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一章 黑锅(2)
一本读|WwんW.『yb→du→.co
    实在让许东没想到的是,这盒子,最后竟然落到了方家伟的手里,也让方家伟蒙上了不白之冤,只是这个黑锅,许东倒是巴不得方家伟来背,要是别的人将这盒子拿在手里,许东也还想着去帮忙开脱一下,既然是方家伟背了这个黑锅,许东自然是不但不会去帮着开脱,而且还要死死坐实这个黑锅。

    这可怪不得许东狡诈,只能说,方家伟为人不义,又遇上许东这么一个异类,这才倒了大霉而已,而且,不仅是现在,估计以后想要在道上混下去,都困难了许多。

    不过,许东自从拿到这个锦缎布包,也一直没机会仔细的看看里面到底包着的是什么,这个时候,没有别的人在旁,桑秋雨又已经熟睡了过去,许东也就想着要看看,让方家伟念念不忘的,到底是件什么样的东西。

    许东将这锦缎布包拿在手里,依旧是先仔细地看了一阵,这是许东进来渐渐养成的一个习惯,只要是看有好的东西,拿在手里,就必须先看看是否会有什么样的“气息”,一来锻炼自己的眼力,二来也是为了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在许东的注视之下,这个锦缎布包里的东西散发出来一阵青色的气息,却并不是很浓厚,甚至比锦缎布包的气息还要微弱上一些。

    这让许东很是奇怪,这锦缎布包,要说价值的话,顶多也就只能值个几万块而已,而且,还不能再任意的折叠、放置,因为这锦缎毕竟已经是数百年上千年的东西了,还能够折腾的次数十分有限,超过了那个限制,锦缎也就毁了。

    让许东奇怪的是,这锦缎布包,也就只能值得起几万块,但里面的东西,价值可能还要低一些,这就有些奇怪了。

    按说,那个女孩子拥有的金银财宝无数,价值连城的东西数都数不过来,那个女孩子却一样也不取,偏偏就拿了连锦缎包袱的价值都不如的东西在手里。

    难道说,真的如同方家伟说过的那样,这布包里的东西,只对他一个人有很高的价值,

    对别人来说,却真的是一文不值!

    莫非,这不包里面真的是方家伟用来练“读心术”的东西?

    想着,许东不由自主的要去打开布包。

    只是,许东才揭开一层锦缎,背后传来桑秋雨“唔”的一声。

    桑秋雨突如其来的“唔”这一声,实实在在将许东吓了一大跳,一哆嗦之间,许东直接、飞快的将把锦缎布包包好,然后放回到乾坤袋里。

    收拾好东西,许东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其实,桑秋雨只是睡着了,翻了一个身而已,翻完身,桑秋雨又呼呼的睡了过去。

    被桑秋雨这一吓,许东顿时在也没有继续看那包里的东西的兴趣,反正布包就在自己的手上,别人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抢去,自己多的是时间来看,现在却是有些疲累了,得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好应付那七八个人。

    不知不觉间,许东也睡了过去,等许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晨曦微露了。

    一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许东赶紧翻身起来,叫醒桑秋雨,随便吃了一点儿东西,赶紧上路。

    然而,两个人吃完东西之后,正要上路,这才发现一件糟糕至极的事情——原本那些骆驼走过的痕迹,再也看不见了!

    这应该是两个人睡着过去之后,起了风,把骆驼走过的痕迹给淹没了。

    许东瞪着茫茫的黄沙,恼怒之极,为什么昨天晚上自己不坚持着再赶一段路呢,说不定,只要自己昨天晚上在坚持一会儿,就能发现那一帮人的地点的。

    桑秋雨也是沮丧不已,要不是自己拖累了许东,也许许东早就找到了那一帮人!

    因此,桑秋雨不住的自责起来。

    许东懊恼了一阵,又看见桑秋雨痛心疾首,心里也很是歉然,当下,对桑秋雨说道:“秋雨,别那样,其实,能不能找到那一帮人,我本来就心里没底,大不了……大不了,我们直接回去……”

    桑秋雨却摇了摇头,说道:“就这么回去,叫我们如何去见江东父老……”

    桑秋雨这么一说,却又把许东逗得笑了起来,不就是没找到那一帮人,报不了仇么,什么叫无颜去见江东父老,说说实话,能够活着回去,就已经是最大的成绩了。

    只是桑秋雨坚决要再往前面走上一段,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许东想了想,其实再往前面走走,这也不错,牟思晴她们那边,食用水充足无比,只要胖子那家伙稍微细心一点儿,应该就能够发现,帐篷里面有个地方还藏着一些食物,加上自己命里留给他们的,少说也能坚持三到五天,甚至是一个星期。

    有这么多的时间,自己跟桑秋雨两个人就算找不到那一帮人报仇,也有可能找到其他进入沙漠的人,到时候再去救援牟思晴她们,也不会迟。

    于是,许东便带着桑秋雨,在沙漠里漫无目的的再走了一天,第二天又走了一天,整整两天却都没寻找到有人的踪迹。

    到了第三天头上,两个人继续在沙漠里穿行,偶尔之间,桑秋雨发现前面一处凹地离似乎有些东西,便连忙叫道:“姐夫……你看……”

    许东顺着桑秋雨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处凹地里果然有些人留下的痕迹,烧过篝火的火堆,随手扔掉的矿泉水瓶儿,包裹过食物的塑料纸什么的,五颜六色,散落了一大片。

    许东拿出望远镜,仔细地看了一下,火堆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溜骆驼走过的痕迹,应该是刚刚才留下不久的。

    兴奋之下,许东跟桑秋雨两人连滚带爬的扑了过去,在那篝火堆边稍微检查了一下,却发现这些刚刚离开的人,并不一定就是抢了桑秋雨他们的那一帮人,因为他们留下来的东西,并不是自己这一次一路上所用的,而且根据观察,这一帮人的骆驼也不多,也就三四匹而已,只有三四匹骆驼,不用说也就没有几个人。

    这就让许东很是有些沮丧,找了这么几天,还是没找到那一帮人。

    不过,总算找到了人,这一点却又让许东很是有点儿欣喜,当下赶紧跟着那些刚刚留下来的痕迹,一路追了过去。

    这一次,许东不敢在有半点儿耽误,几乎是憋着一口气,一路追下来,到了午后,许东跟桑秋雨两个人刚刚爬上一座沙丘,便欣喜地发现,四个人四匹骆驼,刚刚到达沙丘脚下。

    桑秋雨不待许东吩咐,直接将手卷成喇叭筒,朝着四个人大声叫喊:“喂……喂……喂……”

    那四个人立刻就发现有人在叫喊,当即调转了骆驼,转头朝这边过来。

    许东跟桑秋雨两人也是干脆往沙子上一坐,呼呼地的滑了下去。

    滑到了沙丘底下,两个人又爬起来,连滚带爬的朝那四个人奔了过去。

    临到两帮人汇合,许东却呆住了,这几个人看起来很是疲惫,但是四个人当中,有三个人都比较熟悉,一个女孩子,两个男的,而且,这个女孩子,竟然正是分手了几个月的乔雁雪!那两个男的,正是那次开车子送许东跟胖子两个人的司机。

    乔雁雪也很是吃惊的看着许东,张嘴就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牟姐姐她们呢……”

    许东也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见到乔雁雪,激动不已的问道:“怎么会是你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其他的三个人见许东跟乔雁雪认识,其中一个大个子笑眯眯的下了骆驼,还拿出水袋要递给许东跟桑秋雨两个人。

    不过,他那水袋里面,看样子也不多了,许东微一沉吟,打开水袋,微微的喝了一口,水袋里的水有股很难闻的味道,估计,不是装的馊水,就是装了很多天了。

    乔雁雪见许东不回答,当下指了指递水的大个子,和另一个坐在骆驼上的人,笑了笑说道:“你应该还记得他们两个的,那次开车送我们去藏龙洞的那两位……”

    又指了指带着一顶毡帽,有些黑瘦,四十来岁的汉子,说道:“这位是我们的向导,马贵才……”

    大个子跟坐在骆驼上的那个人,许东自然是记得的,也是那两家伙,那一次差点儿把许东跟胖子两个吓尿了的,许东怎么会不记得,不过,也因为这两家伙狠狠地吓过许东,许东才没先开口打招呼。

    待把水袋还给了大个子司机,许东这才说道:“我们被一帮人给抢了,我跟秋雨两个出来找那一帮人,老大她们还呆在营地里的,你们呢,你们怎么到了这里?”

    乔雁雪笑了笑说道:“来找你们的啊,我走了之后,听说你接二连三发了大财,格格……所以就来找你弄点儿钱花花。”

    来找许东弄钱花,乔雁雪当然是说笑了,不过估计这一段时间,许东弄出来的动静不小,乔雁雪要过来瞧个稀奇也不是没有可能。

    带几个人都下了骆驼,大家做成了一圈,许东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你们来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