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三章 同仇敌忾
一本读|WwんW.『yb→du→.co
    欠乔雁雪的东西,那就是许东身上的把这件宝衣了,这可真的是件好东西,许东穿在身上,渡过了无数次的危厄,现在乔雁雪要讨要回去,许东还真是舍不得。

    坐在乔雁雪前面的桑秋雨看见许东许东愁眉苦脸的,当下转头问道:“乔小姐,我姐夫他欠你什么?是钱还是值钱的东西?”

    看着桑秋雨这么关心许东,乔雁雪酸溜溜的说道:“他啊,欠我的东西可重要了,重要到他这一辈子,也不可能会心甘情愿的还给我?”

    桑秋雨奇怪的说道:“欠人家的东西,那就必须得还,我姐夫他又不是耍赖的痞子流氓,既然是欠你的,他又怎么会不舍得还?”

    乔雁雪嘻嘻哈哈的笑道:“这就要问他了,不过啊,你姐夫要是真的赖账,我也拿他没办法,但是……”

    许东正苦着脸,一听乔雁雪这一声“但是”,赶紧抬头,只是一开口,却又有些结巴:“乔小姐,我……我……嘿嘿,如果,能有其他的条件,我也可以……可以……”

    许东当然不愿意落个赖账的名声,不过,这件宝衣实在是太过神奇了,都由不得许东想要去赖账,一听到乔雁雪话里的意思似乎在说,要是许东能达到她的某些条件的话,这件宝衣,乔雁雪也可以不要了。

    这对许东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只要能名正言顺的留住宝衣,就算要许东其它什么东西都成,即使是自己所有的资产!

    乔雁雪“格格”的笑了一阵,这才对桑秋雨说道:“但是……你姐夫这人嘛,不错,要他辜负你姐姐,他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这件事就只能免谈……”

    没想到一提到姐姐,桑秋雨立刻翻脸,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许东是我姐夫,这事情,你可不能拿来做条件乱说,要不然……要不然,我可要翻脸了!”

    乔雁雪嬉笑不已,伸手在桑秋雨的脸上捏了一把,又笑着说道:“我不就说过了,你姐夫都不会辜负你姐姐的,你还跟我翻脸,让我看看你翻脸的样子吧……”

    许东算是听出来乔雁雪的意思了,顿时心里一喜,看来,能够名正言顺的留住宝衣,还是有可能的,不过一喜之后,许东又特别烦恼,就算桑秋雨现在怎么样叫自己“姐夫”,自己跟桑秋霞的事情,桑妈妈早就做了决断,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自己跟桑秋霞都不可能,何况,自己也从来没想着要跟桑秋霞有什么样的结果。

    让许东最为烦恼的是,牟思晴那边,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曾经真心真意的对过牟思晴。

    留住宝衣,抛弃牟思晴,还是归还宝衣,留住牟思晴,这就是乔雁雪给许东的选择,至少,许东是这样认为。

    一时之间,许东沉默了起来。

    乔雁雪却依旧“格格”的笑着说道:“据我所知,许东你欠我的东西,这个世界上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我就准备去长白山,寻找比我那件东西还更厉害的,格格……许东,你选择帮我找那一件更厉害的,还是还我的东西,你自己选。”

    “还有更厉害的?”许东一怔,而且随即也明白过来,自己所想的,乔雁雪给出来的那两个选择,是自己多想了。

    许东想明白这一点,忍不住大喜,说道:“好,乔小姐,长白山这一趟,无论如何我也会陪你去的,至于我欠你的那件东西,嘿嘿,恐怕你暂时只能缓缓了。”

    乔雁雪哥哥的笑道:“我也没要你立刻就还给我,对吧,我也正好看看那东西在你手上能物尽其用,还是在我手上更加有用!格格……”

    对于乔雁雪跟许东桑秋雨三个人的交谈,杨华山跟马胜两个保镖均是装着根本没听见,只是一言不发的赶路,马贵才虽然好奇,但也不方便细问。

    只有桑秋雨实在忍不住问道:“乔小姐,我姐夫到底欠你了什么?”

    乔雁雪又曲其手指,在桑秋雨额头上敲了一下,“咯咯”笑道:“他欠我一个人情,天大的人情,我要他做我老公,你会不会答应?”

    乔雁雪生长在国外,无论是性格还是观念,都要比传统的中国人开放许多,这些话,乔雁雪随口就说出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羞涩的地方。

    但是对于桑秋雨等人来说,那就绝对是一种挑衅,不可忍受的挑衅!

    所以,乔雁雪这么一说,桑秋雨坚决不再理会乔雁雪的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眨眼之间到了第二天早上,几个人十分顺利的就到了天神堡,见到牟思晴等人,乔雁雪自然是不胜唏嘘,胖子拿出许东暗藏在帐篷里的食物,要好好地招待乔雁雪一行,能够再次见到乔雁雪,胖子的魂魄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只是马贵才一见到巴依尔,顿时两眼冒火,指着巴依尔破口大骂道:“你个兔崽子,让你不要招摇撞骗,你偏不听,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巴依尔却不怎么敢还嘴,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马贵才,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看得许东大是奇怪。

    上前一问,这才知道,巴依尔,正是马贵才的徒弟,当然,马贵才教给巴依尔的,大多却是沙漠里面管理驼帮的技术,至于盗墓之类的事情,巴依尔却另有老师。

    在沙漠里面走驼,规矩深深森严,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点儿也不为过,马贵才痛骂巴依尔,巴依尔也自然不敢还嘴分辨。

    知道了这个情况,许东只好苦笑着走到一边去,师傅训斥徒弟的事情,有外人在一旁,怎么说也不好。

    不曾想,马贵才骂过了巴依尔,顺了一口气之后,却又拉着脸问道:“收拾你们的那一帮人,最近几天有没有现过身?”

    巴依尔摇了摇头,许东离开了三四天,几个人日夜监视,却再也没看到那一帮人得踪迹。

    马贵才早就从许东跟桑秋雨那里知道许多,巴依尔等人被抢掠的情况,按马贵才的估计,那一帮人也是来窥视古楼兰里的财宝的。

    得知最近三四天那一帮人根本没现身,马贵才想了想,找到许东,说道:“小许老板,那一帮人也太可恶了,敢跑到这里来撒野,还把我的徒弟打成这样,哼哼,不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我以后还怎么在这地头混下去。”

    许东笑了笑,问道:“马老师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马贵才冷冷的笑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大部分的人都隐蔽起来,做出进入了天神堡的样子,等待他们主动找上门来。”

    许东沉吟了片刻,却说道:“谁能肯定他们就一定会主动找上门来。”

    马贵才自信满满的说道:“他们既然是窥视着这里的财物,见你们几个人没动静,他们自然不会轻易出来,反正他们有大量的食物补给,又有大量的骆驼,可以说是进退自如,要是我们没有一点儿动作,他们就不会出现,一旦稍有动作,我敢肯定,他们立刻就会出现。”

    许东想了想,这个办法到也简单,不过,自己却没去想过那么深,导致白白的浪费了好几天时间。

    马贵才却说道:“这也不错,现在已经过了三四天了,食物饮水什么的,应该也消耗掉不少,但他们丝毫没有慌乱,估计他们是发现你们挖的水井,可能也就想着,就算他们将水喝光,到时候再扑过来,不就又有充足的水。”

    马贵才这样一提,许东立刻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几天那些人都没有动静,原来只是如此,当下,许东让已经恢复了许多的胖子等人,赶紧尽最大的努力储存食用水,至于乔雁雪等人带过来的几头骆驼,就让它们尽可能的把水喝足。

    待该装的装够了,该喝的喝足了,就直接把那口井给填了,填的时候,还得要多弄上一些石块什么的,最好,还放两个炸弹在里面,他奶奶的,要玩儿,就玩儿个大的。

    天这口水井的时候,胖子实在是舍不得了,这口水井,不但救了自己这几个人的命,留着还能方便过往的游客,就这么填了,真的是可惜了。

    不过,许东却说了,要是不填了水井,那一帮老外就能得到补给饮水,让他们得到补给饮水,那就是把自己这一伙人置于死地。

    想着,胖子自然也就不再手软,而且,还问牟思晴要了两个手雷,拔了保险销,做了两个诡雷,放在水井里。

    填好了水井,牟思晴、胖子、桑秋雨、魏哲海、周金龙等人在乔雁雪等人的帮助下,全都隐蔽了起来。

    牟思晴等人隐蔽好了之后,许东跟乔雁雪等人又将所剩下来的物资打成包裹,让人在远处看起来就像是装了不少的东西一样,这是用来迷惑那一帮人的。

    做完这些,许东跟乔雁雪、马贵才等人商量了一下,那一帮人手里有枪,这个不是好玩的,总得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要不然,教训不了他们,反而被他们撂倒几个,那可就大大的不合算了。

    乔雁雪笑了笑,说道:“迷惑敌人,那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但是要制服他们,还得要许东你来出手。”

    “让我出手……”许东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让自己徒手去面对一群手里有枪的歹徒!

    乔雁雪“格格”笑了一阵,说道:“你有那个能力,才让你去,格格……要不,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