了下来,只是一转瞬之间,许东又想到一个更好的法子来洗脱自己“独吞”的嫌疑,那就是直接将空盒子扔出来,不管到时候盒子落在谁的手里,自己都能轻而易举的脱身事外,所以,才有了许东摔得那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