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七章 摊上了大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许东当真平静得很,丝毫异样也没让乔雁雪看出来。

    被许东一催,杰克便接着简单的说道:“那些宝物,其实就是一套盔甲,从头到脚,有头盔,有护甲,有手套,有裤子,有鞋袜,还有一个能装天下万物的袋子……”

    “哇……”许东失声叫了起来:“有这么一套宝贝在手,那岂不是……岂不是,可以横行天下,呃……你是不是在吹牛,我们怎么不知道……”

    嘴里这么说,许东心里,心潮却澎湃激荡了起来,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杰克说的,应该没什么差错,宝衣、手套、如意乾坤袋,全都在许东身上,这是事实,而且,许东一早就起了疑心,这么好的宝贝,怎么就会只有一件衣服,一双手套呢!

    只是这件事情,一直以来许东都不敢对外公开,不敢跟别人讨论,没想到无意之中,倒是从杰克这里知道了这些宝贝全部的情形。

    这实在让许东无比的兴奋。

    杰克看着神色不定的许东,斯斯艾艾的说道:“我们……我也只是听人这么说的,他们说,要是将这些宝贝全部找到,就能够……就能够统管天下。”

    “全部找到,统管天下,你武侠剧加神话剧看多了吧,都什么时代了,还闹这玩意儿……你干嘛不说找到那些东西,就可以呼风唤雨、得道升仙……真是的!”许东按捺住自己的兴奋,竭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杰克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估计这也是你们东方人喜欢夸张的结果,不过,我相信,你们中国的古代,在这一带发生多很多的战争,说那些宝物,只不过是古代将领的甲胄,这一点我倒是没有异议。”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你这么说,倒也还有点儿靠谱,不过,我们东方人,半点儿也不喜欢夸张,而且,古代将领的甲胄,的确有些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当然就是以讹传讹了。”

    “我们手上具体的地形图,我们拿这个跟你们交换,交换……”杰克话锋一转,猝不及防的提出了条件。

    乔雁雪本来专心致志的看着许东的表情,杰克这么一说,乔雁雪差点儿就答应了下来。

    许东赶紧摇着头说道:“对不起,我们对那个真没什么兴趣,现在,我许东只能给你两条路走,第一,跟我们一起走,第二,你们留在这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许东这么一说,好几个人面面相觑,有暗自猜测是不是许东他们已经得手了的,有考虑是不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跟这许东他们在一起,解决好食物饮水的问题的,当然也有人主张留在天神堡自己动手的。

    食物虽然短缺,但是也还能支撑几天,水源,既然许东他们就能够找到水源,自己七个人,为什么找不到。

    谁知道,许东不等他们商量妥当,笑了笑又说道:“不过,我劝你们跟我们一块儿走,只要你们不起坏心,大家也能平平安安的出去,呵呵……要留在这里,你们就多准备一些时间来找水吧。”

    “你们那水井……”杰克失声问道:“你们把它毁了?”

    在沙漠上,最重要的资源之一就是水,如果没有水,说什么都是白搭。

    但是看许东那样子,杰克就明白,许东他们,是将已经挖好的水井又给填了,也就是说,许东说的给两条路来让大家选,实际上也就只有跟这许东他们走这一条路,其他的,说什么都只是死路!

    杰克他们几个人又一了半晌,这才选择了跟许东走这一条路。

    回到天神堡,虽然杰克他们几个早就遍体鳞伤,但还是让马贵才等人不轻不重的伺候了一下,没办法,这就是江湖上的规矩,不过,这不轻不重的伺候之后,马贵才等人也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不再跟杰克他们计较。

    十几天以后,一群人总算是到了和田,许东等人急急忙忙随便买了一些和田白玉,然后就回铜城。

    本来,按照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的意思,这个时候都不用回铜城了,直接在和田坐飞机到京城,再到长白山。

    牟思晴却坚决不肯这一次在沙漠里,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人都受了不小的刺激,不管怎么样,还得把他们两个人先送回家。

    杰克他们,在还没到达和田的时候,就分道扬镳了,想来,他们几人仍然对天神堡里的东西念念不忘,到达了有人的区域之后,立刻就准备重整旗鼓,意图东山再起。

    周金龙跟魏哲海两个人,这一趟什么也没捞着,周金龙还欠下了许东跟胖子两个几千万的保护费。

    不过还好,欠下的保护费,许东跟胖子两个分文不取,还请了两个人一顿涮羊肉。

    巴依尔跟马贵才那边,许东一点儿也没食言,按说好的价钱,给了马贵才,让马贵才笑眯的称赞许东豪爽。

    到是方家伟,这一趟,同样什么都没捞到,却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让所有的人都对他有着最深的不满和怀疑。

    估计这以后想要在江湖上立足,就少不了要经过许多的周折。

    在和田分手之后,许东等人又是飞机又是客车的,到了第三天午后,这才回到阔别已久的铜城。

    这一次,牟思晴依旧没有直接回到滨河路的别墅里,事实上,每一次外出归来,牟思晴绝对都不会轻而易举的走进许东的别墅,这一次,牟思晴同样也不列外而已,而且,不仅牟思晴自己不去,还将乔雁雪也拉走了、

    许东、桑秋雨、胖子三个人见到早就倚门而立的桑妈妈,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围到桑妈妈身边,妈啊娘啊的一顿乱叫,桑妈妈慈祥的看着三个小伙子,脸上乐开了花,赶紧吩咐几个家伙去洗澡,然后去吃饭。

    各种热闹就不必说了,只是第二天一早,许东等人还没起床,牟思晴就打电话过来,牟思晴在电话里说,许东这次摊上大事儿了,赶紧的,从滨河路滚到牟家去商量对策。

    听牟思晴那火急火燎的,许东暗地里吃了一惊,当即叫了胖子,要胖子陪自己去一趟牟家,不过,胖子这家伙这会儿还趴在床上,根本就不愿起来,还说今天跟桑秋雨等人都约好了,要去什么什么地方吃什么什么东西,总之,就是不愿意陪许东到牟家去。

    见胖子死活不肯,许东也不得已只好一个人前往牟家,到了牟家门口,许东没看见牟思晴,却看见牟远山正在打理着上次被自己跟胖子两个折腾的半死不活的那一盆“小叶金边焦骨茶”。

    偏偏牟远山一见到许东,赶紧带着许东远远的离开了那些花花草草。

    ——多半是害怕许东学上次那样,再去折腾牟远山的宝贝花树。

    牟远山将许东跟胖子两个带到了客厅,找地方坐下,这才客客气气的让佣人上茶,客厅里,有两个比许东他们早到的人,见到许东,也不客气,连鼻子里哼哼都没有。

    这两个人,一个是方德宜,另一个却是相貌有点儿接近乔家俊,但是却比乔家俊发福得多的中年男子!

    待许东跟胖子两个坐定,喝了茶,牟远山才正色说道:“小许哥儿,这小方我就不用介绍了吧,你们认识的,这位么……”

    牟远山指了指那个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却冲着许东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在下乔初生,是雁雪的爸爸,你们先谈?”

    乔初生虽然很是礼貌地说着,但神色却并不太友善。

    牟远山也嘿嘿的干笑着说道:“小许哥儿,小方、初生全是冲着你来的,呵呵,有什么话,你们慢慢说,呵呵,我这里也并不是什么三堂会审的地方,我希望大家和和气气的,把误会说开。”

    怪不得牟思晴一早就打电话过来,还说许东摊上了大事,看样子,这事情还真是不小。

    方德宜跟方家伟是叔侄,他来找许东,当然是为了方家伟的事情。

    “姓许的……家伟的父母把家伟托付给我的时候,一再就说,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让家伟受到太大的伤害,可是小许兄弟,这一次,你……可是将家伟全都毁了,这件事情我倒想要看看小许你能做何解释。”

    一说方家伟的事情,方德宜很是激动起来。

    不曾想,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方叔,一上来你就这么先声夺人,还一早就框定了是我毁了方家伟,呵呵……方叔,你想要怎么样?”

    “你……”方德宜怒吼了一声,差点儿就要上前跟许东拼命,但随即被牟远山呵斥住了。

    牟远山说道:“之所以把你们叫到这里来,就是想要你们都看着老朽一点薄面,好言好语的将误会解开,免得发展到对薄公堂之类的行为,小方你这么说,的确就是有些不对了。”

    许东站了起来,被着一双手,旁如无人的在客厅里转了两转,这才说道:“方叔,其实你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对吧……”

    “胡说八道……我有什么迫不得已的……”方德宜虽然暴跳如雷,但是在牟远山的家里,想要耍横,方德宜还是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