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章 找件东西(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刘老头却拽着许东,半刻也不肯松开,一边往前走,一边还笑道:“多谢许老板,那一次,呵呵,我赚了,赚了八百多块,我一直都想请许老板去吃上一顿,呵呵……这不,今天才遇上么?”

    许东有些好笑,但是同时却又很是有些感慨。

    看刘老头的样子,那么远的路,那么多的东西,送了过去,一趟赚了八百多块,这刘老头似乎就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这刘老头的心,倒也真是不太高。

    其实,话说回来,刘老头他们这样的小人物,也并非是不容易满足的,有生意做,适当的有点儿利润,能够让他糊口,他也就没有再多的要求了。

    让刘老头去请客,许东当然不肯,还好,刘老头今天也不是为了邀请许东才找上许东的。

    刘老头说道:“有个姓张的老板,一直都在打听你的去向,他还说好,只要见到你,就立刻到这街头上的‘泰兴楼’那边去找他。”

    许东总算是明白了,刘老头肯定是接受了那个张姓老板的好处,要他见到许东就帮忙传个话,不过,这位张姓老板是谁,又为什么要来找自己,许东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他给了你多少好处?”牟思晴毫不客气的问道。

    刘老头嘿嘿的一笑,说道:“两百块,如果事成之后,他还可以再给五百。”

    牟思晴立刻拿出一叠钱,少说也有一千多,递到刘老头面前,说道:“这些钱你先拿着,就当这一次没看见许东,怎么样?”

    牟思晴这么说,其实也是迫不得已,本来,今天就是要确定自己终身大事的日子,到这会儿,许东却一直都气鼓鼓,不想回去,而牟思晴却又知道,许东恼火,那不是因为和自己的关系出了问题,而是这中间根本就是两回事。

    而这原本应该是两回事的事情,最后却搅到了一起,导致许东不想再去牟家,现在,牟思晴要做的,当然是想办法好好的劝解许东。

    但是现在却又遇上了刘老头不依不饶的要赚那个张老板的几百块钱,牟思晴就只能同样用钱来解决事情了。

    没想到的是,刘老头子这一次居然只是贪婪的看了一眼牟思晴手里的钱,却不接,还笑了笑说道:“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张老板说了,他非要见你一次不可,这事情,我答应过的了,可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牟思晴一呆,一向都是见钱眼开的刘老头现在居然都不喜欢钱了!这倒真是有些稀奇了。

    许东却问道:“那位张老板什么来头,刘老伯你知道么?”

    “嗨……”刘老头嗨了一声,这才说道:“原本我也不知道,呵呵,不就是这几天在那边重建牛哥当铺的建筑老板,外地的,那个叫张什么来着的……”

    “张君成……”许东吐了一口气,突然说道。

    自己的牛哥当铺,被乔老爷子一怒之下拆了,随即却又要赔给自己更宽敞的地方,这一段时间自己的精力没照顾过来,甚至都差点儿忘记了呢!

    “怎么,承建我的铺子的,是张君成……”许东抓了抓脑袋,叹了一口气,也不用刘老头拽了,自己就往前走,就算是路过老林苑,许东也没心思进去坐上一会儿,在外面都看得到,货架上,还是空着大部分的地方,李四眼坐在柜台子边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看起来就知道是因为货物不全,生意太少,所以,李四眼就只有打瞌睡度日。

    过了老林苑,再往前走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古玩街头上,转弯过去两条街的距离,再顺着街道回走不到五十米,就是原来的牛哥当铺。

    自从牛哥当铺被拆了之后,许东一直都很少来过这里,因为太忙,抽不出来时间。

    现在,再到这里一看,许东忍不住有些兴奋。

    新的牛哥当铺已经建到了第二层,工地上没有什么工人,应该是到了午餐午休的时候。

    许东仔细看了一下,从规模上来看,比原来大了一半都不止,这在铜城这个最为繁华的地段来说,已经十分不易了。

    另外,从露出密密麻麻的钢筋的地方就看得出来,张君成这次可能是用了点儿心,没有半点儿要把这牛哥当铺做成豆腐渣的意思。

    看了下规模和设计,即使到了现在,工程还差不多只算是刚刚开始,许东也算是满意。

    在刚刚开工不久的牛哥当铺里逛了一圈儿,许东等人便退了出来,现在,工地上没人,许东也不便久留,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

    到了这个是时候,许东已经不需要刘老头来拽着,看完牛哥当铺许东自己就主动的往泰兴楼这边走。

    泰兴楼,也就是一家宾馆,不过,这家泰兴楼远远不如许东经常去过的醉仙楼、铜城大酒店等等宾馆那样有名气,生意,也自然不如那些酒店红火,据说,还因为经营不善,好几层楼,都给租了出去。

    刚刚才走到泰兴楼门前,没想到迎面正好张君成,这家伙带着一个红色的塑料头盔,看样子正要上工地上去检查。

    一见到许东他们几个人,张君成先是一怔,随即大喜道:“妈拉个巴子,我可终于等到小许兄弟你了,我勒个去,快……快,跟我走……”

    说着,张君成又一把拽着许东,不由分说,直接拽着许东进了泰兴楼。

    许东也不挣扎,跟在张君臣身后,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张大哥,你找我这么急迫,有事?”

    “当然……”张君成头也不回,拉着许东走到电梯边上,看看电梯正快要下到底了,赶紧又补了一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办公室去说。”

    “办公室?”许东呵呵一笑。

    “妈拉个巴子,这栋楼,便宜,我请了个风水大师,帮我看了一下,妈拉个巴子,花了五百万,就弄了一层,来做办公室,我勒个去,刚搬进来没多久,嘿嘿,还真是旺地……”

    这是电梯下到底,张君成赶紧带着几个人进到电梯。

    张君成的“办公室”在八楼,也是坐北朝南,阳光充足,而且宽敞气派,办公室里面的坐椅沙发,办公桌什么的家具,全是木制品,花梨木的,而茶几则是一个极大的大树根雕刻而成,表面上那一圈圈的树轮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很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

    许东随便找了沙发坐了,突然有些担心的问道:“那个周天奇,不是在你这儿上班么?怎么没看到?”

    张君成怔了怔,随即笑道:“我勒个去,他啊,现在很忙,在帮我管理另一处工地,还有周小姐,呵呵……他们两个,一个帮我管那边的安全,一个帮我管那边的财务,那家伙,妈那个巴子,当真是做得风生水起,呵呵……”

    许东放下心来,笑了笑说道:“那倒挺好,呃……张大哥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啊?”

    张君成笑了笑,转身到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一叠钱,递给眼巴巴的刘老头,又拿了一张纸条,放到刘老头面前,说道:“老伯,帮我在这儿签个字,呵呵,我好交账……”

    刘老头接了钱,毫不犹豫的在纸条上签了字,随即又笑了笑说道:“张老板,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可要记得还找我啊……”

    张君成点了点头,随即送客。

    送走了刘老头,张君成回过头来,这才开始亲自为许东、牟思晴、乔雁雪三个人烧茶。

    本来,这办公室里有一台饮水机的,但是张君成没用,而是直接从水桶了放了水出来,用酒精灯烧,酒精灯烧的是一个透明的高温玻璃壶,壶里的水完全没有接触金属器件。

    再从柜子里取出一盒密封的茶叶,打开来,取了一小撮放进紫色的陶瓷壶中,在壶口上蒙了一层细白纱布,这才把滚水倒进去。

    一时间,汽雾蒸腾而起,许东等人闻到鼻中后,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清香气味钻进心啤,不由得赞道:“好香!”

    张君成得意的说道:“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呵呵……其实,我就是……以前开茶馆的,妈拉个巴子……”

    乔雁雪忍不住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说,其实你就是某某派的掌门大侠呢,没想到你以前是开茶馆的。”

    张君成、许东、牟思晴三人都是呵呵一阵嬉笑。

    张君成一边笑一边为三个人冲茶,别看他肥肥胖胖的,泡茶的动作却很顺溜,滚水倒进壶中后,再按着盖子轻轻摇了摇,把茶水从壶鼻中倒出来,盛茶水的是另一个碗形的壶,里面白外面紫。

    茶水有点绿,就像挤了草汁似的,许东等人以为张君成要把茶水倒给他喝,但张君成却是把那茶水倒进了废水中。

    许东诧道:“张大哥,这么香的茶水,你怎么就倒掉了?这多可惜啊!”

    张君成笑道:“许老弟,看来你对茶道不熟啊,呵呵,这第一道茶,是不能喝的,苦味重,喝只喝第二道茶!”

    说着又往茶壶里再倒了滚水,又说:“泡茶很讲究,古来雅人最是以茶论道,在古代,茶道只有大富人家以及那些得道高人才去讲究,并且还弄出了一套套的工序手法,从制茶开始,到出茶,再到泡茶,喝茶,都是无比的讲究。”

    “比如这个水……”张君成轻轻晃了晃手中的玻璃壶,说:“本来,水要用陶瓷器从郊外没有污染的青山灵泉中取回来的,不能沾任何的金属或者塑料制品,因为金属和塑料品都带有毒素,沾了会改变水质,然后又用透明玻璃壶在酒精灯上烧滚,这样的话,水还是没有沾金属气息。”

    牟思晴“噗”一口就笑了出来,刚刚明明看到这烧茶的水,是张君成从桶装矿泉水里抽取出来的,还五十里以外的青山灵泉。