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八章 爱属于谁就跟谁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冷笑了几声,淡淡的说道:“周金龙周老爷子,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别的人物,但是他一定要家伟表哥一个答复,我相信家伟表哥还没理由不给,不过,方叔你把这件事往我许东头上推,呵呵……周金龙周老爷子等人就在现场上的。”

    事实上,让方德宜最为头痛的,正是周金龙要答复这件事情,去沙漠里寻找天神堡,这个消息的确是方家伟透露出去的,偏偏这家伙说话说得遮遮掩掩的,知不知道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方家伟也不说,里面的东西去哪里了,方家伟也不说。

    这就不由得周金龙不发火儿,这一趟,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空手而回,尤其是朱金龙等人,空手而回来不说,还交了几千万保护费。

    在铜城,虽然周金龙没什么势力,但是在铜城以外的地方,周金龙却足足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现在周金龙一定要方家伟的说法,方德宜也就不能不上心。

    可是,方家伟那点儿事情,牟思怡跟方家伟都说了,那事情却多半是许东捣了鬼,所以,方德宜只能气急败坏的找许东要解释,其实,方德宜之所以怒气冲冲的要找许东,除了周金龙的电话之外,也就是方家伟跟牟思怡两个人一直都在跟方德宜哭诉,是许东害了他们两个人的。

    只是,许东嘿嘿的冷笑了一声,这个解释,还真没有,自己怎么干的,大家伙儿都有眼睛看着的,倒是方家伟,哼哼,有很久一段时间都没人看到,要解释清楚,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了。

    “对了,家伟表哥应该是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的,可是,除了他一个人,其余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捣鬼的,也就只有他了。”

    许东当着牟远山跟乔初生的面,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当然了,那盒子原本就是打开着的,许东拿了盒子里面的锦缎布包这件事情,许东就一口咬定,那盒子一直都是关着的,就算是周金龙后来打开, 也花费了半个多小时呢,自己哪有那个时间。

    许东这么一说,牟远山跟乔初生、方德宜三个人自然是面面相觑,怪不得周金龙直接打电话要方家伟给说法的,敢情周金龙他们早就弄清楚了的。

    要知道,现在可是在牟远山的家里,那可比不得当时在天神堡,在天神堡的时候,方家伟可以抵死不认账,但是现在当着牟远山、乔初生的面,“是非曲直”,恐怕就由不得半分抵赖。

    而且,看样子,牟远山早就掌握了一些情况,现在让许东过来,也只是为了不听一面之词,既然许东都这么说了,方德宜自然也无法狡辩。

    一直都不怎么开口的乔初生,看着方德宜,沉声说道:“这个秘密,原本是我们几家人共同保守的一个秘密,现在,你们方家却抢先泄露了出去,而且,还想要独吞那里面的东西,你怎么解释?”

    方德宜向天叫屈:“这事情真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只是方德宜的辩解,很是有些无力,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到底怎么回事,别人早就一眼洞穿,狡辩,那又有什么用。

    乔初生冷漠的看了一眼方德宜,又转头对许东说道:“许多年前,有牟、乔、龙、方等四姓结拜兄弟,四位异性兄弟共同守护者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跟天神堡有关!”许东接口说道。

    “不错,现在这个秘密,已经被方家公诸于众,我也就不妨告诉你,其实,天神堡里面,除了无数金银财宝,还有就是一件传说里的东西。”乔初生说道:“传说,那里面有一件战甲,那件战甲是神奇之物,数百年来,窥探者无数,却从来没有人突破过那一道墙壁,据说,小许兄弟你却是进去过。”

    许东嘿嘿的笑了两声,这才说道:“那堵墙,的确厉害,不过,真不是我有意要过去的,我是被人推进去的。”

    乔初生点了点头:“当时的情形,思晴那丫头跟我说得很明白,不过,我就有些奇怪了,任何人都不敢靠近的那堵墙,你怎么就窜了过去?”

    许东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穿过去,或许,那一道墙壁,刚好在我穿进去那一瞬间失去了效用,又或者刚巧我要进去的时候,那道墙失效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乔初生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随即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进去的,为什么能进去,我们的确没什么办法可以证明,但是有一点,那千百年来都没人能够进去过的地方,你进去了!”

    “进去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还不是什么都没捞到。”许东摇晃着脑袋,说道。

    乔初生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有没有捞到什么,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方他们把这秘密泄露了出去,恐怕接下来的日子,小许你们将会找来无情无尽的麻烦。”

    许东怔了怔,盒子的事情,自己让方家伟背了黑锅,但是自己进过那堵墙,却是无论如何也抵赖不掉的,窥视着那个秘密的那些人,估计很快也会想到一些东西。

    譬如,其实周金龙他们绝对不是没有怀疑过许东,只是找不到半点儿证据,所以才拿许东没什么办法,但是,一旦周金龙他们想明白关键之处,许东的麻烦,就自不必说了。

    一怔之后,许东又淡淡的笑道:“实在要有麻烦来找我,我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躲脱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脱,呵呵……”

    乔初生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小许,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我想带小许出国一趟,这样,或许……”

    带自己出国,呵呵,想得倒美,谁知道把自己带出国去之后,这个乔初生又会怎么样对付自己,出国,许东根本就没想过要去出国,也不会去出国。

    见许东直接就拒绝自己的好意,乔初生的脸刷的一下子沉了下来。

    儿方德宜却在一边说道:“小许哥儿,如果你要是……我的那两间铺子,现在的收益,也还不错,只要小许哥儿你点个头……”

    “许东,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在一瞬间,牟远山的态度也变了许多。殷切的看着许东,娓娓的说道。

    三个人的态度转变,再次让许东怔了怔,随即,许东就明白过来,不管怎么样,现在,三家人都已经开始“抢人”了。

    乔初生开出来的价格,就是“出国”,带许东出国,儿方德宜开出来的条件,就是那两件铺子,最让许东感觉到有些诧异的是,牟远山终于提起了“那件事”。

    三个人,三种条件,那都算得上优厚。

    想来,这三个人终于想明白,许东担心的那些东西,但是也就还有一点,让三个人对许东也毫无办法,那就是,没有半点儿证据!

    三个人虽然能够相通其中的关节,自然知道那东西其实就在许东手上,但是苦于许东半点儿证据也没留下来,三个人就不能直接要求许东什么。

    不过,乔初生等人也算是老奸巨猾,既然不能直着来,那就只能换一种方式,所以,乔初生当即就跟许东开出了各种各样的条件。

    只是,在许东的眼里看来,这些东西,这些条件,什么都不是,什么都算不上。

    尤其是牟远山想说了很久的事情,那分明就是在暗示,许东可以在牟家,享有“姑爷”的身份。

    但如果是牟思怡的话,恐怕许东宁可终身不娶,也不会答应。

    偏偏在这个时候,牟思怡扶着方家伟,也进到了客厅。

    一看到方家伟,许东吃了一惊,才一个晚上没见到方家伟,方家伟的脑袋上,居然生出了无数白发,眼角也堆起了好几条皱纹,整个人放佛在一夜之间苍老了五十岁!

    牟思怡扶着方家伟坐下,然后才上前对牟远山叫了一声:“爷爷……”

    又转头对乔初生跟方德宜两个人分别叫了一声:“乔叔……方叔……”

    三个人均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又略略寒暄了几句,本来要岔开话题的,没想到牟思怡直接走到许东身前,极为冷漠的说道:“许东,我知道你这个人心机深沉,狡诈歹毒,我也知道你一直都在喜欢我,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能够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包括……我……本人……”

    “思怡……”牟远山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牟思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牟思怡会赤、裸、裸的用自己的身体,来跟许东谈条件。

    这简直就是在死命的抽牟家的人的耳光!

    “许东……”牟思怡不等许东有所表示,便继续说道:“我只要你亲口说出来,说出来家伟是被你陷害的!你说出来,只要你说出来,我立刻就属于你!”

    许东看这牟思怡,眯着眼,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思怡,家伟表哥是不是被人陷害,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至于你,哼哼,我们两个真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你爱属于谁就去跟谁,就你这样,让我对女孩子都没了什么兴趣……”

    “许东……你……”牟思怡顿足喝道:“许东,是我看错了你,你根本就是一个卑鄙龌龊,敢做不敢当的小人……”

    不管怎么说,牟思怡是牟家最受保护的人,而且,也是牟远山原本要许给许东的,但是没想到许东居然就在牟家,就在牟远山面前,还当着乔初生、当着方德宜,说出这么绝情、恶毒的话来!

    牟远山在一旁,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