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二章 巧遇故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们也就是刚刚进入沙漠四天,原本带来的东西也还算充足,不过不幸得很,驮着东西的几匹骆驼一下子全掉进了地陷,所有的物质都丢失贻尽,害得我们没吃没喝过了好几天。”

    桑秋雨有些疑惑,不是说刚刚才进来四天么,怎么就没吃没喝好几天了,再说,不是有向导么,怎么会让骆驼掉进了地陷的?

    乔雁雪挨着桑秋雨坐着,曲起指头,在桑秋雨的头上崩了一下,说道:“还是第一天的时候,那些骆驼就掉进了地陷,好不好?我们三天没吃没喝了行不行?至于骆驼掉进地陷,我们是要赶路,晚上走的,老马没发现,成不成?”

    乔雁雪这么一说,许东顿时又不相信了,心下暗想,多半是这丫头又偷跑出来的,所以,身上能带的钱也不多,没多少钱,自然也就没办法买到更多的装备和物资。

    八成就是这样了,要不然,这丫头也不可能这样前言不搭后语的。

    只是许东想了想也不去揭破乔雁雪的把戏,当下打开背包,取出来几瓶矿泉水,还有一些零食,分给几个人。

    乔雁雪欣喜不已,一瓶水没换气都给喝光了,有伸手问许东要,还说:“你这袋装牛肉,没水我怎么吃得下去?”

    其余的两个司机跟马贵均是一口牛肉,一口水的,吃的稀里哗啦,看来乔雁雪还真的是把他们给亏着了。

    吃饱喝足,马贵才问道:“你们的人在什么地方?”

    许东答道:“那个地方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这一路过来,已经走了两天多的路程,大概,应该是那个方向……”

    许东说着,伸手指了指右边的那个方向。

    马贵才想了想,又问道:“哪里有什么贴别的标志吗?”

    许东都没多想,立刻说道:“有,我们的营地,就住在一个看起来好像是断痕残垣的地方,那附近,很远都没有那种地势。”

    马贵才“哦”了一声,这才说道:“你们一定是在古楼兰的天神堡了。”

    “古楼兰的天神堡?”许东吃了一惊,那个地方是古楼兰的地界,许东是知道的,但到底叫什么名字,不要说许东,就算是巴依尔都没透露过半句,马贵才仅仅凭着许东三言两语,居然就敢断定,这可比巴依尔那位丝路娇子要厉害得多了。

    乔雁雪“格格”的笑道:“老马,那天神堡又是什么玩意儿?”

    “天神堡……”马贵才很是不乐意的看了乔雁雪一眼,想来,给乔雁雪做向导,那油水儿薄得比清水也好不了多少。

    “天神堡,就是传说里供奉天神的地方……”马贵才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又转头望向许东:“你们去那里干什么的?”

    许东苦笑了一下,说道:“本来,我们是要去和田的,几个朋友建议来一次古丝绸之路徒步旅游,顺便去和田,没想到,没想到……嘿嘿……”

    “神经病……”马贵才毫不客气的呵斥了一句:“现在地上有火车,汽车,天上有飞机,要去和田,也就几个小时的事情,没事干嘛非要徒步旅游……一群神经病……”

    说“一群神经病”的时候,马贵才的眼光扫其他的人一圈,仿佛除了他自己,别人全都是“神经病”。

    “格格……”乔雁雪笑了笑,说道:“老马,我不是说后期的向导费用,你要多少,你自己开口吗,现在是时候了,你要多少,尽管开口,找他要……”

    说着,乔雁雪伸手往许东一指。

    马贵才斜着眼睛看了看许东,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我说好的,五百万,你才给我十万,他……他会帮你付账?”

    “格格……”乔雁雪笑而不答,只是看着许东。

    许东苦笑了一下,看来乔雁雪当真是如同自己猜想的那样,是偷跑出来的,估计那十万块向导费用,都还是两位司机大哥帮忙垫付的。

    不过,许东苦笑过后,对马贵才说道:“五百万不是什么大数目,不知道马老师是要现金还是银行卡,还是到时候转账,或者,用别的东西抵押?”

    许东这么一说,马贵才眼睛一亮,随即又说道:“你看什么方式最好?”

    许东微微沉吟了一下,拿了一叠银行卡出来,稍微挑选了一下,拿出来一张,说道:“这里面有一千万现金,密码是六个‘零’,不过,这里也不太方便检验,现金呢,相信马老师现在也没那个兴趣,到时候转账吧,估计马老师也不大愿意等那么久,你看……”

    “你要什么东西抵押?”想了一阵,马贵才最终还是选择了暂时抵押物品。

    许东打开背包,一阵摸索,不一会儿,在里面摸出来一尊质地上佳的清水地佛像,约莫有四五寸高矮,两寸左右大小,在马贵才眼前晃了晃,说道:“这翡翠佛像,不知道马老师觉得能值多少钱?”

    还不等马贵才搭话,乔雁雪“格格”笑道:“多说许东你去云南赌石赌大发了,好家伙,赚了几十个亿!格格……没想到会大发到这个地步,格格……什时候送我两件儿,补贴补贴家用……”

    许东“噗”的一口就笑了出来,拿东西去让乔雁雪补贴家用,鬼才相信,给她,做活动经费还差不多!

    马贵才看着许东手里的翡翠佛像,两只眼贪婪得不肯挪开,暗自吞了好几口唾沫,这才说道:“这位兄弟,你用这东西来抵押?呵呵,其实,你有银行卡的啊……”

    许东这尊翡翠佛像,价值随便都在一千万以上,拿来抵押五百万,开玩笑吧,许东手里有好多银行卡呢,再说,乔雁雪刚刚才说许东赚了几十个亿,那肯定是不会差这五百万块钱的主儿。

    东笑了笑:“银行卡你拿在手上,怎么也不会太放心,还是用实物抵押,大家都放心,对吧。”

    “好好好……”马贵才笑得眼睛都合了缝,赶紧从许东手里抢过那尊佛像,紧紧地搂在怀里,说道:“好,那就用实物抵押。”

    许东毫不在意的说道:“马老师,根据我们需要,如果马老师能够尽一切力量帮助我们完成我们要做的事情,这件佛雕,就送给马老师,另外还给马老师一千万的报酬,不知道马老师有兴趣没有。”

    马贵才差点儿晕倒了过去,乔雁雪这丫头,连哄带骗,让自己当向导,说好给五百万,七折八扣下来,到手的也就只有十万,自己还正窝火着呢,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个许东,又是给价值过千万的翡翠佛像,又是许诺给一千万的现金,这一趟做向导,分明就是要火的节奏啊!

    当下,马贵才没口子的答应下来,这一趟,不管许东要在沙漠里面呆多久,马贵才都奉陪到底。

    许东笑了笑,将那一张里面有一千万现金的银行卡递给马贵才,这才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太多的要求,想办法找到我的朋友,另外如果运气好,遭到抢掠我们的那一帮人,收拾一下他们,再把我们带到和田就成了。”

    马贵才默默的想了一下,找到许东的朋友,并把它们救援出来,那并不困难,许东的朋友们就在天神堡,那里,马贵才再熟悉不过,这里过去也就不过一天多的路程,再送到和田,也用不了多久。

    困难的是要收拾一下抢掠过许东他们的那一帮人,要知道,在这一片沙漠里,要找到几个人,那当真是不容易得很。

    许东笑了笑:“也不一定专门去找,我说过了,运气好的话,才去做,要是运气不好,也就只能罢了,对吧!”

    许东花了这么大的价钱,当然想要好好的教训那一帮匪徒一顿,别的不说,就为给桑秋雨出上一口气,但是万一运气不好,找不着那一帮人,许东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这里是沙漠里,要找几个人,运气不好的话,更大海里捞针差不多,而且,条件也不允许许东过多的把时间耽误在这里面。

    马贵才点了点头,这两千万以上的利润,这一次是赚定了。

    到了这时候,马贵才就再也不认乔雁雪这个主儿了,钱是是许东给的,而且给足了给到位了,当然就得先办理许东的事情。

    好在乔雁雪这时候半个字也不提她自己要办理的事情,反而极力赞成先去办理许东的事情,毕竟,牟思晴她们在那边等待着的,也是急需要得到救援。

    商量妥当,乔雁雪便跟桑秋雨共骑了一头骆驼,马贵才个子不大,就跟许东两个人骑一头骆驼。

    两个大个子司机,依旧骑了自己的骆驼,转头向天神堡出发。

    一路上,乔雁雪“格格”的笑个不停,也把她这一行的目的说了出来,原来,乔雁雪的确是偷偷的跑出来的,本来是想要邀许东到长白山去找一个地方,根据乔雁雪掌握的资料,那里有乔家俊想要去找的东西。

    不过,到了铜城一打听,才知道许东他们到了沙漠里,而且,已经早在两天前出发了,乔雁雪害怕留在铜城,又会被家里的人追过来,而且,又不知道许东什么时候才会回到铜城,于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牟远山那里拿了五十万块钱,约了两个保镖马胜跟杨华山,一同前来寻找许东。

    只是没想到遇上了马贵才这个向导,在沙漠里晃荡了好几天,也没能找到许东等人,要不是许东跟桑秋雨两个人主动出来,恐怕这一趟还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原来你们是专门来找我的……”许东忍不住有些失声。

    “是啊……乔雁雪笑得花枝乱颤,还说道:“你还欠我一样东西,这一次,你该还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